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悲惨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悲惨

  白晨倒不是怕小宝闯祸,而是担心过度溺爱会让他的心性飞扬跋扈,到时候要是再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无法收场了。

  所以白晨觉得,早教还是有必要的,而早教并不是所谓的学识上的认知,而是心智上的管教,让他分辨的出什么是好与坏,善与恶。

  白晨对小宝的要求不高,他可以顽皮捣蛋,可是不能不分善恶。

  夜里,白晨和轩辕聊了很多,卢三平也在一旁聍听着他们的闲聊,两人说话倒也不避讳。

  轩辕这种人,对于感情是非常执着,因为她不是凡人,很难有机会体验到凡人的感情。

  可是,一旦她动了心,那便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可惜的是,她的上段感情以男方的背叛告终。

  时至今日,提起那段感情,心中依然隐隐作痛。

  白晨无法给她更多的安慰,很多人都说时间是磨平伤口的唯一良药。

  可是对轩辕来说,这味药可能要更重许多。

  “明早就去钓个男票去,你这么漂亮,想要钓个理想男朋友,还不是举手之劳。”

  “我可不想再去尝试一段感情,不想再因爱生恨。”轩辕仰望着星空,叹息的说道。

  白晨看的出来,轩辕不是不想,是不敢。

  或许只有被伤害了,才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

  “你知道你当初做错了什么吗?”

  “我做错了什么?”轩辕愣愣的看着白晨:“我对他千依百顺,我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吗?”

  “你知道猫和狗的区别吗?”

  “猫就是猫,狗就是狗,它们本来就不一样。”轩辕实在是弄不明白,白晨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到这宠物上面来了。

  白晨摇了摇指头:“养猫的人都是顺着猫,猫的性子偏于高冷,狗则是粘人,就算主人不理它。它也会主动贴上来。”

  “这男朋友,也和你养宠物一样,区别只在于你把男朋友当作猫还是狗。”

  “啊……石头,你这话说的。轩辕不通世理,你也不要随意误导她啊。”卢三平在一旁说道。

  “我都是认真的,从一开始,轩辕就把自己的定位搞错了。”

  “定位?什么定位?”

  “你从一开始就太在意自己女魃的身份,而且你还自以为自己卑贱。你要搞清楚,你是神灵,是轩辕黄帝的女儿!你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就算是皇帝的公主也没有你尊贵,而你的这种谦卑被男方感觉到了,所以他就可以居高临下的对你予取予求,而你把他养成了猫,他把你当作了狗。”

  “还有一个错误,当你坦白自己的身份之时,你不能强调自己女魃的身份。你要这么说,我是神女下凡,是轩辕黄帝最宠爱的女儿,我有移山填海之力,我能决定苍生的命运,只有当对方对你足够的敬畏的时候,你才能够同时获得尊重。”

  不管是轩辕还是卢三平,都被白晨的话说的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可是细细想来,似乎的确如此。

  “你不是那个万人唾弃的女魃。不是那个祸乱苍生的僵尸始祖,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神,你配不上我,而只是被我选中。男人与女人的交往,在家庭的地位,取决于谁的心理占优势。”

  白晨看了眼轩辕:“我知道你当初的想法,你只想平平淡淡,只想要做个贤妻良母,可是你却因为这种想法。导致自己陷入了噩梦与绝望中,特别是你遇到的还是一个渣男,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因为从一开始,你就让他感觉到了骄傲、得意,男人对于自己所拥有的,是绝对不会珍惜的,只有若即若离,他们才会学着去保护,去努力。”

  轩辕听着白晨的话,苦笑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若是你这番话早两千年对我说,那该多好。”

  “我这话不是对你的过去说的,是对你的未来说的,你想要融入人世,就要学会做人,人,是会向前看的,过去的可以不用忘记,可是应该放下。”

  “石头这句话我认同,人就应该向前看,套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谁这辈子没遇到过几个人渣。”

  “扑哧……”

  突然之间,轩辕心中的心结,就好像在这瞬间打开了一般,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豁然开朗。

  “谢谢你们。”

  “想要当猫还是当狗,就看你自己的选择,要不明天我们出去,我给你当参谋。”

  “还是不要了……这一时半刻的,你让我出去找男人,我也下不了决心。”

  白晨是真打算给轩辕物色一个男性,不过轩辕虽然嘴上说释怀了,可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放不下。

