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神秘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神秘

  当周敏逸赶到小院的时候,她看到游琅浑身鲜血淋漓。

  当时可把周敏逸吓住了,不过再细看之下,却发现游琅毫发无伤,他的面前躺着游长江。

  “小琅,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你不要吓妈”周敏逸拉着游琅,焦急的询问着。

  游琅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我我把小叔我把小叔杀了”

  周敏逸同样是惊疑不定,回头看向周箐。

  “你以百变神龙避开了他的顺劈掌,而后又用游龙步闪到他的背后,最后用开膛手杀了他。”周箐看了眼地上游长江的尸体,再看游琅的位置已经地上的血迹,已经看出了游琅与游长江搏斗的整个过程。

  “教你这几招的人,是个高中老师吗”

  游琅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穆纳的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没什么

  。”周箐微笑着摇了摇头。

  “小琅,就是今天那个姓白的老师”周敏逸惊疑不定的问道。

  游琅又点了点头,周敏逸带着几分迟疑:“小青,你认得那个白老师”

  “多跟他学学,若是遇到危险,就去寻他庇护,他既然能教你武功,那任何人想对你不利,他都不会答应。”

  “小青那个人真这么厉害”周敏逸惊疑不定的问道。

  “比我厉害,更多的我就不能说了。姐,在这省内乃至全国,得罪谁也别得罪他。”

  周敏逸心神一荡:“我我今天似乎说了一些不敬的话。他他会不会怪罪我”

  “他没那么小气,放心便是了。”

  “妈,我就和你说过,白老师是真的很厉害,他打人从来不用第二招,当初在首都的时候,现场几十个高手。他是一个人一个板砖,全都给打趴下了。而且还和主办方的人发生冲突了,结果把主办方找来的高手也给打趴了。”

  “你这孩子,你怎么不早说啊。”周敏逸埋怨的看了眼游琅。

  “我说了啊,你又不信。”

  “那个白老师教了你什么武功”

  “白老师没教我武功。他只教他自己的三个学生武功,那三个人比我厉害太多了。”

  周敏逸有些不信:“那你怎么把把这叛徒杀了的”

  “他就教我一些应敌之法,我也是很莫名其妙的,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我根本不可能打的过小叔可是真正动手的时候,发现小叔小叔实在是太弱了。”

  “就只是教你应敌之法,你就能打败这个叛徒”

  “是啊,我感觉他比我哪几个同伴弱太多了,平日我们都是一起对练的。偶尔的时候白老师来看望我们,就会和轩辕教练对练,让我们从旁观摩。”

  “轩辕教练又是谁”

  “是白老师的朋友。她也非常非常厉害,我们十个人和她动手,连二十秒的时间都撑不到。”

  周敏逸听的惊疑不定,这省内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不知名的高手的

  “你们十个人的实力,你应该算是偏上吧”

  “我的实力垫底,除了白老师的三个学生最强。其中又以李妍最厉害,他们是第一梯队的。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能单独与我们七个人联手对打,然后我们七个人则是第二梯队的,其中纳兰是我们七个里最厉害的,其他几个的实力,就和我差不了多少,我们比武的话,有输有赢,很难说谁胜过谁。”

  “你可是我们游家的继承人,难道还没资格当他徒弟不成”

  “妈,李妍他们三个,是白老师的学生,原本就是学校里让他们三个参加比赛,然后白老师才教他们武功的,而且最初的时候,我们几个还不愿意白老师训练我们,结果我们就被白老师教训了一顿。”

  “你啊你,有眼不识泰山”

  周敏逸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

  若不是周箐说明,恐怕自己现在还把对方当作一个下九流的普通货色。

  只是此刻再听游琅提起,却是越听越是心惊。

  “我们后来还是很听话的”

  其实游琅没完全说实话,他们听话也只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时候,白晨教他们的内容,他们并未细心聍听,可是此刻回想起来,却觉得遗漏了许多。

  “小青,你应该认识那位白老师吧不如你帮我们求个情收小琅做弟子”

  “我说不动,他的性子随心,而且我不觉得游琅适合当他的弟子。”

  “不适合为什么”

  “当他的弟子,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周箐笑着摇了摇头:“而且要承担许多的责任。”

  “承担什么责任难道要我们游家把不传神功给他”

