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密闭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密闭

  “小丫头,你这是自找苦吃!”

  鄂博轻描淡写的说道,李妍却不管那么许多,冲到鄂博的面前。『≤,

  鄂博依旧是站立原地,纹丝不动。

  只是,李妍突然从下而上,一把抓住鄂博的胡子,用力一扯,同时一脚高挑的倒挂金钩。

  鄂博的胡子和他的下巴完美的分离了,鄂博惨叫一声,人已经向后仰倒过去。

  鄂博虽然练的是不坏金身,不过他可没练到这胡子上。

  被人一拔胡子,立刻就破了金身。

  李妍没再继续,学着鄂博的语气,轻轻吹掉手上一撮胡子。

  “乌合之众。”

  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个小姑娘好高明的手段。

  明明修为一般,可是却能够以巧克敌。

  张先仁同样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妍,鄂博到底有多厉害?

  张先仁可是深有体会,鄂博在狼牙的时候,是十年前的事情,而当时鄂博就是狼牙的第一高手。

  不过后来一次行动,因为鄂博的鲁莽,导致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个人,之后他就被调离了狼牙,在青海那边当了一个警察。

  不过到了青海那边,鄂博依然是秉性不改,虽然离开总部许久,可是名气却越的大。

  特别是前段时间,鄂博以一己之力,干掉了一头s级的深渊兽。

  又让鄂博的名字出现在狼牙的档案之中,张先仁原本也打算着,这次选拔赛后,将鄂博重新召回狼牙。

  有鄂博在的狼牙,才是真正的狼牙,即便是十年过去了,鄂博的作用依然是无可替代。

  只是,让张先仁没有想到的是,鄂博居然在一个小姑娘的面前吃了亏。

  “哇呀!小**!你找死!”鄂博跳起来,大叫着就要冲着李妍动手。

  “鄂博。还不住手!你想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吗?你不嫌丢人么?”

  打架输了就是输了,就算是一时大意,那也是输了。

  狼牙控制着这场选拔赛,这些长辈之间可以动手。如果晚辈有能力挑战长辈,也能动手。

  可是绝对不能长辈欺负晚辈,这是规矩。

  就算鄂博是自己人,也不能坏了规矩。

  “孩儿们,等下给我好好的关照这几个!往死里打!!”鄂博依然难平怒火。

  “好了。人来的差不多了,所有的教练、导师、师父,全部离开内场,参赛者留下!”

  白晨看了眼张先仁,这如何比赛都没说清楚,就正式开始了?

  原本他还想,根据比赛的规矩,给他们制定一下战术。

  白晨看了眼四周,快步走到李妍身边,低声说道:“等下不论生任何事情。你们绝对不要分散站位,阿斌、小西,你们两个最擅远程攻击,同时自身的防御力也最低,你们站在中间,其他几个人保护他们两个。”

  “老师,你知道等下的比赛是什么内容吗?”

  “大致上看出来了,和我最初猜的一样,就是大乱斗,不过又有所不同。”

  “有什么不同?”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这是对你们的一个考验。如果我说的太明白了,那就没意思了,反正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这位先生,请您现在出去。我们要封闭这里了。”

  白晨向众人使了个眼神,然后跟着工作人员出了大门。

  张先仁回到了自己的那个临时办公室,下方三百多个参赛者,此刻正茫然无措的看着四周。

  “开始吧。”张先仁一声令下,整个工厂的窗户立刻被钢板挡住。

  偌大的工厂瞬间变成了一个黑暗世界,同时上空传来广播的声音。

  “现在开始吧。你们可以随意交手,剩下的十个人,将获得出线名额。”

  张先仁坐了下去,看着办公室内的屏幕,不过这个屏幕上的画面是紫外线扫描的热影像。

  就算是他也分辨不出谁是谁,这也是为了避免某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走后门。

  “小陈,刚才拔了鄂博胡子的小姑娘是哪个区的?”

  “浙江区的。”

  “那么那个带着他们的年轻人呢?”

  “资料上显示,就是个高中老师,是其中三个孩子的班主任,名叫白晨。”

  “高中老师?浙江区让高中老师带队?他有什么特长吗?”

  “似乎没有,这个人刚从大学毕业,简历非常的普通。”小陈说道。

  “还有更多的信息吗?”

  “有,不过不是关于他的身份信息。”

  “哦?那是哪个方面的?”

  “就在昨天晚上,他们抵达都机场,过安检的时候被怀疑是通缉犯,不过后来证实是被人恶意篡改了身份信息,而后国安的两个队员送他们去酒店途中,又生了车祸,他和十个参赛者都没有受伤,不过国安的两个队员一个轻伤,一个当场死亡,可是……”

  “可是什么?”

  “那个当场死亡,而且医院开据了死亡证明的队员,又活过来了。”

  “误诊吗?”

  “现在的结论是误诊,不过根据当时对尸体验明身份和验伤的时候,拍摄的照片显示,那个队员的确是受了致命伤,可是今天却现那个国安队员身上毫无伤,身上一点车祸遗留的伤都没有留下。”

  张先仁皱了皱眉头:“是不是冒名顶替?”

