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陈莲娜在挂断电话后,看了眼胸前的护身符,一把撤掉然后就丢在床下去了。

  这护身符是她从庙里求来的,不过看起来她已经不需要护身符了。

  白晨的一席话让她彻地的安心下来,只是,她显然不知道一句老话,请神容易送神难。

  道门中有请神术,佛门有神光照,东南亚一带则是养蛊与养小鬼,这些也是分正宗不正宗。

  比如说养小鬼,小鬼又分很多种,一般的鬼降师都是寻找一些自然死亡的小鬼,比如说意外,如果要凶一些的,则是去医院里抓那种流产的鬼婴,还有一种则是直接把婴儿害死,这种非意外死亡的,是非常凶戾的,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反噬降师,会干这种事的降师也多不是什么正经降师。

  道门的请神术其实请的也是鬼,不过又不是一般的鬼,而是所谓的鬼神。

  当然了,这种鬼神并非传说中的神仙,而是四方游神,鬼怪精灵,通晓一些法术,术士招纳吸引,请到身边来,然后再用玄门术法,将之禁在符箓或者护符上,这种就是所谓的灵符。

  一般人去庙里,基本上不可能求的到这种符箓护符,哪怕找对门,估计术士也不可能把大费周章请来的灵符送给普通人。

  倒是那些有钱人,很只要找对了人,花些大价钱,能够打动的了术士,倒是很有可能得到一个灵符。

  灵符请回家后,是绝对不能亵渎的,因为灵符里住的是鬼神。

  要么放在香案上供奉,要么随身佩戴,而且还有三忌,忌污,忌弃,忌辱。

  如果犯了任何一忌,护符将会变成鬼符。

  一个人如果不需要护符了,不想再佩戴了。可以传给别人,或者是摆好香案,然后再烧一些纸钱,最后将护符放入火中烧掉。将其中的鬼神放归。

  翌日——

  陈莲娜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房间里就像是被强盗洗劫过了一样,所有的家具上全都是爪痕,摆设也是杂七杂八的倒掉粉碎,墙壁上也都是不知道什么东西抓出的痕迹。

  “啊……”陈莲娜失控的尖叫起来。

  而更让陈莲娜惊恐的是。昨晚明明已经丢在地上的护身符,居然又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

  大清早的,酒店内外就开始了繁闹的进出,毕竟这里住的大部分都是演员和剧组人员,白晨和莫心也大清早的起床,然后就出了酒店。

  酒店外一辆军车早已经守候,当白晨和莫心出来的时候,军车旁边站着的士兵立刻向两人行军礼。

  两人上了车子,军车立刻向着横店周边的一个深山过去。

  这座山名为狼头山,周围已经围满了军区士兵。到了山脚下,车子已经开不进去了,白晨和莫心下了车子,开始徒步向内走去。

  走了一阵,立刻又被路口守卫的士兵拦下来,随后陪同在侧的士兵给出证件,白晨和莫心才能继续深入。

  不过,在进入的时候,职守的士兵看着白晨和莫心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同。

  白晨和莫心走了一阵。已经能够看到,前方有大量的士兵,正围着一只深渊兽的尸体。

  还有一些穿着防护服的人,在采集样本。竹山平也在旁边。

  一看到白晨和莫心来了,竹山平立刻迎了上来。

  “石头、莫心,你们来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这里围住了。”

  竹山平看了眼身后的深渊兽尸体,上面有几个巨大的爪印和咬痕。显然,它是遇到了一个比它更加庞大的生物,被折磨至死的。

  “还有两只,一大一小,它们落在更深的地方。”

  竹山平看着两人:“你们要这深渊兽的尸体有什么用吗?”

  “尸体没什么用,不过我想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聚集在此,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前来,或许这只是一个开始,也许会有更多的深渊兽前来。”白晨说道。

  这时候,莫心走到深渊兽旁边,掌心触摸着深渊兽的皮肤,默默的闭上眼睛。

  竹山平疑惑的看着莫心,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他现在可不敢把两个小家伙当作真正的普通人,莫心的这个举动,一定有其特殊的含义。

  过了几分钟,莫心睁开眼睛,对白晨道:“这只与昨天的那只是父子关系,如果按照兽群的家庭单位的话,另外两只应该也是这个家庭单位的一员。”

  竹山平惊奇的看着莫心:“莫心,你只是这样触摸一下,就可以知道它和昨天那只深渊兽的关系吗?”

