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求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求

  “具体内容就是如此。”白晨此刻坐在张清远的办公室内。

  “不用考核,就可以得到名次?”张清远的脸上并无喜色,虽说这种内定名额的事情,在国内很普遍,不过这次毕竟是需要集训,而且还要到国际上比赛的,如果因为实力不够,而就在国际上走了一圈,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名额还不如不要。

  “白晨,我觉得还是通过正规途经进行考核吧,毕竟这种事走后门,实在不怎么光彩。”

  “要是最后输掉比赛的话,那是丢脸,如果拿到名次,这就算是为国争光,没什么不光彩的。”

  “可是你的那些学生,真的能拿到名次吗?”

  张清远觉得,白晨能打不代表他的学生就能打。

  而且如今是去国际比赛,拿到名次固然是好,可是如果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那么绝对会成为耻辱。

  “校长,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没信心了?”

  “这又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你说拿名次,你觉得其他的参赛者都是摆设么?”

  “校长,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

  “如果我的学生,能够进半决赛,以后我们班的学生,不管我进行任何的管理和教育,你都不能插手,并且任何涉及到我的学生的事情,哪怕是他们打其他班的学生,也是由我来处理。”

  张清远稍稍想了一下,半决赛!那就是说至少国际前四,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期了。

  “如果你没能完成这个指标呢?”

  “如果没完成。以后我就老老实实,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不还嘴。”

  “这可是你说的啊!”张清远脸上喜色更浓,毕竟这个赌局,不管输赢。似乎对学校都没有坏处。

  “那我们就这么约定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等等……白晨,我听说你威胁任老师,让她帮你写检讨书。”

  “什么叫威胁,这不是威胁。这是请求,不信你找任老师过来,我们对质一下。”

  “任老师虽然年纪比你稍大一些,可是毕竟是女孩,你不要欺负人家。”

  “误会。这肯定是误会,我怎么可能欺负老师呢,绝对是误会,好了……我先走了。”

  白晨立刻就逃出了张清远办公室,出了校门口,就直奔李老头的家。

  远远的就看到李老头在招待姚丛、徐长江和曹云,大老远大白就发现了白晨,冲着白晨汪汪的叫起来。然后大步的冲到白晨的面前,对着白晨又是舔又是跳,很是亲热

  。

  虽说大白如今已经不是最初的品种了。可是本性依然是狗。

  喜欢热闹好动,它最喜欢的还是七班学生来的时候,有很多人愿意和它玩。

  白晨走了上来:“你们来做什么?”

  三人立刻就站了起来,都没有开口。

  李老头见此情形,笑着说道:“白老师,你来啦。晚上在我这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饭。”

  “好啊。麻烦你了李老头。”

  李老头去里面准备晚饭,白晨顺势坐了下去。

  看了眼三人:“说吧。找我什么事。”

  “神棍……不对,白先生,你真的会仙术?”

  “不会。”白晨摇了摇头。

  “你骗人,我爸都说了,你帮我驱邪的。”姚丛立刻反驳道。

  “驱邪不一定要用仙术,你所谓的仙术,我是真不会。”

  “可是我爸说你很厉害。”

  “在某些方面,我的确很厉害,比如杀人,你爸之所以说我厉害,只是因为他见过我杀人。”

  “那你肯不肯收我为徒?”

  “学什么?杀人吗?”

  “额……就是你帮我驱邪的能力。”

  “说实话,你吃了我的紫菱瓜,体内又有饕餮血脉传承,资质上是没问题,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能够接受的了,成为我的弟子后的日子,我的弟子很多,甚至有杀手,我之所以接受他们,不止是因为他们的资质,更主要的是他们能够接受改变。”

  “改变什么?”

  “杀人!你接受的了吗?”

  姚丛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如果是坏人的话,我应该可以吧。”

  “你现在不要想当然,杀人可不是简单的下定决心就可以的,你父亲毕竟是官员,你确定你父亲能接受你成为一个满手血腥的屠夫吗?”

  “要杀很多人吗?”

  “不一定,不过我的弟子,几乎每个人都杀过很多人。”

  听到白晨的话,姚丛就开始犹豫起来了。

  “如果你父亲能答应,你就让你父亲交给你一个罪犯,如果你能亲自动手杀了他,那我就收你为徒,如果你办不到,就安安心心的当自己的大小姐。”

  白晨很直接的说道,目光转向曹云和徐长江:“两位,你们是陪姚小姐来的,还是另有他事?”

