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狩猎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狩猎

  ();  终于,在耽搁了一天的时间后,白晨和轩辕带着学生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下了飞机,姚书记就赶来了,他先前对于白晨是否能够带领这些孩子,取得十个出现名额持有怀疑,毕竟这这是全国的选拔赛,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少年参加。

  可是现在居然真取得了十个名额,这让他这个做省...委...书记的都感到不可思议。

  而作为这次选拔赛的功臣,白晨和轩辕在这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当然了,姚书记还知道了,在选拔赛当天,白晨把狼牙的成员暴打了一顿。

  不过三天的行程,让白晨还是感到疲惫不堪,把十个小孩丢给姚书记,让他们享受这个庆功的宴会,他和轩辕则是直接回了县城。

  不过轩辕也很快就要回部队报道,毕竟她现在挂的是军职,而且是一等少校军衔,在军队里属于高级军官。

  对于这次首都的旅程,轩辕还是非常满意的。

  唯一可惜的是,她不能等到娜娜出院,不过她还是和娜娜告别。

  当然了,白晨为了确保娜娜不会受到伤害,还是特别的嘱咐了张先仁,并且警告张先仁,只要娜娜受到一点点的伤害,这次他都不会善罢甘休。

  如果在白晨的警告下,娜娜还是受到迫害,估计不需要白晨出手,轩辕就会被彻底激怒。

  “白晨,下次你出国的话,记得带上我,现在国内首都和SH都去过了,可是国外还没去过,我真的很想去一次国外啊。”

  “有的是机会,这次少年国际武道会是在美国举办,到时候你完全可以以教练和领队的身份跟团出去。”

  “我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去了也没意思,我是听说你在国外待过。自然是要找你当导游。”

  “看看情况吧,我就是个高中老师,这省队能够让我带队,现在他们成了国家队队员。就不是我或者姚书记能够决定的了。”白晨无奈的说道。

  “对了,那个吴启泰,你就这么放过他吗?”

  “怎么?你还想他怎么样?”

  “不甘心。”

  虽然轩辕已经不会动杀机,可是她现在越来越像是一个普通人,会爱会憎。会感情用事,也会心有不甘。

  “当然没那么容易,我与他说过,要么就让他把牢底坐穿,只要他踏出监狱一步,就把他喂鲨鱼。”

  白晨回到县城,在家里换了身衣服,便马不停蹄的跑去学校。

  原定昨天就回来,可是因为意外耽搁了,虽然提前和张清远打过招呼了。不过白晨还是主动来学校找张清远汇报一下情况。

  张清远对于白晨这次取得的成绩,不可谓不高兴。

  原本张清远也只当作一个玩笑,可是却没想到,白晨居然真的带着三个学生打败了诸多竞争者,取得了出线名额。

  “校长。”白晨敲开了张清远的办公室大门。

  “白晨,你回来啦,怎么不在家里休息,你的课不是调到明天去了吗。”

  “我这不是来跟你汇报工作来了么,你看我是多爱岗敬业啊。”

  “你这是汇报工作还是邀功讨赏呢?”

  白晨咧嘴笑起来:“汇报工作的同时,也邀功一下。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么,校长您不会忘记了吧。”

  “我记得你当时是说,在国际邀请赛上取得名次,现在还只是出线吧。”

  “对我来说。这名次也只是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白老师,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自信是好事,可是娇纵轻狂可不是好事。”

  张清远虽然嘴上说着这些灭白晨威风的话,可是心里却是对白晨非常的佩服。毕竟不是哪个老师,真敢打包票,能够让自己的学生取得什么成绩,就取得什么成绩。

  虽然白晨平日里惹是生非,可是能力却是不容置疑的,许多老师对白晨的行为颇有微辞,可是张清远倒是希望能够多来几个白晨这样的老师。

  随后,白晨又去了班上,看着班上的学生都在认真上课,白晨也就放心了。

  放学后,白晨与陈莲娜一起回家。

  同时邀请了白芯雅和周亦如来家里吃饭,对于今次白晨主动的邀请,三女都是非常的惊讶。

  因为从她们认识白晨开始,白晨就没有一次主动的邀请她们一起吃饭的。

  每次都是她们主动跑白晨家里蹭饭,他们都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冒牌货。

  “难得的享受一下聚餐的感觉,你们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白晨在厨房里忙碌,三个女人,外加莫心聚在饭桌上细声讨论着。

