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无间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无间

  虽然事情解决了,可是白晨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孩子。

  这不是武功的错,他们即便不会武功,哪怕是一把小刀,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拿来杀人。

  四个男孩毁掉多少人的家庭,多少人的人生。

  可是,白晨改变不了什么,任何时代都有这种人。

  白晨所能做的就只有见一个杀一个,哪怕对方只是未成年。

  年龄从来不是用来迫害别人的借口,更不是社会的问题,哪怕这个社会有诸多的问题,可是绝对没有任何人会告诉他们,杀人放火是对的。

  他们都是有自己判断力的,也有思考能力,可是他们选择了最不应该选择的路。

  白晨会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们,他们的选择错了。

  在白晨散漫的街头闲逛之时,张清远来电话了。

  “白晨,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老老实实的检讨,说好的今天全校师生面前检讨,你就找借口偷跑了。”

  “校长,这次您可真误会我了,还是说白芯雅没和你说清楚,如意老师受伤了,我在忙她的事情呢。”

  “如意又不是你媳妇,你操什么心啊。”

  “校长,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同事之间不就应该相亲相爱么,我关心如意老师怎么了,哪天校长您要是住院了,我是不是就不能关心了?”

  “你这乌鸦嘴,能说点好话么?”张清远破口大骂了几句:“反正你这检讨是逃不掉,你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开。这检讨大会永远给你预留着。”

  白晨在市里基本也没什么事。便打算回县里。

  拦了一辆车后,白晨就坐了上去。

  “师傅,去乐清县。”

  “好的。”司机师傅是个年轻人。

  “兄弟是乐清县的人么?”

  白晨笑了笑:“不是,我在那工作……师傅,你车速开的太快了。”

  “干我们这行的,不开快一点不行啊,时间就是金钱。”

  “那也不用闯红灯吧?”

  “我说过,时间就是金钱。”司机师傅的车速并未放慢。反而越来越快。

  这里是在市区,可不是高速公路。

  而这辆出租车的时速已经超过一百公里,并且在市区内横冲直撞,任何的红绿灯都没理会。

  白晨皱着眉头:“师傅,你开这么快的速度,会出人命的。”

  司机转过头,用古怪的笑容看着白晨:“我知道。”

  “那你还还这么快。”

  “不开这么快,怎么要你的命!?”司机突然一打方向盘,直接撞的路边的护栏上。

  护栏瞬间被撞翻,车子朝着人行道撞去。

  嘭——

  一声巨响。车子撞在了路边的绿化带上。

  就在白晨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司机突然从座下掏出一把手枪指向白晨的脑袋。

  只是。白晨早有准备,一把掰弯了手枪的枪管。

  “为什么要杀我?”

  这个司机眼见白晨如此身手,另外一只手又掏出一把军刀,朝着白晨的脖子划去。

  白晨眼中寒光一闪,一口咬在军刀上,嘣——

  军刀应声粉碎,那司机终于有了一丝慌乱,他没想到白晨会如此棘手。

  白晨下一招,一把掐住司机:“谁要杀我!?”

  司机的嘴里突然喷出一口黑血,脑袋一歪,人已经死了。

  这是个杀手!

  不对,就算杀手,也不会对自己这么狠。

  这是某个势力培养的死士,只有死士才会如此决绝。

  白晨整了整衣物,这时候车门开了,白晨立刻将那个开车门的人一把抓住,拖入车里。

  “你们是什么人!?”

  “什么啊?我是想看看你们有没有受伤的。”白晨抓着的是一个女人,带着厚实的黑框眼镜,扎着两个土到渣的马尾辫:“啊……司机死了。”

  白晨松开了这个女人,不过他还是在审视这个女人,最后确定了,这个女人的确只是个多管闲事的普通人。

  “先生,你有没有受伤?我帮你叫救护车吧。”

  这时候,远远的传来警笛声和救护车的鸣笛,白晨看了眼远处使来的警车,掉头就要离开。

  这个女人一看白晨的举动,立刻断定白晨不是好人。

  “等等,这位先生,你的钱包掉了。”

  白晨根本就不理会这女人,脚步更急。

  可是这女人突然冲到白晨的身后,一把抱住白晨:“快来人啊,抓流︶氓啊。”

  白晨低头看着这女人,这女人一与白晨的目光接触,立刻就松手了,可是下一刻又抓住白晨。

  “警察来了!看你往哪里跑。”

  白晨现在百分百的断定,这是个普通的女性,不过这思维实在是有点跳跃。

  “警察同志,快来啊……这是个坏人。”

  被这女的一纠缠,白晨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白晨和这个马尾辫女人一起被带上了警车,当然了,白晨被当作嫌犯,关在警车的后座上,这女人则是安排坐在副驾驶座上。

  这可能是白晨人生中,第一次戴手铐。

  “警察同志,我抓到坏人,有没有奖励?”

