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被告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被告

  白晨的教师生涯依然继续着,不管任何情况,周一永远都不会是好心情。

  “白大哥,你能不能快一点,我上课要迟到了。”

  “你上课迟到,我又不会迟到。”白晨慢条斯理的走着:“我是三四两节课,祝你好运。”

  陈莲娜突然也放慢了速度:“说的也是,我要是迟到了,就说你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

  “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精力。”白晨散漫的步伐,实在是没什么动力。

  刚进校门口,张清远就站在校门口,等待着白晨。

  陈莲娜向白晨做了个鬼脸就跑掉了,白晨看着张清远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头又要找麻烦了。

  “白晨,跟我去办公室。”

  “校长……我上课要迟到了。”白晨立刻就推诿道。

  张清远回过头,冷冷的瞪了眼白晨,白晨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林涛又找了个律师来,这次他是来真的。”

  “哦。”

  “哦?什么意思?”

  “就是哦啊,你要我该怎么回应?”

  “你就不能给我表现的认真一点,心神不宁,惊慌失措一点吗?”

  看到白晨那漫不经心的态度,张清远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就好像皇帝不急太监急一样。

  “啊……”白晨立刻就表现出夸张的惊慌失措:“校长,怎么办?怎么办?我要坐牢了是不是?”

  “行了行了,少在这装模作样。”

  白晨撇了撇嘴,要我惊慌失措的是你,要我不要装模作样的也是你。

  “跟我去见一见林涛和他的代理律师。”

  看来这两个礼拜的修养。让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已经行动自如了,除了黑眼圈之外,基本上一切如常。

  当然了,这也是白晨手下留情。并没有真正的给林涛留下什么后遗症。

  林涛虽然讨人嫌,不过他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至少他干的也就是一些小手段,并未作奸犯科。

  他打了王小龙一顿,自己就打他一顿,算是有冤报冤。

  林涛的身边坐着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岁的样子,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垂肩,这是白晨见过的第二个,能够驾驭的了烈焰红唇的女人,第一个是谭茵

  。

  不过这个女人又与谭茵不同。谭茵是那种女王范的女性,她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而这个女人则是地地道道的女强人,明眸眼珠同样打量着白晨。

  “介绍一下,这位是东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文碧琳文律师。”林涛看了眼白晨。

  文碧琳站了起来:“我是林涛的代理律师,现在正式向你提起诉讼,告你人身攻击、故意伤害、同时向你提出赔偿,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医药费等,共计二十五万元。同时要求你公开道歉,你是接受庭外调解接受赔偿以及公开道歉,还是我们法庭上见?”

  “当然是法庭上见。”白晨微笑的说道。

  “白先生。我可要提前说明一下,这次我方提起的不是民事诉讼,而是刑事诉讼,一旦上了法庭,你的故意伤害罪名成立的话,你可是要面临牢狱之灾的。”

  作为一个律师。文碧琳非常清楚,如何威胁被告。让对方妥协。

  “千万别和我客气,我这辈子还没上过法庭。这次难得有机会,我怎么能够错过。”

  “白晨,不要胡闹行不行!”张清远冷峻的表情,看得出他比白晨更加的担心。

  “我没胡闹啊,我是就事论事,我是真的想上法庭。”

  “白先生,如果真的打起官司,恐怕对你非常不利啊,你不妨多考虑考虑。”

  “不用为我操心,还是为你的代理人担心一下,毕竟你的这位代理人,可不是省油灯,在开庭之前,文律师最好是先让他把该说的都说出来,免得上了法庭之后,手忙脚乱。”

  文碧琳看了眼林涛,冷声道:“这方面不用你操心,既然白先生质疑在法庭上分出胜负,那我就如你所愿。”

  文碧琳转身就走,林涛连忙跟了上去。

  “白晨,庭外调解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闹到法庭上去?”

  “好玩,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错过,我还从来没上过法庭,更没在被告席上待过,这次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你啊你,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若是愿意庭外调解,这公开道歉一下也就算了,至于这赔偿,学校也能帮你出一部分,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何必非得闹上法庭,你说现在怎么办?”

  “没事,我现在去找个律师。”

  “人家律师都上门了,你现在才找律师,是不是太迟了?”

  “不迟,先要看看对方的水准,才知道自己要请什么水准的律师吧。”

  “我看那个文律师,明显就不是省油灯。”

  “是个精明的女人,气场十足,估计是赢过不少案子。”

  “查到了,是sh律师事务所的,擅于民事纠纷、诉讼、目前经手过四十三起法律诉讼官司,其中赢过四十二场。”

  “好了好了,我去上课了

  。”白晨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现在还有心思上课?不去想办法?”

