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怪力乱神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怪力乱神

  吃完饭后,小孩子在天台上玩或者训练,白晨则是一个人关着门,开始翻看起端木惊云送过来的典籍。『,

  白晨先拿起了第一本典籍,这本典籍在西方非常有名,不过白晨手上的这本是拓本。

  《死亡书》,这本典籍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死神的游戏。

  死亡书里的内容非常的鬼魅邪异,书内的内容是讲解如何在人死后,折磨与改造灵魂。

  内容非常的骇人听闻,如果是一个落入自己手中的人,自己还能够通过特殊的残杀方式,从而获取非常特别的灵魂。

  其中让白晨印象深刻的一种杀人方式,以铁处女杀死的人,在铁处女内刻着恶魔符文,然后将人的血放干,再将灵魂扯碎,最后能够提取出一个恶魔躯壳,能够提供恶魔附体的躯体。

  白晨把整本典籍看完后,索然无味的放下了死亡书,这本书除了教会白晨如何折磨人之外,没有太多的意义。

  首先是里面的术法层次不高,对白晨的实力和境界没有任何帮助,其次就是术法的类别也与白晨所需要的灵魂术法完全不同。

  白晨又拿起第二本典籍《灵魂赞歌》,这是一本非常神秘的典籍,不同于死亡书这种就连普通人都听说过的典籍,《灵魂赞歌》则是非常小众的典籍,就算是超自然的存在,也很少知道这本典籍的存在。

  只是,白晨在看过内容后,也是大失所望。这本典籍内容相较于死亡书更加‘精彩’。乃是给灵魂修炼术法的典籍。

  这也是为什么很少有人知道这本典籍的缘故。其次就是这内容对白晨也没有任何用处。

  而后,白晨又接连翻看了几本,端木惊云给白晨的这几本典籍,内容非常庞杂,包罗万象。

  其中还有一本名为《恶魔笔记》的典籍,这本典籍的内容,完全出自于一个高级恶魔之手,他游荡于人间数百年之久。不断的更换名字,隐姓埋名,学习人类的术法,同时结合恶魔的术法,并且与之结合在一起。

  还有许多的对比,白晨反而对这本恶魔笔记很入迷,因为恶魔笔记中有许多恶魔术法的深入剖析,让白晨能够了解更多的恶魔与秉性。

  不得不说,这个恶魔游走于人间,压抑着自己的魔性。他是一个非常睿智的恶魔,他第一个学会的人类魔法是如何压抑自己的杀戮**。

  对于恶魔来说。杀戮才是他们的真正情绪,冷静反而是负面情绪。

  而这个恶魔可以压抑住自己的杀戮**,足见这个恶魔不比一般的恶魔。

  白晨尝试着召唤恶魔,不同于献祭魔法,需要同等价值的祭品。

  白晨对召唤术早就驾轻就熟,通过强大的力量,强行把恶魔召唤到现世来。

  献祭魔法就像是做生意,双方没有主仆之分,一方出钱一方办事,如果事没办好,那么恶魔就会受到等同于献祭品价值的伤害,如果一方出的献祭品出现问题,那么恶魔就会直接找到施术者索取祭品。

  而召唤术那就是绝对的上下之分,如果召唤者高于受召唤恶魔,那么恶魔就是绝对的奴仆。

  如果受召唤恶魔高于召唤者,那么身份对调。

  而能够召唤出高于自身实力恶魔的,大部分都是依靠一些古老而且拥有强**力的器具,一般这时候,只要不是过分为难被召唤恶魔,那么恶魔也会遵从召唤者的诉求。

  可是如果是太过分的条件,就很容易遭到恶魔的反噬。

  这本典籍主要还是给白晨介绍了恶魔召唤术的方法、坐标,以及种类,这三者是召唤术的重点。

  不过恶魔本就是天性暴虐嗜杀,白晨召唤了几只恶魔,有低级也有高级,全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白晨这个召唤者也是态度恶劣,白晨直接就把他们捏成肉酱了。

