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远方的礼物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远方的礼物

  张灵和张亚男终于明白了,雷芳口中所谓的最强。

  在她们看来,狩猎者已经强的不讲道理了。

  可是白晨的强更不讲道理,狩猎者一个人就把这里所有人压得抬不起头,可是白晨就那么三下五除二,狩猎者就在他手上毙命。

  雷芳又何尝不震撼,当初白晨跟他们怪物组打的时候,完全就靠一块板砖,把怪物组上上下下全部拍翻掉。

  虽说当时就能感觉出白晨强,可是她也没想到,白晨会强的这么离谱。

  白晨转身走到奄奄一息的阿虎面前,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阿虎的气息平复了下来。

  “把他的断臂捡回来,接上还能用,没什么大碍。”

  白晨正要离开,雷芳突然叫道:“白先生,那边还有一个……螯雄他……”

  “死不掉。”白晨冷淡的回答道,转身就走,一点也不留恋。

  螯雄这也算是咎由自取,谁让他先前对白晨不敬。

  如果当时螯雄的态度能好一点,如果他当时不把白晨气走,恐怕根本就没有这些波折。

  “白先生,有下一步的计划,我们会通知您的。”

  白晨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只有莫心和居小柳。

  白芯雅下午有课,现在还未到放学时候。

  一般白晨和白芯雅不在的话,莫心是会带到周亦如的店里,让周亦如照顾的。

  而且周亦如可是非常喜欢带莫心,毕竟凭着莫心那可爱的模样,她可是给周亦如的生意招揽了不少客人。

  不少客人经常来她的店里,张嘴就问莫心在不在。

  “你什么时候帮我找爸爸妈妈?”居小柳张口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已经着手在找了,目前已经有些进展,你别着急。”

  居小柳对白晨始终抱着几分怀疑的态度。因为白晨只是个老师,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么个老师。如何帮自己寻找自己的父母下落。

  这也让居小柳的心情非常的低落,因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除了指望白晨,她没有任何人能够指望。

  而她对白晨,依然无法完全信任,白晨与自己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自己?

  她对白晨的最初印象,与自己的父亲只是酒桌上的朋友。

  “你真的有帮我在找爸爸妈妈吗?”

  “在找。”白晨并不对居小柳的态度生气,她的家里刚刚遭遇了不幸,自己的父母在自己的面前遇害。如今生死不明,她的任何态度都可以理解。

  “你怎么找了?”

  “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要骗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小好欺负?”

  “我没这么想,骗你没有任何好处。”

  “那你给我一个准信,你什么时候帮我找到爸爸妈妈,或者是告诉我,你是怎么找爸爸妈妈的。”

  “你想知道我怎么找你爸爸妈妈?行,跟我来。”

  居小柳还是不相信白晨的话,当然跟了上来。

  白晨找到了雷芳的落脚点,他们在野外搭建了一个营地。

  “白先生。你怎么来了?”雷芳目光又飘到居小柳的身后:“她是谁?”

  白晨没有回答雷芳的话,而是把居小柳带到了一个帐篷内。

  居小柳一看到帐篷内的尸体,立刻就吓得连忙逃了出来。

  白晨看了眼居小柳:“这个就是袭击你父母的同伙。”

  居小柳脸色非常的恐惧。死人!那可是死人啊。

  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白先生,你怎么把一个小姑娘带这来了?你不是主张不让普通人参与进来的吗?”

  “她的父母也是受害者,而且是被捕猎队盯上的高手。”

  “哦?”雷芳露出一丝惊讶。

  白晨看着居小柳:“你是打算继续刨根问底的深究,还是现在跟我回家,静静的等着消息?”

  居小柳看着白晨,心情还是难以平复,过了许久才慢慢的开口问道:“我能做什么吗?”

  “你什么都做不了,老老实实的等消息,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可是……可是我不想干等。”

  “杀人你会吗?”

  居小柳又露出恐惧。迟疑了一会,摇了摇头。

  “杀人都不会。你还能帮什么忙?”

