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车祸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车祸

  ();  白晨和轩辕虽然心中并不那么愉快,不过洪秋表现出足够的善意,所以白晨和轩辕也不好把事情怪罪在她的头上。

  毕竟她也只是秉公执法,洪秋和她的同事郎屛开车,载着白晨、轩辕和十个少年。

  “白先生,我听说这次上头似乎很重视这次的选拔赛,真看不出来,你还能作为浙江队的领队。”

  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又不是什么好差事,完全就是个苦力活,要不是参赛者里有我的学生,我都不愿意带队。”

  “这倒也是,如果你无法带领队伍拿到出线名额,也很难向上头交差,上头给你的指标是什么?一个出线?还是说必须拿到什么名次?”

  “顺其自然吧。”白晨微笑的转过头,看了眼后面的那些孩子:“上面并没有给我任何指标,毕竟我又不是公务员,我就是个临时工。”

  十个人同时打了个哆嗦,开玩笑,他们可都是见识过白晨的恶劣脾气的。

  特别是另外七个人,他们与白晨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被白晨摁在地上暴打的。

  而且白晨给他们制定了明确的目标,全员十个人,必须拿到出线名额。

  而中国区选拔赛也就只有十个名额,也就是说,他们必须拿到中国区所有的名额。

  当然了,他们都还是年轻人,性子比较傲,他们对自己的实力绝对不存在怀疑。

  而且又有轩辕作为他们的教练,他们完全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否能够拿到出线名额。

  “你们在哪个赛场比赛,我去看你们比赛。”郎屛笑着说道。

  “还不知道,没得到主办方的通知。”

  “那我去给你们打听打听。”

  “你这算是公器私用吧?”

  “这怎么就算公器私用,我这就随便问问,就能有结果,几乎就不耗人力物力,真是的,你这人不识好歹。原本我还想着给你们加油助威的。”

  在车上众人倒是有说有笑,郎屛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而且看的出来,郎屛喜欢这个洪秋。

  这一路上。郎屛也不知道偷看了多少次洪秋。

  不过很明显是那种郎有情妾无意的戏码,如果放在平常,白晨多半要多管闲事,给他们撮合撮合,不过今晚白晨实在没有心情。

  “前面右转。就是普雷斯酒店了。”白晨指着路口说道,一个晚上的折腾,白晨也有些累了,现在只想着洗个澡,然后倒在舒适的大床上。

  因为白晨来过两次,所以对首都的一些地点还是铭记于心的。

  “好。”洪秋打了个方向盘,她虽然是个女的,不过作为国安的成员,她各项能力都不输给男性。

  可是,就在这时候。有车身闪烁起一阵白光。

  嘟嘟嘟——

  一阵犹如汽笛一般的鸣笛声传来,然后就是剧烈的刹车声。

  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一辆重卡轰然撞在了小巴士的车身上,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白晨脸色一变,回过头就看到洪秋的额头已经被撞出血,而车内也是乱作一团,洪秋的郎屛的太阳穴点在尖角处,已经当场死亡。

  小巴士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最后又在大马路上摩擦了一阵,这才停了下来。

  “白晨。车内交给我……”轩辕叫道。

  白晨看到对面那辆重卡的司机已经跳下车,冲了过来,白晨第一时间认定,对方是杀手。

  白晨冲出侧翻的小巴士。一把抓住冲过来的司机:“说!是谁让你这么干的?”

  “什么啊……我不是故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位司机师傅都快哭了,他的声音结巴而且颤抖:“明明是你们闯红灯了……是你们的错啊……你不要赖我头上。”

  “胡说!我们这是绿灯,是你闯红灯了!”白晨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时车子转弯的时候绿灯的。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只有平行线有可能同时绿灯,内直角线是不可能同时绿灯,也就是说这个司机是在撒谎。

  “我没有啊……我真的没闯红灯……”司机师傅已经不知所措了:“是真的……我没骗你……是你们闯红灯的……我从来不闯红灯……”

  白晨看着这个司机师傅。还是有点怀疑,只是看他的脸色,并不是那种推卸责任的慌张,而是把白晨当作说谎者。

  反而是对方觉得,白晨是在说谎,白晨也不禁开始怀疑起来。

  白晨松开司机师傅,走到内对角的交通灯下面,绿灯。

  白晨又回过头看他们刚才方向的灯,也是绿灯。

  “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是绿灯?怎么都是绿灯?”这次司机师傅真的慌了:“这……这……”

