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游家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游家

  白晨无法说服游母,她似乎对白晨抱有很大的警觉。

  或者说她对任何人都是如此,白晨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她是游琅的母亲。

  白晨没有了解过除了李妍、王小龙和蛮子三人以外,其他人的家庭状况。

  不过看起来游琅有一个非常显赫的背景,当然了,如果游母执意不让游琅跟随自己的话,那自己没任何办法。

  “小琅,跟我回家,家里人的保护,肯定比这些警察靠谱。”

  游母不由分说就拉起游琅,要他跟自己回家。

  “游大姐,不管你作何决定,还是等小琅伤好了再说吧。”

  白晨伸手去拉游琅的另外一只手,游琅哎呀一声,白晨没注意到游琅的伤在手臂上,不小心抓到了游琅的伤口上。

  “你干什么!”游母立刻就朝着白晨拍来一掌,白晨立刻就避让开:“谁是你大姐,你最好搞清楚状况,我和你没那么熟,不过是个下九流的货色,也想与我攀亲道故。”

  “妈,白老师真的很厉害,就算是你或者家里的长辈也未必是他对手,你就……”

  白晨轻轻拉了拉游琅:“算了,听你妈的话,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游母显然是个很骄傲并且很排外的人,游琅越是这么说,恐怕越是激起他母亲的性子,更不可能听从自己的安排。所以白晨现在只能放弃自己最初的想法。

  其他几个学生都跟在白晨身边出了病房,一出病房,李妍就怒了。

  “那什么人啊。怎么这德行。”

  “我没想到,游琅他妈居然是这样的人。”

  “他母亲是他母亲,他是他。”白晨淡然说道:“你们几个跟我回县里,在我身边,我也好保护你们。”

  “白老师,游阿姨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是个很好的人。”纳兰小可拉着白晨说道。

  “我没怪她的意思。她也是关心自己的儿子,无可厚非。”虽然被人质疑了。不过对方毕竟是游琅的母亲,白晨不好多说什么。

  而且换做她的角度来说,不相信一个陌生的老师,这也很正常。

  “游琅的爸爸自从死了后。游阿姨就独自支撑起家里的事务,性子难免就变得偏激。”

  “游琅爸爸去世了吗?”

  “是啊,我和游琅是一起长大的,游琅爸爸在岭南这一带是非常有名的高手,也有岭南神龙的外号,不过五年前,他和一个高手比武的时候,被对方失手打死了,自那以后游琅的妈妈就肩负游家。一个人经营家族。”

  “岭南神龙,好大的名号。”

  几个人低声嘟囔了一声,白晨瞥了眼众人:“行了。少在背后议论别人家务事。”

  一个女人把偌大的家族支撑起来,这本来就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而她会变成这种对周围所有人都带着怀疑态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白晨带着九个孩子回了县城,同时帮他们办了入学手续,让他们暂时的寄读在白晨的班上。

  同时,游母也将游琅带回家里。游琅虽然并不愿意与自己的同伴分开,可是他也无法反抗自己的母亲。

  游家在杭州是非常有名的望族。家里也出过几个职位颇高的官员,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宅门。

  一回到游家内,门口的下人就向两人行礼,俨然一副高门深府的态势。

  “妈,我没骗你,我们白老师是真的高手,他可是把青海金刚王都按地上暴打的,青海金刚王你总不会没听说过吧?”

  游母周敏逸眉头微微皱起,不过随之又释然:“青海金刚王?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两天前,他已经横尸街头了。”

  “死了?怎么死的?”

  “少问这些事,与你何干。”

  “主母、少爷,你们回来了。”这时候管家快步走了过来,接过游琅手中的行礼。

  “老王,去把家里在外面走动的先天以上高手全部召回来。”

  老王疑惑的看着周敏逸:“主母,我们游家先天以上的高手少说也有几十个,把他们都召回来?发生什么事了?”

