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道士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道士

  什么鬼最凶?

  被火烧死的鬼是最凶的,不过比火鬼更凶的是烧死他们的人。

  这近百个人贩子本就是心胸阴暗,如今被白晨处以极刑,其怨念可想而知会有多强烈。

  白晨则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别说区区百人不足,便是再多百倍,也无法侵扰白晨的心境。

  只是,白晨回酒店的时候,所有人都躲着他。

  因为所有人都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小孩身上有一种可怕的气,萦绕在他的周围。

  不过,总是有不怕死的人,刚进入电梯,一个道士就跟了进来,先是惊奇的看着白晨。

  “小兄弟,你刚杀过人?”这道士眉头紧锁,因为他发现,白晨的身上怨气冲天,要么杀的人心有不忿,枉死于他人之手,要么就是白晨刚刚杀过许多人,多人怨念集结,所以才会让这孩子看起来如此的凶戾。

  白晨看了眼道士:“神经病。”

  道士哑然,心中也在疑惑,难道自己看错了,这样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是杀人犯?

  到了楼层,道士也跟了出来,而这时候,旁边的客房里出来四五个小孩,看到道士都主动喊道:“道长。”

  白晨只是淡淡的看了眼道士,疑惑这道士似乎带了不少小孩出来,不知道是什么身份,难道是哪个道观的?

  “小兄弟,我看你戾气冲天,恐遭厄运缠身,不如老道我为你驱除戾气,助你避劫如何?”

  白晨看了眼道士:“没兴趣。”

  “小兄弟。我非江湖术士,听我一句劝,你现在的情况相当危险。”

  “神经病。”白晨翻了翻白眼,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我,道长可是国师级的人物。愿意帮你化解灾厄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知道感恩,居然还骂道长。”

  那几个小孩义愤填膺的看着白晨,全都开口指责白晨不明事理。

  “那又怎么样?你们说他是国师他就是国师吗?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合伙的骗子。”

  其中一个小孩脸色一沉,抬起腿便是扫向白晨。

  道士眼中精光一闪,就在这小孩即将命中白晨之时。隔空伸手一抓,制住了这小孩的腿扫。

  白晨眼中其实也有那一瞬的惊讶,立刻打开自己的立场扫视这道士和这群小孩。

  白晨意外的发现,这道士居然是少见的高手,一气归元中期的修为。而这群小孩也相当不简单,全都是介于先天与后天之间。

  不过从眼前这小孩刚才那一腿的攻势来看,他接触武功的时间并不长,不过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如此的功力,足见其天赋相当不俗。

  白晨把每个小孩都打量了一遍,在场五个小孩,两女三男。最大的大概十五岁,最小的和自己差不多大。

  “小海,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许你用武功对付普通人,更何况还是一个比你小的小弟弟。”

  这个叫做小海的男孩大概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一头的卷发,脾气相当的直,看着白晨的目光还是带着愤怒。

  其实这道士先前是故意慢一拍出手的,他也想看看白晨是否会武功。

  不过。在小海的攻击到面前了,白晨也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就说明这小孩不会武功,至少他的判断是如此。

  道士微笑的看着白晨。双指一凝,向着墙壁一刺,手指立刻穿透墙壁。

  “小朋友,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

  “没错,老道我看你资质上佳,不论是修术法学道术,又或者是习武练功,都是不错的选择。”

  “这么说你是真的会捉鬼咯?”

  “你想学抓鬼?”

  “不是,跟我来。”白晨打开了自己客房的房门。

  陈莲娜立刻冲了出来:“石头,你回来了,他们是谁?”

  白晨回头看向道士:“牛鼻子,你看的出她的状况么?”

  道士上前一步,开始上下打量着陈莲娜:“怪了,这位姑娘是不是吃了什么天灵地宝?紫气自天灵盖喷薄而出,慧目开,心眼通。”

  陈莲娜和七班的其他人一样,全都吃了紫菱瓜,自然是心慧开明,身体比起同龄人更加健康,而且还更加聪慧。

  “我不是让你看她资质,是看她是不是被什么邪物缠身。”

  “石头,这是你招来给我驱邪的道士?”陈莲娜现在对道士可没什么好感。

  “姑娘,你也被邪祟纠缠吗?你身上的确有些阴气,只是我暂时没看出你周身有什么鬼物。”

  “陈莲娜,你把事情跟这道士说一遍。”

  陈莲娜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道士眼中立刻就露出一丝明悟:“原来是缚灵。”

  “什么是缚灵?”

