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杀手之王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杀手之王

  被一个小孩子嘲讽,道士的老脸也有点挂不住了。

  “既然你觉得这些废物打不过我,你又自持身份,那叫我上来搞毛?”

  “也好,你小子太过锋锐,老道我便磨一磨你的锐气。”

  道士上前一步:“来吧,你之前与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我同样奉还给你。”

  白晨微笑着走上前:“高手对决,判断失误是非常致命的,你的武功虽然不错,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你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少了。”

  “这世上能与我过招的,寥寥无几,实战经验少,是因为我足够强。”

  白晨突然身形一动,直接冲向道士:“那我就给你增加一点实战经验。”

  道士眼中精光一闪:“扶摇步法!可能我没告诉你,扶摇步法是自创的,而后放入了神源游戏里。”

  白晨的动作奇快无比,犹如猎豹一般,身形左右闪动,这也是扶摇步法的精髓所在,左右的虚晃,迷惑对手。

  白晨三步并作两步,已经突进到道士的身前,道士向前拂袖一扫,刮过一道劲风。

  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认真,即便他刚刚在电梯里吃过苦头,可是他依然坚信自己的实力,电梯里的失败,完全是许多客观原因引起的。

  白晨轻易的避开道士的攻击,伸手再次故技重施,要拉住道士的手腕。

  这次道士学乖了,毕竟是一气归元的高手,哪里那么容易中招,至少如果白晨不动真正的实力,是很难用同样的招式让对手连续中招。

  当然了,白晨也没有那么天真的想法,对方不是傻子,而且对方也不是游戏里的NPC,只会固定的攻击机制。

  双方互攻了一招,都是无功而返。各退了三步,拉开距离。

  “不错,再来!”道士倒是有些意外,这小子居然仅凭扶摇步法。就能够与自己过上一招半式,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而且扶摇步法可是自创的轻功身法,这小子居然能把扶摇步法用的如此纯熟,实在难得。

  不过从交手中。道士也感觉出,这小子的修为不过是后天三层,可以说是非常弱的修为。

  如果在这种级别下,自己还会输掉,那自己真该找跟绳子上吊自杀了。

  白晨再次出招,这次施展出了迦叶掌。

  先是一招掌生莲台,道士现在更加确定,这小子只在神源游戏里学过武功,现实里扶摇步法和迦叶掌分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门派,自己是武当的。而迦叶掌是少林的,除了游戏里,其他地方基本上不可能同时学习到这两种武功。

  而且道士对于迦叶掌也是相当熟悉,所以他并不慌张,向着白晨的掌劲便迎了上来。

  可是,白晨的这招掌生莲台本就是虚招,就在道士要触及白晨的掌劲之时,白晨突然变招,变成了伽蓝拜佛,掌劲猛然一吐。道士脸色惊变,这小子好阴险的变招,他是算准了自己的动向。

  一般来说,掌生莲台和伽蓝拜佛是不能相连。因为这其中有个断续的空档,可是他算准了自己的应对方式,所以才先以掌生莲台相迎,而后又变作伽蓝拜佛。

  这小子的招式实在是老练,居然能算到自己的下一招。

  瞬息间,道士就想出应对之法。身上气劲立刻爆发开,既然这小子与自己靠的这么近,自己干脆以强直接克他的弱。

  气劲一发,周围的人或物必然要被弹开,看这小子还怎么应对。

  突然,白晨再次变招,一招指天问佛刺向道士。

  而且白晨所攻的部位就是道士的罩门,下丹田处。

  道士大惊失色,这小子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罩门?怎么可能?

  不过,就在白晨即将刺中罩门之际,突然收手,猛然向后退去。

  如果这一刺下去,虽然要不了道士的性命,可是必然会让他元气大伤,甚至有可能大损修为。

  白晨鄙夷的看着道士:“你比我想象中的弱好多,你居然在如此近的距离释放罩门,难道你不知道,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让对手感应到你体内真气流动,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瞬间发现你的罩门。”

  道士的脸色有些僵,尴尬的看着白晨。

  刚才那一招,如果这小子不收手,自己必然是惨败,甚至是自毁多年苦修。

  “没劲,你太弱了。”

  白晨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等等……”道士立刻叫道。

  “怎么?你还要打?你的罩门都被我找到了,再打下去,你必输无疑。”

  道士目光闪烁不定,按理说,这局的确是他输了,可是他心中依旧不甘。

  毕竟他的修为可是举世难寻,他觉得自己没那么容易输。

  而刚才也只是他的失误,而且也是自己大意轻敌,只要他不再冒失,肯定能够取胜。

  不过,被白晨这么一说,他还真没脸再继续动手下去。

  那五个小子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这小子太诡异了,修为明明就很弱,可是却能够与道长对招,道长在他们的心目中,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可是这小子不但能够与道长对招,而且还险些取胜。

  这五个小子并不能看出其中凶险,更看不懂其中的蹊跷,也只有道士明白,刚才是白晨放他一马。

  “小子,你刚才为什么收招?”

