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看望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看望

  经过一个礼拜的偷懒,白晨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进校门口,所有看到白晨的学生都带着一种敬仰的眼神,甚至是崇拜。

  白晨为了救自己的学生,从五楼摔下去,这件事已经传的全校师生都知道了。

  就算以前对白晨的成见再大,在听说这件事后,也都没再说什么。

  不过白晨倒是没太大的感觉,毕竟他那完全是在演戏,而且五楼的高度,实在对他没什么威胁。

  至于把学校的专用车子砸坏,张清远这次也是一点没和白晨计较。

  因为他觉得,白晨这次没错,哪怕是白晨先动手打的余如兰的舅妈,他也觉得白晨做的对。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觉得,打人是对的。

  余如兰的舅舅、舅妈,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

  张清远远远的走来,微笑的看着白晨:“白晨,伤好了吗?”

  “差不多了。”

  两人很默契的笑了笑,张清远知道白晨没受伤,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很大方的给了白晨一个礼拜的假期。

  因为他觉得,白晨值得这个休假。

  虽然白晨的行为,在他看来非常的疯狂。

  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宁可以身犯险,以危及自己性命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学生。

  “别再给我整幺蛾子了。”张清远低沉的声音训道。

  “那就要看幺蛾子会不会找上门了。”

  这不,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传来吵闹声。

  只见余如兰的舅舅、舅妈正往里冲,不过被门卫大哥拦住了。

  “姓白的,你给我说清楚,你给小兰灌了什么**汤,小兰非要和我们脱离关系,我要告你!我要告你诱拐未成年少女……”小兰的舅妈还是那么蛮不讲理,他们已经在这蹲点不少时间了,看到白晨来了。又跑来闹事。

  白晨和张清远对视了一眼,张清远拍了拍白晨的肩膀:“去吧,该怎么办怎么办,这次我站你这边。”

  白晨回过头。走到校门口,门卫大哥看到白晨回来,立刻道:“白老师,你进去,这里交给我。不会让他们进来打扰你的。”

  “这种人不给点教训,只会变本加厉。”白晨拍了拍门卫大哥的肩膀,示意他让开。

  白晨来到小兰的舅舅、舅妈面前:“听说你们要告我是吧?行啊,正好最近我也找了律师,我还打算告你们非法侵占他人资产、杀人未遂、人身攻击,那边那小子,你过来……你知道杀人未遂致他人重伤,最高要判多少年不?”

  那个被白晨点名的学生,原本是在一旁围观的,被白晨这么一叫。立刻就上来了:“电视里不经常有这新闻么,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根据情节轻重,以及被告的态度,她这样的有可能十年以上,甚至是无期徒刑。”

  白晨都没想到,这学生居然这么通慧,自己就这么一说,他居然还能回答的这么详细准确。甚至还知道恐吓一番。

  “你们就等着收律师函吧,对了,当时你还不止要谋杀我一个人,还有两个未成年。反正这十年刑期,你们是跑不掉了,还有,那个男孩可是市警局局长的儿子,你们这辈子都别想好过,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你……你不要吓唬我!我不怕你……”小兰舅妈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惶恐。可是还在死撑着。

  “吓唬你?我用得着吓唬你么,你不是要告我么?你倒是去告啊,如果你拿不出证据,我就反告你污蔑,我倒是看看,你这辈子能不能从牢里活着出来。”

  白晨看向小兰舅舅:“你是不是也想跟着闹?你只管跟着你媳妇闹,到时候一起去蹲大牢,你家的儿女就真成孤儿了。”

  小兰舅舅就没有他老婆那么疯癫,他显然更容易被吓到,在白晨说出那番话后,就不敢再开口。

  他是真的害怕事情闹大,白晨冷笑一声:“什么都不懂,以为闹就能解决问题么?以为闹事就能把不属于你们的财产弄到手么?两个大傻逼,小兰的钱是她父母留给她的,你们真以为你们拿的到?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资产保护法?除非小兰死了,钱才会自动转到你们头上,到时候你们为了钱,是不是也要把小兰害死?哦……这么说起来就说的通了,你们就是为了那房产和小兰的钱,所以才故意杀人的对不对。”

  “你……你不要胡说!”

