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特别的表演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特别的表演

  陈莲娜匆匆忙的跑下楼,冲着房间里大喊起来:“鬼……鬼啊……”

  周亦如和白芯雅都是用看待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陈莲娜,白晨则是撇了撇嘴,翘着腿看着电视。

  “是真的,是真的啊。”陈莲娜非常激动的叫起来:“我又见到那个小鬼了。”

  “大白天的,哪里来的鬼啊?”

  “我刚才看白大哥接电话,我想着白大哥以前接电话可从不躲着我们,这次会躲着我们,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后就跟了出去,我看他进了电梯,电梯显示是上了顶楼的,我就跟着上了天台,结果白大哥没见到,见到白大哥的那个变鬼的弟弟。”

  “你不会是眼花了吧?看到小孩子就以为是鬼,小孩子长的都差不多的。”

  “我没上顶楼啊,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刚才去楼下,还遇到保安大哥了,不信你可以问他。”

  陈莲娜脸色苍白无比:“白大哥,我不会是被那个鬼缠上了吧?我看到他就从天台上跳下去,然后一转眼就不见了。”

  “你真见到了?”周亦如看陈莲娜不像是在开玩笑,陈莲娜那煞白的脸色,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谁让你性子这么跳脱,现在玩脱了吧。”

  “白晨,你还说风凉话,这会不会是碟仙施法?要害丫头?”周亦如担心的说道。

  上次请碟仙,可是让她们担惊受怕了好几天,不过这期间都没发生什么事,原本她们都快把这事忘记了。

  周亦如这么突然的提起。又让陈莲娜回想起来。

  “白大哥,你快想想办法啊,我还不想死。”

  “去庙里求个平安符呗,还能怎么办。”

  “你不是会抓鬼吗?”

  “我那几手,你们还真以为管用啊。”

  “难道不是吗?”

  “这捉鬼的事情。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们也就随便听听,驱鬼降魔你们还是去庙里找大师去。”

  白晨让陈莲娜去庙里求个平安符,其实也就让她心里有个保障,本来就没有鬼,基本上一半是被白晨吓唬到的。还有一半就是她自己胡思乱想。

  “芯雅姐、亦如姐,你们陪我去吧?”

  “好啊,好久没出去逛逛了,正好去周边玩玩。”

  三女收拾了东西,立刻就要带上莫心一起去。不过这次莫心说什么也不跟她们去。

  显然,让一个域外天魔去庙里,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三女出门后,白晨也带着莫心出去逛街去了。

  毕竟今天是周末,闷在家里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莫心跟在身边,回头率绝对是百分百。

  “这世界的人类,心魔永远是那么的强烈,任何一点涟漪。都能勾起他们心中的心魔。”莫心漫不经心的说道。

  “人就是这样,在哪里都一样,人、心。两者合一方可为人,你们域外天魔由人心所化,却不了解人,若是将来,人人都无欲无求,心魔犹在?天魔犹存?”

  两人就坐在大街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

  “在我看来,这些人都该死。”

  “人和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审恶的底线。对于人来说,没有动手即便是动心。那就不是坏人,而对于魔来说,只要动心,那就是恶,就是魔。”

  “何谓魔?”

  “极端,即为魔。”

  “我们魔也有善恶观念。”

  “你们有善恶,却分不清善恶。”

  “那你们人就分的清善恶吗?”

  “人也分不清。”

  “那人与魔又有什么区别?”

  “魔与人有什么区别?”白晨以同样的问题反问。

  莫心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白晨的问题。

  既然人可以为魔,那同理魔亦可为人。

  莫心咬着小指头,开始陷入沉思之中。

  “若是魔为人会如何?”

  “多了七情六欲。”

  “人太累。”莫心摇了摇头道。

  “是啊,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劳心,生、死、口、鼻、耳、眼,六欲劳力,每个人活的都很累,可是却因为这七情六欲,令这世上多了其他的颜色,而魔却只有一种颜色,黑色。”

  “主人,你对人身如此留念吗?”