  就连原定的,明天陪着她逛各大景点她都拒绝了,生怕白晨真给她拖一个男的过来。

  不过轩辕还是打算着,自己出去走走。

  翌日一大早,轩辕就自己跑掉了,似乎是打算着一个人出去逛景点。

  轩辕虽然是个‘老古董’,不过女人的天性没有改变。

  逛街,这个就算再过一万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性别天赋。

  结果白晨不得不尾随着轩辕,偷偷的跟在她身后,担心她遇到什么麻烦。

  不过白晨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轩辕并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她非常能够接受新兴事物。

  跟踪了一上午,最终还是被轩辕发现了,最后轩辕毫不留情的把白晨驱逐了,而且还说如果再跟就翻脸,白晨只能作罢。

  不过看起来轩辕的心情非常不错,一上午就买了不少东西。

  反而是白晨,一上午的尾行,什么事都没发生,反而被轩辕臭骂了一顿,现在一个人坐在黄浦江的岸边,看着滔滔江水,有些不知道要干什么。

  白晨就那么坐在江边的围栏墩子上,不知何时,白晨的身边又坐了一个人,一个胖子。

  白晨总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记得当初自己坐在大桥上,被人误以为是要跳桥。

  不过看起来这个胖子,似乎是真有此意。

  “兄弟,你是来看风景的还是来跳江的?”

  胖子的目光充满了绝望,眼里毫无神彩,带着厚厚的眼镜,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是不是就连你都觉得,我活的完全没有意义?”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白晨完全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反而让胖子萌生了去死的念头。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的废物,完全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胖子突然在墩子上站了起来,看他摇摇欲坠的样子,白晨都担心他会摔在后面的水泥地上,终于站定平衡后,胖子开始做着前跳的姿势,只是看来他还是没下定决心,眼泪都已经流出来了。

  白晨就那么坐在旁边,白晨都开始为这个胖子悲哀起来。

  “你倒是跳啊。”

  胖子突然哭丧着脸转过头:“我……我……我腿软,帮我一把,把我推下去。”

  “神经病,自杀还要人帮忙,你想死我又不想死,推你下去,我不成杀人犯了。”

  胖子抹了把眼泪鼻涕:“那……那你拉我一把啊,我下不来。”

  白晨哭笑不得,这怂包……没见过这么怂的,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自己都以为他真的下定决心了,结果事到临头,居然又怂了。

  最关键的是,站在墩子上居然腿软,进退不得。

  白晨站起来,拉着胖子坐了下来:“来,我们也算有缘,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胖子看了眼白晨,在挣扎了许久后,终于还是开口了:“我工作丢了,女朋友跟老板跑了。”

  “工作和女朋友,都能再找,有必要寻死腻活的吗?”

  “她……她还骗了我的房子……她说……她说要是爱她,就把新买的房子记在她的名下。”

  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白晨这时候真的开始为胖子感到悲哀了。

  这确实很惨,不过胖子后面的话,更是让白晨无言以对。

  “贷款是我办的,还贷是我还,房子是她的……呜……”

  也就是说,将来的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里,他都要为这个前女友供房。

  白晨都不免开始同情起这个胖子:“如果你停止还贷,银行应该回收回房子吧?”

  “首付也是我付的,房子被收回去了,我那几十万也没了,这里面大部分钱,是我父母卖了老家房子给我凑的……我……我……我对不起他们啊。”

  “你这案子,告到法院去,你应该占理吧?”

  “我咨询过律师,他们都是一个口径,说女方并没有使用任何欺骗或者胁迫的手段,是我自愿将房产转到她的名下,所以……所以……”

  “现在摆你面前的就是长痛还是短痛的选择了,停止供贷,一了百了,或者以后长期的供房,然后你期待着有朝一日,女方回心转意。”

  突然,胖子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我要去杀了那对狗男女,他们这是欺诈!是欺诈!”

  白晨平静的看着胖子,以自己这段时间的观察,白晨相信这怂包绝对会半途而废。

  果然,刚跳下墩子的胖子,突然态度又变了:“不行,我要是杀了他们,我也要坐牢……我爸妈还要我养活。”

  白晨哭笑不得的同时,也为这胖子的理由感到一丝欣慰,至少他还知道自己的父母需要养活。(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