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刀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刀

  白晨并未急着动手,而是在半空中静静的等待着。

  白晨想看看,这家伙狩猎的对象。

  不多时,一个身影从路的尽头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醉汉。

  白晨看到狩猎者手中的剑微微晃了晃,当那人接近之时,狩猎者的剑锋瞬间出鞘,血光在瞬间暴起,带着凛冽的杀意扑向那个身影。

  突然,那人身体一晃,轻易的避开了狩猎者的剑锋。

  大马路上直接被狩猎者的剑气劈开,露出一条可怕的裂痕。

  “咦!?你能避开我的剑气。”

  “王八蛋,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

  “你是陌刀客吧?”狩猎者缓缓的收起剑锋,身上的杀意依然锋芒毕露。

  “你认错人了。”

  “没有认错,能够避开我这一剑的,从我得到这把剑开始,只遇到过一个,你是第二个能够避开我的剑招之人。”

  白晨颇为意外的看着那个陌刀客,这家伙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在狩猎者攻击的刹那间,他身上彷如一把出鞘的寒刃,瞬间一闪而过,却又在刹那间消失无踪。

  “就算我是陌刀客又怎么样,我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了。”(

  “这对我来说无关紧要,我只是要你身上的血,仅此而已。”

  “你杀我是为了扬名立万?”

  “随你怎么想,反正……你死定了!”

  陌刀客就那般随意的站在原地,也不逃也不做出攻击的姿态。

  可是在白晨看来。陌刀客就是一把刀。一把藏在心中的刀。虽未出鞘,却已然初显锋芒。

  “唉……一入江湖深似海,出鞘的刀,便是收回来也是沾着血。”

  陌刀客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悲凉,又有几分的寂寥。

  “怎么,现在承认自己是陌刀客了吗?”狩猎者不敢有丝毫大意,警惕的看着陌刀客。

  这个陌刀客很强。不同于今夜所遇到的周箐那种难以捉摸的强,陌刀客的强是非常明显的,就似一把绝世宝刀闪过一般。

  就连他手中的魔剑,也在微微颤吟着。

  “就算我不承认,你也不会就此罢手,而我亦不愿就此授首,所以唯有一战。”

  “一战?你太高估自己了,你若是有刀在手,我或许会忌你三分,可是你却没有刀。如何能与我争锋?”

  “刀一直都在,刀在心中。”

  白晨和陌刀客一明一暗。却在说着同样的话。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心里的刀更加锋利,更加残酷。”陌刀客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悲凉:“若是你能斩断我心中的刀,我倒是应该谢谢你。”

  刹那间,陌刀客出手了,只见他高举起单手,一把擎天巨刃出线在上空。

  狩猎者心头一骇,转身就要逃走。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这陌刀客不过是退隐江湖二十年的老东西,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而陌刀客的刀气凝结而成的巨刃却迟迟未曾落下,依旧那么凌空举着。

  突然,狩猎者感觉身体撞到了墙上,直接撞的头晕目眩,向后滚了两圈,抬头一看却是一个陌生人站在面前。

  狩猎者慌乱的拾起魔剑,便朝着白晨砍去。

  只是,剑锋凝在白晨面前半寸,却再也进不了一分一毫。

  又是一个绝世高手!

  天哪,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绝世高手。

  狩猎者突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先是遇到周箐。

  她是女武神的徒孙,这也就算了,自己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然后他又把猎物锁定在陌刀客身上,可是陌刀客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远超他现在所能应付的级别。

  正当他逃走之时,却又遇到了白晨。

  白晨指头随意那么一点,魔剑猛的一颤,狩猎者只觉得整条手臂都被震碎了,魔剑也脱手而出。

  白晨接过魔剑,看向陌刀客,陌刀客也看着白晨。

  “你知道我在旁观战?”白晨意外的看着陌刀客。

  “我在激发刀意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势如泰山一般的威压,我以为是我的错觉,我几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种可怕的怪物,至少除了那位女武神之外,应该不存在第二个这种怪物。”陌刀客警惕的看着白晨。

  “你很出色,能够练出刀魂,为何会弃刀?”白晨疑惑的看着陌刀客。

  “与你何干?你是敌是友?”

