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罪无可恕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罪无可恕

  ();  白晨的话立刻让在场的康易和侯耀明紧张起来,侯耀明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警察?”

  “或许,警察对你们来说,是一种幸运。”

  白晨径直的向着卧房内走去,而三炮和贾鹏就埋伏在卧房的门后。

  白晨到了门口,看着床上掩盖的被子,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

  白晨上前去,轻轻的提起被子,看了眼被子里的女孩,倘开双手,连同被子轻轻的抱起女孩,同时轻声的在女孩的耳畔道:“不要怕,我是来救你的,不会有人再伤害你。”

  女孩像是惊醒了一下,偷偷的睁开眼睛,用那红肿的眼睛看着白晨。

  “你就一个人来吗?”

  “我杀人的时候,不喜欢带更多的人。”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你一个人的话,恐怕救不了任何人,只会让自己死在这里。”

  “你们确定吗?”白晨很勉强的勾起嘴角的笑容,只是此刻白晨的笑容,却显得狰狞无比。

  “杀了他!”侯耀明喝道。

  三炮是最没头脑的一个,他似乎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他毫不犹豫的朝着白晨出拳。

  只是,他的拳头还未触及白晨,突然爆裂好,整条手臂都跟着爆开成了一团血雾。

  “啊……我的手……我的手……痛死我了……我的手啊……”三炮已经痛的在地上打滚起来。

  “放心,死不了的,哪里有那么容易死掉……哪里有那么便宜死掉。”

  其他三人神经瞬间绷紧,全都骇然看着白晨,侯耀明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慌乱。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对三炮动了手脚?”

  白晨摇了摇头:“很简单,将真气侵入你们的体内,然后控制你们体内的真气,你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我要你们生,你们就生。我要你们死,你们就死!”

  “你……你是绝顶高手!?”

  他们知道有绝顶高手的存在,可是他们从不认为,自己会遇到这种角色。

  “算是吧。”白晨点点头。看着惊恐的四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情。

  “你是绝顶高手,对付我们几个新出道的后辈,不觉得丢人吗?”侯耀明大声喝道。

  “你们对普通人出手,难道就不觉得丢人吗?”

  “我们是高手。他们是普通人,能死在我们的手中,是他们的荣幸。”侯耀明说的坦荡而且直接。

  “对我来说,你们就是普通人,所以死在我的手中,你们也应该感到荣幸吧?”

  啊啊啊——

  贾鹏、康易和侯耀明三人的手臂同时爆裂,白晨狞笑的看着三人。

  “前辈……放过我们……放过我们吧,我们愿意侍奉您左右……”

  “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不敢了……前辈,念我们心智不成熟。年岁尚浅,放过我们吧。”

  “我才十四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三人哭爹喊娘的委求着白晨,白晨轻轻的拍着怀中的女孩:“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女孩始终凝视着白晨,眼角渗出血泪,咬着牙道:“他们都该死!”

  “是啊,他们都该死,他们都死有余辜。”白晨点点头:“不过,这么杀了他们,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不要啊……”

  “你别乱来。我这有炸药,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突然,侯耀明从怀中掏出一颗手雷,紧张的看着白晨。

  他先前特意从那些警察的身上搜罗的手雷。而且还不止一个。

  他自信,这些手雷足够将这个高手炸死。

  白晨的身影突然消失,紧接着那颗手雷已经塞在了侯耀明的嘴里。

  这手雷的个头要明显大于后侯耀明的嘴巴,可是却被白晨完全塞入侯耀明的牙关里,侯耀明立刻就惊恐的想要掏出来,可是怎么也掏不出来。

  “你继续掏。引线已经被我拔下来了,只要你掏出手雷,你就死。”白晨笑盈盈的说道。

  侯耀明的动作立刻就僵住了,惊恐的看着白晨:“唔唔……呜……”

  “这点小儿科的水平,也敢出来为非作歹,杀人放火。”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其他三人不断的委求着白晨,他们已经顾不上断臂的阵阵剧痛。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你们也不例外。”

  白晨冰冷的目光,让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只觉得身坠寒窖一般。

  “不过你们放心,暂时来说,你们还死不了……我要把你们吊在外面,让你们的血一点点的流干。”

  白晨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条绳子,随手一甩,绳子立刻将四个人缠住,白晨单手拖着四人,然后将他们挂在二十层楼的外面。

  当然了,为了让任何人都无法救他们,白晨还将几个从侯耀明身上搜来的手雷在四个人的身上挂了一个。

  他们的断臂伤口因为捆绑,不断的渗出鲜血,四个人哭喊着,可是白晨始终不为所动。

  年龄绝对不能成为他们开脱的理由,他们所犯下的,是绝对无法被原谅的罪行。

  “小妹妹,你叫什么?”

