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律师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律师

  白芯雅心中又羞又气,她没想到白晨会如此的不留情面。

  哎呀——

  白芯雅也不看路,一头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白晨,你干什么……”白芯雅抬头的第一眼,没看清这人的脸,只是看身材还以为是白晨,不过认真一看,却不是白晨:“啊……对不起。”

  这人可不是白晨,至少在容貌上,这人比白晨帅多了,一脸的斯文,戴着金框眼镜,嘴角微微扬着笑容。

  “没关系,请问校长办公室在什么地方?”

  “哦,这边三楼第一间,就是校长办公室了。”白芯雅指着说道。

  “谢谢,请问你们是这里的老师吗?”

  “嗯,请问你是?”白芯雅和如意全都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个律师,这是我的名片。”眼镜男将名片分别递给白芯雅和如意。

  “律师?律师找校长做什么?”

  白芯雅看了看名片,青柳,华南律师事务所。

  “我今天受理了一起案子,被告是你们学校的一个老师,当然了,原告也是你们这的老师,是一起故意伤人的案子。”

  如意和白芯雅对视一眼,立刻就想到了,肯定是林涛要告白晨。

  “原告是林涛吗?”

  “嗯,你们与林老师很熟吧?能给我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吗?”

  两人都有些迟疑,虽然这次事件,她们也觉得白晨太冲动了,可是毕竟她们与白晨更亲近,自然不希望白晨出事。

  特别她们不想提供什么对白晨不利的证据,白芯雅立刻说道:“无可奉告。”

  说着就要拉着如意离开,青柳立刻拦住两人:“等等……两位老师,我说错了什么吗?”

  “你没错,你不是要找校长吗?要去就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白芯雅愤愤不平的说道。

  “芯雅。都这时候了,你还护着他啊,那种无情无义的家伙,就该给他点苦头吃。”

  “反正我就看这人不顺眼。青柳,听这名字就是个娘娘腔。”白芯雅不忿的扫了眼青柳:“我们走。”

  白芯雅拉着如意,头也不回的离去。

  青柳扶了扶眼镜,看着白芯雅的背影,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丝弧线。

  青柳到了校长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关,青柳敲了敲门,张清远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

  “你找谁?”

  “你好,请问您是张清远校长吧?我是林涛的代理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张清远心头咯噔一下,接过名片看了眼,扶了扶老花镜:“有何贵干?”

  “我是代表他向你们学校的白晨下律师函的,林涛要控告他故意伤害罪,同时提出赔偿要求。”

  张清远皱了皱眉头。这小子这次的麻烦是真的大了。

  林涛看来这次是不肯善罢甘休了,张清远看着青柳:“请坐。”

  “张校长,这次我来,主要是想来了解一下情况,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询问一些目击的学生。”

  “不好意思,你不是警察,没权力询问学生。”

  “张校长,看起来您似乎有些偏袒涉案的老师啊,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可对你们学校的名声不大好。”

  张清远眉心都快拧到一起了,这家伙也威胁自己。

  “我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你不允许接触我的学生,如果你擅自接触的话。那我就告你骚扰我的学生,还有,你说的偏袒这个词,最好也收回去,不然的话,我同样会控告你污蔑。不要以为我不懂得法律,最后,我们学校不欢迎除了师生和家长之外的其他闲杂人等进入,青柳先生,如果没什么事,就请离开吧。”

  青柳眉头一挑,颇有一些自讨没趣,张清远直接找来了校保安,把他送出了校门口。

  青柳看着学校的大门,有些犯难起来,这学校的人怎么都这么难对付,自己在里面居然接二连三的碰钉子。

  青柳想了想,还是没打算离去,便在校门口的一个早点摊上找了个桌子坐下。

  一般校门口三百米都不允许有商铺经营,不过这个早点摊是个特例。

  青柳想等到中午放学的时候,去打听打听情况。

  “老板,吃点什么?”早点摊老板上前来问道。

  “一碗豆浆。”

  “老伍,再给我盛一碗锅边。”

  “白老师,我记得这事件有你的课啊,你不去上课啊。”

  “我现在被人追杀呢,不上课,让那群小子自习去。”

  这老伍的孩子,也在白晨的班上,名叫伍六,白晨给他取了个外号是馒头小王子,因为伍六永远都是早餐吃馒头,午餐也馒头,晚餐还是馒头。

  因为伍六家境也是非常不好,他老子老伍就是个小商贩,平日里就在街市上卖早点,不过街市太乱了,一般也没什么人去那吃早点,所以白晨就让老伍到校门口摆摊。

  而这个摊位,也是白晨和学校门卫说的,白晨有事没事,就去和门卫喝茶抽烟,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而且白晨觉得,一个摊位也不会影响什么秩序,并且可以给赶早的学生提供早点。

