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惨案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惨案

  要怎么说服他?

  这同样是狼牙最为头痛的问题,雷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灵和张亚男。

  “这就看你们自己的表现了,记住了,你们的这个任务非常重要,而且事关重大,还有一点,你们的身份现在也是机密,不要轻易向外人透露。”

  “那个……那个……”张灵又开始吞吞吐吐的问起问题,只是话到嘴边又没说出来。

  “你想问什么?”

  “我们的待遇……这个……当然了,这不是重点,我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

  “作为特工,你们的薪水会是公务员最高等级的,同时你们还拥有全额的福利保障,我们安全部会解决你们的一切后顾之忧。”

  听到这么好的待遇,两人都有些激动。

  “还有,你这次的伤,就算作工伤,我们会给你补偿。”

  “这个不用……不用。”这时候张灵反而有点庆幸。

  如果不是自己自作主张,说不定还无法接触到这么机密的事情,更无法成为特工。

  这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些英姿飒爽的女特工,游走于枪炮之间,破获解决一个个超级危机……

  “好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你们自己商议,我们要走了,你们的手机里有我的电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特工!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张灵和张亚男的脑子空荡荡的,她们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落空了。

  “好厉害啊,原来白老师是这么厉害的特工。”

  “现在先别犯你的花痴了,先想一想。怎么说服白晨吧,我们可不是靠能力获得这个职位的。我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没完成一个任务就被撤职了。”

  “你想到了吗?”张亚男也犯难了。

  “我和他又没那么熟,就今天见了两次面,要说了解,你应该比较了解他吧,毕竟你还在他们班做课任老师。”

  “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他大部分的事情,都和打架有关系,不是他打人了,就是他的学生打人了。”

  “那家伙真这么恶劣?”

  “不是恶劣。是正直!”张亚男立刻纠正张灵的话:“白老师可是从来不无缘无故打人的,在学校里,几乎所有老师都讨厌他,所有的学生都喜欢他。”

  “为什么?他和其他同事不好相处吗?”

  “是因为他做什么都很出色,其他班的学生都拿他和自己的老师比,所以其他老师都讨厌白晨。”

  “能有多出色?把自己的学生教的跟流氓一样。”

  “你说的是今天打人的李妍吧,她可是国家运动员头衔。两个月后将要代表国家队出征世界大赛,而这一切都是白老师的成果。”

  “这只能说明那个李妍天赋好,他顶多算是一个启蒙老师。”

  “他还负责校篮球队的训练,听说去年校篮球队去市里比赛的成绩,打了九场只赢了两场,今年由他带队,到目前为止。一场都没输过。现在已经拿到省冠军了,全国比赛在暑假的时候进行。而近期还和好几个大学打训练赛,场场虐杀对手,现在都好几个大学预定这些篮球队的学生了。”

  “这可能只是他的专长吧,他既然那么能打,体育肯定不差,教几个体育出色的学生也不是难事,可是从事体育的本来就是少数人。”

  “他可不只是体育好,七班的成绩是全校最好的,有几个学生的各科成绩包揽并列全校第一,所有学生的成绩都进了全年段百名。”

  “他就负责一个英语课吧?这应该是各科老师的功劳,不应该把功劳全部给他。”

  “科任老师是负责两个班级的,比如七班和八班的科任老师是相同的,而八班的成绩则是全年段倒数第一。”

  “这个……他教一堆书呆子来也没用,现在这社会可不是书呆子能够存活的。”

  “你怎么净找茬啊。”张亚男白了眼张灵。

  “我是实事求是,这些都是事实。”

  “他们班的班费也是全年段第一的。”

  “估计是他们班有几个人家里比较有钱,多交了一点吧。”

  “这你就错了,这些钱全都是他们班的人赚的。”

  “赚的?他们就小孩子,能赚什么钱?”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可是他们就是赚钱了,每两个礼拜,白老师就会带他们出去玩。”

  “那么多人,够他们玩几次啊,一看就是暴发户,不懂省着点,等期末了玩一次好的。”

  “他们班的班费据说已经超过百万了……”

  扑哧

  张灵嘴里的苹果直接就喷出来了:“日元?”

  “rmb。”

  “他们抢银行了吧?”

