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朱雀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朱雀

  白芯雅挂上电话后,心情始终难以平复。

  她知道的越多,就觉得亏欠白晨的就越多。

  关于为什么将白晨丢弃,白墨始终没有给出一个答复。

  一夜未眠,辗转反侧间已经天明,白芯雅拖着疲惫的身躯,再次敲开白晨的房门。

  白晨看到白芯雅的脸色,就知道白芯雅昨晚没睡着觉。

  “白晨,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出现的?”白芯雅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爸告诉你的?”白晨看了眼,站在门外偷听的陈莲娜,陈莲娜被白晨一瞪,吐了吐舌头,就把脑袋缩了回去,可是还躲在外面偷听着。

  “他也是你爸。”

  “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个话题。”

  “你的出现,是不是只是因为我遇到危险?”

  “其实就算我不出现,你也没什么危险,只不过是我出现的时候,恰巧遇到你危险的时候,仅此而已。”

  “白大哥、芯雅姐,你们真是姐弟?”陈莲娜忍不住跳出来问道。

  “陈莲娜!”白晨怒瞪了眼陈莲娜,陈莲娜又一次缩了回去。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那我消失就是了。”

  “不要……别走。”白芯雅立刻拉住白晨,她真的害怕,白晨会突然消失不见。

  而且白晨一直都是这种,说到做到的性子。

  此刻的她也明白了,最初见到白晨的时候,那种感觉源自何处。

  并不是最初以为的爱情,而是血脉的共鸣。

  “放手吧。”

  “你别走。”

  “我让你放手。”

  “我求你,别走。”

  “我早晨有课!”白晨翻了翻白眼。

  白芯雅尴尬的放开手:“那你去吧。”

  “你早上也有课。”

  白晨看着白芯雅的样子:“算了,早晨的课我来帮你上,你睡一觉吧。”

  白晨摇了摇头,在去学校的路上,陈莲娜对白晨和白芯雅的关系穷追猛问,似乎白晨不给出个所以然。她誓不罢休。

  “陈莲娜,我的私事你很关心吗?”

  “好歹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关心一下怎么了。”

  “我现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当陈莲娜到了学校后。这件事就已经传开了。

  不止是七班,整个学校都知道了,白晨和白芯雅居然是姐弟一对。

  乃至张清远都忍不住八卦之心,特意把白晨叫到了办公室,询问这个传闻的真实性。

  而后到了班上后。班上的人也是对白晨和白芯雅的关系好奇到了极点。

  始作俑者则是把课本盖着脑袋,生怕白晨会追究她。

  白晨默认的态度,也让学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虽然这件事闹的满城风雨,让白晨的心情受到了影响。

  不过,在中午的时候,白晨还是听到了一个喜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

  安妙儿马上就要生了,预产期就在这两三天时间里。

  白晨立刻就赶出了校门口,找到了竹山平驻扎的营地。

  “轩辕,我想向你要个东西。”

  “什么东西?”轩辕羽疑惑的看着白晨。大中午的,就看白晨心急火燎的跑来向她要东西。

  “你降服的那些上古凶兽之中,可有凤凰的凶灵?”

  “你要凤凰凶灵做什么?”轩辕羽不解的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即将生孩子了,我当初答应过,弄一个神兽给新生的孩子做守护兽,不过如今眼看孩子要落地了,这神兽还是没影子,现在只能找到你这,看看有没有神兽的凶灵,我再改造一下。作为贺礼。”

  “凤凰倒是没有,我降服的多是凶兽,凤凰这种灵物,不可能主动来招惹我。”

  白晨听到轩辕羽的回答。不禁大失所望。

  “不过,在我镇压的那些凶灵之中,倒是有几只神兽。”

  “有什么神兽?玄武、朱雀、白泽、朝风,这几只算是拿的出手的吧,你可要?”

  “那就给我朱雀吧。”白晨倒也不和轩辕羽客气:“没有凤凰,有朱雀也可以。”

  “随我回去取去。”

  白晨和轩辕羽直接飞天而去。很快就到了长生祠,白晨主动打开次元洞。

  虽说如今轩辕羽已经脱离了封印,可是在这其中,还是有上百只上古凶灵,所以两人也不好将长生祠就此毁掉。

  虽说朱雀与凤凰有所差距,朱雀是四方神兽之一,而凤凰则是天地灵兽,可是朱雀是**凡胎,而凤凰却是天地生养,比之朱雀要高上一阶。

  白晨接过轩辕羽丢过来的坛子,坛子中封印的就是朱雀之魂。

  白晨触及坛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灼热袭来。

  “这玩意被你封里面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有如此威能。”

  “朱雀是南方主火神兽,生来便与火相伴,便是如今失去了肉身,可是只要一团火焰便能够浴火重生。”

  “我听闻朱雀又名不死鸟,是真的吗?”

