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风暴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风暴

  ();  “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吗……我请客。”端木惊云微笑的看着白晨与轩辕,眼中带着几分希翼。

  “恐怕我没什么时间。”白晨看了眼病房,又道:“而且我的学生还丢在酒店,晚上就要带他们回去了。”

  “以你的能力,治好她应该很简单吧?”

  “如果不是必须要我出手的时候,我不像太过滥用特殊的能力。”白晨摇了摇头:“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有什么是我能帮的上忙的吗?”

  “只要你端木家的那一老一少不来找麻烦,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我想他们一个是不能,一个是不敢吧,毕竟昨晚你可是把他们教训的够惨的。”

  “那可不见得吧,他们一个好勇斗狠,年轻气盛,一个由老奸巨猾,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继续的使阴招。”

  “我可以向你保证,以我的头颅保证。”端木惊云严肃认真的看着白晨。

  “额……好吧,我相信你的话,不过就不用说的这么严重了。”白晨不喜欢这种誓言,潜意识里抵触端木惊云的这句话。

  白晨没有答应与她吃饭,这让端木惊云还是有些失望。

  而且白晨也感觉到了端木惊云的这种情绪,他只觉得有些心绪不宁,并不是那种威胁,心里似乎有一种声音,让他接受这个邀请。

  “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吃顿饭吧。”

  白晨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愕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因为相较而言,端木惊云还只是一个认识的人,甚至敌我都未曾分明,自己居然会主动的邀约,这让白晨感觉到难以置信。

  端木惊云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那我们说定了,下次见面,一起吃饭。”

  “好。一言为定。”端木惊云离开的时候,心情明显好转了许多。

  不过轩辕却疑惑的看着白晨:“看起来你和端木很投缘。”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感觉,你应该感觉的出她的气息,她并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而你面对这种人,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厌恶或者抵触。”

  “因为她是你的朋友。”

  “说来也是奇怪,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似乎似曾相识。我甚至怀疑她的修炼了某种影响旁人心智的术法。”

  “这基本上可以排除,没什么术法是可以越级施展的,特别你们的差距就如鸿沟天堑一般无法逾越。”

  “那我只能把这当作投缘吧。”

  “投缘吗?也许吧……”白晨也说不出那种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投缘吗?

  自己与轩辕同时对一个陌生人感到投缘?

  “你其实是想接受她的邀约吧?为什么又拒绝了?”

  “麻烦事还没解决呢,我想弄清楚,那天晚上到底是什么人暗算我们的。”

  “你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吗?”

  “当我对一个人起杀机的时候,很难让我改变主意。”

  ……

  与此同时,一家修车店内,正在上演着一场争执。

  一个中年人正不断用指头戳着四眼男的脑门:“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工作的时候偷懒。你以为你是我外甥,就可以随便偷懒吗?我的店里不养闲人,你要是不想干,现在就给我滚,我要的是个手脚麻利,办事勤快的员工,不是一个只知道偷懒的高材生。”

  四眼男只觉得怒不可遏,被中年人已经逼的退到了角落。

  突然,他摸到后面架子上一把扳手,眼中闪过一丝凶戾。操起扳手就砸在中年人的脑袋上。

  哐的一声,中年人应声倒地,四眼男仿佛没意识到自己过激的举动,整个人都陷入癫狂中。双手握着扳手,不断的嘶吼着,不断的敲打着中年人的脑袋。

  “我偷懒?你说我偷懒!?你知不知道我在做一件伟大的事,你知不知道我在做一件可以改变全人类的事情,不就是几辆破车吗?只要我这件事办好了,你这种垃圾就要被淘汰。你这肮脏的、落伍的修车店也要关门!到时候你就要求着我,求我赏你一口饭吃!”

