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到长城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到长城

  白晨将学生送回了酒店,而他则是去了医院。

  这起车祸因他而起,洪秋也是因他受伤的,总不能受了伤却不去看望人家。

  白晨到了医院的时候,洪秋已经醒来了。

  “白晨,你怎么来了?”病床上的洪秋很意外白晨会过来看她。

  毕竟他们连朋友都算不上,甚至还有那么点小过节。

  白晨将手上的水果放下:“还不让我来看望看望你吗?”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不会是想追求我吧?”

  “能开玩笑,说明没大碍。”白晨笑着说道。

  洪秋的脸色显露出黯淡:“郎屛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我昨晚看他伤的很重。”白晨这是明知故问,当然了,也是为了撇清关系。

  “你昨晚看他是什么情况?”

  “脑袋磕破了,当时救护车来的时候,是说要抢救吧。”白晨挠了挠额头说道。

  “我今天去了他的病房,他毫发无伤。”

  “这家医院的医术这么牛逼?一晚上就把人治好了?”

  “医院的医术好不好我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失忆了。”

  “失忆了?”白晨[瞪大眼睛,这次可不是他装的,而是真的意外。

  事实上,白晨先前就有所担忧,毕竟大脑停止工作一个小时多,再次恢复,也很可能产生后遗症。

  “是的,不过奇怪的是,他爸他妈似乎一点都不难过。就是嘴里嘟喃着人活着就好。哪怕是失忆了。他们只当再重新养一回儿子,你说,郎屛他爸妈的心是不是太宽了。”

  白晨却不这么认为,郎屛的父母对他的感情与执着是无可否认的,在他们看来,郎屛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最难得的事情了,他们不会再有更多的奢望。

  “我去看看郎屛。”

  “嗯。去吧。”洪秋点点头。

  白晨到了郎屛的病房,看了眼里面,郎屛的父母都在里面,郎屛也在。

  白晨敲了敲门,进入病房内,郎屛的父母看到白晨来了,立刻就站了起来。

  “白先生,您来了。”

  “叔叔、阿姨,不要叫我白先生了,怪别扭的。我是来看看郎屛的情况。”

  “小白……小晨,郎屛失忆了。您看这是什么情况?”朗父迟疑的看着白晨。

  “这方面我已经听说了,而我对这方面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办法。”白晨看了眼郎屛。

  郎屛也看着白晨,脸上露出茫然:“爸,他是谁?我朋友吗?”

  “我是你的医生。”白晨笑了笑。

  “小晨,我们别无所求,郎屛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事了,我们只会感激你,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尽可能满足你。”郎母看着白晨的目光里,全都是感激,没有丝毫的责怪。

  她知道白晨已经尽力了,毕竟把一个死人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这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他们不强求更多的。

  “阿姨,这话就别说了,我没能完全治好郎屛,我心中有愧。”

  “小晨,这话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为了治好郎屛,冒了很大的风险,你放心,这事我们两个老不死的,绝对不会透露出去。”

  白晨检查了郎屛的身体状况,没有异常情况,甚至比起车祸前还要健康一些。

  智力也没有受到影响,语言功能保留完整,肢体习惯也依然保留,语言能力和肢体动作,都属于潜意识记忆,也就是说郎屛并没完全的变成‘婴儿’。

  不过对于所有人,包括他的父母,他都没有记忆,并且知识方面也出现了缺失,就连字都忘记了怎么写。

  很多日常用品,他也不知道怎么用。

  在检查完成后,白晨对二老道:“叔叔、阿姨,郎屛的智力没有受到影响,而且他的习惯记忆保留完整,如果二老有耐心的话,可以带他去一些熟悉的地方、见一些熟悉的人,或者是一些对他印象深刻的事情,这样有助于他的记忆恢复,还有他的知识记忆虽然消失了,不过因为习惯记忆的存在,所以只要稍微给他讲解一下,他会很快的上手。”

  “好,我明白了。”

  白晨也不敢肯定,不过郎屛还是有很大的几率恢复记忆的。

  “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只要你们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给我电话。”

  白晨出了医院后,就给轩辕打电话。

  “轩辕,你现在在哪里?”

  “我和朋友在逛街,选拔赛结束了吗?”

  “结束了,晚上我想带孩子们去吃一顿好的,你有没有时间?”

