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深入了解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深入了解

  “好了,我该吃饭去了,要不要一起,我请客?”白晨笑容灿烂的看着文碧琳。

  文碧琳此刻哪里有心思蹭饭,这小子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难应付。

  不能给这小子机会,不然的话,自己的酬劳真有可能泡汤了

  。

  毕竟作为一个律师,最烦的就是讨要酬劳。

  有些人就是这样,对他们来说,如果赢了官司,那么一切都好说。

  如果输掉了官司,那么一切就都是律师的过,酬劳要都别想要到。

  这小子看起来有恃无恐,或许是有什么林涛的把柄。

  文碧琳立刻联系了林涛,询问情况。

  “林先生,有件事我需要向你确认一下。”

  “文律师,什么事?”

  “这个白晨,他有什么背景吗?”

  “背景?应该没有吧……有背景会跑这当老师?”

  “你是不确定还是不知道?”

  “这……我……我还真不知道。”

  “那你打的那个学生,伤势怎么样?”

  “能怎么样啊,我听说他没两天就来上课了。”

  “如果那个学生告你的话,你是否会退缩?”

  “tmd……他敢告我?我弄死……”林涛后面那句话没接下来,因为他突然发现,如果自己要动王小龙,白晨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以白晨的性子,敢当众威胁自己,那绝对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的。

  “这个白晨,和光明医院有没有关系?”

  “他一个穷教书的,和光明医院能有什么关系啊……不过……我听说他的医术非常好。县医院院长,好几次跑学校来找他,让他去指导一下医院里的医生。”

  “医术好?怎么好了?”

  “我哪里知道啊,反正学校里很多人都这么说……文律师,你问这干什么?”

  “了解情况。不然怎么打官司,你把知道的全给我说清楚,如果因为你的隐瞒而输掉官司,那么这个责任需要你自己承担。”

  “文律师,我知道的全都和你说了,没保留了啊。”林涛有些担心的说道:“这事不是摆明了么。是他打我的,这么简单的案子,怎么会输掉。”

  “这个白晨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能确定他和光明医院没关系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警察。他也不会跟我说这事。”

  “那他和音乐神童有没有关系?”

  林涛有些转不过来弯:“这和音乐神童有什么关系?怎么又扯他头上去了?”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

  “应该没关系吧……不过前段时间的音乐节,他倒是把全班学生都拉去现场了,听说他能搞的到很多票

  。”

  文碧琳对林涛的回答并不满意,因为林涛总是用模棱两可的回答,应该、也许、可能、大概……全都是这类的回答。

  而且他所能提供的信息,都是非常的模糊,似是而非。

  医术好,与县里的医院很熟悉。这看起来与光明医院有些联系,至少在医学上是相通的,可以把这个联系到光明医院。

  那么有可能是王小龙当时的伤势是他治好的。而他也可以是光明医院的外勤医生,弄到光明医院的病例报告就不奇怪了。

  还有就是他能够弄到音乐节的门票,而且是大量的门票。

  自己当时也想去现场看演唱,不过自己当时托关系,都没弄到门票,由此可见门票有多稀缺。

  而他却能够拿到大量门票。这就说明他的背景很深,很可能是真的与音乐神童有关系。

  再加上那个传闻。音乐神童是光明医院院长的养孙子的事情。

  再加上他先前说过的话,那么这个白晨的背景绝对不简单。

  “抛开你对他的成见。他这个人的能力怎么样?”

  “什么能力?就那样。”

  “林先生,你最好如实回答。”

  “文律师,我是请你来给我打官司的,你问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你也说我是来给你打官司的,所以我必须知道白晨的一切信息。”

  “教学能力很厉害。”

  “怎么厉害了?”

  “他接手的七班原本的班主任请产假了,他接手之前,班上的成绩一直是排在年段尾巴的,不过他接手后,成绩就已经排在年段第一了,听说这个月月考的平均成绩打破了学校历届的平均分记录,还有他班上的班费非常多,据说都是他教学生赚钱的。”

  “非常多?上万?”文碧琳显然对这个很多,并没有什么概念,在她想来,一个班级的班费能上万,已经非常多了。

  “这个月的月考公布成绩后,他们班给每个课任老师送了一支劳力士手表。”

  文碧琳眉头皱了皱:“这么大手笔?”

  “何止啊,他们班每个礼拜几乎都会组织去外面玩,每次都是几万的花销,而且他们班的班费似乎永远用不完,上次学校有个学生查出了先天心脏萎缩,他们班就捐了三十万,我们学校全校师生加起来也捐的钱才他们班的一个零头,他们班直接就把那个学生的医药费全包了。”

  文碧琳更加费解了,这个白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又没好处,这家伙确实有能力,在学校里所有学生都崇拜他。”

  “那你呢?”

  “怎么又扯我身上来了?不是说他吗?”