  “国安那边的兄弟将他的dna进行了验证,完全吻合,而且还有他父母的dna匹配,也是同样的结果。”

  “一个晚上的时间,死而复生,然后身上毫无伤?”

  “说毫无伤也不完全。”

  “你不是说他一点伤都没留下吗?”

  “他失忆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奇怪……不过这与我们无关,他们国安是国安,安全部是安全部。”

  ……

  此刻参赛者在黑暗的笼子里,斗的你死我活,而在工厂外面也不消停。

  鄂博显然是无法接受,自己在一个小姑娘手上吃了亏。

  所以他只能把气撒在白晨的身上,鄂博大步走到白晨面前:“小子。我们来过两招。”

  白晨看了眼鄂博:“没兴趣。”

  鄂博却不管那么许多,举拳就朝着白晨砸去:“这可由不得你!”

  白晨身形一侧,避开了鄂博的拳头。

  他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昨晚的事情。搅的他心绪难平。

  如今鄂博又咄咄逼人,他的心情已经变得非常恶劣了。

  “小子,你只会躲吗?”鄂博的身材魁梧,身上红光闪烁:“要不你就躲回你妈的肚子里得了,你这德行不会都你妈教你的吧?跟个娘么似的。”

  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他们惹不起鄂博,不过他们倒是不介意鄂博欺负人,只要不是他们就可以。

  “那你妈教过你教养吗?”白晨从来不是吃亏的主,立刻就出言反击。

  “我老娘教过我要艹你..妈!”鄂博大步跨前,抬起手臂就抡向白晨。

  白晨的怒火在瞬间炸开了,鄂博的咄咄逼人,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心情不佳的白晨。

  “那我就替你老娘教教你!怎么做人……”

  白晨不再躲避,同样以拳头相迎。

  所有围观的人都忍不住摇头,鄂博的不坏金身可是在武林中有不小的名气,据说这不坏金身是个释门高手传授给鄂博的。只是这不坏金身与这个神秘高手到底是何门何派,也没人说的清楚。

  可是这不坏金身的威力,那是无人不晓的。

  这小子居然和鄂博正面相争,无异于自寻死路。

  所有人仿佛都已经看到了,这小子被打翻在地上的场景。

  只是,剧情并不如他们所设想的那样。

  鄂博自以为拳头硬如金铁,白晨就要让他明白,他的拳头还不够硬!

  嘭——

  这次轮到白晨纹丝未动,而是鄂博捂着手连连退后,脸上写满了惊愕。

  他的右拳五指指骨完全粉碎。已经无法再施力了。

  这是第一次,从他出师后,第一次被人打碎身上的骨头。

  “你不是自以为硬吗?”白晨已经欺身上来,根本就不跟鄂博讲道理。一拳勾到鄂博的下巴。

  鄂博的下巴瞬间粉碎,白晨扯住鄂博的头,然后就跟他头碰头。

  ——

  鄂博已经被砸的头晕目眩,身体摇摆着。

  白晨横扫出一拳,鄂博又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白晨最后又给鄂博的胸口补了一脚。鄂博就跟破布似的,飞了出去。

  白晨胸口起伏着,眼中凶意未消,狠狠的瞪着浑身鲜血淋漓的鄂博。

  “就你那点斤两,还自以为天下无敌了是吧?跟个傻逼似的,整天见谁都叫嚣,不揍你一顿,你真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是吧?”

  现场那些围观的,却全部傻眼了。

  他们所以为的结局并未如期出现,反而是凶名赫赫的鄂博,居然被暴揍。

  这个小子也太恐怖了吧?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每个人的脑海中,全都升起这样的念头。

  “阁下好身手!”这时候,一个老人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唐装,颇有几分凡脱俗的气质:“只是这手段未免太重了。”

  “关你屁事!”白晨头也不回,瞪了眼老人。

  这老头先前鄂博动手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如今倒是教训起他来了。

  “大胆,你知道这位老先生是什么人吗?”

  “合一门的太上祖师你也敢出言不逊,你太大胆了。”

  一群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人,立刻就对着白晨指责起来。

  听他们的口气,似乎这个合一门很了不得,这个合一门的太上祖师似乎身份非常的尊贵。

  白晨是不知道这个合一门,可是现今的武林中人,谁人会不认识合一门。

  目前国内的合一武馆过一千家,其门徒更是多达十几万人。

  当然了,这些所谓的门徒,其实就是一些交钱办会员的人。

  不过合一门的内门,可是高手云集。

  而这合一门,正是这位太上祖师创立的。

  并且如今国内出了不少政策,对于武馆非常的扶持,合一门更是水涨船高,隐有成为级大派的趋势。

  老头大喝一声:“习武之人本不应当争强好胜,可是你这身上戾气冲天,若是不加以约束,将来必成大祸!”

  白晨捡起地上一块板砖:“谁不服的,可以上来和我争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