  “大事。”周敏逸面色凝重严肃的说道。

  如果是在平日,她不会去过问游琅在外面参加什么比赛,只是这次不同,江湖上已经发出了多个通缉令,目标正是那个神秘莫测的狩猎者。

  已经有许多高手遭遇不测,而她怀疑袭击游琅的,正是那个狩猎者,所以她也不得不慎重行事。

  只有在家人的保护下,才能够保证游琅的安全。

  反正比什么狗屁老师靠谱的多,而且如果能够依靠此次的事件,将狩猎者拿下,那么游家必然能够重振声威。

  想到这,周敏逸的心情便沉了下来,身在武林世家,又嫁入武林世家,她太清楚当今武林的规则。

  虽然如今不会有两个家族的火拼,可是依然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自从自己丈夫死于擂台上之后,游家的声势就大不如前。

  即便靠着自己左右游走,再加上自己的本家护持,才勉强保住游家家业,可是这也让她心力交瘁。

  游家鼎盛数十年,占据了多少的利益,即便是现在,依然有不少势力对游家的地盘虎视眈眈,周敏逸是一刻也不敢松懈。

  只盼着游琅能够早日成人,能够执掌游家,重振游家家业。

  在外人看来,周敏逸近年来的表现是不近人情,甚至许多游家内部的人都觉得,周敏逸是喧宾夺主,一个外姓人把持着游家家业。

  周敏逸的压力不可谓不大,这也是一个女人的悲哀,哪怕她做的再出色,哪怕她再如何强势,也只是一个妇道人家。

  不管是当今社会,还是武林中,对于女人都持着一种怀疑态度。

  在这个世道上,能够不被人怀疑的女人,恐怕也只有那位女武神了。

  可是这世上只有一个女武神,周敏逸不认为自己能够成为那种存在。

  “妈,我觉得还是请白老师来吧,纳兰说过,白老师是绝顶高手,如果他在的话,肯定不怕什么邪魔外道的。”

  “闭嘴,纳兰小可的话你也信,别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

  游琅不由得低下头,周敏逸的话,让他更加的为难。

  虽然他们两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可是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世仇。

  虽然他们彼此不这么认为,即便私下里,他们还是把对方当作最好的朋友,可是不管是自己的母亲,还是游家,都把纳兰家当作敌人。

  游琅也从未将纳兰小可的父亲当作杀父仇人,因为那次的决斗,他和纳兰小可都在场。

  原本是单对单的对决,可是那天晚上,他们偷偷的跑到决斗的场地去,观看了整场对决。

  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的父亲是个英雄,而纳兰叔叔同样是个英雄。

  纳兰叔叔并不是他的杀父仇人,真正的杀父仇人并未暴露,并且一直都在暗中窥觑着他们游家。

  不过对周敏逸来说,纳兰家就是死仇,纳兰鹰就是杀死她丈夫的仇人。

  周敏逸回到大厅中,偌大的游家宅邸,如今真正姓游的人寥寥无几,因为她霸道的行事,许多游家子弟根本就不认同她执掌游家。

  当然了,也还是有不少游家的人,承认她的身份地位的。

  不过这次游琅被袭的事情,周敏逸还是觉得,游家的人未必能完全靠的住。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背地里下手,暗算他们母子。

  周敏逸左思右想下,又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特殊的号码。

  “爸,是我……我有件事想求您……小琅被人盯上了,是那个狩猎者,受了点轻伤,您能派点人手过来帮我吗?嗯……谢谢您,爸……小表妹?她?她不是出国了吗?哦,好吧。”

  周敏逸很少向自己的父亲请求过,这也是她的本份,因为她在嫁入游家的时候,就把自己当作游家的人。

  如果太过依赖自己原本的周家,反而会被人诟病。

  只是这次她实在是没什么把握,许多知名的高手,都先后死在狩猎者的手里,让她不得不为游琅的安全考虑。

  这也是她从嫁入游家后,第一次向自己的父亲请求。

  可是,自己父亲却说,自己那位小表妹刚回国,而且会到浙江来,所以让小表妹过来帮自己。

  周敏逸心里并不高兴,因为自己那位小表妹年龄还不到自己的一半,自己当初嫁入游家的时候,她都还没出生,这样的小丫头,能帮的到自己什么忙。

  不过说起这位小表妹的身份,在周家也是非常重要的,可比她这个外嫁女要高出不少,即便是身在游家,周敏逸也经常听说这位小表妹的武学天赋是如何出众,心中虽然有些不高兴,可是还是隐隐有些期待,希望这位小表妹真如传闻中的那么厉害吧。

  周敏逸在沉思之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喂,表姐吗?我是周箐,我现在刚到杭州,下飞机了,你能叫一辆车吗,我不知道你家在哪。”

  周敏逸愣了一下:“哦,好,你在机场等下,我马上就过去接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