  白晨忍不住吐槽道:“好心没好报。”

  “我看很可能是走桃花运了。”周亦如小声的说道。

  “有可能,白大哥的桃花运可是非常旺盛的。”陈莲娜摸着下巴点头道。

  其实白晨把白芯雅和周亦如请来吃饭,还是因为这次去首都,虽然多有波折,可是回来后的心情相当不错,所以才会想和大家吃顿饭。

  ……

  首都——

  深邃的小径上,一个身影走在黑暗中。

  突然,那人停下脚步,看了眼四周。

  “出来吧,我感觉到了!别躲了……”

  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你就是青海金刚王鄂博!?”

  “何方宵小,知道老子名号还敢来寻衅,找死吗?”

  “听说你是青海第一高手,我想和你切磋切磋!”

  “藏头露尾,你也配!”

  “配与不配,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黑暗中突然闪过一个怪影,瞬息间出现在鄂博的身后。

  鄂博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下意识的向后挥出一拳。

  “打到了?不对……没打到?”

  鄂博的拳头有些感觉,似乎是触碰到对方的躯体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实感,拳头更像是挥在一块布上一样。

  “鼠辈,有种就和老子正面打一架!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

  “如你所愿!”

  一阵阴风吹过,鄂博突然感觉脸颊一疼,摸了摸脸上,居然破了!

  好快!这是什么人?

  自己可是全身心的警戒,却连对方的身影都没摸到。

  而且自己修炼的可是不坏金身,就算是枪也不可能伤的到自己,对方居然轻易就破了自己的防。

  黑暗中隐有冷冷的血光闪烁,鄂博心头一悸,那血光绝不寻常!

  鄂博下意识的转身要逃,可是血光已经追了上来,一抹鲜红在鄂博的背后绽放。

  鄂博应声倒在地上,这时候那个声音的主人才落到鄂博的面前。

  “好弱,不过你的血却是上品佳肴,血月应该能够满足了吧。”

  那声音的主人倒举起手中带血的长剑,鄂博背后的伤口,开始飘起一滴滴的血珠。

  这把长剑似乎对血有着异常的吸引力,鄂博的血液在悬空的上浮,不断的被长剑摄取入剑身。

  剑身的血光也变得更为妖异异常,鄂博整个身体都在这种诡异的力量下痉挛起来。

  “邪道!”

  “邪道吗?”此人低下头看着鄂博:“这是我的道,即便是邪,我也接受,不过你……将成为我成功的基石。”

  “这世上高手如云……你杀的了我……却未必……未必杀的了比我更强者……”

  “哦?更强者吗?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个更强者是谁,这把血月已经吸收了你的精血,也是时候向往更强者的血了。”

  “去吧……那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翌日——

  张先仁看着鄂博的尸体,可谓是痛心疾首,鄂博刚刚归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而这不是个例,一个晚上的时间,加上鄂博就有三个人死亡。

  并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之前每隔几天,就有一起这样的杀人事件。

  要说起这件事,应该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第一个死者出现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人。

  当时只是普通的警察接手这个案子,然后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接连发现死者,不过当时的推断依然只是当作普通的刑事案件。

  而警察也只是把嫌犯当成只是一个变态嗜好的疯子,可是案子毫无进展。

  而后的几天就不再有死者出现,就在大家都以为凶手已经停止作案的时候,出现了第一个特殊的死者,这个死者是某个武馆的武师。

  死者依然是利器所伤,失血过多而死的,然后这个案子自然而然的移交给了安全部。

  不过,即便是当时交接的时候,张先仁也没有太过重视这起案子。

  这种杀人事件,并不足以说明嫌犯的特殊,而安全部处理的案子,大部分性质之恶劣都要远超这起案子。

  而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又接连出线了三个死者,其中两个是江湖中人,都有一定的名气,其中一个则是有不小名气的功夫明星。

  不过一直到了现在,张先仁才感觉到这起案子的性质,并不是普通的变态杀人。

  这更像是一个游戏……

  不,应该说是一场狩猎!

  这个躲藏在黑暗中的野兽,在不断的提高自己狩猎对象,从最初的普通到,到现在的高手,包括鄂博在内,昨晚死掉的三个高手,都证明了张先仁的这个推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