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大宅门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大宅门

  白晨只是冷冷的瞥了眼端木一,转身离去的同时道:“你该给你的保镖叫救护车了!”

  白晨没有杀这些保镖,虽然这些人也没干过几件好事,不过他们毕竟也只是保镖而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白晨只是用枪打了他们的腹部,看着血花飘飘,实际上也就只是皮外伤。

  端木一眼中毫无惧意或者悔恨,反而带着几分凶狠。

  端木一并不惧怕白晨,因为他不认为白晨敢真杀了他。

  首都端木家谁不知道?

  说是首都四大家族之一,实际上说是中国四大家族也不为过。

  而且作为端木家的继承人,如果自己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损伤,端木家都不会善罢甘休,不管是谁!

  “林管家,是我,端木一。”端木一拿出电话:“我现在要你给我办点事……”

  端木一挂上电话后,看了眼地上的五个保镖,从地上拿起了枪。

  夜幕下,枪声再次响起……

  白晨回到酒店后,迎接他的不是他的学生,而是警察。

  “白晨是吧,你涉嫌一宗命案,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命案?”白晨皱起眉头,之前的那个?那个似乎已经解决了吧。

  难道那几个保镖死了?

  自己并未下杀手,而且那点伤说轻不轻,说重也不重,以那几个保镖的体格,不可能死的吧?

  难道……

  白晨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端木一。

  连自己人都毫不留情的下杀手!

  白晨再一次戴上手铐,今天第三次。

  当白晨被带到警局的时候,端木一正站在大门口,微笑的看着白晨。

  “怎么样,没想到吧,这么快就落到我的手上,我端木一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对我动手,更没有人敢拿刀捅我。你是第一个!”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我相信你很快就会适应的。”白晨同样对端木一报以微笑。

  “我和你不同,我生来便是端木家的继承人,你!只是一个贱种,你再会打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乖乖的束手就擒,这就是我们的不同。”

  “端木少爷,我们现在把他带进去了。”那两个押解着白晨的警察。对端木一毕恭毕敬的,就跟孙子似的。

  “我话没说完。怎么?是不是嫌我碍事?”

  “不是不是……不敢,您继续。”两个警察立刻就吓得诚惶诚恐的解释起来,再也不敢插嘴。

  “看到了吗?就算是警察在我的面前,也就跟儿子一样,你敢恐吓我!记得你刚才对我说过什么吗?把我的手脚剁了喂狗,呵呵……你以为你是谁?”

  “警察同志,快点把安排一下吧,我想睡觉了,你们这的狗吠。我已经倦了。”白晨打了个哈欠,抹了把眼角的泪。

  “你说什么!”端木一抬起脚就踹向白晨的小腹,可是只听的咔嚓一声,他的小腿骨折了。

  “啊……我的脚,我的脚……你们看到了吗?你们都看到了吗?他居然还敢行凶!给我打!狠狠的打!”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满脸的错愕,这位大少是真的受伤了还是装模作样?

  不过端木一的命令。他们可不敢违背,立刻就对着白晨拳打脚踢起来。

  只是,他们的结果也没比端木一好多少,用手手骨骨折,用脚脚骨骨折。

  一时间,两个警察也跟着扑在地上。又是喊手疼又是喊脚痛。

  白晨始终原地站着,看着地上的三人,脸上还是带着几分笑意。

  “看起来富贵人家的大少爷,也没比我这个普通人优秀多少嘛,踢人都能把自己踢伤。”

  “给我弄死他!给我弄死他!”端木一疯狂的怒吼着。

  里面的警察听到动静,出来查看情况,看到戴手铐的白晨。还有地上打滚的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

  “他袭警……他袭警……给我毙了他!”端木一疯狂的叫着。

  那个警察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拔出枪指向白晨。

  白晨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只要你敢开枪!我就让你们警局尸骨无存!”

  “住手!还不给我住手!”这时候,张先仁来了,同时还把怪物队的人也都给带来了。

  张先仁疾步的跑过来,端木一看到张先仁到来,立刻叫道:“张先仁,给我宰了这个王八蛋,给我宰了他!”

  “住口,你闯祸还没闯够吗?”张先仁恶狠狠的瞪了眼端木一。

  “白先生,误会,这些都是误会。”

  “张先仁,你敢袒护他!你知不知道,他用刀子扎我,他敢用刀子扎我!!”

  “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事。”张先仁是烦透了端木一,如果不是端木一的爷爷是他的顶头上司,他都不想理会这小王八蛋。

  “好好好……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和我爷爷说去。”

  “你去说好了。”张先仁不以为然,他爷爷虽说护短,不过他爷爷可知道大局,不像端木一这么肆无忌惮的乱来。

  张先仁抢来警察身上的钥匙,亲自帮白晨打开手铐。

  白晨活动了一下手脚:“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不喜欢加入你们,加入你们就要给这种人当狗。”

  白晨头也不回的离去,根本就不顾众人的脸色。

  张先仁现在是一阵后怕,幸好他派人暗中盯梢白晨,知道白晨这边出了事。

  如果他们真的起了冲突,那后果不堪设想。

  “张先仁,你就这么放了他?他可是杀了我的保镖啊!我的五个保镖啊!!”

