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七百章 谎言

第一千七百章 谎言

  “看过……怎么了?”

  “看过,那你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个何局长和那个章队长认识我,而其他警察不认识我了吗?而且他们统一的口径,都是称呼我为白老师,你觉得一个老师,有可能让一个局长徇私枉法吗?”

  “等等……等等……我还是不明白,你能不能说的再明白一点。…,”马尾辫的反应在这一刻显得尤为迟钝。

  “好吧……我原本是不想透露的,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是不明白,没错……我就是个卧底,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警察!”白晨严肃的看着马尾辫。

  马尾辫张着嘴巴,脑筋里的一根弦似乎是绷断了,指着白晨半天说不出话。

  “你你你……”

  “我在执行任务,一起非常重大的案件,而那起车祸中的那个死者,发现了我的身份,想要对我灭口,在搏斗中,我将他击毙,我之所以看到警察转身就走,就是担心身份暴露,你想想看,如果我被警察抓了,警察要怎么对付我?把我关起来?显然是不行的,那就只能把我放了,而放了我,那么暗中监视我的人就会怀疑,我为什么会被放出来……”

  白晨长叹一口气:“你啊你……你把我害惨了。”

  马尾辫愣愣的看着白晨,她完全没有怀疑白晨的话,反而非常的自责。

  原来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原本还有点小得意,自己见义勇为,可是此刻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知道最近省内的特大专案行动吗?”

  “你说的是猎鹰行动?最近破获了多起人口贩卖集团的专案行动?”

  “是,就是我提供的线索,而这个专案组不止是局限国内。其实是一个涉及到国际人口贩卖组织的大案,这其中牵涉到的网络,非常的可怕,而且每个嫌犯都是穷凶极恶,记得我先前说过,他们在牙齿里镶嵌了毒囊吗?他们为了防止秘密外泄。在每个成员的嘴里都放了这毒囊,你觉得普通的人贩子集团,会有这么凶残的手段吗?”

  “那那……那怎么办?”马尾辫都快被白晨说哭了:“那我不是害了你吗?”

  “没办法,这是我的职责,虽然现在回到组织风险很大,可是我必须完成这个任务。”白晨摇了摇头,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希望何局帮我把后事安排好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马尾辫不断的给白晨道歉。

  看着马尾辫自责与愧疚的样子,白晨都要不忍心了。

  只是。为了她不给自己添麻烦,自己只能强忍着笑意,继续的编造谎言。

  “你当时为什么不反抗?不打我?”

  “我不能对普通人动手,我们是有内部纪律的,即便我是个双手占满鲜血的屠夫,我也不想让我肩上的徽章蒙灰,忘记这件事吧……就当作这件事没发生过……再见。”

  马尾辫看着那萧瑟的背影,心中却被莫名的感动着。双眼被水雾蒙蔽。

  摆脱了马尾辫后,白晨的心里又升起疑团。

  到底什么人想要杀自己?

  而在远处。一双目光正注视着白晨,可是白晨却毫无察觉。

  “那个护卫死了吗?”

  “是了,自杀。”

  “能够逼迫星级护卫自杀,看来我是真的小瞧了他。”

  “boss,需要派更高级的护卫吗?”

  “派遣月亮护卫,三个。”

  “三个月亮护卫?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命令吗?”

  “不敢……小人立刻就去安排。”

  白晨对于这起针对他的暗杀毫不知情。他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只能回县里。

  这次就连坐车,白晨都小心了许多。

  目前有价值的情报非常有限,对方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真实的实力。

  对方只知道自己是个普通的老师。那个杀手……或者说是死士非常弱。

  如果用杀手和佣兵等级比较的话,这个死士的实力就只算是中等,不算垫底不过也高不到哪里去。

  所以对方对自己的实力判断有明显的误差,如果是认知上的误差,白晨倒是觉得,林涛有这个嫌疑。

  不过,林涛可没能力找个死士和自己死磕,估计着他也没这胆子,更没这经济。

  林涛充其量也就讨人嫌,白晨从始至终,也没和林涛认真过。

  即便是那次林涛打王小龙,自己也就打他一顿,甚至没真的伤及他的身体,没给他留下后遗症。

  所以林涛的嫌疑排除,可是不是林涛,又会是谁?

  和自己有这么大的恩怨?