  “胡说?哼哼……是不是胡说,去找法官抗议去。”

  这两人是财迷心窍,如果他日,他们发现无法通过正当途径得到小兰父母留下的财产,说不定真的会铤而走险。

  所以白晨才不想把小兰留在他们的身边,这种人根本就不懂法,他们更愿意相信人无横财不富的道理。

  突然,一个饭盒从天而降,砸在小兰舅妈的头上。

  “啊……烫死我了,谁砸的?谁砸的?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

  这饭盒里全都是还未凉了的稀饭,直接就把那小兰舅妈汤的疼痛难忍。

  周围的学生、老师,全都义愤填膺的看着这对夫妻。

  “是老子砸的,老子就是看你不爽!”门卫大哥主动站出来:“你们想告就告,老子怕你们不成!别再让老子看到你们,再敢踏入校门口一步,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时候,周围的学生也不顾及那么许多了,全都把自己手上的早餐往这对夫妻的身上砸。

  “是我砸的……”

  “我砸的,告我去啊……”

  这些心智刚刚成长,他们还未经历过社会的残酷,可是他们却比大部分人都要相信正义。

  在听完白晨的话之后,他们就觉得,自己必须站在正义的这边。

  小兰的舅舅、舅妈,几乎是逃一般的飞奔出校门口。

  他们在这里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头都不敢抬,这里的学生,完全把他们当作十恶不赦的恶棍一样对待。

  张清远远远的看着这一切。一直到白晨回到他的身边。

  “白晨,何必这么咄咄逼人,把他们搞的这么惨。”

  “校长,这种人就是欠修理。小兰的遭遇已经够悲惨了,他们身为小兰这世上最亲的人,不去保护小兰,却处处想着谋取小兰父母留给她的财产,这种人我都想剁碎了喂狗。”

  “行行。你说就说,别真去这么做了。”

  张清远只觉得,白晨这番话说的杀气腾腾的,他还真的怕了白晨。

  这家伙可是什么事都敢干,给他一把刀,说不定真要去剁了这对夫妇。

  “我上次还奇怪,以为这个小兰和你是亲戚,你居然主动去给他办理入学手续,还让她到你的班上,原来是有这事。”

  “小兰的遭遇毕竟不方便传出去。校长,你嘴巴可得严一点。”

  “我就那么让你不放心么?我就那么像长舌妇么?”

  “谁知道你会不会漏嘴了。”

  “行行,我等下就去把嘴巴缝上,这总可以了吧,去准备一下,你班上的学生这么久没见你的,估计都想你想疯了,上个礼拜我叫去的代课英语老师,愣是被你们班的学生羞辱的逃走,现在估计着还没缓过来。”

  “这些小王八蛋。也太敢乱来了,回头我去教训教训他们。”

  当然了,白晨也不会真去教训自己的学生,到了班上的时候。班上的人全都一拥而上,一个个热情的跟几十年没见面一样。

  小兰哭着给了白晨一个热情的拥抱,白晨倒是很享受学生的爱戴。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白芯雅、周亦如以及陈莲娜又给白晨来了个热情的欢迎。

  “白晨,我是真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男人的时候。”

  这种话也只有周亦如能说的这么直接,不过白晨当场就不高兴了:“什么意思啊,我以前不够男人?”

  “你以前就跟一杯白开水,淡出鸟来了,不过这次的事,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爷么。”

  就在这时候,外门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陈莲娜小跑着过去开门。

  不过门外站着一个她不认识的男的,众人回过头,白芯雅最先叫出声:“爸,你怎么来了?”

  白晨的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白墨手中提着不少东西,笑呵呵的说道:“来看你来了,上次听你说,这位白老师住院,今天出院,刚才去楼上,看你不在家里,我就猜到你在这里了。”

  “你们聊,我头有点痛,先回房间了。”白晨站了起来,向众人说道。

  三女都有些疑惑,白晨平日一直都是温文尔雅,很少做出这种不礼貌的举动。

  “白老师,我听说你今天出院,带了点东西过来,希望你不嫌弃。”

  “不用了,我这不缺这些东西,而且我是老师,不方便收礼。”

  白墨手中提着的大包小宝的礼品,有些尴尬的看着白晨,白晨很不领情,让他现在进退维谷。

  白芯雅一看现场的气氛有些僵,连忙上前:“爸,我来拿吧。”

  白墨深吸一口气,白晨转身便进入自己的房间。

  “你是芯雅的爸爸吗?”莫心好奇的看着白墨。

  “好可爱的小朋友,你是谁?”白墨一看到莫心,立刻就心生好感。

  “哦,这是白晨的侄女,叫莫心。”

  “白晨的侄女?”白墨可以百分百的断定,这绝对不是白晨的侄女。

  “你们都是姓白吗?”莫心好奇的问道。

  “额……呵呵,是啊,我们都姓白,你不也姓白吗?”

  “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叔叔姓白,你爸爸又是你叔叔的兄弟,自然也是姓白的,你又是你爸爸的女儿,自然也姓白。”

  “哦,原来父女都是一样姓白啊,那父子也是一样吗?”

  白墨的表情有些凝固,莫心仿佛是童言无忌一般:“那白叔叔有没有儿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