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自焚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自焚

  白衣僧人疑惑的转过头去,他认得出莫心不是人,可是这个突然来临的孩子明显是人。

  “你是?”白衣僧人皱着眉头看着白晨。

  “如你所见,我是人。”

  白衣僧人道行很高,不过这是他的佛性,他修的是禅道,再加上这千年古刹的信念加持,所以他不惧任何魔障邪祟。

  “你是何人?可知她是魔头?”

  “我知道。”白晨点点头。

  “你知道?”白衣僧人原本还以为白晨是被莫心迷惑的,可是此刻看来,却不如自己以为的那样。

  “那你还要与魔头为伍?”

  “你又何尝不是?”白晨看了眼地上的已经沦为堕魔的老和尚,眼中充满了厌恶。

  “我这弟子虽然心术不正,可是亦不该堕入魔道,万劫不复。”

  “你的弟子?你既然知道他心术不正,为何还留他在这祸害他人?”

  “我修的是禅道,你觉得我能拿他如何?”白衣僧人辩解道。

  禅道并不是术法,也不是武功,只是心灵上的一种境界。

  除了能够让他延年长寿,并没有其他功效。

  古往今来,许多高僧都曾经留下舍利子,这些能够留下舍利子的,也都是修禅道的。

  白衣僧人与戒杀不同,戒杀是以杀入道,他先是一个武修,而后才是一个和尚,并且他在入空门后,所修的也是释道。

  释道与禅道不同,释道修的是功德,禅道修的是心境。而他的罗汉金身,就是依靠着功德累及,如今再向上修佛,也是靠着功德。

  也就是说,白衣僧人对付莫心这种魔头得心应手。可是如果对象是个普通人,他却无能为力。

  “你既然无力降魔,难道其他人也不可以出手?”

  “他虽是业障缠身,自有天道定夺,怎可让一个魔头来伤他性命,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你又怎知她不是天道?”

  “天道非魔道。怎可相提并论。”白衣僧人辩解道。

  “万道归宗,天道为何就不能是魔道?和尚,你着相了。”

  “你这是歪理,正邪不两立。”

  “道家讲究否极泰来,阴阳相融。外教亦有光暗同理,光生暗,暗生光,并没有绝对的光或者暗,为何到了佛家,便讲究绝对的正或邪?”

  “他们是他们,我佛门重地,绝对不允魔头肆意妄为。”

  “你既然说不许魔头肆意妄为。那我身为人,可否处决于他?”

  “这……人自有人道,世间律法自可制裁于他。毋须假借你之手。”

  “那你就是存心袒护是吧?”

  白衣僧人脸色有些难看,虽然老和尚心术不正,可是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心里上多少有些难以放下。

  “你是禅宗之人,眼见恶行恶业不予制止,却又不允他人除恶。是何道理?可是佛祖教你这么做的?你这禅宗干脆不修也罢,干脆修个掩耳盗铃也是极好的。”

  白衣僧人脸色一阵青红。嘴唇颤颤难言:“这……这……”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不愿意伤他性命,却也不能放任不管,你这师父做的可真差劲,这些年他害了多少小姑娘,你可都看在眼里,却自顾自的修自己的佛,恐怕早已在心中留了心劫,心劫一生心魔必乱,你这辈子都修不成佛。”

  噗——

  白晨这句话,彻地的触动了白衣僧人的心结。

  白衣僧人看着自己弟子作恶,何尝没有自责,只是他一方面是不作为,同时又对这弟子心念旧情,总想着或许他会改邪归正,久而久之,便生了心魔。

  禅道本就最重心境,心中有坎便难大成。

  白衣僧人这种独善其身的做法,却给他自己带来大劫。

  白衣僧人脸色剧变,口中一口鲜血喷出,白衣染血,人也完全颓坐到地上,脸上、身上开始遍布皱纹,原本看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此刻却已然成了一个*十岁,老态龙钟的老年人。

  白晨脸上微微不忍,自己一句话破了白衣僧人道行。

  要说白衣僧人大罪大恶没有,可是放任自己弟子作恶,却是千不该万不该。

  其实说白了,白衣僧人就是被他这弟子拖累。

  “贫僧还是放不下……佛祖,弟子还是放不下……”白衣僧人两行浊泪淌落,即便是自己的道行一朝散去,却始终记挂自己的弟子。

  这其中更多的是对亲情的不舍,求佛问道何其艰辛,心有牵挂,终成执念,到头来就如白衣僧人一样,最后一生所求也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衣僧人面容苦涩,泪流颊面,突然,白衣僧人的身上开始燃起火焰。

