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因祸得福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因祸得福

  ();  胖子时而义愤填膺,时而卑微无能,白晨就坐在墩子上,听着这个胖子不断的抱怨着。

  其实他远没有到达绝望的地步,至少他还年轻,至少他还有工作的机会。

  或许肩上的担子会更重一些,这个教训也许重了一些,可是他也许也会学到一些东西。

  至少,不会再胡乱的相信女人……

  “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胖子抹着眼泪。

  “还想死吗?”

  “不想……也不敢。”

  “那我请你吃饭吧,这或许是我唯一能帮你的地方。”

  这时候,胖子的肚子里传来咕噜的声音。

  胖子不好意思的同时,倒是很大方:“还是我请你吧,你听我废话听了这么久,你是除了我父母之外,唯一愿意听我唠叨这么久的人。”

  “好啊。”白晨也不跟胖子客气。

  两人就找了个路边摊,就那么坐下来,胖子非常能吃,光是炒面就来了三碗。

  “认识一下,我叫朱智。”胖子一边消灭着盘中炒面,一边抬头说道。

  “白晨。”白晨慢悠悠的吃着:“你吃起来倒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我这人没什么出息,唯一出众的地方就是吃。”胖子吃相虽然差了点,不过倒是非常的坦诚。

  “能吃是好事。”

  胖子拿起纸巾,抹了抹嘴:“是不是我的吃相影响到你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一吃起东西,就完全忘记了其他事。”

  “没有,在饭桌上就该放开手脚,在饭桌上还不能畅快吃喝,那还不如不吃。”

  “你这人我喜欢。”胖子咧嘴笑起来。

  “你原本是做什么的?”

  “跑业务的。”胖子坦言道。

  “跑什么业务?”

  胖子抬起眼,明显露出一丝警觉:“你问这干嘛?”

  “你还怕我是骗子吗?你现在也没什么我好骗的。”

  “我不是怕你是骗子,我是怕你是搞传销的,难得我觉得你这个人能交朋友,别让我失望。”

  白晨笑了起来:“你要是对前女友能有这份警觉。也不会落到这副田地不是。”

  “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漂亮,我这学校出来七八年了,一次恋爱没谈过。难得处一个那么漂亮的姑娘,我当时都觉得中五百万彩票了,能不好好珍惜吗?谁知道……谁知道……”

  一说起这话题,胖子又开始掉眼泪,看得出胖子是真的被伤了心。

  不过。他这样子看着像是在社会上打滚了七八年,实际上内心也和一个毛头小子没什么区别,这种人最是好骗,特别是这种感情戏码,不骗他骗谁?

  “不吃了……唱歌去。”胖子丢下筷子,在桌子上丢下一张百元大钞,拉着白晨就走。

  “唱歌?你现在还有心情唱歌吗?”

  “怎么?你不陪我?我现在就你一个朋友,放心,我请客。”

  白晨只能被胖子拉着走,进了一家很大很豪华的KTV。胖子直接就买断了一个大包厢的时间。

  这家KTV还提供一些特殊服务,不过胖子看起来也没这嗜好,所以也就没在这方面消费。

  胖子就那么在包厢里鬼哭神嚎起来,甚至是撕心裂肺。

  什么煽情,什么伤春悲秋的歌,他全都要唱一遍。

  白晨看着胖子,虽然他唱的实在难听,不过白晨还是陪在他的身边。

  这或许是他唯一能够发泄的途经,一首《算你狠》唱完,胖子已经气喘吁吁。把麦丢在白晨手上:“你也来一首吧。”

  “不了,我不怎么会唱歌。”

  白晨因为精通音律,勉强能够有些水准,不过也就比胖子好上一点。找的到调而已。

  “你知道吗,我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和朋友出来唱K。”

  “你平常不和同事朋友出来玩的吗?”

  现在同事之间的约玩很普遍,不管是什么工作,因为工作压力,唱K都是最好的发泄与减压的途经。

  “根本就没有朋友。他们唱K聚餐从来不叫我,只有要我做事的时候,什么领取邮件,什么买午餐,打印文件,还有帮他们加班,只有这时候他们才会想起我,白晨,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我tm的到现在才发现,除了吃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就算在职场中也不例外。

  胖子明显就是那种渴望被人认可,可是因为表现的太过懦弱,而处处遭到打压与欺辱。

  白晨拍了拍胖子,胖子又开始吐苦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嗓子都哑了:“我爸我妈还嘱咐我,让我对那个女人好点,说什么我能追到她,是我几辈子积德,我tm的倒了八辈子血霉,能遇到这种女人。”

  “他们还让我等五一节放假了,带她回去给二老看看。”

  噗哧——

  胖子一口血喷出来,然后就圆滚滚的倒在地上。

  白晨脸色一变,立刻扶起胖子,此刻胖子的脸一片黑青涩,身体开始微弱的抽搐着。

  白晨看到旁边倒着的啤酒罐,拿起来嗅了嗅,剧毒!

