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谜底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谜底

  就在库勒老人与白晨对话的同时,一个巨型库勒人已经抡着大棒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白晨的头顶上。

  可是那个库勒人的大棒却连碰都没碰到白晨,便已经粉碎,同时粉碎的还有他的双臂。

  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库勒老人和金奇都愕然的看着白晨。

  不过,这也让现场的局势彻底的失控,库勒老人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怒吼一声:“动手!”

  地下立刻就蹿出库勒人,在达坎世界,库勒人被称之为地穴人,他们喜欢在地坑睡觉,而且他们一点都不会感觉窒息。

  白晨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了,金奇与库勒老人的心头一惊:“逃了?”

  当然不是……

  紧接着就是黑暗中的库勒人不断的发出惨叫声,惨叫声仿佛传染病一般,一个、两个、三个……

  一分钟的时间里,三十七个库勒人,全都惨死在白晨的拳头下。

  当白晨再次回到库勒老人面前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寂静。

  黑暗中,依稀能够看到横陈的库勒人尸体。

  金奇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太强了!

  今天白天的时候,她一直都在观察白晨,可是实在看不出白晨的实力。

  这个家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一点能够让她觉得出众的地方。

  可是现在她才明白,不是白晨太弱,是自己的眼界太低。

  就算是自己面对一个成年库勒人,也需要费尽全力才能够拿下。

  可是这家伙却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将三十七个库勒人杀尽。

  库勒老人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眼中更是难掩憎恨之色。

  “不要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战斗才刚刚开始!!”库勒老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库勒人的聚集地外出现几十辆车子。

  张先仁赶来了,白晨疑惑的看着赶来的狼牙成员。

  “白先生,现在是什么情况?”

  “倒是我应该问问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你们为什么会来?”

  “张部长。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个人为什么会跑到我们库勒人的临时领地来,而且还对我的族人进行了屠杀。”库勒老人一看到张先仁到来,立刻反咬白晨一口。

  白晨回过头看着库勒老人:“这时候就别藏着掖着了。你的计划行不通。”

  “白先生,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不然的话,我很难办。”张先仁的脸色并不好,毕竟这尸横遍野。而且还都是库勒人,同时双方现在还在处于合作洽谈中,却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而今天与白晨交手的那几个人,脸色同样不好看。

  这些尸体都是这家伙干的?

  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吧,看来今天和他交手的时候,他明显是没出全力。

  “简单的说,他们想在谈判中占据优势,然后就杀了自己的王子,被我发现后,想要杀我灭口。结果被我反杀了,就这么简单。”

  张先仁的目光闪烁,看向库勒老人:“阿部智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是污蔑!这绝对是污蔑!”库勒老人立刻反驳道,不过看起来,他是真的慌了:“阿穆是我族的王子,唯一的王子!我怎么可能为了谈判而杀死他?”

  “你那个阿穆王子没有死,至少我觉得他的血脉并没有断,我今天到了阿穆王子尸体停放的医院,那里已经失火了。所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毁尸灭迹,我发现阿穆王子的尸体已经被镂空了身体,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秘法,不过可以肯定。阿穆王子肯定是通过什么方法脱离了原本的躯壳。”

  张先仁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是库勒人的寄生胎!”

  “你们没有证据!你们不能这么污蔑我!”库勒老人依然咬紧牙关,毕竟这件事事关重大,他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哪怕对方拿出证据,他也不能承认。

  的确,白晨没有证据,在这件事上。库勒人做的很干净,不可能留下证据。

  “是,的确是没有证据,不过阿部智者,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在外交领域上,归根结底也是利益的结合与针对,有没有证据,都不可能让你在这场谈判中获得更多的好处。”

  白晨的脸上带着一丝嘲弄,这位阿部智者的确很有心机,可是他却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哪怕是这次计划真的施行成功了,ZF也不可能在谈判桌上妥协或者让出更多的利益。

  哪怕库勒王子真的死了,哪怕他的身份再尊贵,那也只是个人。

  绝对不可能与ZF的利益相提并论,这或许也是库勒人与中国ZF的区别,库勒人还处于半封建或者部落氏族统治的阶段,他们那里的上位者是绝对尊贵无比的,高于任何利益,而如今的中国,说是社会ZY,实际上是资本决定。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是崇尚和平与公正的国家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库勒老人这次是真的急了:“张部长,我要抗议!我要向你们的元首抗议!!”