  女孩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回应道:“如兰,余如兰。”

  “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我爸爸……我妈妈还在卫生间里面。”说着,余如兰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白晨愣了一下,走到卫生间去,发现两人的尸体。

  白晨原本刚刚褪去的怒吼,又一次腾了起来。

  白晨再次来到阳台,将挂在阳台外面四个人双腿全部斩断。

  不多时,楼下已经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显然,四个少年被挂在高楼上,同时还被斩断手脚,肯定是瞒不住的。

  “如兰,你爸爸和妈妈已经去世了,可是你应该坚强一些,为了他们,也为了自己。”白晨对于这个女孩的遭遇,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我什么都没了……我什么都没了……”

  余如兰哽咽不止,泪如雨下,声音已经变得沙哑。

  白晨只能那么的任凭余如兰伏在自己的肩头哭泣,外面已经传来警察的脚步声。

  不多时,警察就进来了,而且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

  一看到白晨,还有裹着床单哭泣的余如兰,立刻就举枪指向白晨:“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情形,很难不让这些警察想歪,理所当然的就把白晨当作坏人。

  白晨抬起头,看了眼冲进来的警察:“出去。”

  “我让你举起手!”警察同样坚持着自己的要求。

  白晨看了眼怀中的余如兰:“坚强一些,好吗?”

  余如兰抬起头,凝望白晨:“你要走了吗?”

  “嗯,我要走了。”白晨点点头。

  “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白晨伏在余如兰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这是我的电话,任何时候,随叫随到。”

  “再见。”

  “再见。”白晨站了起来,朝着阳台走去。

  “不许动!我让你不许动!”几个警察全都开始上膛。

  “你们不要开枪,他是好人,他是好人!”余如兰焦急的叫道。

  白晨回头微微一笑,突然一个箭步,直接冲出阳台,然后纵身一跃,跳出了阳台。

  那些警察立刻就追了过去,往下一看,下方却空空如也,只有那四个被残忍折磨的少年吊在半空中。

  “立刻把他们拉上来。”

  几个警察立刻就要去拉人,突然,其中一个警察大叫起来:“不要……不要……他们的身上挂着手雷,千万不要动,只要我们一拉就会爆炸。”

  警察立刻就退开了,并且开始寻求支援以及拆弹专家。

  很快,拆弹专家就赶到了现场,疏散了住户,章沐白也赶来了,看到现场的情况,他就猜到了,肯定是白晨的杰作。

  不过等他了解了现场的情况后,他对救援就失去了兴趣。

  一方面是因为他实在找不出理由救这四个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是白晨的手笔,他不觉得凭自己或者拆弹组的人,就能救下这四个该死的人。

  “情况怎么样?”章沐白拉住拆弹组的同事问道。

  “现在情况很麻烦,绳子是死活扣,死活扣上绑着手雷,如果我们从下层营救,绳子就会逆向收紧,最上面的手雷就会爆炸,那四个少年必死无疑。”

  “那如果我们从最上面拉呢?”

  “如果我们从上面拉,会发生连环爆炸,最下面的最先爆炸,然后绳子的重力拉升失控,让上面的三颗手雷也跟着爆炸。”

  “难道没其他的办法吗?”

  “这是个死局,到底嫌犯和这四个少年有多大的仇,居然这么赶尽杀绝。”

  章沐白看了眼那四个哭爹喊娘的少年,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你说他们吗?他们死有余辜,就在今天,我们市里的十几个同僚被他们杀了。”

  “什么?这四个好像都没成年吧?”

  “这四个是惯犯,而且杀人放火家常便饭,就目前收集到的档案,放到任何一个成年人的身上,都足够死上十次了。”

  “那……那这四个人还救不救?”

  “废话,我们是警察。”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章沐白的职能让他不能袖手旁观。

  “再想想办法。”章沐白揉了揉太阳穴。

  “拖不了太久,他们身上正在大出血,这要是再拖下去,他们就要伤重失血过多而死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