  “所谓的缚灵,其实就是一些江湖术士养的鬼,有强有弱,而这些鬼是需要血食的,每次驱使也都需要大量的血食,江湖术士多是以自己的血座位血食,可是往往是自寻死路,到最后江湖术士豢养不起了,便想将这缚灵弃之,可是缚灵又不能轻易丢弃,正常来说,不管怎么丢弃,缚灵都会找上门,可是如果给缚灵找寻新的主人,那么就能够摆脱缚灵的纠缠。”

  “那你有办法驱除不?”

  “不行,缚灵一旦认主,就与宿主性命相通,不会主动伤害宿主,可是宿主也无法摆脱,实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我不要什么缚灵啊。”陈莲娜紧张的叫起来。

  “小姑娘勿慌,我授予你一个术法,可以让你暂时以血气豢养缚灵,只要每日以一滴精血喂养。缚灵就不会加害你。”

  白晨眉头皱了皱,他先前就猜到陈莲娜是被*水东引的,唯一不知道的是这邪祟的名称,而他原本以为这道士有些神通,或许有办法驱除陈莲娜身上的缚灵。

  如今这道士也只能想出这烂办法。一滴两滴精血是没什么,可是精血是什么,那是心头血,少一滴就少一滴,一个人能有多少精血。

  而且陈莲娜如今初修武功,哪里有多少精血可以豢养的了缚灵。

  要不了多久。陈莲娜就要被吸成人干。

  “你知道怎么转认宿主么?”白晨问道。

  “小兄弟,你想做什么?”

  “把这缚灵转到我身上。”

  “小兄弟,这可是万万不可,你年纪这么小,恐养不了几日。便要被这缚灵吸成人干了,而且你身上戾气如此之重,只会增强缚灵凶戾,到时候缚灵变本加厉的吸你,你绝对消瘦不起。”

  “石头,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我不怕了……”陈莲娜不愿意做这种事,毕竟眼前这个孩子是白晨的‘侄子’。

  “这世上还没有我消受不起的。”白晨淡然说道。

  “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不知死活的东西。”小海在一旁冷嘲道。

  “你只要回答我,你帮不帮忙。不帮忙就滚蛋,我自己找人帮忙。”

  “小兄弟,你戾气太重,真的不适合养缚灵。”道士还在劝说道。

  白晨直接就下了逐客令:“既然你没用,那就自便吧。”

  “小兄弟,我是真的想帮你。你身上戾气如此深重,若是不能消解。近期必会遭遇血光,比之这小姑娘更加危险。”

  “烦不烦啊你?滚蛋。”

  “道长。让我来教训这混蛋小子。”小海和其他几个小孩立刻就要上来给道士出气。

  “道士,我看真正要帮的人是你身边的这帮小子,如果他们再这种性子,早晚要死于非命。”

  道士愣了一下,不由得看向自己身边的这些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有些认同白晨的话。

  这些孩子初涉武道,时日很短,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如今又因为特殊的培养,让他们比同龄人出色许多,只是性子也刚直了许多,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一样,看到谁都一副要教训一顿的样子。

  “你小子!你说什么?”小海立刻就暴怒的指着白晨。

  白晨笑盈盈的比了个中指,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小海说着,便要动手揍白晨,道士立刻就拉住小海。

  “小海,你干什么,刚说的话你就忘记了?”

  “可是这小子……”

  “什么这小子那小子的,你习武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是为了将来能够报效祖国,保护人民,他一个小孩子,你好意思动手吗?”

  “小海,算了,这种小子和他斗什么气。”

  小海身边的一个略大一些的女孩拉着小海说道,轻描淡写的瞥了眼白晨:“道长也说了,这小子近日必有血光,何须你动手。”

  这五个小孩,本来就是个小团体,而且如今小海被白晨挑衅羞辱,自然是同仇敌忾,看着白晨的目光更是不善。

  白晨懒得理会他们,如果他们敢在自己面前耍阴招,自己就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虽然不至于杀了他们,不过白晨还是觉得这些小毛孩自视甚高,若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将来还不知道要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

  “小兄弟,我看的出你心智过人,可是人终归还是有许多无法理解的东西,有些东西你不得不信,比如说这命。”

  “道士,你也说了这世上有许多人无法理解的东西,何必自以为看穿了一切呢,好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多说无益,大师我也有门路,就不劳道士你多费唇舌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