  “这需要等到他的身份确认后,如果是在逃的,有悬赏在身的通缉犯,的确是有奖励。”

  “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开车的警察也是被这女的逗乐了:“那你是要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最好是都有,最好是给我办法一个锦旗,见义勇为之类的。”

  “我们警局对面就有个小店。专门做锦旗的。你可以给自己做一面。”

  “妹子。其实你要真想要锦旗,我可以送你一面啊。”白晨忍不住插嘴道。

  “我揭发你,还抓了你,你还送我锦旗?”

  “是啊,锦旗上写着‘多管闲事’。”

  “你去死吧,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你不是好人。”

  “警察同志,我可以告她恐吓威胁吗?她让我去死,我觉得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

  开车的警察看了眼白晨。他还真没见过,在警车里还能这么淡定的嫌犯。

  “严肃点。”

  “警察同志,我觉得你是抓错人了。”

  “你别给我狡辩,车祸现场查出了撤离有枪械、违禁管制刀具,而且司机是毒死的,你敢说这些与你无关?”

  白晨耸耸肩,他还真没法解释这些东西。

  车子到了警局,不过正好是市局。

  迎面就看到章沐白走过来,不过,章沐白看到白晨的时候。明显是愣了一下。

  “白老师,您这是……”

  “队长。你认识他?”那个警察诧异的问道。

  白晨晃了晃手上的手铐:“章警官,能不能先把这手铐打开。”

  “这是怎么回事?小舟,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这家伙就是坏人,车祸现场发现了枪了,而且这家伙看到警车掉头就走。”马尾辫立刻说道。

  “你是?”章沐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马尾辫。

  “我是目击者,我可以上庭作证。”

  “那个司机是抢匪,而且他是自己毒死自己的,你们可以查一下他的牙齿里,肯定有个毒囊,他自己不小心把毒囊咬破死掉的,还有车上的刀和枪都只有他自己的指纹,他中的应该是溶血型剧毒,只要入腹中,一秒钟就能产生剧烈中毒征兆。”

  “你当这是武侠小说啊,在牙齿里藏毒囊,不是神经病吗?”马尾辫反驳道。

  章沐白看了眼白晨:“去调查一下情况。”

  “是,队长。”

  “我要是想跑,估计这女的是拦不住我的。”白晨很无奈的说道。

  “你就是做贼心虚。”

  “白老师……你怎么?”

  又是个熟人,何伟生走了过来,大老远就看到白晨,还有白晨手中的手铐。

  马尾辫立刻又开始猜忌起来,目光审视着在场的每个警察:“你们不会要包庇嫌犯吧?你们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白老师,这是什么情况?”何伟生翻了翻白眼,向白晨询问道。

  “局长,事情是这样的……”章沐白开始解释前因后果。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完蛋了……你们现在是不是想要我人间蒸发?”马尾辫开始慌张的看着每个警察。

  “何局,帮我安排一个房间,我和这女的聊一下。”

  何伟生看了眼马尾辫,对章沐白道:“帮白老师安排一个房间。”

  “我不去……我不去……你们要杀我……救命啊……救命啊……你们要灭口。”马尾辫立刻就剧烈的反抗起来。

  只是,压根就没人去拉扯她,她自己就开始在地上挣扎打滚。

  一直等到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整个办公室里,十几双眼睛都看着她。

  “玩够了么?”白晨哭笑不得的看着这马尾辫。

  “你不想去单独的房间,那我们去外面聊,这总可以了吧?”白晨看着马尾辫。

  “外面?外面哪里?”

  “随你,你要是不放心,找个人多的地方。”

  “我要去大马路上。”马尾辫毫不犹豫的说道。

  在她看来,在马路上人来人往,这家伙肯定不敢动手。

  “行,就外面马路。”

  白晨随手将手铐丢给章沐白,章沐白苦笑不已,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这个手铐根本就不可能锁的住白晨。

  白晨走在前面,马尾辫迟疑了许久,这才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后,白晨停住了脚步:“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我身陷危险之中。”

  “谁让你是坏人。”

  白晨深吸一口气,凝视着马尾辫:“你看过无间道吗?”(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