  “其实上古有许多神兽都是不死的,朱雀只是其中一种,不过不死并不意味着不灭,就算是百鸟之王凤凰也不可能做到不灭,更何况是朱雀,而朱雀每当寿元将近,就会化为朱雀卵,在地火中孕育百年后,方能重新成长,如此反复轮回。”

  白晨揭开坛子上的符箓,一股火焰瞬息间冲破封口,伴随着一声唳声,一个火红的身影射向天际。

  “将它拿下,不然它就会遁走,寻找一处地火源躲藏,到时候你再想找它可就难了。”

  白晨伸手去抓住朱雀凶灵的尾巴,这朱雀凶灵立刻就返身,喙中射出一道红光,落在白晨的身上。

  白晨不为所动,将手中的能量包裹住朱雀凶灵。

  “你若是肯降服于我,让我在你身上下禁制,我便还你肉身,如若不然,我现在就将你神魂捏碎。让你彻底归于虚无。”

  那炽焰中疯狂挣扎的朱雀,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而是回头凝视着白晨。双翼不断的呼扇着,似乎依然想要挣脱白晨的束缚。

  “朱雀生性暴戾,上古时代就没人能降服的了它。”轩辕羽说道:“你若是将它安置在一个婴儿身边,还需多加小心。”

  “人类,你也听到这女魃的话了。我是不会屈服你们人类的。”

  “你倔强是吧?那我就直接把你的灵魂喂给其他神兽,轩辕,选个性子较为温顺的,这朱雀的灵魂,就当是饵料。”

  “白泽就不错,属性从风,天生随性。”

  “那好,就要白泽了。”

  “等等……人类,我是神兽,白泽是异兽。与我怎能相比。”

  在上古时代,各类凶兽都有等级,如浑沌这种,就属于最高阶的,它的存在贯穿了整个上古时代,它本身就是天地的一部分,随天地而生,又消逝于天地之间。

  可以说,浑沌就是天地的意识形态,不生不灭。又无生无灭。

  天地有多大,浑沌就有多强大。

  其次就是龙、凤凰这类的天地所孕育的,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潜力,甚至能够超脱天地本身的局限。

  而后就是朱雀这种神兽。以一气或者一象所化,又有司职统御超然之力,比如说朱雀为南明神火所化,能够操控一切凡火,能在火中生,有只能在火中亡。

  在这之后。才是异兽,各具神通,根据各自的血脉强弱,它们的实力也是有强有弱。

  有些强大的异兽甚至可以与神兽相提并论,不过这类只是少数。

  而这种等级只是说明它们珍稀的程度,并不能完全说明它们的实力。

  “若是一件珍宝不能使用,那与垃圾没什么区别,我留之何用?”

  “人类,你若是要驱使我,我愿意侍奉你左右,可是你若是让我护佑一个幼童,那我便宁可神魂具灭。”

  “侍奉我千年万年都未必能有自由之身,而若是护佑一个幼童,不过百余年的时间,你便能脱得自由,到时候我再送你一颗玄天圣果,作为奖励,反之,你若是不从我心意,我现在就把你喂狗。”白晨才懒得与朱雀废话。

  “你有玄天圣品的天地灵果?”轩辕羽惊讶的问道。

  “有,我自己种的。”白晨点点头。

  “那何须朱雀,拿一颗出来打赏给随便哪只兽灵,它们恐怕都愿意肝脑涂地。”轩辕羽说道。

  “人类,你此言当真?”朱雀也不矜持了。

  当初为了长生花,它就甘冒奇险,跑轩辕羽这里来窃取灵花,更何况是玄天圣品。

  白晨看了眼朱雀:“我现在开始觉得,我不是那么需要你了。”

  朱雀立刻就急了,羽翼一收,落到了白晨的肩膀上:“人类……不,主上,小兽愿意奉您为主,任凭您的调遣。”

  “区区凡人之身,配不上你这高贵的朱雀神兽。”

  “凡人配不上我,不过若是主人的旨意,小兽便不敢违逆。”

  “上古神兽都是这么的趋炎附势么?”

  轩辕羽冷笑的看了眼朱雀:“它们只对能给予它们利益的人或者事低头,而且不管是灵兽还是神兽,毕生所追求的不外乎超脱,若是能得到玄天圣品,它们超脱的机会就更大了许多,如朱雀这般,或许还有机会化作真正的凤凰。”

  龙可由鳞虫所化,凤凰自然也可以由白鸟所化,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朱雀,面对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不愿意轻易的放过。

  更何况如今它只是一缕残魂,要想恢复肉身,就必须浴火中归元,百年后才能重新翱翔,并且那时候早已经意志消散,早已不是本来的自己。(~^~)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