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底线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底线

  突然,余如兰挣脱了章沐白的手,直接冲向不远处。

  白晨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上还拿着打包的午饭,余如兰突然抱在白晨的腰上。

  白晨愕然的看着余如兰:“你怎么来了?”

  余如兰将脸蛋贴在白晨胸口上,似是在感受白晨的体温,也不说话,只是牢牢的抱着白晨。

  “章警官,这是什么情况?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文碧琳疑惑的看着白晨和这个女孩,脸上写满了困惑。

  “这丫头现在谁都管不住,她居然当街行凶。”

  “什么?当街行凶?丫头,你杀人了?”

  “没有。”余如兰抬起头,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白晨:“只差一点。”

  “什么情况?章警官。”

  “她在街上看到一个行窃的,就直接用刀子捅人家,而且人家已经倒地了,她还使劲捅。”

  “人没死吧?”白晨问道。

  “现在重伤在医院呢。”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

  “白老师,您能不能劝劝她,她现在毕竟还是孩子。”

  “丫头,当我的学生好吗?”白晨轻轻抚着余如兰的头发。

  “你是这里的老师?”余如兰疑惑的看着白晨。

  “是啊,我是这的老师。”

  “我以为你是大侠。”

  “当大侠是我的副业。”白晨笑了笑:“走吧,午饭吃了么?”

  余如兰摇了摇头:“没。”

  “一起吧……章警官,这丫头现在的监护人是谁?”

  “她的舅舅舅妈……不过……”

  “他们也不是好人,他们想要抢我的房子。”余如兰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晨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的舅舅舅妈是什么身份?”

  “白老师。您不要乱来,她的舅舅舅妈都是普通人……就是……就是贪了点。”

  “没其他值得信任的亲戚了吗?”

  “没有了……要不就是那种十几年都没联系的亲戚,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信的过,原本觉得她的舅舅舅妈与她这么亲,应该可以托付。谁知道……唉……这孩子也是可怜。”

  财帛动人心……

  “你们公安系统应该可以取消别人的监护资格吧?特别是这种情况。”白晨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手续有些麻烦,而且她是未成年,是必须有监护人的,而且必须有血缘关系的监护人,要不就要被带到收拢机构。”

  白晨想了想,就算他想成为余如兰的监护人。也没这个资格。

  白晨当初寄宿在默克的家里,那是因为默克得到了监护授权的。

  在这点上中美的法律相似,如果没有监护授权,那就构成了拐带,这可是属于刑事犯罪。

  哪怕是出于善意。也不能够收留无家可归的未成年,必须报警。

  不过相比起美国的法律,中国在执行上就要宽松许多,在偏远地区,许多买来的被拐卖未成年的人,居然敢堂而皇之的把小孩带出来,根本不怕公开。

  甚至有些地区,如果警察要带走被拐卖的儿童或者妇女。当地全村人都会出来阻挠,这就是所谓的法不责众,他们觉得买来的儿童和妇女。就是他们的财产,他们名正言顺的侵占着受拐卖者自身的权益。

  “那就帮她弄一下手续,让她进入这所学校,我的班级上去,还有……她必须住在学校里。”

  “这个没问题。”

  “她父母留下的产业,你也帮我看着点。别到时候这丫头成年了,家产被那些人败光了。我把丑话先丢在这,要是她以后继承的时候。家里少个子,我都会代她出面,把一分一厘都要回来。”

  “白老师,要不要我帮忙?”

  这时候文碧琳走了上来,微笑的看着白晨。

  “你?我们应该算是敌人吧?毕竟我现在还是被告,你是原告的代理律师。”

  “你也是坏人。”余如兰立刻对文碧琳露出敌意。

  “白老师……您被人告了?不会吧?谁要告你?”

  “没你的事,就一桩小事。”

  白晨回头看向文碧琳:“你怎么帮我?”

  “我可以作为她的代理律师,帮她脱离亲戚的纠缠,同时保护她的财产不受非法侵害,同时我还有办法让你成为她的监护人。”

  “这应该不可能吧?”白晨疑惑的看着文碧琳。

  “有可能,因为我是专业的。”文碧琳自信的说道。

  “行,你开个价吧,只要你办的到,价钱随你开。”

  “我需要估算她的财产,一般代理费用是涉及财产的5%,当然了,如果是大额财产的话,这个比例会下调。”

  律师就是那种,半年不开工,开工吃半年的行业。

  当然了,一些知名律师除外,这类律师哪怕是价钱开的超高,依然客源不断。

  “她家估计着就几百万家产,我给你二十万,可以提前支付代理费用,前提是你必须妥善处理清楚,你所答应我的事,不能有半点遗漏。”

  “老师……我没钱……”

  “我帮你付,这点钱,我还是拿的出来的。”

  “白先生,你不会是别有目的吧?这二十万,在一个二线城市都够首付了。”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懒得理你。”白晨不想做过多的辩解。

  余如兰则是满脸愤怒的看着文碧琳:“坏女人。”

  至于章沐白,则是没有半点怀疑,因为他了解这个男人。

  他知道这个男人,仅仅只是为了帮助这个女孩。

  “明天我会送来一份合同。”

  “好,需要我做什么事吗?”

