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母亲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母亲

  几个女人做家务倒是很有一手,即便是陈莲娜,在白晨的逼迫下,也会去做家务。

  “我就看不惯这小子得瑟,我们几个得想个办法,整他一次。”

  “我觉得你们还是放弃吧,白大哥是无敌的。”陈莲娜早就已经放弃了和白晨做对。

  “丫头,你天天和白晨朝夕相处,又是他的学生,给点情报。”

  “我知道的你们肯定知道,我不知道的,白大哥也不会让我知道,白大哥酒量差,你们也都知道,不过他是滴酒不沾,还有我是听说他水性不好。”

  “难道就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吗?”

  “班上那么多人,也没谁成功过,白大哥是真的不可战胜啊。”陈莲娜看了眼三女:“你们干嘛这么执着要给白大哥找麻烦?”

  “今天你白大哥又把芯雅给拒绝了。”

  “又?也就是说,之前还有我不知道的?这第几次?”陈莲娜大为惊奇的看着三女。

  “如意姐,干嘛又提这茬!”白芯雅低着头,不满的说道:“也就两次,他看不上本小姐,本小姐也看不上他。”

  显然,明眼人都看的出,白芯雅这是在说气话。

  “白大哥有女朋友,至少他是这么说的……不过我们是从来没见过他女朋友,我现在越来越怀疑,白大哥到底是不是真有女朋友,毕竟我们连他侄子都见过,不可能这个女朋友这么神秘啊,别说见,照片都没有。”

  “对了。他那个音乐神童的侄子到底是长什么样?你有照片吗?”

  “我们班全体和他有合照,还有克丽丝也在合照里呢。”陈莲娜立刻拿出手机显摆起来。

  “石头!!!”当三女看到照片上的男孩的时候,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

  特别是如意,脸色更是在瞬间惊变,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

  毕竟。她所知道的可比其他两女多许多。

  这个孩子可是她所见过的,最可怕的孩子。

  要知道,这个孩子可是和传说中的神灵战斗过,并且还胜利了。

  “你们认识啊?”这次轮到陈莲娜发出疑问了:“你们认识,还管我要照片做什么。”

  “我们是认识,可是并不知道他是白晨的侄子。更不知道他是音乐神童。”

  “难怪了……当初他和我们说,他自己就能赚钱,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他真的是白晨的侄子?”如意脸色凝重的看着陈莲娜。

  “这还有假啊?他还是莫心的哥哥呢。”

  “如意,你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好像有些难看。”

  “我头有点痛,我回去休息一回。”

  “今晚就在我们这过夜吧。”周亦如说道:“天也不早了。”

  “不了。”如意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去。

  “如意姐,我送你。”

  白芯雅看如意的精神有些萎靡,担心如意生病了,主动要求送如意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如意看着认真开车的白芯雅:“芯雅,你有没有觉得白晨有点奇怪。”

  “什么?”白芯雅不明白如意为什么这么问,这问题到底什么意思。

  “你没觉得吗,他出现在你的身边。然后和你进入同一个学校当老师。”

  “你不也在这学校里吗?说的好像他蓄谋一样。”

  “可是你和他还成了邻居。”

  “好像是他先入住这里的,不过说起来还真有缘分,只不过他对我不感冒。”

  “或许是因为。你们都姓白吧。”如意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依然记得几个月前,第二次见到石头的时候,石头对白芯雅的态度就非常的奇怪,隐隐有些隔阂,可是却又始终注意着白芯雅,那时候她就在猜想。石头和白芯雅或者有什么关系。

  而如今这一切的连接点,白晨的出现。终于让如意彻底的证实自己的猜测。

  此刻在白芯雅市里的家里,白墨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别墅的外围被几十个黑衣人团团的包围。而内部则是一片漆黑。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贵妇人坐在白墨的面前。

  “你是说,我儿子还活着,并且还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并不知道你。”白墨看着眼前的妇人,心中百感交集

  。

  “如果你敢告诉他,我就毁掉你的一切!”妇人冷冷的看着白墨。

  “放心好了,他没兴趣知道,对于抛弃他的我们两个,他带着很深的敌意。”

  “恨我也好,至少这样他就不会遇到危险。”妇人的语气冰冷却又带着几分欣慰。

  “其实……他现在很强,或许他有能力保护自己。”

  “强?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能有什么能力?而我所面对的是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便他再出色,也不可能自保。”

  “不,我是认真的,他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更可怕,他曾经出手过几次,可是时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现在属于什么势力?”