  唯一有意见的就是学校的食堂,学校食堂的承包人还为这事找了校长,不过校长一听说是白晨主张的这事,立刻就推说这事他管不着,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老伍对白晨是一百个放心,自己那孩子原本的成绩,他是早就已经放弃,简直就惨不忍睹,可是自从白晨接手七班后,伍六的成绩就直线上升,而且一回家里,这孩子就满口都是白老师如何如何。

  当然了,就说这早点摊,就给他家缓解了不小的压力。

  特别是七班的学生,每个人早晨来必会到这吃早餐,伍六早晨的时候,也会在这帮一会忙,而且没有人因此看不起自己儿子。

  当然了。偶尔自己儿子给同学多加点东西,他也权当没看到。

  青柳一听,白老师?

  青柳看了眼手上的资料,又看向对面那桌子上。

  没错。是他了!

  青柳微笑的走到白晨的桌子前坐了下去,白晨前后左右看了眼,最后将目光落在青柳的身上。

  “有何贵干?”

  “你就是白老师吧?”

  “明知故问。”白晨喝着豆浆,嚼着油条。

  “我是林涛的代理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青柳想看到白晨惊慌失措的样子。可是让他失望的是,白晨只是很平淡的吭了声:“哦。”

  “你不担心吗?”青柳疑惑的看着白晨。

  “有什么好担心的。”白晨翻了翻白眼。

  “白老师还真是心胸豁达啊。”

  “口不对心,你心里肯定是在想,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看我不把这家伙整死。”

  青柳的脸上稍稍的露出一丝尴尬,因为白晨不但把他心里话说出来了,而且还表现的唯妙唯笑,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滑稽。

  “看起来白老师是胸有成竹,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心啊。”青柳微笑的说道。

  白晨上下打量着青柳:“看起来,你是个新手律师。或者根本就不是律师。”

  “何以见得?”

  “首先,这个华南律师事务所,可是联系电话前面的区号是北方省份的,这名片上就有些问题,还有,你身上的这身西服可是价值不菲啊。”

  “价值不菲又如何?”

  “价值不菲,那就说明你不是一个应该坐在早点摊上的人,作为一个律师,是绝对不会穿一件新衣服出来会晤客户的,还有。你的眼镜是无度数的,你却要戴着眼睛装逼,这只能说明,你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精明、干练。所以才做这身打扮,一般会做这种事的,除非是没经验的律师,或者是假律师,你以为的律师都是那种西装领带,其实真正有经验的律师。更愿意表现的自然一点,除非是上庭,不然的话,很少会穿的这么正式。”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惯,我这人在任何场合,都喜欢穿的正式一点,不行吗?”

  “不不不……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这不叫做正式,而是伪装。”

  “如果你觉得我的身份有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的律师事务所,或者直接在网上查找我们华南律师事务所。”

  “一个人想要证明自己的假身份的时候,往往会让第三人来证明,而不管我是打电话还是上网查,查找的肯定都是你事先准备好的资料,我何必浪费时间,其实要查你的身份还是很容易的,只要查你代理过的案子,当然了,你或许会想,自己早就把案子的资料找好了,不过我查的可不是什么案子,而是案子的原告、被告、证人、听审的人,很容易就能够知道你的真假,哪怕这些你都想到了,要找出你的漏洞,还是非常的简单,因为我说的这些人,肯定很容易找出破绽。”

  青柳的笑容有些僵硬,白晨似乎没注意到青柳的脸色,依然自顾自的说着:“一个谎言就需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弥补,而你要想说谎,首先要学会圆谎……额,青律师,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哈哈……看来你是真的当真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开不起玩笑的,这样吧,如果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也很乐意回答你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白老师,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等等……”

  “白老师,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与你继续交流下去的必要了,我想我们下次见面会在法庭上。”

  “不是,我是想说,你这的账还没付呢。”

  白晨微笑着提醒青柳:“虽然你长得帅,可是该付的钱还是要付的。”

  青柳尴尬的回过头,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将一张百元钞票放在桌子上。

  “白老师,这顿早餐我请了。”

  “谢谢……不过青律师,还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是关于我自己的,我想这对这次你代理的诉讼会有些帮助。”

  “什么事?”

  “我讨厌比我长得帅的男人。”白晨笑呵呵的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