  难道是白墨?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吧。

  他虽然没有真正的了解自己,可是至少也该有些认知,不至于找这么弱的死士来给自己添麻烦,也给他自己添麻烦。

  可是白晨现在所能想到的,也就林涛和白墨,一个是没能力,一个是没动机。

  不知不觉间,白晨已经到了县里,下车后白晨直接去了学校。

  正好看到林涛,拄着拐杖从学校里出来。

  一看到白晨,林涛那无名火就嗖的上来了。

  “林老师,你好啊。”白晨很热情的向林涛打招呼。

  “姓白的,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白晨笑呵呵的看着林涛:“我等着呢,你只管放马过来。”

  “你给我等着!”林涛心气难平,胸口起伏不定。

  白晨脸色一变,突然冲向林涛,林涛一见白晨冲过来,立刻就向后倒退,可是以他现在的行动能力,这惊慌失措之下,立刻就跌倒了。

  白晨的动作骤然停止。笑呵呵的看着林涛:“哟,林老师,你要是行动不便就不要到处乱跑,你看这不就摔了么。”

  林涛那叫一个气啊,他现在是真的成了惊弓之鸟,看到白晨真有点怕。

  白晨上前将林涛拉起来:“对了。我听说你要告我是吧。”

  林涛的脸色一变,不由自主想要逃走。

  白晨牢牢的拉住林涛,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说实话,这招你还真走对了,和我过招别尽想着歪门邪道,你要和我对薄公堂,放马过来就是了,我白晨接着呢,我也不和你玩阴的。那样就没意思了,不过……你最好找个靠谱点的律师,就你这次找的律师,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我们走着瞧。”林涛气呼呼的离去。

  看着林涛那一瘸一拐的样子,白晨都忍不住同情起他。

  不过林涛本身也不是什么正经人,看他上次找当地的地痞来教训白晨就知道,他估计也就这点能耐了。

  白晨到了七班门口,发现白芯雅正在给学生上课。

  不过白芯雅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到来。一直到她发现到学生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她才发现白晨站在门口不知道多久了。

  白芯雅立刻到门口来:“白晨。你怎么来了?”

  “没事,你上课吧,距离下课就几分钟了。”

  白芯雅看了看时间,的确距离下课的时间不远了:“也没剩几分钟了,就把这时间给你吧,我正好偷懒去。”

  白晨也不推辞。进入教室中,班上的学生立刻就嘈杂起来。

  “老师,我们听说如意老师受伤了,是真的吗?”

  “她现在在哪家医院?我们去看她可以吗?”

  “都消停一下。”白晨打住了学生七嘴八舌的询问:“如意老师的确是受伤了,不过目前伤势已经得到控制了。行凶者也已经受到制裁,不过短期内是无法回到课堂上了,当然了,学校肯定会另行安排老师的,在学习教学方面你们不用担心。”

  “老师,我们不担心这些。”

  “关于她现在的情况,因为她的伤势有些复杂,需要转院到光明医院。”

  “老师,您也不能治好如意老师吗?”

  白晨苦笑:“我也不是万能的。”

  “那我们不是不能去看她了吗?”

  “那就每天给她祈祷,祝愿她早日康复,最好是给她在香案上挂上照片,然后天天给她上香。”

  “白晨,你又在给学生胡说八道了。”门口并未离去的白芯雅忍不住说道。

  “老师,我可是真给你上香咯。”李妍笑嘻嘻的说道。

  “我就不用了……”

  “好了,如意老师的事就是这样,现在说另外一件事,我最近又接了个差事,反正这事不小,谁对打架有兴趣的?”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没有答话的。

  “这么说吧……谁愿意代表国家,去国际赛场上揍人的。”

  “老师,您的意思是,拳击或者是柔道之类的比赛吗?我们没学过这些啊。”

  “不是这些,是自由搏击,不过和打架没什么区别。”

  “老师,有奖金不?”

  “有,几百万美元的奖金。”

  蛮子立刻就站起来:“老师,我参加。”

  他可是被这几百万美金给弄的晕头转向了,白晨却不反对:“我要三个人,谁还要来?”

  “老师,我可以吗?”王小龙站了起来,不过他却不是很有信心。

  “坐下,再给我重新来一遍。”

  “啊?”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带点自信?蛮子刚才怎么说话的?要不要蛮子教你一下?”

  蛮子咧嘴一笑:“胖子,是男人就大声说出来。”

  王小龙真的照做,坐下后重新起立,大声叫道:“老师,我参加!!”

  “好,两个了,还有谁?”

  “老师,我也想参加,要女的不?”李妍站了起来。

  “行,没有性别要求,男女都可以,而且你是班长,既然想要参加,我是绝对支持,你们三个,今晚和陈莲娜一起回家,到我家吃完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