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母子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母子

  轩辕摇了摇头:“不能。”

  端木惊云露出一丝失望,对于轩辕的实力,她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可是能够被轩辕称之为强大,甚至是可怕的朋友,至少也是与轩辕处于同一个级别。

  “前辈,你的那个朋友年纪很大吗?”

  “这个倒是不大,我的年龄在你们人类之中应该算是年轻人。”

  “前辈应该是妖神吧?”

  轩辕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你只说对了一半。”

  端木惊云更好奇,轩辕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我的身份,也只有他知道。”

  “前辈,你与你那朋友是如何相识的?”

  “他是我的子嗣先认识的,而后带来与我见面,我们一见如故,或许是境界上的共鸣,我们非常的投机,我已经活了几千年了,可是他却是我所见过的最强大的人类,你在他的面前,或许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前辈,我觉得您或许是太小瞧我了,我相信您很强大,也相信您的朋友很强大,不过我觉得我在人类之中,也算是顶尖的强者,即便是遇到最强大的,我也有自信自保。”

  轩辕微笑的看着端木惊云:“或许你能自保,而他如果真对你动了杀机,你躲哪里去都没用,而且他这个人,平日看着好好先生,可是杀起人却毫不留情,用你们人类的话说,他就是个十足的刽子手。”

  “前辈,您能看出我的真身是树魁,不过我的能力并不局限于此,我精通西方黑魔法,杀人无形,而且我还能驱使恶魔,如果给我足够的祭品,我甚至可以召唤出魔王。”

  “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在他的面前施展这种献祭召唤,他不喜欢献祭召唤,哪怕你把整个地狱的恶魔都召唤出来。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他曾经进入过地狱,与魔王的真身战斗过,也屠杀过几个魔王。”

  端木惊云的表情有着愕然:“屠杀魔王!?”

  魔王是与神灵处于同一个级别的。几乎不可能被战胜才对。

  “很奇怪吗,到了他那种境界,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能够战胜他的生物。”

  “影子应该可以吧?”端木惊云疑惑的问道。

  轩辕的笑容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他们谁也战胜不了谁。”

  端木惊云满脸的不敢置信,难道说这世上还有一个,如同影子那样的存在。

  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儿子?

  在这世界上。不管是多么高傲的人,不管是多强大的人,只要是知道洛杉矶事件的人,都必须接受并且承认一个事实。

  那位女武神,那位影子阁下!她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没有所谓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能够以一己之力,挽救这个世界的存在。

  “不过他们永远不可能交手。”

  “他们也是朋友?”端木惊云更加的惊奇。

  “他们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轩辕不再继续下去。

  端木惊云的心头更是震惊,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那不就是说……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

  端木惊云开始发现,自己从前的认知是那么的可笑,自己居然觉得。自己那失散多年的孩子,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老师。

  可是今天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孩子,却在不断的给自己带来惊喜……不,应该是惊吓。

  难道那位女武神,是自己的儿媳?

  端木惊云连忙甩了甩脑袋,可能吗?不可能吧……似乎有那么点可能。

  轩辕的心智相较于端木惊云来说,还是单纯了许多。

  虽然她觉得不应该把白晨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端木惊云却旁敲侧击的得到许多信息。

  端木惊云很轻易的,就得到了许多自己想要的信息。

  “您的这位朋友有什么兴趣吗?”

  “兴趣嘛……他的兴趣挺广泛的,不过他最喜欢的应该还是教书吧。”

  “教书?这算兴趣吗?”

  “或许是太过于强大。内心有点缺失感吧,他潜意识里依然把自己当作普通人。”

  端木惊云心中的复杂难以言喻,轩辕并未注意到端木惊云的神色变化。

  “我能见见他吗?”

  “可以,跟我来吧。”轩辕点点头。

  端木惊云现在非常的紧张。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孩子。

  作为一个母亲,不可能真的做到完全的冷酷与漠不关心。

  轩辕将端木惊云带到了娜娜住的那家医院,白晨一直都坐在病房外。

  “白晨。”轩辕走上前去,与白晨打招呼。

  白晨看到端木惊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微微的有那么一丝突兀。

  “这位大姐是?”

