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争执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争执

  ();  白晨发现这大眼妹还挺有正义感的,不过他也懒得解释。

  大眼妹义愤填膺的转身离去,显然是非常不耻白晨的流氓行径,自己的学生打了人,居然还袒护自己的学生,威胁受害人,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张灵,你怎么来了?”这时候张亚男走了过来。

  “亚男,我来找爷爷。”

  虽说张亚男比张灵大一辈,不过两人的年纪相仿,抛弃辈分不提,两人是纯粹的闺蜜关系。

  “舅舅他在上课,现在应该不会过来……咦,白老师,我刚才听说李妍把林涛给打了,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要不要我配合你做一些工作?”

  时至今日,张亚男依然把白晨当作一个光荣而且伟大,并且还正义的卧底,每次她看白晨的眼神,白晨都有点浑身不舒服。

  平日里白晨最怕的就是和张亚男碰面,因为张亚男每次见到她,都会主动和他搭话,最关键的是,这丫头每次都会把自己进入那个角色,并且还非常喜欢用暗号与白晨交流。

  白晨上次把两个跑学校来的小混混给打了,结果张亚男认定那两个小混混其实是某组织派来的杀手,还对白晨说,他可能已经暴露了,一直给他出谋划策。

  所以正常情况下,白晨都会主动躲开张亚男,就算躲不开,也会敷衍的应付几句。

  白晨一直明白,一个谎言说出口后,就需要一千个谎言来弥补。

  只是,白晨说谎习惯了,总难免深陷其中。

  “亚男。这家伙就是个恶棍!无赖,你是不知道这个人的恶劣行径。”

  “张灵。白老师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

  张亚男突然想起来,自己上次因为冲动,给白晨招来了不小的麻烦,所以自那以后,她在对待白晨的问题上,就显得尤为的小心,甚至鲜少在旁人面前提起白晨,就怕自己失言把白晨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了。

  “张灵,反正白老师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白晨在心里腹议不已,自己其实就是那种人。

  “张老师。我还有事,先走了。”

  “哦,白老师再见。”

  看着白晨走远,张灵一把拉住张亚男:“亚男,你是不是喜欢这个流氓?”

  “你胡说什么?我和你说你也不明白,反正白老师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白晨到了班上,此刻班上一团乱。李妍其实现在也有点担心,自己刚才的冲动导致的后果,毕竟对一个学生来说,打架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她在害怕自己很可能会面临开除的危险。

  白晨一进入七班,教室立刻就安静下来。

  “李妍,我是怎么教你的。”白晨立刻就训斥起李妍。

  “老师。我错了。”

  “你还知道错了。那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打林涛。”李妍低着头说道。

  “错!你不是不该打林涛,而是不应该这么明目张胆的打。而且打人永远不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白晨这三观不正的教育,显然让全班人都瞠目结舌。

  “打人之前,你必须给别人一个足够挨打的理由,你在擂台上为什么打架?因为比赛,所以这是合理合法的,我当初为什么打林涛,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那你又为什么打林涛?”

  “因为……因为他讨厌……”

  “没错,要不是李妍抢先动手了,我都要打林涛那个王八蛋了。”蛮子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说道。

  全班人立刻就附和了起来,一个个杀气冲天的样子,白晨觉得自己已经养出了一帮流氓来了。

  “这个理由不充分,你们想打林涛,可以很理所当然的说,是林涛不断的骚扰吴老师的课程,并且还对吴老师进行了言语上的骚扰,把锅甩给别人的同时,还要把盟友拉进来,吴老师年纪那么大,在学校里也是有点份量的老师,你要引起全校师生的同仇敌忾,到时候你们就能名正言顺的打林涛,而且还打的林涛一点办法都没有,你们要把自己摆放在道德的制高点,哪怕是触犯了一点校规,全校师生也会站在你们身边的,到时候校长就算想处罚你们,也只会点到即止,让我批评批评你们。”

  咳咳

  白晨说的兴起,完全就没注意到张清远就站在门口。

  张清远脸色铁青:“白老师,你出来一下。”

  白晨尴尬的走出来,脸上的笑容很勉强:“校长。”

  “你小子,有你这么教学生的吗,你知道你这么教学生,将来他们进入社会,会如何行事?”

  “校长,你这就不懂了吧,这叫做反向道德教育。”

  “你tm又在胡扯,老子干了几十年教育,也没听说过什么反向道德教育。”张清远愤怒的看着白晨,他知道白晨最喜欢胡扯,所以他是一点都不信白晨的话。

  “这反向道德教育,可以更加清楚明白的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我们的教育体系里一直在教我们,打架是不对的,可是却从来不说,其实有些情况下,是允许动手的,而且鼓励动手,就像是见义勇为,现在社会上为什么那么多的冷眼旁观者,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止是强者,还需要勇者。”

  “可是你这样教育他们,会让他们将来为自己的错误找寻各种逃避处罚的借口。”