  “白先生,我想请你帮我延长生命。”

  “非亲非故,我不帮忙

  。”

  徐长江虽然想过白晨会拒绝,可是没想到白晨会如此的直接。

  “真的不行吗?”徐长江祈求的看着白晨。

  “你要多少钱?才肯帮他?”曹云严肃的看着白晨。

  “小姑娘,你的钱应该没我的多。”

  “没有人嫌弃自己的钱多,我相信我开的价钱,可以让你满意。”曹云很认真的看着白晨。

  “你的父母还在世上吗?”白晨看向徐长江。

  “你说的是孕育我的母上还是我人世的父母?”

  “孕育你的。”

  “她活着,却不在这世上。”

  “是远古神灵吗?”

  “是。”

  “他既然活着,我就不想出手,你毕竟是有主之物。他以精血孕育了你,你就是他的孩子,他应该不会放任你死吧。”

  “她如果愿意救我,我就不会求你了。”

  徐长江的脸上写满了绝望,白晨淡然的看了眼徐长江:“对了。你的母上是哪位?”

  “女魃。”

  “女魃?带我去见见她如何?”

  “没办法,她不在这世上,只有极阴之时连通次元才能够进入长生祠。”

  “把我带到连通点,我自有办法。”

  “这……母上不喜欢生人。”

  “那就算了,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白晨是真的想见见女魃。这世上存在的神灵不多了,白晨想要知道女魃对人类的立场。

  “我带你去。”徐长江没有思考太久,就下定了决心:“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母上毕竟是神灵。而且……她很可能杀了你。”

  “这周六吧,就这么说定了。”

  等李老头准备好晚餐的时候,却发现姚丛、曹云和徐长江已经走了。

  “姚姑娘他们怎么走了?”

  “他们都是城里的有钱人,吃不惯我们这的土菜,李玲应该快下课了,等她回来我们一起吃。”

  “呵呵……白老师就喜欢损人,我看那姚姑娘人不错。”

  “李老头,你哪只眼睛看到她人不错了。我看就很一般。”

  李老头如今已经把白晨当作自家人一样,白晨在这里也不见生。

  吃过晚饭后,白晨就回去。路上,白晨正好看到任心萍站在小区的门口

  。

  “任老师,好巧啊。”白晨主动上前打招呼。

  “不是巧,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任心萍冷着脸看着白晨。

  “找我?请我吃饭吗?”

  任心萍将检讨书丢在白晨的胸前:“这是你要的。”

  白晨翻了翻,笑呵呵的说道:“任老师好效率啊。”

  “有没有问题,没问题我走了。”

  “不送。”白晨看了眼内容。大致上符合自己的心意,只要稍稍修改一下。就能拿出来应付。

  任心萍看了眼白晨吊儿郎当的样子,心头就是无名火气。

  为了写这篇检讨书。她可以说是绞尽脑汁。

  当然了,如果是一般的检讨书,自然没这么困难,难就难在白晨的要求古怪而且过分。

  既要表达出白晨的愧疚,却又要表达出白晨问心无愧,甚至还要突出他的伟大。

  这哪里是检讨书,根本就是一篇自我吹捧的报告。

  白晨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的是四张严肃的快要结冰的脸,还有满桌子的残羹剩饭。

  “白晨,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清楚?”

  “说什么?”白晨看了眼陈莲娜、白芯雅、如意和周亦如。

  “我们可是知道,你被人告咯,今天律师都跑我们学校来了。”

  “我知道了,然后我把林涛请的律师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如意瞪着白晨。

  “白晨,我可以帮你请最好的律师,你不用太担心。”白芯雅关心的看着白晨。

  “放心吧,林涛请的那个律师是我的老朋友,他这次来学校,其实不是为了调查事情,是给我通风报信的。”

  “不是吧?这世上还有这么没职业道德的律师?”周亦如惊呼起来。

  “喂,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啊。”白晨翻了翻白眼。

  “我是真的想看到你小子吃瘪,整日里就看着你好像什么事都顺顺利利就不爽。”

  其他三女都深有感触的表示赞同,她们都快担心死了,可是白晨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

  而且在她们看来,被人告到法院去,就连律师都来了,结果这屁事没有,对方的律师还玩个无间道。

  她们实在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能够让这小子吃一次亏。

  “把碗筷洗了,你们不要以为假装谈正事,就能蒙混过关。”

  “这小子比猴还精。”(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