  “我能有今日成就,就是因为我生而为人,不忘初心,我感激自己人的身份,若是草木精灵,就没有今日的感悟,天道难测,我便安然此生,不求天道,只求本心。”

  “你为人没有选择,我为魔亦无选择。”

  “为什么没的选择?为人为魔,只在一念之间,蜕下魔躯,化去魔心,你依然可以选择做个人,只是你想与不想,敢与不敢。”

  “妄言、妄语、妄心、妄想,无妄无灾,若是我蜕下魔心魔躯,只怕诸劫都将来临。”

  域外天魔亦有天劫,天雷、地火、歪风、秽水都为魔劫。

  不过域外天魔的劫数都为定轮,百年一灾,千年一劫,若是随意更改天命,万古魔劫必然同时降临。

  这也是为什么常言有道,人化魔易,魔化人难,这就是所谓的天道。

  “若是他日你想通了便与我说,便是与诸天抗衡,与万劫为敌,我也帮你护过劫数。”

  “若是有朝一日,我真的下定决心,我会告诉你的。”

  这时候,一阵优美的音乐传来,只见在对面街,一个男子正坐在地上,怀抱吉他,演奏着伤感的曲子,拉拉喳喳的胡子,完全没有修饰的边幅,再加上破旧的衣物,看起来是个穷困潦倒的流浪汉。

  “你看,即便是心中有魔。依然能够演奏出这么动听的曲子,这就是人,复杂、矛盾,却又令人期待。”

  莫心看着那个流浪汉,这个流浪汉并没有洞彻心扉的演奏技巧。可是却从他的曲子中听出感情。

  这种感情经过旋律表达出来,的确是令人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却又挥之不去的感触。

  白晨站了起来,走到街对面,放下一百元的钞票。

  流浪汉看到白晨放下百元大钞,愣了一下:“兄弟。你给多了。”

  “借你的吉他我玩玩。”

  “给。”流浪汉显得很是洒脱,将吉他递给白晨。

  莫心也走了过来:“给我,我来弹。”

  白晨笑了笑,本来他自己想玩的,不过既然莫心想玩。那就让她玩。

  白晨也想看看,一个域外天魔会弹奏出什么样的曲子。

  “这是你家小孩吗?”流浪汉好奇的看着莫心,莫心抱着比她还要大许多的吉他,这种画面实在是不怎么协调。

  白晨笑着点点头,莫心从未接触过吉他,她先是试了试音,熟悉了这把吉他的音阶后,便开始弹奏起来。

  天魔最喜欢的就是勾动人心。而天魔最擅长的也是如此。

  她们善于用任何手段,任何放手勾动人心的七情六欲。

  比如说……音律……

  莫心的音感很快就已经摸透了吉他,随后吉他开始演奏出一种闻所未闻的音律。

  而这种音律非常的复杂。或是优雅或是热情,或是暴躁或是平静,或是激烈或是汹涌,似乎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感情,都在这一瞬爆发。

  渐渐的。路上的行人或者车辆开始停止,所有的目光都被莫心所吸引。

  人也越来越多。而莫心的吉他声,仿佛具有传染性一般。开始不断的有人被感染。

  有人突然狂笑起来,就好象是遇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事情。

  有情侣突然热吻起来,还有一个原本同行的朋友,突然就彼此拳脚相加。

  还有人在流泪,放声痛哭着,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更多的人是呆滞,呆呆的看着莫心,听着这复杂的旋律。

  当然了,莫心的分寸把握的很到位,她影响着听众的情绪,不过并未让他们的情绪彻底失控,而是一直在这边缘徘徊着。

  一直到吉他声停止,众人就像如梦初醒一般,惊愕的看着莫心。

  莫心将吉他还给目光呆滞的流浪汉,向着在场几十个围观听众鞠了一躬,而后看了眼白晨,一同离去。

  这一瞬,众人才反应过来,回味刚才的曲子,却是天籁一般。

  “我刚才的表演怎么样?”

  “周三与我一起去一趟杭州吧,我们同台表演。”

  “好……如果你不怕场面失控的话。”

  对此,白晨则非常有信心,拿出电话给绉胖子发送了一个信息。

  周三的表演,我会有特别的安排。

  不到半分钟,绉胖子立刻就打电话过来。

  “石头,周三的表演,你有什么特别安排?”

  白晨看了眼周围,改变声音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给克丽丝发一个邀请函,请她过来听这个特别的表演。”

  “什么?你想让克丽丝过来?这恐怕要你亲自给她传信息吧?恐怕我没这能力请动她。”

  “她知道你是我的经纪人,就告诉她,是我请她过来的,如果她想要听到一场非常特别的表演的话,那么这次的演出不容错过。”

  “那好吧,如果她拒绝的话,那就只能你亲自出马了。”绉胖子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毕竟对方是国际小天后,其人气长期占据美国人气榜第一的宝座。

  自己实在是没有与这种国际巨星接触的经验,不过既然是石头交代的,那自己就尽量试一试好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