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女魃过去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女魃过去

  翌日,徐长江来白晨的家里,三个学生也早早的回家了,白晨让陈莲娜陪着莫心。

  “白先生,那个地方距离很远,你最好多准备一些时间。”徐长江提醒道。

  “告诉我方向即可。”白晨淡然说道。

  “方向?”

  “哪个方位。”

  “应该是这个方向吧。”

  白晨手一提,就那么一眨眼的时间,徐长江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高空之上。

  吓得徐长江一阵手舞足蹈,白晨低头看了眼徐长江:“安静一点,如果你不想摔下去的话。”

  徐长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不过他对白晨的突然行为表示不满。

  “白先生,下次你要做什么的时候,能不能提醒我一下。”

  白晨并未理会徐长江,依然继续快速的前进着。

  当初徐长江的探险队用走的,足足走了四天多的时间,不过用飞的,却只用了三十分钟。

  “就是下面?”徐长江说道。

  白晨立刻带着徐长江落了下去:“嗯……这周围的空间能量的确波动异常,在这里应该藏着一个次空间。”

  白晨伸出手,像是在触摸什么。

  “白先生,你答应我的,不会反悔吧?”

  “放心吧,只要不是我的敌人,我的承诺一向守信。”白晨一边寻找空间的薄弱点,一边询问道:“女魃为什么会在一个次空间内?”

  “母上曾经被人封印,不过那是很久远以前的事情了。”

  “在古代,也有能够封印女魃的存在吗?”

  “其实所谓的封印,只是那个人自以为成功而已。母上是自愿进入其中的,并且她要挣脱封印,也只是举手之劳。”

  白晨伸手敲了敲空气,空气中立刻荡出一阵阵的波纹。

  突然,白晨手掌在空气中一摁。一个淡蓝色的能量形成,白晨走了进去。

  徐长江倒吸一口凉气,惊奇的看着白晨。

  他没想到,白晨居然如此轻易就打开了封印的入口。

  长生祠内,依然是如当初的那样,中间的女性雕像。锁链、还有遍地的瓦罐。

  白晨伸手在空中一转,所有的锁链都在瞬间绷断,与此同时,女性的石像也出现龟裂,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从石像中显露出来。

  这女性疑惑的看着白晨,又看了看跟随在背后的徐长江。

  “吾儿,你又回来做什么?你不是宁可死在红尘中,也不愿常伴我左右么?”

  “母上,不是孩儿要回来,是这位先生想要见您。”

  “你是谁?”女魃看着白晨:“你能够打开封印?”

  “你好强大,比祝融强大许多。”白晨感慨的看着女魃。

  “祝融?他是我的前辈。”女魃凝视着白晨:“你是人?奇怪……你的气息非常奇怪,你是什么人?”

  “一个带着好奇心的人。你的这个儿子时日无多,想要求我为他续命,所以我来询问你的意见。”

  “他虽是我所孕育。不过他有自己的意识,我的意识不会强加在他的身上。”

  “你真的是远古时代的人物吗?这世上很少有你这么开明的家长。”

  “我的想法,在我的那个时代,属于离经叛道,而我被吾父约束,知道那种感觉。所以我不会去约束我的子嗣,他们想离开我的身边便离开好了。”

  “看起来你的想法与我很合得来。我喜欢你这种性子与想法。”

  “我这次来,也带了点小礼品送你。”

  白晨拿出自己种植的瓜果蔬菜。还有紫菱瓜。

  “我可没什么东西能够回礼的。”

  “我是来窜门的,没有收回礼这一说的。”

  “若是可以,在尘世之中,代我照顾长江。”女魃看了眼徐长江,眼中还是带着几分慈爱。

  如果不是她身上的气息,白晨实在无法想象,这会是那个恐怖的僵尸始祖。

  “你不出去走走吗?现在这个世界虽说灵气匮乏,可是却多了许多新鲜的玩意。”

  女魃摇了摇头:“我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受到欢迎,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灾劫与苦难降临。”

  “你是不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我曾经出世过几次,记得两千年前,那是我最后一次出世,我在熟睡中被人发现,那个人以为我是个遭难的女孩,他把我带出了深山,他喜欢上了我,我也喜欢上了他,我觉得他是我的所有,我想要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可是当我把身份告诉他的时候,他对我的爱意荡然无存,他带来了愤怒的村民,我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厌恶与憎恨,他们想用火烧死我,然后我就杀光了那些村民,然后引来了一个道士,随后他便将我封印。”

