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起死回生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起死回生

  “你们的儿子没死。”白晨的脸色非常严肃的来到二老面前。

  那个医生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就叫道:“你胡说什么?”

  这时候两位老人本来就非常的伤心难过,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跑这胡说八道,勾起两个老人的希望,然后再给他们更加的绝望,这对老人来说,根本就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这个医生的脸色非常的愤怒,白晨则是冷静的看着两个老人。

  两个老人现在是非常的激动:“你说我儿子没死?你能救我儿子?”

  哪怕是更加的绝望,他们也不愿放弃哪怕一丝一毫的希望。

  那种无法割舍的爱,郎屛对他们来说,比任何一切都要重要。

  他们都算是知识分子,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无法用理智去接受自己儿子的死亡。

  他们的诉求很简单,让儿子活过来,仅此而已。

  “如果你们愿意让我治疗他的话。”

  “你混蛋!”那个医生更加激动,狠狠的朝着白晨的脸上挥出一拳,白晨并不躲避,而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一拳。

  这个医生可以挥出这一拳,那就说明他是个有良知的医生。

  他是害怕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会给两个老人致命的伤害,那种永远都无法抹灭的伤害。

  “我已经检查过了,那个人已经死了,他的心跳、脑电波都已经没了,你要怎么救?他的脑袋上那么大的创伤,你要怎么救?”

  白晨知道这位医生无法相信自己,毕竟自己来路不明,并且还说能救活一个死人,只要是有点理智的人,都不可能相信白晨。

  白晨没有解释,因为这次白晨是真的下定决心,哪怕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能力。

  因为郎屛是受到自己的牵连。白晨无法坐视不理。

  他完全是受到了无妄之灾,白晨无法说服自己而无动于衷。

  白晨最初的时候,考虑过用金钱来弥补郎屛家人。

  只是,当他看到两位老人那伤痛欲绝。却又苦苦哀求的场面,白晨绝对自己有必要做一些什么。

  “你真能救我儿子?”

  “我能……至少现在还有能力做到。”

  “你真的可以?”

  白晨还是同样的答案,两位老人不断的询问着白晨。

  白晨不厌其烦的回答着同样的问题:“我可以。”

  “我要报警了!我要报警了!你是哪里来的骗子,敢到医院骗人!你知道他们刚刚……刚刚失去了儿子,你知道他们现在有多痛苦吗?”

  白晨转过头看向医生:“我知道。因为郎屛死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

  “什么?你就在郎屛的身边?”

  “是,郎屛是送我去酒店的途中发生的意外。”白晨点点头:“我毫发无伤,可是他却死了。”

  “你既然认识死者,那你还跑这来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

  “让我见见他……就算你不相信我,至少也该让我见见他吧?”

  “我不会让你见死者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二老,你们要接受这个事实……你儿子死了,他已经死了。”

  妇人突然捂着脸痛哭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郎屛走了……可是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啊。为什么我儿子要死……他是那么好的孩子。”

  “我已经给了他们希望,你是现在就让他们绝望,还是再抱着一丝希望?抛弃你的知识,抛弃你的世界观,只此一次。”

  这次,医生动摇了,看着白晨良久,心中在做着复杂的斗争。

  作为一个医生,而且还是重症急救医生,他每天都面对死亡。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哭泣。

  可是他依然无法坦然的去面对每一个家属,每次他都需要带着极大的勇气,强迫自己走到家属的面前,告诉他们。他们的亲人已经死了。

  哪怕理智告诉他,这是个骗子、疯子,医生依然在犹豫着。

  终于,医生深吸一口气:“跟我来吧。”

  白晨跟在医生的身边,两个老人连忙跟上前去。

  医生低声的对白晨道:“如果你把他们两个老人害出毛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李灏对天发誓!我一定要你……要你一辈子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因为郎屛还未死去三个小时。所以还未送入太平间,依然停留在手术室内,只是盖上了白布。

  不过,当白晨掀开白布的时候,两个老人再次崩溃。

  “儿啊……”那是歇斯底里的嘶喊,他们竭尽全力的呐喊着,想要将郎屛唤醒。

  白晨的手上多了一枚生命宝石,绿色而璀璨的晶体突然的出线,让医生吓了一跳。

  先前这个骗子不是两手空空吗?这绿色的晶体是哪里摸出了的?

  而且这个晶体散发着不同寻常的光泽,而生命宝石在白晨的催力下,射出一道绿光,没入郎屛的额头之中。

  两位老人也不哭了,呆呆的看着白晨。

  那个医生同样不再言语,他的表情与二老相差无几。

  在生命宝石的作用下,郎屛身上的小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不过郎屛的致命伤是太阳穴的重创,那里血肉模糊。

  当然了,修复**的损伤不难,只是白晨担心的是,大脑已经停止工作超过一个小时,脑部缺氧萎缩,就算白晨修复了所有损伤,也不知道会对郎屛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只是,此刻白晨无暇顾及那么许多,白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救活郎屛。

  白晨手中的生命宝石渐渐的失去光泽,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石头。

  白晨立刻又换了一颗生命宝石,继续的将其中的生命之力释放出来,送入郎屛的躯体之中。

  “二老,麻烦你们各自滴一滴血在郎屛的额头。”

  “啊……哦……”

  二老立刻就跑到手术台前,没有任何犹豫。同时咬破指头,将鲜血滴在郎屛的额头。

  而且还怕血不够多,使劲的挤着伤口。

  “够了,两位。先离开一点。”白晨说道。

  “好好。”