  “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我只是为他而来,不过遇到你倒是一个意外。”白晨淡然说道:“不过既然遇到了你,自然要试一试你的实力,来吧,出招吧。”

  白晨手中魔剑一荡,剑锋血气完全散去,反而开始散发着一股浩然之气。

  狩猎者整个人都被白晨身上的气息吹出十几米外,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说不出的狼狈。

  谁能够想的到,那个为祸江湖,穷凶极恶的狩猎者,如今会如此的狼狈不堪。

  陌刀客感觉到一种穹天之气压迫而来,这让他头顶上的刀气也受到波及,开始不断的颤抖着。

  这种压迫越来越强,陌刀客知道,自己必须出招,如果不出招的话,刀气随时会溃散。

  这也让他心头充满了不敢置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级别的存在。

  陌刀客轻喝一声,单手挥落下来,刀气也随之落下。

  混凝土的马路哗啦一声,显露出一条数米宽度,长达百米的巨大鸿沟。

  白晨的身形一闪,轻易的避开了惊天动地的一击,手中魔剑轻轻一挥。划向陌刀客。

  陌刀客知道自己这一击不可能立功。所以也极快的回防。手中生出一道刀气,挡住了白晨的剑招。

  “你的心乱了,不要太在意我的实力,要对自己的刀更有信心。”

  陌刀客心头却如巨锤冲击了一般,瞬间领悟到要点。

  是了,自己被对方的实力吓到了,导致自己的刀意也受到波及,实力连一半都无法发挥出来。

  陌刀客手中刀气一凝。比起先前又凝实了几分,步伐也不再那么凌乱。

  不过白晨的攻势更凶、更猛,招招致命,陌刀客越打越是心惊。

  “刀是冷兵之王,你的刀有气势却无合道,要么轻巧如柳,要么霸道如涛,你修的是无情刀法,却不应该是无心之刀,错了错了……”

  陌刀客非常勉强的抵挡着白晨的攻击。且战且退,远处的狩猎者看的心惊胆战。转身便想逃走,可是突然一道剑气从天而降,劈在狩猎者的面前。

  只要狩猎者再往前一步,必然身首异处,狩猎者更加绝望了。

  “再踏出一步,死!”

  这个绝世高手太可怕了,与他距离百米开外,他还在与另外一个高手对决,却能够轻易的掌控全局,就连自己想要逃走,他都了如指掌。

  白晨收回心神,继续与陌刀客相拼刀剑。

  “刀比剑更利,不参杂其他的东西,你却无法放下执念,这刀破败不堪……”

  当——

  陌刀客手中刀气应声粉碎,陌刀客扑哧一声,吐出一口血。

  抬头看向白晨,只见白晨的剑锋已经凌空劈落下来。

  陌刀客不敢有半点停歇,连忙再次汇聚出刀气挡下这凌厉一击。

  只是他本就仓储接招,这一招下来,刀气再次粉碎,而他也是伤上加伤。

  “刀是凶兵,亦有杀敌之意,亦有护佑之道,你的刀却不伦不类!”

  陌刀客踉跄的退后几步,这次他再无力招架,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这次陌刀客不再抵抗,他也知道自己再无抵抗之力。

  只能闭上眼睛,等到着死亡的降临。

  只是,白晨的剑却没有落下。

  “你觉得我会杀你?”白晨的剑已经收回了,微笑的看着陌刀客。

  “你……你不杀我?”

  “非敌非友,我为什么要杀你?”

  “那你为何……”

  “这世上用刀的本来就不多,更何况你这种绝顶刀客,手头发痒就试了几招。”

  “你的剑法太强了,我不可能赢的了你。”

  “我只是以先行者的眼界看你,胜之不武。”

  “便是同境界,恐怕我也差了你不知道几个层次,只是你的实力,怕也是独步天下,除了那女武神之外,估计也是空虚寂寥,不然的话,也不会找我这种不入流的刀客试招。”

  “我很好奇,你这等刀客,心中有何执念,会让你的刀意如此斑驳不清?”

  “我是个日本人。”

  “我看的出来,你的刀招乃是无情刀法,这种刀法在你们东瀛一带极为流行,不过能够练到你这等境界的,却是屈指可数。”

  白晨看了眼陌刀客:“只是,你还是没解释,为什么你的刀意如此凌乱。”

  “一个狗血的剧情,我出自东瀛居合一脉,年少时来内地求武,拜入了一位前辈的门下,可是师父不愿将至高刀法传授给我,我心生执念,觉得他是觉得我是外族人的缘故,所以我暗中修炼无情刀法,想以此来打败师父,只是当我重伤我师父的时候,他才告诉我,不是他不愿传授我刀招,也不是因为我身份的缘故,终其原因是因为我的心境不稳,若是强行修炼至高刀法,只会让我入魔成狂,而即便是我重伤了他,他依然对我手下留情,自那以后,我便放下刀,不再与刀为伍。”

  “这位前辈是位性情中人,只是中了你的无情刀法,恐怕也是毫无生机了吧?”

  陌刀客微微点点头,脸上流露出懊悔之色:“我一直以为是他对我有所偏见,到头来却发现,真正心存偏见的人是我自己。”

  “现在的你不妨再去修炼一下你那位师父的刀法,或许现在的你,会有不同的感悟也不一定。”

  陌刀客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敢拿起刀,若是我拿起刀,我就会回想起我杀了师父的那一幕。”

  “刀本就是凶器,可是刀也随心由人,人若是想杀人,万物都是刀,若是想救人,刀亦在手上,还自己一个本心没那么难,只看你是如何看待自己手上的刀。”(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