  “我有我的门路,用不着心急。”

  “对了,你不是认识不少人吗?走点关系啊。”

  “校长,这事不能走关系,林涛和我来阴的,我就阴他,他既然要光明正大的和我干架,我就和他来明的,不耍阴招,这事您就别操心了。”

  “我不操心,你最好是给我滚到监狱里关个三五年,我最高兴了。”

  张清远这话自然是气话,说句实话。他虽然每次都为白晨惹事生气,可是他又确实是舍不得白晨。

  就拿校队来说,最近校篮球队就已经获得了省冠军,如今他们要备战暑假的全国大赛,他也是完全放手。就让白晨来管理。

  再说校队的其他体育比赛,因为这次张清远学乖了,让白晨帮忙着监督与训练,如今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

  张清远是心服口服,这些钱花的不冤,一点都不冤。

  而且他还打算着。继续增加经费,反正只要白晨提出的要求,他都一应俱全。

  不得不说,这小子在训练与管理学生体育上的能力,比起林涛高出了不知道几个档次。

  最关键的是。这小子在自己班级的学习成绩上,同样是能力出众。

  现在有两个班级也有样学样,跟着给学生起外号,他们似乎觉得,这样可以激励学生的斗志。

  “白晨。”

  “干嘛?”刚出办公室门口的白晨疑惑的回过头。

  “要是你真被关进去了,等刑满后,再来学校任教,我随时欢迎你。”

  “校长。您能不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么?我可没打算体验监狱生涯。”

  “行了,上课去吧。”

  中午,白晨出了校门口的时候。发现那位文碧琳律师正在门口等着他。

  “文律师,怎么?有何贵干?”

  “我是来告诉你,你的固执与倔强,并不能给你带来好处。”

  “我这辈子从未认输过。”

  “有的时候,妥协不代表认输。”

  “有的时候,妥协比失败更无法接受。”

  “那我就只好在法庭上让你失败一次。也许到那个时候,你就学会妥协了。”

  “文律师。你的代理人并不值得你竭尽全力。”

  “他是我的雇主,他出的价钱。值得我为他的官司努力。”

  “如果他输了,我觉得他就没办法支付你的酬劳了

  。”

  “我不认为我会输掉这个简单的官司,而且事实认清,并不困难,责任方在你。”

  “你既然知道事情的起因,那你知道那个被他打的学生在哪里吗?如今那个学生怎么样了?他在这个官司里,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你应该也知道吧。”

  文碧琳脸色一变,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起打架斗殴中的冲突点,那个被林涛打的孩子。

  “一旦我的那个学生要告林涛,我觉得林涛被判刑的可能性更高一些,而且最近我无聊中,又收集了一些林涛的风评事迹,希望他今晚能睡个安稳觉,对了,也希望你能睡个安稳觉,最主要的是,到时候你能在探监的时候,要到诉讼酬劳。”

  “我已经打听过了,你的那个学生在第二天就可以上课,这说明他的伤势很轻,到时候只要我向法官说明一下,我想法官反而会倾向我的代理人。”

  “你知道伤势是有潜伏期的,我的学生受了内伤,目前正在接受治疗,或许我应该出具一下光明医院的病例报告,我在考虑,是不是把病例报告修改重一些,嗯……就让他进行一次仿生治疗吧,这样应该够严重了,对了,麻烦文律师通知一下你的代理人,让他负责赔偿这个仿生治疗的费用,反正最低也不会少于百万吧。”

  文碧琳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非常的难看,其实这两起案子并不是同一起案子,就算法官会因为这件事而有所偏袒,可是文碧琳还是有信心,让法庭做出公正的判决。

  可是林涛却未必有勇气把这亮起案子分开,因为对他来说,把白晨告上法庭,就等同于让另外一起案子也找上门。

  “你能弄的到光明医院的病例报告吗?伪造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可是非常重的,这比故意伤人的罪名要重很多,我想白先生应该不会本末倒置,自找麻烦吧。”

  “伪造证据的确是犯罪,可是如果我能弄到真正的病例报告,那就不是犯罪了,而且我还可以请来光明医院的医生作证。”

  “我可不认为,一个高中老师,可以让光明医院协同犯罪。”

  “一个高中老师的确是做不到,不过我的侄子很不巧,正好是光明医院的法定继承人……之一。”白晨笑容灿烂的看着文碧琳:“对了,五一节前夕,我们学校有一个晚会,到时候音乐神童会到场表演,如果文律师有兴趣的话,可以前来观看演出。”

  文碧琳脸色再次变了变,要知道现在多少活动,都想要请到音乐神童,可是音乐神童的经纪人却说,音乐神童现在正在深造,并不参加商业活动,可是现在音乐神童居然跑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高中学校的晚会上表演。

  而外界有传言,音乐神童是光明医院院长的养孙子,如今再经由白晨的口中说出来,就让文碧琳不得不深思这个案子。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不要那么严肃。”白晨突然大笑起来:“我可是良民,绝对不会做触犯法律的事情的,怎么可能捏造证据,知法犯法呢。”

  文碧琳愣了一下,此刻却分不清白晨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确有其事。

  她只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似自己最初以为的那么容易对付。(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