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治疗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治疗

  以周易和唐诺兰的世界观,显然很难想象,一个人是如何杀死几十个人的。

  唐诺兰将重伤女子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别墅中,然后打了个电话:“余星,你过来一下,我这边有个病人需要你看一下……对了,她可能流了很多血,大部分都是皮肉伤。”

  电话那头叫做余星的私人医生疑惑的说道:“流了很多血?那最好是送到医院去。”

  “不方便送过去,你先过来吧。”

  “那好吧,还有什么症状,你先和我说清楚,我好带足器械和药。”

  “我看到的就这些,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的伤。”

  “她是怎么受伤的?”

  “据说是被人打的。”

  “被人打的?报警了吗?怎么送到你那去了?”

  “电话里说不方便,总之你先过来。”

  “那好吧,我尽快过去。”

  二十分钟后,唐诺兰的私人医生就来了。

  一个美貌不输给唐诺兰和周易的年轻女子进入了她的别墅中,不过她一看到周易,立刻就上来一个热情的拥抱。

  余星,毕业于医科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同时也得到了主治医师的资格认证。

  当然了,她也是唐诺兰的私人医生,同时她与周易以及唐诺兰都是发小。

  “周易,受伤的不会是你吧?”余星上下打量着周易。

  “你看我像是失血过多的样子吗?”

  “那要看你失的是哪个地方的血了。”余星不怀好意的说道。

  “讨厌,这么久没见面了,还是这么贫。”

  “病人呢?”

  “在楼上,诺兰在看着呢。”

  推开房门,余星的脸色立刻恢复了医生的严谨与认真,当她看到病人的时候,脸色更是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坐在床边的唐诺兰抬起头,看向余星:“你来了。”

  “诺兰,她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有点复杂,她是我们救回来的。可是她又不放心警察和医生,我们只能带她到我家来了。”

  “先告诉我,她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你也敢往家里带?”

  “人都带回来了,你别净说风凉话啊。快点看看她的伤。”

  余星叹了口气,只能坐到床边,提起满是伤痕的手臂。

  “这是什么东西伤的,这么锋利?”

  唐诺兰凑近了看:“这不就是刀伤么,怎么看处凶器锋利不锋利?”

  “看她的伤口切痕。皮下神经被整齐的切开,我所能想的到的就是纸厂的铡刀,似乎只有那种东西当作凶器,才能够切出这样的痕迹。”

  “现在先别研究是什么凶器了,还是先救人吧。”周易催促道。

  “我带来了O型血的血包,先帮我把这个挂上,现在还不知道她是什么血型,所以不能输的太多,如果是RH阴性的话就麻烦了,希望她只是普通血型。你们盯着她的脸色,如果嘴唇干裂,脸色发白的话,随时告诉我,到时候就必须送医院去。”

  O型血虽然被称之为万能血型,不过还是有一些避讳的,这其中又比较复杂,虽然几率小了点,不过还是需要特别提防。

  余星可不想发生医疗事故,到时候可就要担负责任了。

  “这凶手绝对是个变态。”余星看着身上光溜溜的重伤女人。身上数百道伤口。

  周易和唐诺兰深表赞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对这样一个女人下此狠手。

  如果这个凶手不是变态的话,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施如此暴行。

  不过这些伤口并不致命。基本上全都是皮外伤。

  就这么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余星把重伤女人浑身上下都涂抹了药后,本以为可以歇口气了。

  突然,这个女人猛的挣扎起来,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来。

  “我……我好难受……”

  “难受?哪里难受?”余星还以为是发生了输血溶血症状,不过再一检查。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发生溶血症状。

  “背……背……后……”

  三人合力,将重伤女人翻过身,只见重伤女人的背后,显露出一个暗黑色的掌印。

  在掌印的周围,还有明显的血管凸起。

  “这是怎么回事?”周易和唐诺兰看向余星。

  余星同样非常的不解,手指轻轻的触摸那些凸起的血管。

  “奇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我感觉她身上的血在一点点的往这掌印里集中。”

  “能救吗?”唐诺兰担心的问道。

  “必须抑制住血液往这附近集中,因为这个位置正对应着心脏,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很可能造成血管破裂,心脏压力太大。”

  余星立刻在自己的工具箱里掏了起来,终于找出了一管药剂。

  “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余星,你也没把握吗?”

  “没把握。”余星摇了摇头,同时拿出针筒,将药剂吸入针筒住,然后注射给重伤女子。

  “你刚才给她打的是什么药?”

  “镇定剂。”余星说道:“而且是很大量的镇定剂,希望镇定剂能够抑制她的血液流通,或者是她没因为镇定剂过量而药物中毒。”

  “不会死人吧?”