  “姐,你真觉得你游家的神龙功对他有意义吗我都知道神龙功法门口诀,更何况是他。”

  “他怎么知道的我们游家神龙功从未外传过”

  “他会这世上所有的武功。”周箐淡然说道。

  “什么”周敏逸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好了,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姐,游家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了,我也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小青,你是不是要去见他”

  普雷斯酒店

  白晨在进入普雷斯酒店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上来问好,就像是要把他当作老板一样。

  哪怕是新来的员工,都知道白晨,虽然不是老板,可是却又必须认识,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怠慢的客人。

  “老师。您来了。”周箐站在客房门口。

  “小青,你电话里说,你把游琅的事情解决吗”

  “只是解决了他们家的事。那个狩猎者我没留下。”

  “我明白,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是狩猎者发狂起来,恐怕会伤及无辜。”

  “不过我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标记,他的行踪逃脱不掉。”

  周箐认真的说道:“不过我答应他今夜不出手,老师明天我就将他拿来见您。”

  “不用了,我会亲自出手。”

  “老师。您亲自出手那家伙似乎不值得您出手。”

  “我养了一头狗,我上次把他牙拔光了。这次打算给他换一副獠牙。”

  “哦,我明白了。”

  “我们进去聊,别光站门口,感觉像是处罚犯错的学生一样。”

  进了客房内。周箐虽然找座坐了下去,可是面对白晨的时候,依然表现的尤为拘谨。

  “你现在已经足够了,还不打算晋级三花聚顶吗”

  “老师,您觉得我足够强了吗”

  “先天虽然有利你寻找对手与挑战更高的极限,不过毕竟先天层次太低,你会错过许多的东西与感悟,我的建议是你不需要在这个境界停留太久,一般来说

  。境界巩固了即可晋升,不用太留念这个低层次境界。”

  “那我现在就晋升。”

  “也好,我给你护法。你安心晋升吧。”白晨点点头。

  既然周箐都来见自己了,自己自然有义务为周箐护法。

  晋升的过程非常顺利,周箐本身就已经到达过这个境界,所以突破先天毫无难度,再加上白晨的护法,并且稍稍的改正一些细节。所以周箐的晋升变得更加的简单。

  半个小时后,周箐已经完成了晋升的过程。对于这个境界,周箐又是陌生,又是熟悉。

  熟悉是因为她以前就达到过这个境界,可是不同的是,这种感觉与以往又有非常大的差异,那就是那种绝对的凌驾过去的感觉。

  难怪白晨会说,自己失去了许多的感悟,原来现在的自己,与过去完全就是两种概念。

  “你现在的境界已经与过去截然不同了,所以你现在就是巩固自己的境界,同时缓慢的提升自己的修为,把境界控制的三花聚顶巅峰就不要再冒进了,和家里的几个人也只会一声,让他们也尽快晋升到三花聚顶,同时,你们可以尝试着与那只魔神进行真正的战斗。”

  “老师,您觉得我们已经可以与魔神战斗了吗”

  “不行,真正的动手的话,你们还是略显不足,就算你们联手,也很难与完全体的魔神战斗,不过你们现在可以熟悉那种战斗的节奏与压力。”

  “好吧。”

  “在回家之前,帮我个小忙。”

  “什么”

  “去首都打听一个叫做吴启泰的人,如果他在监狱里,那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如果他出狱的话,或者是在自由的状态下,就给我把他手脚打断,丢到南海喂鲨鱼。”

  “吴启泰,就是那个制造了银行风暴的家伙吧老师也受损失了”

  “我倒是没有损失,只不过这家伙曾经暗算过我。”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老师,那个狩猎者似乎又不安分了。”

  “那你就在这休息,我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说完,白晨就在周箐的眼前消失,周箐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了,就算是晋升为三花聚顶,依然无法感觉到白晨的实力,就连他是如何离开的都无法看出来。

  今晚似乎已经成了狩猎者的受难日,在败给周箐后,那种对力量的渴望变得更加的疯狂而且执着,他不想有一刻休息,他想要超越周箐,打败周箐,甚至是打败周箐的师门。

  只要炼成魔剑,那自己或许就有与周箐一战的资格了

  狩猎者很快就盯上了一个武林中人,白晨则是悄然无声的出现在狩猎者的上空。

  看着那个埋伏在路道旁的草丛里的狩猎者,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狩猎的对象。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