  白晨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这老和尚居然在悲极中顿悟。

  白衣僧人盘坐地上,身体在火焰中渐渐燃成灰烬,并且面不改色,始终保持着那份平静。

  最后一刻,他终于放下了一切,放下心中执念,也是委实难得。

  不过,此生已经被他的弟子毁掉了,只希望他的业障不深,来世可以重修。

  白晨突然发现,在那灰烬中,居然有两颗晶莹剔透的晶石。

  “舍利子!”白晨惊奇的伸手接过舍利子。

  “真讨厌。”莫心皱着眉头,她毕竟是天魔,对于舍利子的光辉本能的抗拒。

  白晨看了眼老和尚:“除恶务尽。”

  即便可怜白衣僧人,可是不代表白晨就能容忍他的这个弟子。

  莫心伸手一抓,五指扣入老和尚的头顶,黑气开始顺着莫心的手臂上流,而老和尚毫无反抗之力。渐渐的被抽干精髓魔气。

  对于莫心来说,这老和尚心中的肮脏污秽,就像是一片肥沃的土壤,她所做的就是丢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就会在老和尚的心中滋生生长。最后将老和尚化作堕魔,而后她就能收获纯净的魔气。

  这种买卖可谓是稳赚不赔,只要一丝魔气作为种子,就能够获取更多的魔气。

  当然了,如果莫心愿意下血本,让更多的人化为堕魔的话。的确是可以。

  不过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老和尚这样,几分钟就完成了人与魔的转化。

  如果其他人被渡化或者消除魔气,那莫心就得不偿失了。

  这与人类的风险投资很像,只不过风险更大一些。

  “早知道这和尚能结成舍利子。先前就该给这白衣僧人种一颗魔种,或许就能收获到魔舍利了,真是可惜。”

  “把肮脏丑陋的东西染黑我不反对,可是干净的东西染黑,却是一种亵渎。”

  白晨没有阻止莫心魔化老和尚,不代表白晨就会眼睁睁的看着莫心对白衣僧人下手。

  “听说这舍利子可以驱散诛邪,不知道对陈莲娜有没有用。”

  “你若是把这舍利子给她,以后她都别碰我。我讨厌舍利子的气息。”

  对于莫心这种域外天魔来说,还只是讨厌,如果是那些普通的妖魔鬼怪。或许震慑力更大。

  “有人来了,我们走。”

  外面的和尚进来的时候,白晨和莫心已经离去,不过地上却留下了两堆尘埃,一堆是白灰,一堆则是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石头、莫心,你们跑哪里去了?我们都急死了。”

  七班的学生看到白晨和莫心回来。立刻就松了口气,每个人都是满头大汗的。

  “哦。我们找了口水井,打了点水。”白晨将一瓢水拿到李妍的面前,冲着李妍的脸上就泼下去。

  李妍大叫一声,立刻就清醒过来:“怎么了?谁拿水泼我?”

  “石头,你干什么?”李妍被水连呛了几声,非常的狼狈。

  “公主,你醒了啊,我们刚才都差点叫救护车了。”

  “我怎么了?”

  “你刚才莫名其妙就昏倒了。”

  李妍抹去脸上水迹:“我昏倒了吗?”

  “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是被石头那一瓢水泼的透心凉。”

  “这破地方的井水倒是干净,或许这里也就只有那口井是干净的了吧。”白晨笑了笑:“走了,回酒店休息一下。”

  “这么早回去啊?”

  “回去我介绍克丽丝给你们认识。”

  原本众人还有些不情愿,不过一听说要介绍克丽丝给他们认识,一个个就全都激动的难以自已,心急火燎的赶回酒店。

  到了酒店后,克丽丝正好也休息够了,白晨就叫上克丽丝,介绍给学生认识。

  克丽丝比这些学生大两三岁的样子,所以都很有话题聊。

  一直到晚餐的时候,克丽丝才回自己的房间,不过还叫上了白晨。

  “石头,你都不需要排练的吗?”

  “懒得排练,到时候在舞台上,该表现什么样就什么样。”

  “你倒是豁达,不过你最好表现的好一点,毕竟我可是从大老远赶过来的。”

  “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晨对自己晚上的表演,还是充满了信心。

  吃完晚饭后,绉胖子就急急忙的跑过来了,英蕙也跟在一旁。

  “石头,我们该去现场了,到时候现场的灯光、舞台配置,还有伴舞什么的,有什么需要,都需要提前协调一下,还有,今晚你要演奏的曲子是什么?我好去和主办方说一下。”

  “曲子嘛……没有名字,舞台方面,也不需要特别的布置,只要用烟雾遮挡住即可。”

  “没有名字?新的曲子吗?”

  “是啊,新曲子。”

  绉胖子立刻就是表现出惊喜之色,毕竟每次白晨有新曲子面世,都会引起一阵狂潮,看来这次表演之后,又会引起新一轮的热潮了,对此,绉胖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