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态度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态度

  白晨知道,那个倔强的老东西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所以一整个晚上,白晨都在等待,等待着端木英雄的出招,等着端木家的倾底相报。『≤,

  可是,一夜都没有动静,也许是端木英雄是在等待机会吧。

  白晨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毕竟那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家族之一。

  白晨揉了揉额头,轩辕从病房里出来。

  “娜娜怎么样了?”白晨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的伤势不重,谢谢你。”

  “不,我本不该让她受到伤害。”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轩辕虽然不知道整个过程,可是她知道白晨绝对没有闲着。

  “还不够好。”白晨摇了摇头:“那个端木家太强大了,我可以抹掉端木家,可是端木家与ZF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时候不止是你我,就连娜娜都会深陷其中,她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承受的了这种压力。”

  “我明白你的担心。”轩辕点点头。

  她也相信白晨能把事情解决,事实上,这件事本应该是她来做的。

  可是白晨显然是担心她的身份曝光,而把麻烦揽到自己的身上。

  “如果那个端木家展开行动,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轩辕认真的看着白晨。

  “不用,说句实话,如果我都搞不定,再加上你也无济于事。”白晨笑着说道。

  “人类很奇怪,有些时候他们并不惧怕神,可是他们惧怕恶魔,如果有必要,我不介意扮演这个角色。”

  “行了行了,你就继续享受世俗,杀人放火的事情由我来做。”

  就在这时候,一个陌生人走了过来。

  “你好,白先生。”

  白晨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人有点印象。不过一时间又没想起哪里见过。

  “你是哪位?”

  “我是端木家的总管林永。”

  白晨和轩辕的眉头都在瞬间皱起来,白晨冷哼一声:“怎么?来给我下战贴吗?”

  林永连忙解释道:“白先生误会了,其实老爷派我来,是想对白先生说声对不起的。是他的纵容导致了这场冲突,也导致了你的朋友受到伤害,老爷是想亲自向您道歉,可是老爷身体欠安,所以由小人代为传达歉意。”

  白晨和轩辕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想到,端木英雄居然服软了。

  甚至白晨觉得,端木英雄这是先服软,暗中再捣鬼,这也不无可能。

  反正白晨是不相信,偌大的一个家族,被人踩在头上拉s,然后会这么大气的一笑而过。

  至少换做白晨,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么宽宏大量。

  “如果你们老爷是真心的话,那我就谢过了。只要你们端木家以后不来骚扰我朋友,那就最好。”

  “这是我们老爷托我代为交给白先生的,算是赔礼道歉的,请白先生务必收下。”

  白晨接过林总管交给他的盒子,打开一看,却是一枚玉佩,看做工与品质都是上乘中的上乘,这枚玉佩至少也是千万级别的。

  白晨皱了皱眉头:“无功不受禄,请交还给你们老爷吧。”

  林总管突然跪在地上,苦求道:“白先生。请务必收下,不然……不然我无法向老爷交代。”

  “不要。”白晨转身就走,林永就那么跪着,脑袋点着地上。

  轩辕看了眼林永。跟上了白晨的脚步。

  “这个端木家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如果他是诚信道歉,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就怕他是别有意图,先示好再暗中捣鬼,不过不管是他的这份心胸。还是心机,我都不能轻视了他,这种人为敌最好就是一次就将之击溃,绝对不能留有后患,下次如果让我抓到他的把柄,我绝对不会再留下这大患。”

  “你就这么不信任他吗?”

  “我和他非亲非故,我把他孙子废了,还把他给打伤了,对于他这种大人物来说,怎么可能忍受的了这种奇耻大辱,反正我是不信他会真心实意的给我道歉。”

  “也许吧……也许你是对的。”

  两人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到病房前的时候,现林总管还是跪在地上。

  这病房走道人来人往,也有不少人驻足,或者是试图拉起林总管,可是林总管就是不愿,始终长跪在那。

  在白晨再次回到他面前的时候,林总管抬起头,祈求的看着白晨。

  “白晨,就收下吧,犯不着和他为难,不管是仇是怨,也不关他的事。”轩辕的心地还是比白晨软的,她见不得人这么受罪。

  “起来吧。”白晨深吸口气,无奈的说道。

  林总管将盒子双手捧过头顶,白晨只能接过盒子,一把拉起林总管。

  林总管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多谢白先生宽宏大量。”

  “回去和你们老爷说,我不喜欢惹事,可是我也不怕事,我不管他想做什么,有什么事都冲我来,可是如果伤及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白先生请放心,老爷这次是诚心悔过,绝无他意。”

  “这样最好。”

  “那小人就先告退了。”

  林总管唯唯诺诺的鞠了个躬后,便迈着小步离去。

  在出了医院大门后,林总管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老爷,白先生已经收下玉佩了……嗯嗯……是的,小的已经把医药费全部结算了,好好……我明白了。”

  “他是什么态度?”