  “我想做全面的了解

  。”

  “部分学生并不喜欢我,对我的教学有些抵触,不过你要明白,我是体育老师。平日上体育课基本上就是做一些运动,跑几圈操场……”林涛解释道。

  “是部分还是大部分?”

  林涛对这个问题非常的抵触,沉默了很久后,才非常不情愿的回答道:“大部分。”

  “那对白晨呢?又是多崇拜?”

  “崇拜白晨的,大部分也就是练体育的那几个。他进学校后,就从我的手上接手了篮球队,如今校篮球队拿了全省冠军,不过那根本不是他带的好,是我以前给校篮球队打下的根基扎实,而且队伍里有不少好苗子。拿下这样的成绩,也是理所当然的。”

  文碧琳对这方面并不关注,不过她还真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县城高中,居然能拿下全省高中篮球冠军。

  “那为什么其他练体育的学生都崇拜他?”

  “现在校长把学校的体育生全都交给他练。也就拿了几个市里和省里的比赛冠军,我和你说,这根本就不是他的功劳,他才接手那些体育生多久啊,要知道以前可都是我训练那些体育生的。”

  “那不知道你以前带体育生的时候,拿过什么比赛的成绩?”

  “这……”林涛一时言塞,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怀疑他给学生服用违禁药物!绝对是服用违禁药物。不然的话,这些学生不可能有这成绩,不止是那些体育生。校篮球队也是!他不是会医术么,肯定是他从医院拿的。”

  文碧琳对林涛算是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典型的就是那种,自己没能力,却又眼红别人的人。

  只是,文碧琳对于那个白晨。更加的好奇。

  这家伙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自信,平常人听说自己成了被告要上法庭了。哪个不是吓得魂不守舍,这家伙不但不担心。反而非常期待。

  而且这个白晨,似乎非常的有能力,至少她是不知道,哪个老师能够把自己班级的班费弄到天文数字。

  别说是一个班级的班费,恐怕是一个中小企业,都很难说随随便便拿几十万捐助。

  “那你能说说这个白晨的劣迹吗?”

  “劣迹?他也打学生。”

  “哦?”文碧琳眼前一亮:“他怎么打学生?”

  “对了对了,上次他们班来了个转校生,那学生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就直接把那个学生拖到操场,挖了个坑要埋他,我还听说,那个学生是市局长的儿子来着,这家伙太乱来了。”

  文碧琳一听,顿时皱起眉头:“那后来呢?那个学生的父母有没有对他怎么样?”

  “好像没怎么样……那个学生现在被他教训的跟孙子似的。”

  “难道他父母不知道这事?”

  “怎么可能不知道,当时白晨可是没有一点的遮掩,就直接把他从班上拖到操场上的,全校不少老师学生看着呢

  。”

  “既然那个学生的父亲是警局局长,怎么可能会不抗议一下?”

  “我怎么知道啊……而且这个白晨使用暴力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他还拿刀把人的手砍掉了。”

  “砍掉人的手?你确定?”

  “这事全校人都知道,能不确定么。”

  “为什么砍掉人的手?”

  林涛又是一阵沉默,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好像是那些人对他的学生耍流氓。”

  文碧琳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奇怪,对于这个白晨,也是更加的好奇。

  就她从林涛口中知道的信息,大致判断出,这个白晨是个教学能力非常告,又擅长体育、经商,并且还非常维护自己的学生。

  有人对他的学生耍流氓,就敢把对方的手砍断。

  那么他对于林涛殴打他的学生,进行报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而且这家伙的背景推敲起来,非常的可怕。

  敢当众把市警局局长的儿子拉去活埋,而后其父母却一声不吭,就只能是他的父母不知道,或者是不敢吭声。

  就在这时候,一辆警车从文碧琳的面前经过,停在了学校门口。

  下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还拉着一个女生从警车上下来。

  “我不上学!我说过……我不上学!我要杀人!我要把坏人全部杀光!”那个女生满脸狰狞可怖。

  “丫头,我知道你现在对所有人都不信任……不过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见见这里的老师。”

  “我为什么要信你们?我爸爸妈妈被杀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被欺负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还要救那些混蛋……你们都不是好人,你们都是坏人!只有他才是好人。”

  章沐白现在对余如兰是非常的头痛,就在不久之前,余如兰看到一个在街上行窃的家伙,居然就从口袋里掏出匕首,要去把那个人杀了。

  还好他们及时赶到,不然的话事情就闹大了。

  而余如兰对于警察,更是毫无信任可言,甚至把他们当作坏人。

  现在,章沐白只能把人带到这里,或许只有那个,余如兰唯一信任的人,能够开导她吧。

  “警察同志,请问这是什么情况?”文碧琳挂上电话,立刻就上来询问,目光不断的扫视着余如兰。

  “你是这里的老师?”章沐白疑惑的看着文碧琳。

  “不是,我是律师。”

  “这里没你的事。”章沐白皱了皱眉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