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演戏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演戏

  白晨站在门口,一直等到下午下课。

  下课铃响后,那位物理老师很爽快的结束了讲课。

  一下课,余如兰立刻就跑出了教室,来到白晨的面前。

  “老师。”

  “怎么样?对新同学感觉如何?”

  “他们都很好,他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他们叫我疯子。”

  “疯子?他们怎么会给你起这外号。”

  “老师,是她自己要求的,可不是我们给她起的。”

  这时候,其他同学也出来了,全都围到了白晨身边。

  “那好,以后就叫你疯子了,你的入学手续都已经办好了,还有,学校的住宿也已经办好了,住学校的同学晚上和疯子一起,带她出去买生活必需品,费用可以报销到班费。”

  回家的路上,陈莲娜一直都盯着白晨。

  “干嘛这么看着我?”

  “白大哥,疯子是不是有什么遭遇?”

  白晨皱了皱眉头:“谁和你说的?”

  “不是,是我们今天看到,疯子的一些地方,有些抓痕。”

  “班上的人都知道了吗?”

  “应该都知道了吧,不过我们都没说。”

  “疯子不久之前,刚刚经历过悲惨的遭遇,包括她自己在内,还有她的父母。”

  “哦,知道了。”陈莲娜点点头,她知道那种痛苦,因为她也曾经经历过那样的遭遇。

  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自己的面前,一个接着一个的死于非命。

  “能帮的,尽量帮助她,让她更快的融入班级。”

  “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陈莲娜坚定的说道。

  翌日。白晨亦如往日一样来到学校,可是刚到校门口,就被张清远叫去了,看着张清远的表情,白晨心里嘀咕着。又发生了什么事。

  刚到张清远办公室,就看到办公室里坐着黄毛、陈莲娜、余如兰,还有一对脸上鼻青脸肿的夫妇。

  “什么情况?”

  “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情况,你的学生在校门口把人给打了。”张清远指着白晨的鼻子吼道

  。

  “好啊!就是你是不是,就是你怂恿我们家小兰跑你这上学!你说!你什么目的,小兰好好的市高中不上。跑到你这里上学,而且还是没经过我们同意的情况下。”

  那妇女一看到白晨就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要抓向白晨。

  “舅妈,你要干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意愿,你们管不着。不要为难白老师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舅妈是不是?我们供你吃供你喝,居然就养出你这白眼狼,我们是虐待你了?还是不让你进家门了?你爹妈死了,你自己还被**了,是我们没嫌弃你,把你收进家门。”

  白晨的脸色已经暴怒,抄起张清远桌子上的书,直接朝着这妇女砸下去。

  所有人都被白晨的举动给惊呆了。这时候余如兰的舅舅立刻就站了起来:“你干什么?你居然打人?报警!报警!杀人啦!老师杀人啦!”

  张清远这时候也没作声了,他起先并不知道这其中原由,可是听到余如兰的舅妈说出这话。就算是他也无法再故作平静。

  余如兰已经哭成了泪人:“你们不就想要我的房子吗?给你们就是了,我现在死了,房子就是你们的了。”

  余如兰哭着,直接冲出办公室,然后就朝着走廊的围栏外纵身跳出去。

  突然,两只手拉住了余如兰。一只手是黄毛的,另外一只手是陈莲娜的。

  “放开我!让我死了吧。我没脸再活下去了。”

  “不行!我还没追求到你,你还没答应当我女朋友……”黄毛憋红了脸。死死的抓着余如兰的手。

  “黄毛,你就省省吧,疯子才看不上你。”陈莲娜同样憋足劲,死死的拉着余如兰:“你这疯子,你到底几斤啊,好重啊……”

  又一只手伸了出来,接过了陈莲娜抓住的那只手,比陈莲娜更加有力,更加温暖。

  “疯子,你想死,先把房子烧了,干嘛要留给这种人。”白晨的笑容是那么的平淡,却又让人觉得暖心。

  只是,这时候办公室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余如兰的舅妈,突然发疯一样的冲出来,直接推在了白晨的背后。

  白晨早有准备,他等的就是这么一推,在她推到白晨背后的同时,白晨身体一翻,让已经跌出走廊,黄毛也跟着被扯出了走廊。

  “啊……我不想死啊……”黄毛另外一只手则是吊着余如兰。

  白晨就那么挂在围栏上,手掌紧紧的拽着余如兰,余如兰拉着黄毛:“我不会放手的。”

  黄毛现在只觉得无比的丢脸,原本是想帅气的救余如兰,可是现在反而被她救了。

  “放手,我不想活了……太丢脸了……”

  回过神来的黄毛,脸上写满了悲戚。

  白晨就如荡秋千一样,将两人那么轻轻一荡,荡到了下层的走廊内,然后手一松,人就掉到了走廊中。

  哐——

  一声巨响,白晨已经砸在楼下停放的一辆车子的车顶上

  。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全都冲下楼,然后就看到车顶上的白晨,浑身血淋淋的,车顶完全变形了。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就连余如兰的舅舅和舅妈,都变得无比的惶恐。

