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身世、身份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身世、身份

  “此法听着似乎可行,只是我却从未听说过,圣灵境的确又被称之为聚灵体,不过这聚灵星我倒是没听说过,而她又是天魔,她的话你最好小心一些。”戒杀的回答非常谨慎。

  白晨陷入沉思之中,对于此法他是颇为心动。

  毕竟以他如今的修为,依靠自身的吸收,要想达到圣灵境圆满,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可是如果莫心的办法可行的话,那么的确可以大大的提升白晨的修为速度。

  “那又该如何与之聚灵星相溶?这个过程又要多久?”

  “这就要看聚灵星的体积了,月亮的体积很小,大概几日便可完成,与之相融的方法就是将你的能量,吞噬月亮的地心。”

  “这么简单?”

  “并不这么简单,你在吞噬掉月亮的地心后,还要以自身的能量,提供月球运转,就好比抽水机一样,你要想让它抽水,你就先要提供它运转的能量,如果你无法满足这个过程,那么你最好不要轻易尝试。”莫心看了眼白晨。

  “如果我这么做的话,那么有什么后果吗?”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只不过它不再将吸收的能量洒在地球上,而是洒在你一个人的身上,至于普通的月光,还是那个月光,这也是聚灵星与普通星体的区别,普通的星体即便是吸收了宇宙中的能量,也无法归纳给一个人使用,可是如果是聚灵星的话,只要控制了星核,那么聚灵星吸收到的能量就将归于一个人。”

  “戒杀,你觉得此法如何?”

  “这看起来就像是在炼一个身外化身的法门,只是我从未听说过,以整个星球炼制身外化身,怎么?你心动了?”

  “的确是心动了,若是我能圣灵境圆满,也许就有足够的力量。回到汉唐了。”

  “你对汉唐就这么留恋么?”

  “那里成就了如今的我,对我来说,那里才是我家,我想回去。那里还有我喜欢的人。”白晨非常坦诚的回答道。

  “那你就冒险一次,成也好败也罢,我都给你做后盾。”

  “现在先不急,等到准备好了再说。”白晨深吸一口气,看着天空中的月亮。

  白晨从未想过。去把月亮变成自己私有的东西,可是如今,这个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想法,似乎真的有实现的可能,似乎只要伸出手,那个与地球相伴了亿万年的卫星,即将成为自己的私有藏品。

  “白晨、莫心,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时候,白芯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白芯雅立刻就上前来:“白晨。你太不负责任了,你自己不怕死坐在围栏上,也不该让莫心也坐在上面,她要是一个不小心摔下去怎么办。”

  白芯雅一把将莫心抱下来,一边还抱怨的说道:“这么迟了,不去睡觉,真是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长辈的。”

  白晨苦笑的从围栏上跳下来:“你怎么上来了?”

  “我心里堵得慌,想要找你问个清楚,结果你不在房间,就跑这上面来看看。”

  白晨在沉默了许久后。默默的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发现你一直在拒绝我的感情,是不是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

  白晨没想到白芯雅会如此的直接,不由得又再次陷入思考,应该如何回答白芯雅。

  否认?还是承认?

  自己又该如何解释出现在这里的问题?

  白芯雅看到白晨的迟疑。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早该猜到了,我居然会喜欢上自己的弟弟。”

  白晨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话题,只能一直的保持着沉默。

  “你真的是我的弟弟?”

  白晨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真的是我弟弟?”白芯雅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只是这次的语气明显不同,复杂中又带着几分惊喜。

  “是。我是你弟弟。”白晨终于还是亲口承认了。

  “怎么可能……等等……让我屡一下思绪。”

  白芯雅有些不知所措,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你真的是我弟弟?”

  “不要老问同样的问题好吗?”白晨苦笑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呢?”

  “如果没其他的问题,我就下楼睡觉了。”

  “等等……我还有问题。”白芯雅立刻拉住了白晨:“你回来做什么?是来与我们相认的?”

  白晨摇了摇头:“只是知道这世上还有亲人,所以来看看,我从未想过,把身份告诉你,或者他……”

  “你是不是很恨爸爸?”

  白晨再次摇头,用非常平静的语气道:“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那……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承认?”

