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旁观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旁观

  螯雄手臂突然变色,变成了金属的颜色,并且形态开始发生改变,瞬息间变化为一把宽剑。

  这就是他的底牌,他本身就是一个金属控制者,可以见身体的任何部位变成钛合金,再加上他是剑道高手,更是如虎添翼。

  所以他根本就不惧任何敌人,即便是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狩猎者,他同样不惧,因为他不认为狩猎者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狩猎者手中长剑一挡,与螯雄手臂化作的宽剑对抗一招,螯雄力道七大无比,立刻就将狩猎者震退。

  “螯雄,不要冒进,你我配合!!”雷芳大叫道,螯雄如此冒进,她即便是想策应也无法做到,螯雄完全挡住了她攻击的角度。

  不过螯雄不是最让她操心的人,这时候张灵和张亚男居然趁着螯雄与狩猎者纠缠,跑过去拉受重伤的阿虎。

  阿虎的伤势非常重,肩膀几乎都被砍下来了。

  “你们两个快走,去叫白先生,这里不是你们能够参合的。”

  两人现在心里也是怕到了极点,偏偏责任心爆棚,总想着在这里有所表现。

  螯雄突然大叫一声,他化成剑锋的手臂,居然被狩猎者一剑斩断。

  呼

  就在这时候,大块头突然抱着一根十几米长的树杆,直接朝着狩猎者砸去。

  狩猎者放弃了追击螯雄,血剑一转,便如绞肉机一般,瞬息间将大块头手中的树杆绞碎。

  大块头的动作较慢,眼看着他就要被狩猎者的剑锋伤到。

  >

  张灵居然这时候开枪了,手中的特制手枪飞射而出。狩猎者不得不退。

  大块头长长的松了口气,雷芳同样脸色难看。

  这个狩猎者比想象中的更难对付。不过张灵和张亚男错有错招的搅局,居然暂时的牵制住了狩猎者。

  “吓死我了。”张灵又何尝不害怕,也不知道刚才脑子里哪根筋错乱了,居然下意识的开枪,她都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动,居然在无意间救了大块头一命。

  张亚男很勉强的拉着阿虎的身体,总算是把阿虎拉到了雷芳身边。

  雷芳这时候也不好责怪两人,虽说两人有些抗命,可是确实是立了功。救了阿虎和大块头。

  “螯雄……”

  雷芳刚想去说服螯雄,他们三个人联手,螯雄居然又冲杀了上去。

  “狩猎者,你的对手是我!”螯雄整个身体都变成了钛金属,如炮弹一般从天而降,砸向狩猎者。

  狩猎者瞥了眼落下的螯雄:“真弱!狂剑之名,不过如此。”

  一道血光闪过。螯雄下冲的角度立刻就被改变了,而他的身上显露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狠狠的砸落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虽然他的身体便面可以变成金属,可是实际上身体内部并未有所改变,说白了螯雄也只是变成一个铁壳而已。

  狩猎者慢慢的走到螯雄的面前,手上的剑尖慢慢划过螯雄的躯体。在他胸前的伤口停了下来。

  “啊……”

  一声惨叫声传来。狩猎者的剑已经顺着螯雄的伤口刺了进去。

  螯雄双手抓住剑锋,想要阻止狩猎者。可是显然他的阻止毫无意义。

  突然,一道横向的狂雷破空而来,狩猎者身形一闪,避开了雷芳的攻击,与此同时,一颗巨石也从天而降,可是依然被狩猎者轻松的避开。

  “真弱!”狩猎者轻描淡写的说道。

  雷芳和大块头背脊冷汗直冒,这家伙太强了,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等级可以对抗的。

  狩猎者的剑锋一横,突然在原地消失了,雷芳的神经立刻绷紧了,太快了!

  这个狩猎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自己根本就追不上他的速度。

  不行,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自己擅长的是远攻,如果让狩猎者逼近的话,自己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刹那间,雷芳感觉到那种冲天的杀意扑面而来。

  “要被砍了!!!”雷芳的神经也在瞬间崩了起来,她想要做出反应,可是狩猎者实在是太快了。

  就在这一瞬,狩猎者突然停下脚步,扑面杀意也在瞬间荡然无存。

  雷芳疑惑的看着狩猎者,他明明可以杀自己,为什么突然放弃了?

  雷芳发现狩猎者的目光并未停留在他的身上,而是看着旁边的山坡上。

  雷芳顺着狩猎者的目光看去,却见山坡上居然站着一个身影。

  白晨!他什么时候回头的?