  十几下下去,四眼男已经气喘吁吁,而中年人的脑袋已经是一团浆糊。

  只是疲倦感涌上来的同时,四眼男也冷静下来了。

  他惊愕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还有自己手上染血的扳手,四眼男下意识的丢下手中的扳手,目光闪烁不定着。

  他的第一反应是逃跑,可是还未迈开步伐,他又改变主意了。

  他看了眼四周,没有任何的目击者。

  四眼男立刻就将修车店的拉门拉下来,然后他翻看了中年男身上,几张证件和一千多块钱。

  四眼男开始筹措起来,首先是把尸体处理掉。

  正好修车店里有不少的化学品,这些化学品很多都是给车子打磨抛光用的,比如说硫酸。

  忙碌了许久之后,四眼男终于把现场处理干净,而他的那位舅舅也已经彻底蒸发。

  四眼男之所以没有逃走,他很了解这位刻薄的舅舅家庭状况,早年离婚,儿子已经独立成家,他们很少联系,所以短期内,是不会有人知道他已经消失了。

  而四眼男原本的计划就是先投靠舅舅,然后再在这里进行研究工作,可是他这位舅舅显然是不愿意让四眼男白吃白住,这也是随后惨剧发生的原因。

  不过如今的计划似乎变得更加顺利,自己完全可以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或许就连他舅舅都不知道,四眼男知道他的所有一切,比如说银行卡密码。

  对于自己犯下的恶行,四眼男毫无悔意,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他舅舅的错。

  不过少了约束的人,四眼男反而更加放的开了。

  他舅舅的银行存款可不少,足够他过上不少时日,而且在这里进行研究,也可以更加的方便。

  “蠢货。你本来可以因为你的外甥而倍感荣耀的。”四眼男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些拒绝过我的人,嘲笑过我的人,你们的下场也会和那个蠢货一样!”

  四眼男拉上了电缆,安装到了自己的那台平板电脑上。然后输入了一系列指令。

  “首先是宏信科技!你们不是很拽吗,你们不是对我的太阳不屑一顾吗,现在就是你们自食恶果的时候,真期待……当你们的老总发现,公司账户上的钱归零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四眼男并不是一个出色的黑客,虽然他也学过电子工程语言,不过黑客需要更强大的想象力,而他在这方面并没有出众的天赋。

  可是四眼男有太阳,他自己或许做不到,可是太阳做的到。

  四眼男不敢将钱转到自己的账户上,因为那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太阳并不是万能的,而且如今银行系统还是非常坚固的,就算是太阳也无法完全抹除痕迹。一旦被追查到消失的钱的痕迹,很容易曝光自己。

  而把钱抹除掉,却是非常容易,四眼男那偏执到癫狂的思维,根本就不顾这一切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一家宏信科技显然还无法满足四眼男的复仇**,很快,第二家、第三家……所有曾经拒绝过他的公司,全部遭受了袭击。

  一时间,全国的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全部都收到了银行的通告,他们的钱蒸发了。

  开始的时候。那些公司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蒸发。

  可是当他们要用钱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公司的账目居然余额不足。

  这些公司自然是不干了。他们可不管这钱是怎么蒸发的,因为钱就在银行里,所以真正蒙受损失的是那些银行,因为银行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说明这些钱的去向,不然的话他们就必须承担后果。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长风暴的始作俑者,只是一个偏执狂,一个疯子。

  一时间所有的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还有不少的银行,都因为几十笔巨额款项失踪而焦头烂额起来。

  四眼男看着电视上开始出现相关新闻的时候,他完全是用一种戏谑和得意的态度来看待的。

  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去告诉世人,这件事是他干的。

  当然了,仅存的那点理智,还是阻止了他的自杀冲动。

  如果让那些公司和银行知道这件事,他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过此刻,最为头痛的是安全部和国安,两个特工、特务组织也在同时被授予了调查的任务。

  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了国家安全,因为四大行的电脑系统全部沦陷,数千亿款项失踪,如果无法追回款项,那么这笔损失最终还是要国家来承担。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由美国的美联储来承担,因为目前四大行走的转账渠道是美联储,全世界几乎所有的钱,全部都走美联储渠道,说的简单一点,其实就是客户的钱是先过美联储的安全系统,存款会在美联储那停留一秒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然后才会转到四大行,最后才会到达指定账户上,美联储就是担任一个中转站的工作,也就是说美联储是躺着就能把全世界的钱赚了,当然了,这是指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前提,一旦出现了安全漏洞,那么美联储也将会是第一个担负责任的对象。

  此刻,美联储的电话也已经被四大行打爆了,因为四大行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转账指令,也没有任何指向账户,钱却消失了,那就只能是美联储的安全出现了漏洞。

  “蠢货们,尽情的相互推卸责任吗,这就是你们拒绝我的代价,这就是你们必须为自己的愚蠢承担的后果。”(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