  其实白晨对这道士的印象并不太差,至少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主动生事,如果不是他身边的这些小屁孩老是给他惹事,估计他们之间也打不起来,所以白晨也不打算把这道士怎么样。

  “只修心不修身,修个毛的武功,傻逼一个。”白晨瞥了眼道士,这道士就是把自己的精力完全倾注在修炼内功上,只注重境界,对于身手套路,却相当匮乏,白晨原本还想挑战一下。以后天三层以下的修为,也就是神源游戏里的1级修为对付10级修为,可是道士的表现,实在是让白晨大为失望。

  可以说。道士的应对,还不如游戏里的>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个时代江湖人士本来就不多,而且又处于和平年代,动手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

  “小子。你还没赢,说什么大话。”阿苗大声的为道士辩驳道。

  “手下败将。”白晨瞥了眼阿苗。

  “你说什么!?”阿苗和身边的同伴,立刻义愤填膺的叫起来。

  “小子,你我再认真的来一局如何?这局之后,你我恩怨一笔勾销,不论胜负。”

  其实道士现在最渴望的是赢白晨一局,然后再大度的放过白晨,这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

  “那他们呢?”白晨指着五个小子。

  “他们也是一样,绝不再招惹你。”

  “一局了结恩怨是吧?”

  “是!认认真真的来一局。”

  白晨又回到道士的面前:“你吸收了前面的教训吗?”

  “相同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我要出手了。”白晨提醒道。

  “来!”

  白晨动了,依旧是扶摇步法。只是这次却要快了许多。

  道士也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着白晨冲过来。

  白晨双掌齐出,推波助澜,道士立刻就想到了破招,以力挽狂澜应对。

  可是就在这时候,白晨再次变招推波助澜变成了回天无力,道士一见白晨变招,同样跟着变招,以一招掌握乾坤应对,只是白晨再次变招。不过这次却是变回推波助澜,道士脑筋里的一根筋突然绷断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傻眼了。

  因为推波助澜正好就是克制掌握乾坤的。白晨身子正好贴到道士的胸前,双掌向左右一扫,荡开道士的左右臂,而白晨则以肩头撞击道士的胸口。

  如果以以往的习惯,如此近身距离,道士绝对要释放护体真气。可是上次被白晨那么一破,找到了自己的罩门,如今的道士犹如惊弓之鸟,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下,根本就不敢开启护体真气。

  白晨肩头一震,道士连退几步,白晨紧跟上前,一招雾里乾坤,从道士的腰肋穿过。

  道士突然感觉腰部一凉,白晨的掌心已经贴在腰肋上,只要白晨稍稍用劲,道士就要半身不遂了。

  道士的脸色一阵红白,秒杀!

  这次他是真的无话可说,这小子招式明明就简单的要死,为什么自己就是斗不过他?

  “我说过,你太弱了,空有一身修为,居然如此不明招式套路。”

  白晨收回手掌,此刻他更加失望,这道士真的不是一般的弱。

  突然,一个女人出现在天台上,出现在道士的身后。

  而这个女人白晨认识,当然了,也仅仅是有一面之缘,他们曾经在国外见过一次。

  霍玲,国内天后级别的歌手,曾经在受邀拉斯维加斯音乐节。

  “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音乐神童,居然有如此的武功。”霍玲微笑的看着白晨。

  道士脸色一变,他居然一直没发现这个女人,这女人是什么时候来到天台上的。

  “我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天后霍玲,居然是个杀手,而且从你身上的气息来看,你应该是杀手之王吧。”

  道士的脸色再次变色,其他五个小孩,同样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霍玲。

  不过,他们显然都没想到,白晨就是传说中的音乐神童。

  “石头,姐姐可不喜欢太聪明的孩子。”

  “怎么?你要杀我吗?”白晨微笑的看着霍玲,其实在这之前,白晨就感觉到了霍玲的存在。

  “你的人头很值钱,一亿美元,据我所知八个月前,军神在首都失踪了,而你那时候正巧也是在首都吧,那时候似乎正好是郭明暖的演唱会。”

  “哦……是来给他报仇的啊。”

  “这么说你承认了吗?”

  其实这也只是霍玲的猜测,不过她没想到,白晨居然如此轻易的承认。

  “就算我不承认,你会相信吗?”

  “看来军神的失踪,真与你脱不了关系,怎么样,和姐姐我过几招如何?”

  “你确定杀的了我?”白晨上前一步,凝视着霍玲。

  “不是很有把握。”霍玲的笑容始终甜美,只是她的笑容里,却带着几分杀意。

  “不过如果你肯和我过招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情报,你不想知道,谁想杀你吗?”

  “杀手之王,贫道倒是想和你过过招,不知道你是否成全?”

  “你太弱了。”霍玲摇了摇头:“你的修为虽然比我高出一些,可是我要杀你,也只要三招。”

  道士的脸色更加难看,先是被白晨接连几次击败,如今又来了一个,还都是同样的语气,都是说他弱。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弱吗?

  “我现在倒是提起兴致了,我们来过几招吧,不过你最好小心点,我见过很多的高手,武功和修为比你强的也多的多,可是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杀的了我,反而死在我手里的高手多不胜数,希望你不会是下一个。”白晨一步步的走向霍玲。

  不同于面对道士的时候,那种激进的方式,这次白晨只是用走的,可是却给霍玲带来更大的压迫感。

  这一刻,霍玲只觉得头皮要炸开了,这小子怎么回事,明明修为这么弱,为什么会带着这种压迫感?

  “小兄弟,小心点,老道我前天晚上说过,你近期内可是有血光之灾。”道士提醒道。

  “老道士,我看你是走眼了,一般我的血光之灾,都会应验在别人的身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