  医生紧紧的握着拳头,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没有做声。

  他此刻的心理活动复杂到了极点,他试图找出一个解释,来论证眼前一幕的合理性。

  可是。不管他如何的思索,都无法找到自圆其说的论据。

  荒谬!太荒谬了。

  只是,让他又不得不接受的是,这么荒谬的事情,居然就这样的真实发生了。

  就在自己的眼前,而对象是一个自己已经判定死亡的人身上。

  白晨的额头开始渗出细汗,并不是因为耗力太多,而是紧张。

  终于,用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白晨将郎屛的身上所有的创伤修复。

  可是这依然是一具没有心跳。浑身冰冷的躯体。

  白晨收取生命宝石,一掌拍在郎屛的胸口。

  郎屛的身体跳了一下,不过又陷入死寂。

  白晨又一次拍了一下胸口,白晨的这种拍掌与点击复苏法类似,不过又更加的精确。

  终于,在白晨拍到了二十次的时候,原本死寂的心率仪表突然嘀嘀嘀的发出声音。

  医生张着嘴,半天发不出声音。

  二老对视一眼,手握着手,眼中难掩激动。

  可是此刻二老又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影响到白晨。

  白晨翻了翻郎屛的眼皮,此刻郎屛的瞳孔放大,依然没有意识。

  不过郎屛的**已经复苏了,恢复了正常的生命体征。

  只是白晨不知道。郎屛的意识是否能够苏醒过来。

  白晨拿出整套银针,将银针整齐的摊开,双手开始飞舞起来,不断的刺入郎屛的大脑之中。

  这次白晨的动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速,也更加精确。

  金针续命,银针渡穴。白晨要想办法激活郎屛的脑神经反应。

  如果无法激活脑神经,那么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白晨救活的也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白晨心里后悔,如果自己会道法的话,或许就简单许多。

  如果自己当时能够及时的拘留住郎屛的灵魂,大不了后面重新塑造一具**,然后把灵魂送到里面去,这样反而简单的多。

  可是当时白晨并未想那么多,而且白晨并不会道法,只能在郎屛活的时候,保证他灵魂不会离体,如果是死的话,那么白晨也无能为力。

  道门中讲究的是三魂七魄,在**死亡的时候,三魂七魄会分散,根据各自的执念,会徘徊在不同的地方。

  在头七之前,三魂七魄都不会消散,若是执念强烈,也许会在自己的亲人或者仇人面前显现。

  不过七日之后,魂魄归一,要么消散于天地之间,要么堕入轮回之道。

  医生已经看的傻了眼了,因为他感觉,眼前这个人所施展的医术,甚至已经无法称之为医术,而应该称之为神术。

  白晨那如梦幻一般的手速,将银针刺入又或者抽出,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每一个过程都没有犹豫,一气呵成。

  白晨每次刺入银针,就会带着一丝真气,刺激郎屛的脑域神经。

  这个力道绝对不能超过阈值,人类的大脑实在是太脆弱了,一点点的过量刺激,都会带来无法想象的伤害。

  “动了……郎屛的手指动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郎屛的母亲突然疯狂而又兴奋的大叫起来:“真的动了,医生……我儿子他动了。”

  医生此刻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不要激动……不要……不要打扰……打扰他……”

  手指动了?那就是说他的脑神经已经出现感知了,所以会对自己的刺激产生反应。

  白晨继续的以银针刺激,不过郎屛的反应依然很有限,白晨往往需要刺几十次,郎屛才会出线很小浮动的动作。

  不行,这么刺激远远不够!

  白晨俯身到郎屛的耳畔,轻声说着什么。

  “眼皮动了……他活过来了……”

  原本郎屛的母亲又要大叫,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声音又渐渐小了下来。

  不过她看向自己丈夫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欣慰与激动的目光。

  这时候,她丈夫就要冷静的多,虽然也不会冷静到哪里去。

  不过郎屛的父亲显然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打扰到白晨。

  即便他的心脏都快从嗓门跳出来了,可是他依然平静的等待着。

  白晨又拿起银针,不过这次则是依然俯身在郎屛的耳畔低声说着,双管齐下。

  当银针刺入的瞬间,白晨低吟了一句。

  郎屛身体猛的一哆嗦,呼吸猛的变得急促起来。

  白晨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而郎屛的呼吸则是趋于平稳。

  “这位先生……郎屛他……”

  “他已经活了,现在的他进入了假寐状态,明天才会醒过来,至于到底恢复的如何,我还不能肯定,二老,明晚我会再过来。”

  “好好……谢谢您。”

  “你们二老先陪着郎屛,我和这位医生说一些事。”

  两人出了手术室,医生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忘记掉。”

  “我忘记有什么用,郎屛的死亡鉴定结果都已经出来了。”

  “这我不管,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医院的监控录像储存在哪里?”

  “你是想……”

  “我要把我来到这里的所有证据全部抹掉。”

  医生复杂的目光看着白晨,如果是在以前,他会对这种违法的事情坚决抵制,可是这次他也犹豫起来。

  他知道白晨的担忧,如果被人知道了,他能够起死回生,那么将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谁也无法玉料到。

  “五楼F1区,转角最里面那间,不过里面有个保安。”

  “谢谢……”

  白晨正要离去,医生突然叫道:“你这么相信我吗?”

  “一个能够为了两个素不相干的老人对一个骗子挥拳的男人,这是个可以相信的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