  居小柳不再说话了,白晨离去的时候。居小柳快步的跟在白晨的身后,一路上沉默不言。

  到了家门口,居小柳才开口道:“白大哥,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没什么,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有什么话说清楚就是了,憋在心里,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不多时,陈莲娜和白芯雅就回来了,而后是周亦如,她因为关店门的时间较迟,所以回来的时间也比较晚。

  还有白晨的那些学生,也都一起跑到白晨家里蹭饭。

  白晨发现自己的麻烦事似乎越来越多,一件没处理完,另外一件就冒出来了。

  众人发现居小柳后,先后自我介绍了一番,居小柳的年纪比他们几个大一些,今年上高三,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要高考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陈莲娜放下饭碗。

  “谁啊,这时候敲门,不会又是来蹭饭的吧。”

  陈莲娜打开房门,却发现门口站着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身材高挑,戴着黑超墨镜,身上有很强的气场。

  “hi……你找谁?”

  “请问白晨先生是住在这里的吗?”

  白晨探头出来,看了眼门口:“找谁的?”

  这个金发美女拿起手上的照片看了看,对比了一下白晨。

  “你好,请问你是白晨先生吗?”

  白晨疑惑的看着金发美女:“请问你是?”

  “我是boss派来的,她让我给你带一些东西过来。”

  金发美女将腋下夹着的一个文件袋交给白晨,白晨略微愣了一下:“boss?哦……你说的是端木大姐吧?”

  “是的。”金发美女有些孤傲,微微点了点头:“请您确认一下。如果没问题,我就要回去复命了。”

  “没问题,你回去吧。”白晨不用打开。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而且这时候陈莲娜盯着,也不方便打开看。

  不过他还是感慨端木惊云的效率。昨天早晨打的电话,今天晚上就把东西送到了。

  “再见。”金发美女转身便走。

  “白老师,这个女的好有气场啊。”陈莲娜都快迷上这个女人了:“人家大老远的跑来,你怎么不请人家进屋坐坐?”

  白晨笑了笑:“我和她又不认识,请人家进屋坐坐,说不定会被怀疑别有用心的。”

  两人回到饭桌上,陈莲娜就开始夸夸其谈起来,众人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老师。刚才敲门的真是一个金发大美女?”

  “哎呀……早知道我就去开门了。”

  “那气质,比什么大明星都要强大。”陈莲娜回味的说道。

  其实那不是什么气质或者气场,而是那个女人修炼了特殊的术法,让人会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

  特别是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抵抗那种来自灵魂的吸引力。

  这个女人的实力或许不算出众,可是她说的话会让人不自觉的相信,从而降低对方的戒备心理。

  这就是所谓的媚术,当然了,这应该是西方的某种术法。

  缪斯在离开白晨的住所后,脸色略微有些不快。

  一个黑色的小恶魔。徘徊在缪斯的周围。

  “缪斯,我感觉到了你内心的愤怒,有什么事让你不开心吗?”

  “那个凡人。居然无视我的魅力,难道我的魅力连凡人都能够免疫了吗?”

  “要我给你更强大的力量吗?我很乐于赐予你更强大的力量。”

  “你闭嘴吧,我可不会要你的力量。”缪斯可是非常的清楚,这个小恶魔的想法。

  这世上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从恶魔那里得到强大的力量,就必须先付出什么东西。

  而且小恶魔收取的,一定是自己所珍惜的东西,当然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灵魂。

  所以缪斯绝对不会接受小恶魔的‘馈赠’。小恶魔似乎还不愿意放弃:“何必那么执着呢,你知道的。我一向很守信,而且我的胃口一直都很小。”

  “收取你的信用吧。我可不会与恶魔做交易。”

  “哈哈……缪斯,不会与恶魔做交易?如果你不与恶魔做交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的祖祖辈辈,都无法逃脱我的纠缠,我们命中注定就是无法分开的羁绊,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好意。”

  “我可不会如祖辈那么愚蠢,至于你……早晚我会将你驱逐。”

  “驱逐一个魔王,而且还是本体……你应该知道是不可能的。”

  “我会找到办法的。”缪斯冷哼一声。

  被恶魔纠缠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即便已经习惯了,可是恶魔却总会时不时的出来,骚扰一下宿主。

  而且被恶魔纠缠可不是短时间的事情,甚至是子子孙孙都无法摆脱恶魔的纠缠。

  这是祖辈犯下的过错,子孙后代也需要受到惩罚……或者说是诅咒。

  缪斯的祖上一直有戒条,绝对不要再与恶魔做交易。

  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人少之又少,每一代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最终接受了小恶魔的条件,最终踏上这条不归路。

  “何必与命运做对,你应该接受命运,你心里知道,你无路可逃,无路可退,终有一日你要接受命运的摆布。”

  “消失吧!”缪斯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小恶魔便随之散去,只是缪斯的耳畔,依然在回荡着小恶魔的笑声与低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