  “好,到时候我带朋友一起过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最近白晨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好,因为接连几次被刺杀。

  虽说对他不可能造成威胁,可是心情却很容易受到影响。

  毕竟,不管是谁在睡觉的时候,如果不断的有蚊子骚扰睡眠,都会相当的恼火,白晨就是这种感觉。

  并且白晨能够非常清楚的感觉到,是来自两个不同的组织对他的刺杀与袭击。

  而这两个组织其实是针对白晨的两个不同的身份,并且他们显然都没有意识到,白晨就是同一个人。

  不过,白晨知道其中一个组织是来自于梵蒂冈的袭击。

  虽然不知道其动机是什么,不过梵蒂冈派来的并不是死士,而是斗士!

  刺杀白晨本身的刺客都是一些死士,这些死士的麻烦之处就在于,很难让他们开口,并且绝大部分都是不知道自己的组织确切身份,他们只是服从命令,服从给予他们力量的人或者势力。

  而梵蒂冈派来的人,相对来说实力都很强,可是却都很容易开口,至少他们没有死士的那种决心。

  不过有一点他们是共通的,那就是情报的掌握,白晨上次回到sh的时候,是以石头的身份回去的,只是在公众场合露面了一两次,就被梵蒂冈知道了自己的所在。

  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未必是最可怕的,可无疑是最烦人的。

  如梵蒂冈那般,过早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们自信即便是被人知晓了,他们也无所顾忌。

  所以白晨就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知道白晨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可是对成人身份袭击的组织,白晨到现在也摸不清对方的底细。

  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次发动袭击。

  并且对方派来的死士,实力有强有弱,有高有低,并且能力非常的庞杂,各种能力的人都有,这更让白晨无法判断对方的确切身份。

  不过这两个组织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并不主动伤害平民,牵连普通人。

  甚至一些行凶的场景被普通人看到了,他们也不是去灭口,而是躲藏逃跑。

  由此可见,这两个组织应该都与各国zf有些关系,或者是有协议之类的。

  所以白晨很怀疑,昨晚被修改的交通信号灯,并不是这两个组织的行动。

  因为昨晚的行动,已经牵连到普通人了,甚至洪秋和郎屛还是国安的人,一旦追究起来,这个组织也会非常麻烦,以后很可能他们在国内的活动,都会被zf限制。

  所以白晨觉得,这起针对性的袭击,并不是他们做的。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都会有非常明显的行事风格。

  这种事经历的多了,白晨也就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敌人是哪个组织的了。

  比起上次来到首都,这次首都的空气似乎是好了不少,虽然相比起其他地方,依然属于重度污染城市,可是至少不再是上次那样,漫天都是灰蒙蒙的雾霾了。

  看起来那位最高元首,还是有遵照他们的约定的。

  不同于sh,属于新兴城市,其发展史还不到两百年的时间。

  首都是个非常古老的城市,如果加上现如今,已经作为三个朝代的首都,所以在这里遗留了太多的名胜古迹。

  其实,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这个地理位置并不好。

  新中国在这里建都,很大程度是考虑到当时的世界形势,想着如果发生战争,敌方的导弹不能直接攻击到,又不能距离沿海太远,不然命令执行以及发展都会受到制约,再加上这里的历史久远,所以才选了这里作为首都。

  不过以如今的眼光来看,当初的决定并不明智,这里并不是建都的最佳选择。

  白晨走了几个比较著名的景点,上次没去的地方,白晨就自己去逛了。

  特别是长城,上次没去,这次说什么也要去爬一爬。

  任何一个中国人的心中,对于长城都有一种情节,那是不输给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建筑的奇迹,这可是由无数人的血与汗浇铸而成的,长城之下也是白骨累累,不知道多少人为之奉献了生命。

  虽然如今已经失去了最初的作用,可是它也被当作历史的见证保留了下来。

  不过如今的长城,却只是一个景点,一个被过度开发却缺乏保护的遗迹。如此对待过去文明的辉煌印记,恐怕也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没有的。

  白晨到了八达岭的入口,便是一个买票口,看着蜿蜒曲折的长城上,却是人头攒动,白晨就已经失去了再往上攀登的念想。

  “这就是地球上的奇大奇迹之一的长城吗?真让我失望。”(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