  “闭嘴。”张先仁愤怒的转过头,瞪着端木一:“你真想要我把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端木一不由自主的一缩脑袋,不敢吭声了。

  今天白晨可是三进宫,自己似乎与这个城市结仇了一般,似乎麻烦无时无刻不在找上门。

  白晨出了警局,心里越想就越是不安。

  终于,白晨还是拨通了轩辕的电话:“轩辕,娜娜可能有麻烦。你现在立刻联系娜娜的位置。”

  白晨原本只当端木一是个纨绔子弟,家里有点权势,可是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端木一居然能够操控警察,可见他的背景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可怕。

  而且经过这次冲突,端木一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娜娜就危险了。

  “怎么回事?”

  “你先联系娜娜,我过去接她。”白晨急切的说道。

  “我明白了。”轩辕听到白晨的口气。立刻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挂断白晨的电话后,立刻就拨打了娜娜的电话。

  只是,电话始终打不通,轩辕不断尝试着打电话,依旧没有结果。

  “白晨,没有回音,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我在路上遇到娜娜,她被人追。我帮她把人给解决了,可是现在我才知道,那个人似乎背景不简单,我怕他对娜娜不利。”

  白晨一边说,一边掉头回去警局,到警局门口,张先仁也出来了。

  “白先生。你怎么还没走?”

  “那个人呢?”

  “白先生,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件事就算了吧。”张先仁劝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我在问你,那个端木一现在在哪里。”白晨的脸色异常的冷酷。

  白晨现在只想要一个答案,娜娜不在端木一的手上。她没有受到伤害。

  “白先生,他是端木家的独苗,我知道你艺高人胆大,可是我觉得你还是不宜与他正面冲突。”

  白晨的脸色更加冰冷:“你是不打算告诉我是吧?”

  “白晨,你不要执迷不悟了。”

  “我不管他的身份背景。”白晨的脸上都快结霜一般:“我的朋友现在失踪,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我朋友被他抓去了。我现在要在一个小时内,见到我的朋友,如果见不到他,或者我朋友受到了什么伤害,我就拿他的脑袋种树!我说到做到!”

  张先仁心里暗骂一声,那小子真的是祸根,为非作歹的事情都敢做,难道他真不怕遭报应吗?

  “行,一个小时是吧,我去把人给你带来。”张先仁看了眼身后的人:“全部跟我走。”

  张先仁急匆匆的赶到端木家宅院,他是这里的常客,所以门卫看到张先仁到来,也没做什么阻拦就把张先仁放进去了,不过他的队员则是被拦在了门外。

  张先仁进入宅院内,端木家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宅门,不过他还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一个穿着练功服的老人。

  “小张,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指挥。”张先仁立刻给老人行了个礼。

  “在家里,不要这么见外。”老人轻轻挥了挥手:“说吧,什么事。”

  “端木一这次闯祸了。”

  “闯祸?我孙子老老实实的,能闯什么祸,你可不要胡说。”

  在老人的眼里,自己的孙子是最好的,根本就不可能犯错。

  哪怕是真的犯错了,那也肯定是别人怂恿的。

  他一直都这么认为,非常坚定的认为。

  虽然端木一有犯过几次错,不过那都是狐朋狗友牵连的,所以每次他都是处罚端木一的狐朋狗友,对于自己的孙子,他是打也舍不得,骂也舍不得。

  “总指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端木一回来了没有?快点叫他出来啊。”

  张先仁知道,这位老人非常疼爱端木一,自己根本就无法说服他。

  “应该回来了吧,我看他车子停在外面。”

  “他住哪个房间,我直接过去。”张先仁焦急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老人自然是想知道,到底自己孙子做了什么,能让张先仁这么焦急。

  此刻的端木一正在撕扯着娜娜的衣服,娜娜极力的反抗着,也幸好端木一的腿受了伤,不然的话早就让端木一得逞了。

  端木一一巴掌扇在娜娜的脸上:“贱女人,老子看上你,是你的服气,你再给我折腾,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娜娜根本就听不进任何话,依旧疯狂的推搡着。

  端木一一个站立不稳,直接翻在了地上。

  端木一也怒了,抓起旁边的椅子,直接砸在娜娜的身上。

  娜娜当即昏迷了过去,头上鲜血直流。

  不过端木一可不管那么许多,扑上去就要扯娜娜的裤子。

  就在这时候,端木一的房门开了。

  进门的老人和张先仁一看到这一幕,脸色全都变了。

  “住手!还不给我,这是什么情况?”老人立刻冲上前去质问端木一。

  张先仁则是第一时间查看娜娜的伤势,脸色尤为凝重。

  “爷爷,你来干什么啊?”端木一立刻就变了语气,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端木一理直气壮的说道。

  “女朋友?那你为什么打她?”

  “她就好这口,爷爷……我们也就随便玩玩,你干嘛这么较真啊,真是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张先仁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明显就不是这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老上级连这么肤浅的事情都弄不清楚呢。

  “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小张,把人带走,叫医生给她看看,小一啊,你也真是的,就算她好这口,你也不能下手这么重。”

  张先仁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位老上级不是老糊涂,实际上他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有心袒护自己孙子的。

  张先仁也无法说什么,只能抱起娜娜离开。

  “爷爷,这我女朋友。”

  “还不闭嘴。”老人瞪了眼端木一,端木一立刻就老实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