  “不好意思,元首很忙,应该没时间见你。”张先仁现在大致了解了整个过程,所以心情也是格外的轻松。

  狼牙与警察不同,警察讲究的是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就不能确定罪名。

  而狼牙则不需要任何的证据,只要有合理的解释,那么就能够说服他们。

  “白先生,我送你吧。”

  白晨上了张先仁的车子,张先仁现在是彻底的看不懂白晨了。

  事实上最初的时候,张先仁还是派人暗中跟踪白晨的,可是很快就跟丢了。

  等他再次接到情报的时候,已经是白晨来到库勒人的临时领地了。

  并且他已经将这起案子解决了,这个效率恐怕比他们狼牙还要高许多。

  而且在看到库勒人的临时领地的时候,现场尸横遍野的库勒人,还是让他对白晨的实力,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白先生,你是怎么想到这一切是库勒人搞的鬼?”

  “首先确定杀库勒王子的动机。有三种可能性,一种是外国势力不希望中国ZF与库勒人合作,第二种是达坎世界的势力,也是一样的理由。第三种则是库勒人自己做的。”

  “为什么你能想的到库勒人自己做的?”张先仁更加费解,正常人应该都不可能会往这方面想吧。

  “今天上午,我打了库勒王子的时候,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你是不是跟外交部的人说了?”

  “是啊。怎么了?”

  “外交部必然是试探性的改变战略,在谈判桌上进行了新一轮的谈判,那个库勒智者感觉到了外交部的强硬态度后,肯定会想办法让外交部让步,库勒王子的死,就是最好的契机,他们就可以推卸责任说我们ZF没保护好库勒王子,然后在谈判桌上获取更多更大的利益。”

  张先仁拍了拍脑袋,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方面。

  “其次就是他们留下的那个凶器拳刃。也是为了混淆视听,库勒人显然无法使用那个拳刃,所以调查人员潜意识里会想,这个拳刃的使用者是人类,或者是在体形上与人类相近的种族,然后作为调查主力的狼牙,肯定会把重心放在这方面上面,我估计你们今天已经把入境的达坎世界的种族全都调查了一遍。”

  张先仁的脸色再一次沉了下来,正如白晨所说的那样,他还拘捕了几个达坎世界的外族人。

  “不过留下那个拳刃根本就是画蛇添足。只要有点眼界的人,也能看的出那具尸体是什么类型的兵器造成的,根本就不用留下拳刃。”

  张先仁现在听完白晨的解释,的确感觉留下凶器是非常的可笑。

  “最后一点。我在进入太平间的时候,看到两具尸体,其中一个是无辜的太平间看守人员的尸体,不过那个尸体有点奇怪。”

  “奇怪在哪里?”

  “那个人死亡的位置,每家医院的太平间都会有一个看守和管理的人,他们一般都是待在太平间外面的。除非是太平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才需要进去看看情况,或者是提取哪个死者的尸体,不过我看过今天医院的档案,今天只有送进来尸体,没有需要提取的,所以正常情况下,他是不需要进入太平间内的,可是他却死在太平间的最里面。”

  “这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库勒王子的尸体产生了变化,那个看守人进去查看,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结果被死而复生的库勒王子发现了,他自然需要杀人灭口,那个人死在最里面,这是因为被库勒王子追杀的缘故,你只要稍微脑补一下,应该能够想象的到那个画面。”

  张先仁苦笑不已,的确,在白晨的解释之后,这个画面感立刻就呈现了出来。

  可是如果没有白晨的解释,那么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头绪。

  “我来这里纯粹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结果他们的阿部智者似乎自乱阵脚,直接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或者他们是太自信了,觉得能够在我揭发他们之前,就干掉我吧。”

  张先仁现在对白晨是彻底的没脾气了,在整起事件明朗后再回望整个过程,看起来就简单许多了。

  可是,如果没有白晨的话,恐怕这将会成为一起悬案。

  “对了,库勒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兵行险招,我到现在都还是不明白。”

  “我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这……还需要一点时间……”

  “那我就无可奉告了。”

  “白先生,你要知道,这次与库勒人谈判,如果我们能够抓到有利点,对整个国家都有好处。”

  “从我落地后,我可是被戴上了两次的手铐,两次进局子。”

  “可是你现在不是全身而退吗,那都只是误会。”

  “那不是误会,是我的能力,所以我现在安然无恙,不然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就成了杀人嫌犯了,就算等将来弄清事情始末,估计我的工作也丢了。”

  “你那工作丢也就丢了,我们狼牙永远都虚位以待。”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高中老师吧,你们这个特工,太操劳了,我不喜欢。”

  这已经是张先仁第三次试图说服白晨了,可是白晨的态度依然坚决。

  最初的时候,张先仁不是没想过动用武力或者ZF的力量,可是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家伙是吃软不吃硬,虽说对安全部非常抵触,可是至少在行事上并不针对ZF,而且还帮ZF解决了不小的麻烦。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如果用手段逼迫白晨,会不会适得其反。(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