  “如果是他们真的触犯了法律,我想他们不管怎么找借口,都无法逃脱处罚,可是如果他们在做对的事情的时候,触犯了某些法律的话,我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手打死了一个杀人犯。你觉得这时候是应该把这些孩子当作杀人犯,还是当作一个英雄?我觉得这时候。他们需要的不是认罪,而是找一个为自己开脱的理由,这世上有太多冷漠的目光,我希望我的学生是一群可以流血的英雄,而不是独善其身的伪君子。”

  “你……你这是胡搅蛮缠。”张清远气的直哆嗦,因为他明知道白晨说的是歪理,偏偏就是找不出一个反驳的理由。

  如果他反驳的话,那就说明他自己宁可教育出独善其身的伪君子,而不是流着血的英雄。

  如果是这样的回答,哪怕是他赢得了这场辩论。也会让他陷入自己的道德谴责。

  “校长,你似乎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七班我说的算,我怎么教育,您似乎管不着吧。”

  张清远彻底无言了,这个约定就像是终极武器一样,直接终结了他们的谈话。

  张清远叹了口气:“白晨。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他们是英雄……可是你考虑的后果吗?如果他们受到了伤害呢?如果他们面对的是一群拿着枪的歹徒,你还希望他们是英雄吗?”

  “如果歹徒的手中抓着一个人质呢?如果那个人质是一个孩子呢?你希望这时候他们只是当一个漠不关心的看客,还是一个至少能够挽救别人生命的英雄?”

  白晨笑着看着张清远,只是张清远看到白晨目光的严肃与认真:“哪怕是一秒钟也好,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在这时候站出来,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不在乎他们是否能够功成名就。至少他们应该轰轰烈烈的活一次。”

  这一瞬。张清远只觉得自己老了,老冀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现在的教育体系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是根本不敢教,因为他们不敢让自己的学生成为英雄,英雄是需要代价的,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做英雄。

  如果大部分人在面对灾难的时候,都不愿意出手相助,那么这社会就彻底完蛋了。

  可是如果每个人都愿意出手,那么就会产生共鸣,那些心里升起一丝冲动的人,就会更有底气,这是一个需要血性的时代。

  所谓的三观不正,只是某些人自以为是的评判,凭什么恶者反而可以打着受害者的旗号,凭什么善者背负着好勇斗狠的骂名。

  白晨杀过很多人,可是白晨从不觉得自己的三观有问题。

  面对恶者不退缩不畏惧,面对弱者伸出援手,这不是应该是每个时代都应该被称赞的吗?

  白晨回到教室的时候,脸上恢复平日里的笑容。

  白晨很少会给自己的学生摆脸色,不过学生都看到了,刚才白晨和张清远在走道上的激烈争执。

  “老师,校长是不是又骂你了?”

  “没有。”

  “怎么可能不骂你?”

  “是我差点把他气吐血了。”白晨耸耸肩:“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吴老师应该不会再来了,你们自习吧。”

  白晨出了教室,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何伟生的电话,白晨接起电话:“喂,何局。”

  “白老师,杭州那边有消息了,通过你提供的线索,我们锁定了六个人,我现在把他们的资料发给你,你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白晨很快就收到了何伟生发过来的资料,看了这六个人,从这些人的照片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年纪都在中年,而且都是那种不修边幅的酒鬼。

  看来何伟生还是很忠实的按照自己提供的线索找人,可惜,这六个人全都不是白晨要找的那个陌刀客。

  “何局,这些人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这样啊……那我再帮你找找。”

  “那就麻烦你了,何局。”

  虽说何伟生没能帮白晨找到人,可是毕竟是托他帮忙,而且自己提供的线索的确不多,而且这些线索都很模糊,搜索范围太大,难度肯定不低。

  白晨现在对这事也非常的头痛,外面有一个没有人性的疯子在四处猎杀江湖人士,而且还波及到那些高手的家人,乃至邻里。

  如果只是一个电视新闻,白晨或许还能平静的看待,可是这事现在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白晨就无法再坐视不理了。

  在结束了早晨的课程后,白晨就出校门回家,不过刚出学校,就被一辆车拦住了。

  车上下来两个白晨的熟人,至少算是认识的人。

  而这两个人都是被白晨揍过的,狼牙怪物组的雷芳和大块头。

  “白先生,我们能谈谈吗?”

  “你们怎么跑这来了?”白晨惊讶的看着雷芳和大块头。

  “事态紧急。”

  “有多紧急?”白晨漫不经心的问道,不打算和狼牙以及安全部有过多的接触,因为他们是衙门,侠以武犯禁,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看自己不顺眼,把自己处理了。

  “世界级危机。”

  “哇塞,你们在拍电影呢?”

  “白先生,我们没有开玩笑,现在这已经不是我们狼牙一个部门的问题了,目前我们已经接到了美国f逼、德国bnd、英国迷6的情报共享,达坎世界针对地球进行了一项秘密计划,而这项秘密计划针对的就是你们这样的超级高手。”

  “哦。”

  “哦?你就这反应吗?”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寻求你们的庇护吗?”白晨翻了翻白眼。(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