  一般的恶魔召唤术,召唤的都是恶魔的分身,不过白晨有足够的能力召唤出本体,所以这些恶魔一旦被杀,那就是灵魂与**的完全泯灭。

  只是,没找到自己要的术法,白晨心情还是有点高兴不起来。

  不过这些都是很难得的典籍,白晨还是把内容全部看完,记在脑子里。

  突然,白晨发现了一本典籍,这本典籍的内容并不是术法,而是介绍灵魂的。

  这本典籍对灵魂有非常详细的介绍,并且中西结合。

  每个人都有灵魂,在东方又有三魂七魄之称,统称魂魄。

  三魂其实所指的是心智、灵智、神智,七魄则是指七种感情,一旦其中一种感情超过了其他六种感情,那么就会吞噬其他六种情绪,从而化为鬼。

  鬼也是灵魂,可是对于狂念非常执着,特别是憎恨、愤怒、爱情这三种狂念。

  狂念会因为某些特定的因素而发生变化,比如说有些时候原本憎恶鬼会因为一个特定的人或者事物而转变为其他的狂念。

  鬼虽然无法对实物构成伤害,可是对于普通人依然有着较大的危害性,可是对于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又非常的抗拒,特别是一些意志坚定的人,非常的恐惧,不过对婴儿则毫无危害性。

  鬼虽然不会主动改变,可是依然会因为人为或者意外,而出现进化。

  在东洋一带有养鬼的术法,东大陆则有炼鬼之说,不过都非常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

  普通的鬼大致可以统称为执念鬼,当他们进化后,就会出现更加复杂的特性,并且名称上也有许多变化……

  白晨看着这本介绍鬼的典籍,其中居然提到了缚灵。

  缚灵,这是东方术士发明的术法,起源不明,这种术法非常邪恶,缚灵是由人为制造而成的邪灵,虽然不具备物理攻击,可是它们会纠缠于宿主体内,蚕食宿主的生命力,然后再转到下一个宿主的体内,如此的反复循环……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被缚灵纠缠的人,这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备受煎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杀死这个宿主,让这种循环完全的断绝。

  白晨在看到这段的时候,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如果能杀死宿主,白晨就不会这么费尽心力的寻找破解之法了。

  白晨继续往下看,白晨感觉这位作者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游历非常长时间,经历过好几个时代变迁,从西方游历到东方。

  这个作者对于灵魂的研究,有着偏执的狂热,甚至已经到了癫狂的地步,在后面的断落中,他开始自己做实验,开始的时候是去捕获游魂野鬼,然后就是自己去残杀活人,提取灵魂。

  而这个作者最终养出了一个鬼王,他在对鬼王进行研究的时候,内容突然中断,很显然他死在了自己养出的鬼王手上。

  让白晨感到失望的是,这里面并没有太多关于缚灵的介绍。

  不过,白晨开始对这个鬼王产生了兴趣,因为鬼王是通过吃鬼来壮大自己的实力的。

  并且也是这本书里介绍的,最为详细的内容,大半本书都在讲这个作者养鬼的过程与实际操作方法。

  鬼王可以吃掉缚灵,可是缚灵是与宿主的灵魂纠缠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养鬼王显然也不是可取之法。

  不过白晨发现鬼王还是有许多用途的,其中一个最为特别的一点就是,鬼王与主人共享灵视,也就是说,鬼王所看到的,主人也可以看到。

  一直以来,白晨都不能直接的看到鬼,只能通过感知,知道鬼的存在。

  可是如果自己能有一个鬼王的话,那么就可以直接的用视觉观察到鬼的存在。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时分,白晨离开了房间。

  在县里有一处很古老的乱葬岗,白晨打算着去那里转转,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个适合的灵魂。

  要养一个鬼王,不能是普通的灵魂。

  首先是要这个灵魂要进化为特殊的魄灵,这种魄灵是舍弃了三魂,而被狂念所左右的灵魂,也就是纯粹的情绪所产生的灵体。

  一般来说三魂散去,七魄也难生存,可是总是有万一的,有很小的几率,因为特殊的时间或者环境,而让七魄留存下来。

  这种魄灵完全没有理智,常人接近的话,很容易受到攻击。

  白晨找到了这个早就已经荒废的乱葬岗,虽然没有那种裸露在外的骸骨,可是依然能够感觉到肆意蔓延的死气。

  死亡已经完全的统治了这片土地,寻常的走兽飞鸟根本就不敢接近。

  白晨能够感觉到许多依然徘徊于此的灵魂,它们受到这里死气的影响,未曾散去,却又没有足够的执念,所以始终不超生不堕苦海。

  在这里白晨都觉得不舒服,虽然知道这些灵魂都是无害的,不过白晨还是不喜欢这里,那些灵魂虽然没有实体,可是它们似乎是在鬼哭神嚎着。

  “是你!?”突然,一个声音从白晨在白晨身后传来,白晨忍不住一个冷颤。

  回过头,白晨发现是那个给自己送来典籍的金发美女。

  缪斯看到白晨这般表现,忍不住在心中腹议,胆子真小。

  “你来这里做什么?”缪斯凝视着白晨,突然想到了白晨的意图:“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在这里寻找一个适合的灵魂是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