  “不用太奇怪。”白晨淡然说道:“帮我查一下,近期内,横店周边是否有深渊兽的活动记录。”

  竹山平立刻让自己的亲兵去调取资料,军方要调查这些事情非常简单。

  很快,竹山平就回到白晨和莫心的面前:“根据各个单位的信息反馈,近一个月内,横店周边发现了一千五百三十六起发现深渊兽行踪的记录,其中十二起是上了威胁评级,八起伤人事件,记录在案的死亡人数两人,比其他区域的深渊兽记录高出十倍。”

  “这么高的深渊兽记录,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白晨皱起眉头说道。

  “官僚主义。”竹山平不屑的说道:“地方官担心影响自己的政绩,所以不想上报,只要没有人追查,他们就打算继续的压着新闻。”

  “知道这只深渊兽是什么品种的吗?”

  “达坎世界将这种深渊兽称之为‘死亡巨口’,能够长途飞行,不过主要还是水栖,如果遇到危险,它们会将储存在体内的巨量液体喷射而出,冲击力超过每平方一千吨,如果是在水中的话,它们的攻击就是直接吞掉敌人,它们在水里的吸力非常强,进食方式与抹香鲸很相似,除了它们不吃微生物,它们吃的大部分都是人类这种大小的水中生物。”

  这种名叫死亡巨口的深渊兽,以它们这种体形,应该不会喜欢在横店里的人工湖栖息,毕竟相对它们来说,面积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不适合它们栖息活动。

  而如今接二连三的出现死亡巨口,这就更能说明,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前来。

  白晨和莫心开始对视起来,随后莫心就摇了摇头:“不行,现在线索还太少,不能确定是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前来,不过可以肯定,这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其实野兽是非常单纯的生物行为,以兽性的角度来说,能够吸引它们前往另外一个地方,只有三种东西,生存、食物还有进化。”

  “莫心,你的意思是说,以后会有更多的深渊兽前来袭击?”

  “没错,而且我非常确定这点。”莫心点点头道。

  “我觉得你们最好赶紧把这东西找出来,然后转移走,毕竟我们可不是全职保姆,横店一出事,就招呼我们过来解决麻烦。”

  竹山平现在也很头痛,这种毫无头绪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找。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白晨一看号码,是陈莲娜的,白晨接起电话,对面立刻传来一声尖叫声。

  白晨突然想起来,陈莲娜似乎没和自己这个身份对话过,立刻沉声哼道:“发什么神经呢。”

  “你……你就是那个石头?”陈莲娜战战兢兢的问道。

  “是,昨晚我叔叔不是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不是鬼。”

  “你叔叔呢?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和他讲电话。”

  “他不在这,你找他干什么。”

  “我们这闹鬼,真的闹鬼啊,我今早醒来,发现房间里就跟被打劫了一样,全都乱糟糟的,而且丢掉的护符又回到我的身上。”

  “护符?什么护符?”白晨眉头一拧,立刻感觉到事情不简单。

  “就是前两天在镇子旁边一个很有名的庙旁边求的平安符啊,而且那个道士人很好,一分钱都没收我的。”

  庙旁边的道士?还不收钱的?

  白晨的眉头更加紧锁,这一听就有问题,道士和尚一向不对付,寺庙百里无道士,这算是一句格言,出现在庙外的道士,明显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而且不管是道观还是寺庙,施主祈福多少都会收一点香火钱,这香火钱是心意,基本上属于正常的收费,怎么会有给平安符不收钱的?

  “这个丫头被**水东引了。”莫心淡然说道:“有人假扮道士,把鬼符送给别人。”

  “这丫头,什么东西都敢收,早晚要死在这上面。”

  护符符箓这些东西,要不就是花钱买,这叫金银相授,要不就是长辈传,这叫血脉相承,绝对没有白送,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掉下来的有可能是一坨>

  而陈莲娜显然是遇到了一个被鬼符缠身的人,这人被鬼符折磨的不堪忍受,就把祸水转嫁给陈莲娜。

  “石头、莫心,你们对这些门道也有了解吗?”竹山平惊奇的看着白晨和莫心。

  “不了解,只是知道一些门道和常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