  端木惊云保养的很好。四十岁出头,依然像是个三十岁的少妇。

  只是,作为白晨的母亲,被自己的孩子称之为大姐,端木惊云心中非常的难以言喻。

  “这是我朋友,也是我出来后遇到的第一个人。”

  “你身上的气息很奇怪,就是你要抑灵丹吗?”白晨打量着端木惊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自觉的就去观察端木惊云。

  “我们应该见过面吧?”白晨好奇的问道,他总觉得端木惊云身上的气息,让自己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一丝熟悉。

  白芯雅是唯一一个,能给他这种感觉的人,如今又多了眼前这个女人。

  “端木,你与白晨见过面吗?”

  “没有。”端木摇了摇头。

  “端木?你是端木家的吗?”白晨惊讶的问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端木惊云浅浅笑了笑:“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经不再是端木家的人了。”

  “血脉和名字一样,都是无法舍弃的东西。”白晨淡然说道:“不过你既然是轩辕的朋友,我也不在乎你姓啥名谁,不过如果你方便的话,希望你能转告你们端木家的老头,让他别再来骚扰我的朋友。”

  “我会转告给他的。”

  “这瓶就是抑灵丹,一颗抑灵丹可以维持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你的气息会和普通人完全一样。”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瓶抑灵丹吗?”

  “我给你这瓶抑灵丹并不是因为你的为什么。是因为轩辕想要帮你。”

  白晨只是无心的回答,可是对于端木惊云来说,却是莫大的打击。

  自己向孩子索要东西,却要看在另外一个人的面子上。

  “你修的妖身对你并无益处。若是有可能还是舍弃掉为好,那些纯粹的妖都想修人身,你却偏要修妖身,实在是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人在世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诉求。我也不例外,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有些时候是形势所迫,而且一旦踏上了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那就给自己找退路,至少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

  端木惊云摇了摇头:“我现在没有选择的机会,端木是武学世家,而我在二十年前离开端木家的时候,就舍弃了作为人的身份,二十年的时间。我爬到了如今的地位,或许像你这样的强者,永远无法理解这一路的艰辛。”

  “我能了解,每个人的成功都是在激烈的角逐下获取的,毕竟中五百万大奖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白晨看着自己的双手:“你永远都无法知道,今时今日的我,经历过什么。”

  “很痛苦吗?”端木惊云的心在微微的抽动着,强忍着眼中的泪,她不想在白晨的面前失态。

  “痛苦是必然的,即便你做好了很多的准备。依然要面对许多的生离死别,可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发现,我似乎已经找不到对手了。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曾经的那种峥嵘岁月开始变得平淡,不管什么样的强敌,仿佛都成了过眼云烟。”

  “我没有你的境界,所以无法理解你的感受,如果无敌会让人感到空虚,我也想尝试一下。”

  “因为人是一种感性的动物。当争强好胜之心渐渐平静下来后,就需要用其他的感情去弥补与填充,不然的话,我害怕有一天我是人。”

  “那你找到了替代的感情了吗?”

  “那你呢?你修妖道,又放弃了多少?”

  “一切。”端木惊云平静的看着白晨。

  “我只能说你很有勇气,很有魄力。”

  “并没有那么容易,很多时候,你会想着找回自己丢弃的东西。”

  “你们人类就是这样的,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白晨和端木惊云看了眼轩辕,俱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不要觉得我心智尚浅,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比你们看的都要清楚。”

  “人本来就是复杂而且多变,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白晨耸了耸肩:“特别是感情这种东西,有人觉得是一种负担,有人觉得累赘,又或者是觉得是自己强大的枷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

  “那你呢?你觉得感情是什么?”端木惊云看着白晨。

  “在我理智占据上风的时候,我会觉得感情是非常美好的东西,喜怒哀乐就像是乐章一样曼妙而且神秘,如果是在我杀人的时候,我会将感情作为副导向,不过随着实力日益强大,我已经不再会因为感情而会对我的敌人产生怜悯,现在的我更像是一个杀人兵器一样,当我决定要杀一个人后,我会非常执着的去执行这个指令。”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不把人当作人看的?”

  “我并不是不把人当人看,而是不把自己当人看待,不过,如果是我所重视的人,我反而会有更多的包容心与同情心,对于不相干的人,我会试图忽略对方的存在。”(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