  “不是我承认的,是你猜到的。”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去年吧,在一次孤儿院的慈善晚会中,我看到了他来到孤儿院,寻找我的资料,然后经过调查后,就知道了。”

  白芯雅在听到孤儿院三个字的时候,心头总忍不住抽搐,她觉得自己愧对白晨。

  自己的童年在锦衣玉食中成长,而白晨却什么都没有。

  甚至,白芯雅在自己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孤单的身影。

  白晨拍了拍白芯雅的肩膀:“不要想太多,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悲,也从未因此记恨过谁,至于你……还有你爸,我的存在与否,无关紧要。”

  “你不是无关紧要!现在我知道了你是我弟弟,我想要弥补,弥补过去不能给予你的亲情与关爱。”

  “我说过,不必了。”白晨嘴上虽然说着无所谓,可是如果白晨真的可以无所谓,也不会跑到这里保护白芯雅。

  “我很好,我不觉得在孤儿院长的有什么不好。”

  事实上,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心智健全。

  甚至许多孤儿长大后,养成了孤僻,或者仇视这个世界的心理。

  而白晨还算好,较为早熟的心智。让他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只能依靠自己,所以白晨一直很努力的学习,同样也养成了白晨争强好胜的性格。

  可是。白晨越是这么说,白芯雅就越是觉得愧对白晨。

  “你在怪我是不是?”白芯雅含泪看着白晨。

  “我没怪你,我没怪任何人。”白晨叹了口气,白芯雅想的太多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弥补?”

  “你能如何弥补我?”

  “我可以让你继承爸爸的财产,我一分钱都不要。”

  白晨哭笑不得的看着白芯雅。双手抓住白芯雅的肩膀:“白芯雅小姐,我的钱恐怕比你爸的还多,你觉得我需要你爸的财产吗?”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这是白芯雅所能想的到的,能够弥补白晨的唯一办法,可是白晨似乎并不需要。

  “赚的。”

  “可是你才刚刚工作吧?”

  “在出校门之前,我就学会了赚钱,这很奇怪吗?我这次来到这里,真的只是为了看望你,至于所谓的财产,我没理由接受。更没权力接受。”

  白晨的话并未让白芯雅释然,反而让她心理负担更重。

  她觉得,白晨在还未出校门前就努力的赚钱,肯定是因为生活的负担。

  她总觉得自己必须为白晨的辛苦负责,甚至,她在心里想着,自己父亲抛弃白晨的理由,是不愿意自己多出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让自己感到不舒服,所以才抛弃白晨。归根结底都是自己的错。

  “我能为你做什么?我不想这样……我感觉心里很难受。”白芯雅痛苦的看着白晨。

  “拜托,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苦情戏,我原本只打算悄悄的来。悄悄的走,而不是给你带来什么心理负担。”

  “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觉得对不起你。”

  “你要我说几次,你没有对不起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你现在一定在恨我,恨爸爸。我知道。”

  白晨越是解释,白芯雅就越是沉重,甚至已经开始抽泣起来:“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夺走了原本属于你的父爱和家庭……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你要我说什么?不要这么脆弱好不好,你很好,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继续与你接触。”

  “那今天爸爸来看你,你为什么要拒绝?”

  “我没心情与他见面。”白晨拍着白芯雅的背:“去睡一觉,你现在的情绪,实在不适合继续聊下去,等你心平复了,我们再聊这事。”

  在白晨的劝慰下,白芯雅很勉强的下了楼。

  白晨叹了口气,当初自己只是想着,远远的看着白芯雅,默默的保护她。

  只是,后来却被七班的学生绊住,白晨现在只想着,等到他们原本的班主任产后复任,自己就可以脱身。

  却没想到,在这之前就让白芯雅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白芯雅却怎么也睡不着,在知道了白晨的身份后,她又如何能平静的睡觉。

  白芯雅拿起电话,拨打了白墨的电话:“爸,我都知道了。”

  “什么?丫头,你都知道了什么?”

  “白晨是我弟弟是不是?”

  白墨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他告诉你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芯雅,是他不让我告诉你的,甚至那次我想要与他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却被他打了一顿。”

  “什……什么?他打你?”

  “是啊……其实,他这次来,并不打算公开身份,他只是为了保护你,才来这里的。”

  “保护我?”

  “你还记得寒假那段时间,发生在你身上的绑架案吗?”

  “怎么?”

  “当时我调查到有人想对你不利,我想白晨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才会出现在你的身边,想要近距离的保护你。”

  “你是说,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回来的?”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白墨的回答,让白芯雅的心情更加沉重,她都不知道,原来白晨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着自己,而自己现在才知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