  “白先生似乎对老爷还是有些不信任,持怀疑态度。”

  端木英雄在挂断电话后,脸色阴晴不定。

  在听说那个打伤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外孙后。

  端木英雄的心情非常的复杂,那种对自己女儿的亏欠,开始慢慢的占据了他的心头。

  而报复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此刻他反而有一种自豪感。

  曾几何时,他一直想要将自己的武功传给子孙。

  可惜自己的儿子资质实在是太差,而且不到二十五岁便早逝,他将一切的希望倾注在端木一的身上。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一切。

  可是端木一不止是资质差,就连性格也乖张,更吃不了苦,对他来说练功简直就是受罪。

  端木一觉得。以后自己的手下练功就好了,何必自己亲自吃那苦头受那罪。

  端木一根本就不明白,只有自己有本事了,才是安身立命,保障家业的途径。

  依靠他人来保护自己。是最不现实的想法。

  能够用钱聘请来的,永远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而最好的选择只会来伤害他,而不是来保护他。

  再拿端木一与白晨那么一对比,高下立判。

  那种深不见底的修为,已经无法揣度,如此的人才,体内流淌着一半端木家的血。

  这也让端木英雄开始觉得,也许端木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也许自己过去的想法,一直都是错误的。

  也许自己还有机会……还有机会纠正自己的错误。

  这个想法就如一种种子,开始在端木英雄的心中升起。然后开始慢慢的占据端木英雄的所有思想。

  只有白晨这种人,才能够让端木家长久延续下去,他才是自己所需要的子嗣。

  事实上,在白晨出线之前,端木英雄就一直在怀疑,端木一如果接任了端木家,他是否能够将端木家延续下去。

  哪怕他再如何溺爱端木一,这个问题也不得不深思熟虑,而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过。

  如果端木惊云是男儿身该多好,甚至他也想过。抛开男女的问题,让端木惊云接任端木家的想法。

  只可惜,如今即便是他想让端木惊云接任端木家,端木惊云也不可能接受。

  如今的端木惊云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了魔女会的执事,并且她也成为最有希望接任成为会长的人选,她已经不需要这个端木家家主的身份,来为自己证明了。

  甚至在个人实力上,她也已经足够的优秀,足够的强大。越了他这个父亲。

  此刻的轩辕,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轩辕心中一动,对白晨道:“白晨,我有个认识的人找我,我先离开一段时间,这里麻烦你照料了。”

  白晨点点头:“去吧。”

  召唤轩辕的不是别人,正是端木惊云。

  当初与轩辕有过一面之缘,而轩辕当时留下过一枚兽齿,作为她们联络的工具。

  如今轩辕感觉到了兽齿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并不遥远,甚至就在这座城市之中。

  轩辕顺着气息找去,很快,在一个公园里,轩辕见到了端木惊云。

  端木惊云却震惊于轩辕这么快到来,当初她是在浙江那边见到轩辕的,可是现在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轩辕就出现在这里,让端木惊云感到非常的奇怪。

  “前辈。”端木惊云一见到轩辕,立刻就抱拳行礼。

  轩辕点点头:“你找我?有事吗?”

  “前辈,我想问你一个事。”端木惊云的目光闪烁,似是有些难言之隐。

  “何事?”

  “我想知道,前辈可有法门,能够让我暂时的脱离半妖之身,回归人身。”

  “咦?这是为何?你修的是妖道,为何又要舍弃妖身?”

  端木惊云目光闪烁不定,似乎非常难以启齿,在犹豫了许久后,端木惊云终于娓娓道来:“我在世俗中有个失散多年的孩子,我想要面对面的见他一面,可是我不希望他知道我的过去,甚至我不敢以妖身去见他。”

  “原来如此,我不修妖道,所以对此一无所知,恐怕是帮不到你。”

  端木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打扰了,前辈。”

  “不过我有个朋友,也许他知道办法。”

  “前辈的朋友?”端木惊云有些迟疑,毕竟她不希望自己的事情有太多人知晓。

  “我这个朋友神通远过我,不过他对术法也不清楚,可是他交友广阔,也许能找到办法。”

  “这……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我不想此事弄的太多人知晓,晚辈还是要谢过前辈的相助,就此告辞了。”

  轩辕看着端木惊云的背影,想起自己与徐长江相隔两地的时候,那种相思之苦,颇有一丝感同身受。

  “你能够忍受一辈子都在黑暗中看着他吗?”

  端木惊云顿住了脚步,蓦然的回过头,轻咬着下唇,轩辕的话已经让她动摇。

  “如果你还有所顾虑,可以不用说明,甚至不需要露面,只要我开口,他不会拒绝的。”

  “前辈也说了您的朋友并不通术法,恐怕也无法帮我吧。”

  “他是以武入道,修为通天,他也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他都帮不了你,恐怕世上再无人能够帮的了你。”

  轩辕的话终于让端木惊云松口:“那前辈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或者酬劳?”

  “我与他不需要那些普通人的利益,若是我开口相求,他绝不会漠视,就如我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一样。”

  “那……那便劳烦前辈了。”

  轩辕点点头:“我先打电话问问他,若是有机会,再让你们见面。”

  “有劳前辈。”

  轩辕拿起你一个事。”

  端木惊云的脑海就如雷击一般,打断了轩辕的通话:“前辈,您那朋友叫做白晨?”

  轩辕捂着电话,点点头:“怎么了?”

  “没……没什么……”

  端木惊云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目光闪烁不定,整个人看起来魂不守舍的。

  “白晨,你可有掩盖妖气的办法?哦……一颗抑灵丹就可以吗?只要这么简单?”轩辕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她显然是没有注意到端木惊云的脸色,回过头对端木惊云道:“你运气不错,他正好知道此法,而且他也是丹道高手,抑灵丹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前辈……您能跟我说说……你那朋友的事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