  “不用,只要让她入学。然后进入你的班级,这就足够了。”

  白晨还是不明白,文碧琳要如何操作。

  虽然白晨不是法律专科的,不过对于基础法律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当然了,白晨还是相信文碧琳有能力做到的。不然她也不会夸下海口。

  “我先带这丫头进学校了,后续的事情就你们帮忙处理一下。”

  “好的。”章沐白点点头:“那我就先回去报告了,对了,局长让我向您问好。”

  “知道了,再见。”

  “警察同志,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

  文碧琳很轻易的就上了警车。看了眼开车的章沐白。

  “警察同志,你想不想知道白先生为什么会成为被告?”

  章沐白的眼角看了眼文碧琳:“你要是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

  “他是打人,被打者告了他。”

  “那个人敢告白老师?”

  “为什么不敢告?”文碧琳很疑惑,她觉得章沐白作为一个警察。说出这样的话就非常的奇怪。

  就好像是在说,白晨打人是对的一样。

  “那个被打的是什么人?这么有勇气。”

  “他同校的老师。”

  “哦……难怪了,不过我相信,错一定是在对方身上。”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白老师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人。”

  “你就这么相信那个白老师吗?或者是包庇……”

  “我很难想象,白老师会无缘无故的打人,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性是那个人触怒了白老师。”

  “就算触怒了,也不应该打人吧?打人终归是不对的,而且还把人打进医院。住了半个月的时间。”

  章沐白笑了笑:“白老师这种人,很难去做错一件事,我现在更加确定。错的是对方。”

  “听你的意思,似乎是说白老师永远不会犯罪。”

  “他所犯的罪可比你想象的严重的多,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会第一个抓他,可是如果我抓他,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

  “我实在是不明白。一个警察抓一个罪犯,会觉得良心不安。”

  “我以前在sh当警察。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为了救人而杀人。他救过很多很多人,包括警察,而他杀的每个人,都有死的理由,你说这样的人该死吗?”

  “你说的是小说里的侠客吧?”

  “也许你是对的,这样的人生错了时代,那个人最后还是死了,仅仅是因为他的手上没有一本警官证。”

  “你想说那个白老师,也和你口中的侠客一样么?”

  “呵呵……”章沐白笑了笑:“如果我脱下这身警服,我也愿意成为他们那样的侠客。”

  ……

  “白老师,我们这可不允许外带食物。”

  学校食堂的承包老板很不满的站在白晨的面前:“如果你不在这里买饭菜,请去其他地方吃饭。”

  “这里是哪里?”

  “啊?”

  “这里是县高中,我是这里的老师,凭什么不让我在这吃饭?你承包了食堂这地方就是你的啊?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这一个学生都没有!”

  “你……你……我要告校长去。”

  白晨和这位承包老板可谓是积怨已久,特别是学校门口的早餐摊位,更是让承包老板对白晨恨之入骨,几次想要通过学校取缔了早餐摊位,都是白晨从中作梗,导致那个早餐摊位一直堂而皇之的在门口摆着。

  余如兰恨恨的瞪着承包老板,白晨轻轻安抚下余如兰。

  笑盈盈的看着承包老板,大声说道:“去啊,有本事你就去,我正愁事情闹不大,正好让学校彻查一下食堂食用油是不是地沟油,看看用的猪肉是不是死猪肉。”

  白晨这一番喧哗之下,立刻就有不少在这里用餐的学生转头过来了。

  承包老板立刻就慌了:“你……你不要乱说,我懒得和你争辩。”

  说着,承包老板逃一般的跑走了。

  如果承包老板用的是地沟油,白晨早就一把火烧了食堂了,不过他用的确实是死猪肉,而且许多蔬菜都是次货。

  所谓的次货就是菜市场里的摊位收摊后,余下的那种丢弃的蔬菜,然后被人统一收起来,卖给食堂的。

  作为一个业余的菜农和菜贩子,白晨可是深知其中的奥秘。

  白晨这么一喧哗,看这承包老板以后还敢不敢胡来。

  “你看到了吗?”白晨微笑的回过头看着余如兰。

  “他也是坏人。”

  “他不是好人,至少在做生意的时候,也是手脚不干净的,不过这种人可恨是可恨,却不该死,我杀过很多人,非常非常多的人,可是我杀人是有底线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该死。”

  “他卖的这些吃的东西,会吃死人的,难道等到吃死人了,才能让他死?”

  “你要想杀人,你就先想一想,对方的家人、父母、妻儿,他们也如你的父母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如果对方是真正的作奸犯科,那么就不用顾及这么多,可是如果对方是小偷小摸,你可以去教训对方,却不要去赶尽杀绝。”

  白晨看了眼不远处正被学生拉着质问的承包老板,嘴角笑了笑:“这家伙没干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而且性子本来就胆小,被我这么一说,以后就本分老实了,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破点财就算了,还有……他做的这个饭菜,虽然食材差了点,可是还吃不死人,还有一点很重要!”

  “什么?”

  “能够让法律裁决的罪人,就不要让自己的手染血,一旦染了血,就再也洗不干净了。”

  “老师,如果我杀了人,你还会保护我吗?”

  “那要看你杀的是什么人,我不想你成为当初那些畜生一样,不问是非,不分黑白的人,我知道你的心里,还牢牢的急着那件事,可是我希望你成为一个有底线的人,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