  “我也没把握。”余星揉了揉额头,看着又一次陷入昏迷的重伤女子。

  “她这个伤到底是什么东西弄的?”

  “上次医院来了个伤患,伤和她类似,据说是个武林高手用内力打伤的,不过当时那个病人的伤并不算太难治疗。”

  “武林高手?就像是影子那样的?”

  余星翻了翻白眼:“要是对方是影子,不管是那个病人还是这个女人,估计早就没命了吧。”

  “那现在呢?”

  “当然是等咯,等着她身上的药性反应。”余星深吸一口气:“倒是你们两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好,你们连这个女人的身份都没弄清楚,就敢把她往家里带,不怕惹祸上身吗?”

  “别说我。是这个女人一意孤行,本姑娘可是已经劝过她了。”

  过了片刻,重伤女子背后的掌印淡了一些,原本凸起的血管也收缩了一些。

  “看起来镇定剂有效。”

  “嘘——我还以为这个房子要多一个死人。不能住人了。”唐诺兰也是长长的吁了口气。

  “她没事了吧?”

  “没事了?你从哪个方面看出她没事了,她现在只是暂时的稳定下来,还没度过危险期。”余星严肃的说道。

  “那我们能做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又不能送她去医院,只能继续观察了。”

  三人开始轮流看护这个女人。总算是熬过了一夜。

  就在三人以为,这个重伤女子不会再有危险的时候,这女子的伤势又出现了变化。

  原本黑色的掌印变成了红色,并且掌印的部位开始长出血泡。

  看护的唐诺兰连忙叫醒了余星:“余星,你快去看看,她的身体又有变化了。”

  余星连忙下床去,当她到达重伤女子的房间的时候,看到重伤女子背后的掌印,脸色更加古怪。

  伤害她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奇怪的病变反应。

  重伤女子在床上**着。气若游丝的喃喃自语,也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

  余星来到床边查看情况:“太奇怪了……”

  “怎么样?还有救吗?”

  “她背后的血泡像是热毒症,把我的工具箱里的盘子拿出来,再给我找个干净的针。”

  “干净的针?你要干什么?”

  “刺破这些血泡,这血泡里的血液已经坏死了,不能继续留在她的背上,如果这些坏死的血液进入身体循环,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唐诺兰找来钢针,余星又用火消毒了一下,让唐诺兰捧着盘子。余星轻轻一刺,啪的一声,血泡应声而破。

  可是紧接着唐诺兰和余星都轻叫一声,唐诺兰手中的盆子也掉到了地上。

  破裂的血泡里爆出的血。溅在她们的手上,她们立刻感觉如同烧灼一般的痛楚,再看自己手上沾到血的部位,已经一片红肿,同时皮下也冒出一个个小红点,就像是缩小的血泡一样。

  “余星。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的手上……”

  余星抚摸着灼痛不已的手背,脸色更加凝重:“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不会是什么病毒吧?”

  “不是,没有什么病毒会产生如此高温,我们手上只是被烫伤,并不是被传染了。”

  盘子打翻的时候,床榻上沾染上的血迹,此刻已经把被单烧出了窟窿,看起来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无法想象,此刻这个女子到底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余星又在工具箱里找了双皮手套戴上,又开始帮这女子刺破血泡,不过这次更加小心许多。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送医院去,不然的话,我怕会再次病变。”余星说道。

  这时候,这个重伤女子醒来了,她微微的睁开眼睛:“我不去医院……如果你们非要这么做,那我就只能离开。”

  “不去医院,你很可能会死的……”余星严肃的说道。

  “如果去了医院,我必死无疑,那个人现在肯定在医院里守着……如果你们把我送到医院去,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到底伤害你的是什么人?难道大白天的,对方还敢动手不成?”

  “因为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对方是什么人,你们只是依照普通人的思维,你们想想看,五分钟的时间,将六十七个大活人杀死,这种人想在白天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我,你们觉得有多困难?不止是我,如果让他知道,你们也牵扯进这里面来,可能你们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

  唐诺兰也开口说道:“余星,你还不知道昨天在金品大厦发生的一起数十人伤亡的凶杀案吧?她就是其中一个受害人,而根据她说的,她是唯一的生还者,而凶手只有一个人。”

  余星苦笑:“你算是把我往火坑里拉了。”

  “我们可是发誓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置身事外呢,你说是吧。”

  “我需要回单位请假一下,顺便拿一点工具和药过来,需要应付可能发生的变化。”

  “速去速回,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和周易带一份早餐回来。”

  “我上辈子欠你们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