  白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如果这不是一起意外的话,那就是有人故意算计他们。

  白晨开始回忆起来,这一路上他们似乎都是绿灯,完全没有遇到过红灯,并且在途中有两次也有类似的司机闯红灯的现象。

  当时白晨并未放在心上,以为是因为晚上,路上车少,又没有交警执勤,所以一些司机不守规矩。

  可是现在越来越怀疑,这根本就是一起有预谋的蓄意谋杀。

  “现在可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啊……兄弟,先把人救出来啊……”

  “打110和120,快点。”

  “哦哦……好。”

  司机师傅抹了把额头的汗,很快交警和民警就都赶到了事故发生的路口,而后120也赶来了,好在十个孩子都没事,毕竟都不是一般人。

  特别是李妍、王小龙和蛮子三人,他们的反应最为迅速,在受到冲击的瞬间,就已经利用环境卸力自保。

  其他人也就磕了碰了,可是那个叫做郎屛的国安队员,因为脑袋正好磕到了尖角,所以当场身亡,而洪秋则是昏迷,白晨查看过洪秋的伤势,并不算重。

  然后就是双方开始各自进行陈述事故发生时候的状况,白晨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最后的判定则是意外,并且归结为是交通灯错误引发的,双方都没有违规,所以也就按照一般的交通条例,各承担50%的责任。

  当然了,其实如果追究到底的话,这事是交管的失误,他们应该负全责。

  不过谁让他们是公门,如果是平常,白晨绝对会追究到底,不是追究司机师傅的,而是交管。

  不过白晨觉得,这次的事情也不是交管的过错失误,这件事很可能是有人针对自己。

  不管是那位倒霉的司机师傅,还是交管,都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而这次的事件,不止是谋害自己这么简单,甚至还牵连到普通人。

  白晨以前不管做什么,都会第一时间考虑到是否会连累普通人,毕竟没有谁必须要承受无妄之灾。

  不管是小巴士车里的人,还是那位开重卡的司机师傅。

  而这位开重卡的司机师傅,经过这次事情后,他还能不能保住饭碗还是问题。

  毕竟这起交通事故中,造成了一人死亡。

  “交警同志,我需要知道,这起事故是人为的失误,还是系统的失误。”白晨很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交警。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就在之前,整个首都的交通系统主机被黑客入侵,篡改了交通规则,所以才造成这起交通事故的。”

  “黑客入侵所致?”白晨的眉头拧起来。

  回头看了眼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的少年,转过头对交警道:“我希望明天能够得到确切的数据,毕竟这到底是人为失误还是黑客入侵所致,都是空口无凭。”

  在留下了联络方式后,白晨就带着十个孩子去了酒店。

  今晚发生太多的事情了,白晨不想再让这些孩子承受过多的压力。

  把十个孩子安排好后,嘱咐他们早点休息,然后白晨让轩辕留下来保护他们,白晨则是去了医院。

  这次的事情,说到底也是被自己连累的,洪秋和那个身亡的郎屛,都是无辜的。

  甚至是好心好意的开车送他们回来的,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白晨的心情非常的沉重,到了医院的时候,白晨看到了走道的尽头,一对高龄的老夫妇在那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白晨听到了郎屛的名字,他们似乎就是郎屛的父母。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世上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此,什么青春期的爱憎,什么情场上的得意失落,都无法与这种事相提并论。

  朝夕之间,生死之隔,父母含辛茹苦的将孩子拉扯到,可是孩子却因为一场事故而离去。

  白晨只觉得脚下沉甸甸的,无法迈出一步,看着那对老夫妇拉扯着医生,在祈求与磕头,让医生再救救他们的儿子。

  他们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死,他还有救。

  两个老人的声音已经沙哑,可是他们依然在竭尽所能的发出内心的祈求。

  再救救他们的孩子,让他们的孩子再睁开眼睛。

  医生无奈的拉着两位老人,这种生离死别他见的多了,可是他同样无能为力,只是他明白,要让两位老人接受这个事实,比起起死回生更加的困难。

  白晨紧握着拳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目光闪烁着。

  终于,白晨还是迈开了步伐,走向医生。(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