  “我没想要杀他……我没想要杀他……我刚才根本就没用力……他自己掉下来的……是他……是他自己掉下来的。”余如兰舅妈惊慌失措的解释着。

  余如兰的脸色立刻就变得狰狞,整个人就如疯掉的虎崽子一样,将她的舅妈扑倒在地上。

  “你杀了我的老师!你杀了我的老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黄毛和陈莲娜连忙将余如兰拉开:“疯子,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

  “你们松手啊,让我杀了这个坏女人!让我杀了她……”

  看着余如兰的表情,似乎真的想要杀人,两人哪里敢松手。

  还是张清远最冷静,叫来救护车。很快,救护车就来了。

  而且其中急救的护士,还就是白晨认识的谢敏。

  谢敏一看到白晨的样子,立刻就惊呼起来。

  救护人员就七手八脚的把白晨抬上救护车,这时候三个学生就要上救护车。

  “你们干什么?”

  “我们要一起去。”

  “这里面空间这么小,只能上来一个人。”

  “我上去。”余如兰坚定的说道。

  黄毛和陈莲娜虽然都想上车。不过如果让余如兰留下来,很可能真要行凶,只能让她上了救护车,而她们则是坐上了张清远的车子。

  “老师,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余如兰扑在白晨的身上,哭的梨花带雨的。

  不过,等到救护车一开动,谢敏拍了拍余如兰的肩膀。

  “小姑娘,别哭了,你的老师没事。”

  “什么没事……老师从四楼摔下去的,怎么会没事。”

  “疯子,我真没事。刚才全是我演的戏。”白晨突然睁开眼睛,开口说道。

  “老师……怎么会?你……你不是在骗我吧?你真的没事?”余如兰瞪大眼睛,看着依然是浑身鲜血的白晨。

  “白老师。你怎么会随身带着番茄酱啊?”谢敏笑盈盈的看着白晨。

  白晨坐了起来:“原本我是打算中午给我的学生做菜的,你看我这身上全都是调味料。”

  “你到底是老师还是厨师啊?”谢敏哭笑不得:“刚才什么情况?”

  “事情挺复杂的,不过我刚才要是不装死,我的学生就麻烦了,所以就将计就计,从楼上跳下来

  。正好下面有车子,不然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怕是也要皮开肉绽。”

  “谢敏,等下就麻烦你把我送急救室里待一会。”

  “这个……这我可做不了主。要请示院长。”

  “老师,您刚才差点吓死我。”

  “能吓到你,那就说明肯定吓到了你的舅妈,她现在最轻也是杀人未遂,而且她现在时刻都要担心着变成故意杀人,到时候和她谈你的监护权就简单多了。”

  “老师,您都是为了我?”

  “也不是,刚才我还动手打了你舅妈,如果我不来这么一出戏,估计又要惹祸上身。”

  不过,最让余如兰感动的,就是白晨刚才为了她,当众打她舅妈那一下。

  那一瞬,余如兰只觉得白晨才是她最亲,最能够信任的人。

  “老师……我的事他们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在学校里……”

  “放心吧,你是不信任黄毛还是不信任海龟?他们都不是长舌妇,校长就更不用担心了,他就是个老好人,知道了你的遭遇,只会更加关照你,不会乱说什么。”

  余如兰心中更加感动,在这里她所感受到的是无穷无尽的温暖,似乎这个学校里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好,反而是她的亲人,不断的伤害她,甚至让她一度的怀疑这世界上是否有值得信任的人。

  余如兰的舅舅和舅妈随后也赶到了医院,不过却被拦在外面,不多时,警察就赶来了,把他们两个带走了。

  白晨则是从急救室里拉了出来,然后就送到了监护室里,翘着腿啃着余如兰削的苹果。

  “让我进去……我是他的学生……”黄毛和陈莲娜已经冲了进来,不过看到白晨安然无恙的样子,身上连一点绷带都没打,全都傻眼了。

  “老师,您的伤……我艹……上当了,我就想,老师您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摔伤。”黄毛突然醒悟过来。

  “你放什么狗屁,白大哥可是从五楼摔下来的,就算是铁块也要缺个角。”陈莲娜白了眼黄毛:“白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刚才的所有一切,都是演戏。”

  “白晨,你tm的怎么不给我摔死!”张清远也进来了,正好听到了白晨的话:“你tm的刚才差点就把老子的心脏病吓出来了。”

  “校长,嘿嘿……麻烦你,请几天假。”

  “请个屁假,你还想装病是不是?”

  “校长,我这可不是为了偷懒,您不想想我为什么从上面跳下来,为的就是这监护权。”

  张清远皱了皱眉头,很快就明白了白晨的意思:“行了,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你下次做这种事,能不能给我打个招呼,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就懵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