  狩猎者不但没有再强攻上来,反而疾步的退后,眼中充满了警惕。

  白晨从山坡上跳下来,张灵和张亚男都忍不住叫道:“白老师小心,这家伙很恐怖……”

  “白先生,你什么时候回头的?”

  “我一直都在。”白晨微笑的说道。

  “你早就知道,这个狩猎者埋伏在这里?”雷芳的脸色非常难看:“我们是合作的,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似乎是你们的人要求的吧,是你们自己说,不用我插手。”白晨微笑的指着此刻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螯雄。

  雷芳无言以对,螯雄毕竟已经是狼牙的人了,螯雄刚才的那番狂妄自大的话,的确是让人生厌。

  “我代他向您道歉,不过此刻大敌当前,我们需要您的力量,这个狩猎者的实力,比我们预计的还要高,我们必须同心协力。”雷芳严肃的说道。

  “我拒绝。”白晨淡然说道。

  “白先生,你既然全程都在看,应该明白这家伙的实力非常可怕……我知道你很自信,可是你也应该明白,这家伙绝对不是三拳两脚可以解决的。”

  “来吧!你们想联手也好,想单打独斗也罢,我都乐于奉陪!”狩猎者并未有退去的意思,反而战意更浓。

  他能够感觉到,白晨身上的压迫感,他相信白晨会是他的劲敌。

  不过他对自己同样充满了信心,而且他也不是毫无脑子,他故意这么说,就是逼迫白晨与他单打独斗。

  这些高手都是这样狂妄自大,他遇到的猎物,不管强弱,似乎都是这种心性。

  他们似乎觉得自己的实力,能够战胜一切的敌人。

  白晨看向张灵和张亚男:“你们现在明白了吧,特工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么光鲜靓丽,从你们成为特工的那天开始,你们就必须与死亡为伍,如果你们现在选择退出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解决其他的麻烦。”

  雷芳的脸色颇为难看,白晨这是当着她的面拆台。

  只是,这时候她又必须仰仗白晨的实力,所以她根本就无法反驳。

  “白晨,我想要继续当特工!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现在才找到我的人生目标……太刺激了……”张灵此刻的脸上,是那种狂热与激动。

  “我也是,白老师……我要当特工……我要当最厉害的特工……就像你那样的。”

  “白先生,你也听到她们的回答了。”雷芳心中暗中松了口气,虽然俩人现在的实力不佳,不过她们这两天的表现,的确是让她刮目相看。

  雷芳反而有些期待,当她们得到正统的特工训练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狩猎者扫了眼场面上的局势,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张灵和张亚男的身上,显然,她们两个是这里的软肋。

  自己可以先攻击她们两个,然后逼迫其他人救援,自己再转而偷袭救援的人。

  狩猎者再次动了起来,飞掠向张灵。

  张灵只觉得一阵腥风扑面而来,她甚至不明白,自己已经成了猎物。

  当她转过头的时候,发现剑尖就对着她的眼球,只差毫厘之间,剑尖就要刺穿她的头颅。

  可是却再也难进分毫,剑尖完全被两根指头夹住了。

  白晨正伸出一只手,挡在张灵的面前。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随时随地的性命之忧?”白晨看了眼张灵。

  “这是因为我还是初学者,如果我能够接受训练,我相信我会比任何人做的都好!甚至是你……”张灵没有退缩,依然坚定着自己的立场。

  狩猎者看到白晨居然两根指头就止住了自己的攻势,心头大骇,立刻就想抽剑退后,可是剑锋就像是在白晨的手指上生根一般,根本就退不了。

  雷芳和大块头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白晨。

  他们知道白晨很强,很恐怖,可是他们的心中,对白晨还是有一个大致的印象。

  可是现在他们却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

  “你的剑似乎不愿意跟你回去。”白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嘣

  白晨夹住的剑锋部位突然崩裂,而大力抽拉的狩猎者,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后跌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白晨微笑的看着狩猎者,手上还夹着断剑的剑头。

  狩猎者狼狈的跳起来,看了眼手中断剑,猛的向着白晨掷去,转身就要逃走。

  只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白晨手中的剑头。

  白晨随手一挥,剑头飞射而出,瞬间追上狩猎者。

  狩猎者的动作立刻就顿住了,呆呆的看着从胸口冒出头的剑头,木讷的回过头看向白晨:“你……捕猎队……捕猎队不会……放过你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