  “不是,他的强大不是因为他有强大的势力,我所说的是他个人的能力,或许他能帮到你……你真的不愿意见他一面吗?”

  “没那必要,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以前不需要,现在同样不需要,当初既然让你将他处理掉,我就已经做好了失去他的心理准备,而且我的身边不缺好手。”

  白墨沉默不言,黑暗的气氛,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即便他们曾经作为夫妻,可是面对这个女人,白墨依然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妇人看了眼沙发旁边的一张合照,那是白墨、白芯雅以及白芯雅的母亲。也就是白墨法定的妻子。

  “江心她还好吗?”

  “生芯雅的时候难产死了。”白墨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悲凉。

  相比起眼前这个女人,他最爱的还是白芯雅的母亲江心。

  哪怕江心任何方面,都比不上这个女人,可是只有和江心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男人的尊严。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妇人拿着那张合照,轻轻的揣摸着照片上的女人。

  “这是他的照片。”白墨将一叠照片递给妇人。

  妇人接过照片,开始翻看起来:“这是他的童年吗?”

  “那张老照片是他的孩童时代,不过另一张照片却不是,关于这个男孩的身份,我现在依然在调查中。这个孩子与他的童年几乎一模一样,可是显然不可能是他的孩子,我最初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弟弟,不过看来是不可能了。”

  白墨原本还以为。眼前这妇人又生了一个孩子,现在想来实在可笑。

  “如果想见他,就去见见他吧,毕竟……他是你唯一的牵挂。”

  “他现在是什么职业?”

  “高中老师。”

  “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

  “我也不明白,从我调查到的资料,他应该很有钱,而且很有影响力,而我女儿恰好也在那个学校当老师

  。”

  “他知道芯雅是他姐姐吗?”

  “应该知道……芯雅前段时间遇到了几次危险。我猜想他是不是为了保护芯雅,所以潜伏在芯雅的身边。”

  突然,妇人将手中的照片完全捏成团。随手将之丢入垃圾桶中。

  “我该走了。”

  白墨也站了起来,复杂的目光凝视着妇人:“你真的……不愿意去看看他吗?”

  “在我心里早就没有亲人,现在冒出来一个,要么当他不存在,要么就是让他不存在,我不喜欢弱点。不然当初也不会让他处理掉他。”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刹车的声音。同时传来白芯雅的声音:“你们都是什么人?是我爸新请的保镖?”

  妇人看了眼白墨,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丝弧线。

  白芯雅以为这些人是白墨新请的保镖。不然的话,怎么会不认识自己,不让自己进门。

  白墨和妇人走了出来,白芯雅愣了一下:“爸……她是谁?”

  不过随即,白芯雅仿佛知道了一切一般:“哦……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下次我要是回来,会提前通知你一声的。”

  “咯咯……”妇人浅笑着:“你就是芯雅吧,我是你如月阿姨,我和你爸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啊……”白芯雅转头看向白墨:“还不叫阿姨,她是你妈的朋友,你小的时候,她还来看过你。”

  “如月阿姨?我怎么都没印象啊?”

  “你那时候还小,你如月阿姨又一直都在国外。”

  “哦……如月阿姨,你好。”

  “都成大姑娘了,有男朋友了吗?要不要阿姨帮你介绍?”

  “不用不用……”白芯雅一听这台词就头皮发麻,连忙摆手摇头。

  “白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芯雅,再见。”

  “如月阿姨,再见。”

  “爸,如月阿姨的车子都开走了,你还在看啊,真要舍不得就追啊。”

  白墨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她就是天上的月亮,看着挺美观的,可是却是生人勿进。”

  “现在都什么年代,还生人勿进。”

  “倒是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如意姐今晚回市里的爸妈家,我开车送她回来的,所以顺道就回家里看看。”

  “如意还知道主动回家看爸妈,你还要被动的回来。”

  “爸,你要是不欢迎我回来,我走就是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