  “上次学校里一个家境贫困的学生患了重病,家里没钱给他看病,七班捐了三十万,这个月他们班的成绩破了校史记录,然后他们就送了所有课任老师一个名表。”

  “不是吧……我也要去七班当老师。”张灵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你就省省吧,七班不缺老师,几乎所有课任老师都想去七班上课,你是不知道七班的学生多聪明,平常我给他们上课,他们几乎是一学就会,而且还能举一反三,有些时候我准备的上课教程都赶不上他们自学的速度,只能让他们自习,他们是最不需要操心的一个班级了,与之相比八班就要费心的多了……”

  张灵酸酸的说了句:“算了算了,这些和我又没关系,你说这么多不就想说那个白晨本事么,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怎么让他答应领导的合作意向。”

  ……

  在傍晚的时候,白晨又接到了何伟生的电话。

  饭桌上的白晨,急急忙的对陈莲娜道:“丫头。我出门一下,晚上你和公主他们说。让他们自习,我有事。”

  “哦,知道了。”

  白晨匆匆忙的赶到了杭州的警局,何伟生也在这里,看到白晨到来,何伟生立刻就迎了上去。

  “现在是什么情况?”

  “人就在里面,你自己去问吧。”何伟生的声音有些压抑。

  白晨进到休息室内,看到了前几天看到的那个女孩,她的脖子上包着纱布,身上披着被单。可是还是瑟瑟发抖着,脸色苍白,依稀还有泪痕未干。

  “你好,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爸的朋友。”

  白晨出现在了女孩面前,女孩木讷的抬起头,看着白晨,然后幽幽的点点头。

  “你爸爸呢?”

  “爸爸被抓走了。哇……”女孩又痛哭了起来:“妈妈……妈妈被他们杀了……爸爸也被他们杀了……”

  白晨坐到了女孩的身边,轻声道:“能跟我说说情况吗?”

  女孩迟疑着看着白晨:“你真是爸爸的朋友?”

  “是。”白晨肯定的回答道。

  “酒桌上的?”女孩不是很肯定,是否能够相信白晨。

  “如果他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那种朋友。”

  “今天我放学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闯入家里,妈妈突然拿着菜刀就把一个人砍死了,然后我就被黑衣人抓了。逼妈妈放下菜刀……”

  女孩越说越是痛哭。声音哽咽泣不成声,白晨只能不断的给她递纸巾。

  “然后呢?”

  “然后妈妈只能放下菜刀。他们就趁机向妈妈开枪了。”

  “开枪?”白晨眉头皱了皱。

  “是啊,他们每个人都拿着枪。”女孩点点头:“然后爸爸回来了,我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做到的,他就杀死了六七个人,我当时吓傻了,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把冰冷的刀子伸到我的脖子上,爸爸突然就发疯的冲过来。”

  女孩似乎被吓的不轻,身体孩子微微的发动着:“然后爸爸的胸前就中刀子了,他们把爸爸妈妈都带走了……”

  “你看到了那个伤害你爸爸的人的面相了吗?”

  “没有,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眼睛有点模糊,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

  白晨也不能肯定,是女孩当时受到惊吓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方的特殊能力。

  “你确定你爸爸妈妈都……我是说,他们当时真……死了吗?”

  女孩的目光闪烁着,这个回答或许是最为艰难的回答。

  “妈妈当时额头中枪了……爸爸在打斗的时候,身上中了好几刀,然后胸口……这里是心脏是吧?”

  白晨看向女孩:“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吗?”

  白晨还不能肯定是否是狩猎者那些人做的,毕竟他们似乎很少留有活口。

  或者说女孩是他们故意留下的活口,总之可能性很多,白晨需要进一步的了解情况。

  “你是警察吗?”女孩看着白晨。

  “我不算警察,我是特工。”

  “那我爸爸呢?他也是特工?”

  “你爸爸是个英雄。”

  “那妈妈呢?”

  “我不认识你妈妈,所以我无法评价你妈妈,可是她可以为了你牺牲自己,所以她也是个英雄。”

  陌刀客的妻子在见到黑衣人的时候,明显反应过激了,很显然,她本身也不是普通人,并且她有勇气与那些不速之客动手,更能说明这点。

  那些人为什么将他们的‘尸体’带走,这其中也有很多的蹊跷。

  白晨慢慢的揭开纱布,突然一股刀气蓬勃的迸射而出。

  白晨双指一夹,再那么一送,将刀气抽离出来。

  原来那个人是觉得女孩必死无疑,所以才没有继续动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