  该死!有人下毒!而且这手段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结果胖子倒霉,自己没毒倒,倒是把胖子毒倒了。

  白晨一边护住心脉,一边叫来救护车。

  KTV的经理发现了白晨包厢出事,立刻就赶过来。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白晨看了眼KTV经理,立刻就吼了起来:“你们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开黑店的,为什么酒里会有毒?我朋友要是出事了,你们就等着关门!”

  “什么有毒?你不要信口雌黄……我我告诉你……我们KTV可是有后台的,你们不要想讹我们。”

  “有没有下毒,警察来了就知道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帮我把人抬出去,耽搁了治疗,你们担待的起吗?”

  ……

  白晨把人送到了光明医院里。过了几个小时的抢救,总算是把人命救了回来。

  这胖子真的是倒霉到了极致,这种血灾也能碰上。

  而KTV的那个经理也一直在监护病房外面,白晨看着经理:“警察来过了?”

  经理的脸色非常难看。刚刚已经确认过了,他们那个包厢的酒的确是被动了手脚,他们KTV的一个服务生被人打晕了,有人冒充服务生给他们送酒。

  目前行凶者的动机不明,不过现在他们KTV的责任是逃不掉的。

  毕竟客人是喝了他们的酒出事的。经理看着白晨:“朋友,这事是我们KTV的失责,你放心,你朋友的医药费我们包了。”

  白晨瞥了眼经理:“只是医药费?你们那么大的场子,只负责医药费?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那你的意思是?”

  “五十万,这事就算结了,不然的话,法庭上见。”

  “这……我做不了主。”

  “那就找个能做主的过来说事。”

  虽说这事有点勒索的意思,不过那家KTV也不是做什么正经生意的。

  白晨对敲诈他们一点钱,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更何况这笔钱对胖子来说。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兄弟,你要价太狠了吧?五十万,就算我们老板过来,也不可能答应的。”

  “我朋友一条命还不值得五十万是不是?那我明天就雇几个人,天天举着‘无良黑店,毒害顾客’的標旗,去你们店门口站岗。”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事还有的商量……还有商量。”

  “去把你老板叫过来说事,反正话就摆这了,要不赔钱了事。要不我就让你们生意做不下去。”

  经理叹了声,转身离去的同时,也拿出手机联系自己的老板。

  白晨则是进入监护室内看望胖子,胖子早就已经醒过来了。看着白晨进来,立刻就翻开被单,眼巴巴的看着白晨:“白晨,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这事八成能成,他们开门做生意的,最怕遇到这种事。”

  “你确定?这可是五十万啊?我也没觉得我有什么大事。”

  “你现在洗胃过了。当然没事,要知道这五十万可是你拿命换来的,更何况那家KTV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所以你一点都不要过意不去。”

  “额……白晨,如果这事真能成,我不会亏待你,你要多少酬劳只管说。”

  “行了吧你,钱都没弄到,就开始想着给我报酬了,这次算你命大,把银行的贷款还了,剩下的钱去做点小生意。”

  胖子突然又哭了:“白晨,我真……真不知道怎么谢你……”

  胖子是真的感动,他突然发现,那些认识了那么久的人,居然还不如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可靠与信任,眼泪又不自觉的掉出来。

  “你tm的怎么又哭了,现在难关也过了,你现在也算是因祸得福,哭什么,笑,给我笑。”

  这时候,经理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同时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

  “老板同意了,五十万,这是协议,你签一下,这五十万之后,你有任何的事情,都不能再找我们KTV的麻烦。”

  后续的事情挺顺利的,胖子签上大名,经理打了个电话,胖子就收到了钱。

  胖子看着手机上收款的信息,眼泪又掉出来。

  白晨看了,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出院出院,白晨,我请你吃一顿好的。”

  “你tm不要命了是吧?”

  “我现在感觉浑身轻松,没事了,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今天洗了胃,肚子里空空的。”

  胖子现在是感觉良好,他却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要不是白晨及时帮他把毒排出体外,估计现在都去见阎罗王了。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胖子是被白晨拖累的,不然的话,他就算再衰也不可能遇到这种烂事。

  胖子蹦蹦跳跳了两步,突然腿一软,又跪了下去。

  白晨连忙扶住胖子:“你怎么了?”

  “饿了……”胖子的回答更是让白晨哭笑不得。

  “算了算了,我去和医院说一声,让你出院。”

  “说真的,白晨,你还真有能耐,居然能把我送光明医院来,你到底干什么的?”

  “我就是个穷教书的,就是有个亲戚在这当医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了,我听说这的治疗费用很高……要多少?”

  “放心吧,免费的,不要你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