  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白晨颇为怜悯的看着女魃。

  “过分的强大,所带来的只会是恐惧,我不想说谁对谁错,我只想说,那个将身份告诉他的决定是错的。”

  “我的身躯,我的力量,都不是我自己决定的,是吾父施加在我身上的,我便是想死,亦无可奈何。”

  “那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白晨指着遍地的瓦罐。

  “在最初被封印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所以我让道士把我在这里的消息放出去,吸引这些猎物进入这里来,然后成为我的血食,这个时间大概持续了一千年的时间,随着我猎杀的血食越来越多,我开始对血失去兴趣,最初道士还会进来看望我,后来他死了,我就开始觉得孤单,我也想过出去,可是我害怕再看到那种目光,我不想伤害他们。可是如果他们对我产生憎恨,我又忍不住杀掉他们。”

  “你的心念不坏,自制力差了一些,不过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出去多走走。说实话,以你的身份与实力,放在如今这个世道上,不但不会受到憎恨,反而会受到崇拜,如今世人的想法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是吗?现在的人都变得这么古怪吗?”

  “的确是很古怪。你可以交一些朋友,尝试着再次去接受人类,就用人的身份。”

  “你不怕我再次成为祸害吗?”

  “我是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可怜了,站在你的立场上。你并没有做错,不过这次如果你想出去,我希望你不要再暴露自己的身份,虽说你的身份或许会引来不少的膜拜者,可是zf比较喜欢抹除掉他们无法控制的存在。”

  “我再想想。”女魃被白晨说的,都有那么点跃跃欲试,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在害怕。

  其实在白晨的眼里。女魃是一个受到迫害的女人,心灵又受到过挚爱的背叛,让她开始抵触其他人。

  “你这里环境不错。能允许我下次来拜访吗?”

  “你和那个道士很像。”

  “呵呵……像吗?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会封印你。”

  “他说,世人无法接受我,所以让我在这里修养身心,等到将来某一日,世人能够接受我了。再让我出去。”

  “这个道士倒是很特别,我真想见一见他。他叫什么?”

  “葛洪。”

  “哦,是他啊。他在现在也很有名。”

  “你把手机给你母上留下,让你母上能够了解一下现在的世界,下次来,我给你带一些书。”

  “母上,这东西是手机,能够在任何地方通讯……当然了,这里没信号。”

  女魃拿着手机,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

  随后,白晨和徐长江就开始教女魃如何使用手机。

  “这也是人所创造的吗?好神奇的法器。”

  “这不是法器,是很普通的东西,如今世人几乎人手一部。”

  现在白晨就算再怎么解释,女魃也不能理解。

  只有她自己亲自去见识过这个世界,她才能够明白这个世界的变化。

  “吾儿,过来。”女魃指着徐长江轻启檀口。

  徐长江立刻跪伏在女魃面前,女魃又挤出一滴血,滴落徐长江额头融入其中。

  “我知你心思,既然你留念红尘,那便在红尘中活的自在一些,他日我出世之时,若是见你活的不甚如意,我便将你带回山中。”

  “多谢母上厚恩。”

  “自在与否只在心中,何必强求于身。”

  待到白晨与徐长江离去之时,天色已经黯淡下来,白晨带着徐长江离开森林。

  其实,这次白晨来见女魃,是为了探个底。

  他想看看,女魃到底为何物,如今心中大概有了个底。

  女魃其实就是尸王,只是不知道黄帝哪里学来的秘法,将自己的女儿制成尸人。

  不过女魃常年饮食上古妖兽,如今早已超脱寻常尸王。

  白晨也不知道,女魃到底有多强。

  至少比起那达坎世界的魔神,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白晨怂恿女魃入世,也是因为女魃的性格,她逃避了两千多年,人怕她,她更怕人。

  白晨想要她重新接受世人,也让世人重新接受她。

  如果将来,自己离开这里,至少还有女魃存在。

  即便是与达坎世界打起来,也不至于吃亏。

  当然了,白晨对女魃更多的是同情。

  哪怕她曾经伤害过人,可是那也是她先被伤害的。

  那些人的死,很大程度是狭隘的想法,以及愚昧的知识。

  人对于异类总是抱有敌意,这与人的天性有关,因为人类害怕比自己强大的,未知的存在。

  当他们发现女魃这样的存在的时候,就会本能的排斥,或者抹杀。

  这与如今的zf何其相似,白晨曾经被zf排斥,并且试图抹除过,所以白晨知道那种心情的压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