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其母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其母

  王河民只能用脚不断的踹着,阻挡自己儿子的疯狂行径。

  可是阿呆这时候彷如入魔了一样,不断的挥舞着刀子,将王河民的脚划的血肉模糊。

  “吵什么吵?”在外面的民警听到里面的声音,以为只是打架,走进来原本只打算看了眼,然后喝斥两句,可是当他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住手,快住手……小子,你干什么?”民警大叫着,同时慌慌张张的要打开拘留室。

  可是钥匙还拉在外面,里面王河民的腿是血肉横飞。

  民警立刻从腰上拿出手枪指向阿呆:“快住手,不然我就开枪了。”

  一只手突然出现,将民警的手枪摁了下来。

  白晨终于赶过来了,在阿呆家门口,久等阿呆不见,白晨就知道阿呆脑子一热,跑来把自己策划已久的计划实施了。

  所以白晨十万火急的赶到派出所来,果然,阿呆这时候正要对王河民下手。

  “你谁啊?”

  白晨没理会民警的询问,而是看着监牢内的阿呆。

  “阿呆,还不住手。”

  “白老师……你……你怎么来了?”

  “你这不废话么,自己儿子要杀老子,你说我能不来么?”

  “他们是父子?”民警愕然的问道。

  “白老师,我不想给这个王八蛋当儿子,这种人活着只会不断的祸害别人,他居然为了十万块钱想杀你,就算坐牢,我也要把他杀了。”

  “警察同志,你快开枪啊,杀了这个孽子,他居然敢砍我,杀了他!杀了这孽子,我就当没这儿子。”王河民大叫着。

  “阿呆,作为老师。我不提倡你去杀自己的亲生父亲。”

  白晨平静的看着阿呆:“不过,如果你一定要杀他,其实有很多种办法,而且还不用坐牢。比如说在他的饭菜里下毒,或者在他洗澡的时候,给他放电,有太多太多的方法弄死他,而且神不知鬼不觉。为了这种人坐牢,不值得。”

  白晨的说教非常的不符合人道,可是只有这种话,才能暂时的平息阿呆心中的怒意与怨恨。

  而事后,白晨才能慢慢的引导,阿呆的手在颤了,显然,他的内心开始动摇起来。

  “你tm怎么当老师的?有你这么教学生的吗?”王河民破口大骂起来。

  身边的民警同志也被白晨的言词惊得合不拢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有你这么当老子的么?你这种人死了活该。”

  “阿呆,你不想弄死他么。很简单啊,我们班费大几十万,随随便便花个几万块,买通监狱的人,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死在里面。”

  白晨用平淡的语气说着令人发寒的话,王河民的脸色也变了。

  “立刚,我是你爸啊……你不为我考虑一下,也要为你妈考虑一下,家里少了我这个支柱,你们拿什么活下去?”

  “你好意思说。从我懂事开始,你给过家里一分钱吗?你在外面吃喝玩乐,花的全是我妈辛辛苦苦捡破烂赚来的钱。”阿呆一听王河民的话,泪水就掉下来了:“我妈拿不出钱。你就打我妈出气,你好意思说你是家里的支柱,你在外面乱搞,然后把病传给我妈,再抢了我妈看病的钱,你还有脸说是家里的支柱?”

  阿呆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没有你,我和我妈活的更好。”

  “我是你亲爸!”王河民一点没有悔改的意思:“是我把你生出来的,你现在翅膀硬了,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外面的民警早就已经义愤填膺,他见过坏人,可是却没见过这种烂到骨头里的坏,恨不得一枪崩了这个王八蛋。

  这时候张所长来了,看到白晨在场,立刻迎上来:“白老师,您怎么来了?安子,这是什么情况?”

  “那个是我的学生,把他带出来。”

  “不要,我现在就要杀了他,只要杀了他一了百了了。”阿呆现在还是放不下最初的念头。

  “阿呆,你妈病了是吧?还没治好病吧?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家里可以没这王八蛋,可是以后你妈谁照顾?”

  阿呆满脸都是眼泪,看着白晨,其实他现在的杀意已经减弱了许多,可是又难以放下心中执念。

  “恨一个人有很多种办法,如果换做是我,我会让他活着,不过就是让他不安生的活着,你如果现在杀了他,反而是在帮他,如果你想给你妈出气,就听我的。”

  白晨看了眼张所长:“张所长,你说是吧?”

  “啊?白老师……什么?”张所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要你好好的招待这位王先生啊,每天三餐,不要让他歇着,放心,出了什么事,都由我担着,市局、市长、sw书记,全都给你撑腰着,哪怕是因为这事丢了工作,我也让你不比现在差。”

  “啊……这……不好吧,安子,先把人带出去,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张所长显然是已经答应白晨了,不过又不好名言,有这三位大佬撑腰,他还真没什么好犹豫的。

  铁栅栏的门开了,白晨进去就夺了阿呆的刀子。

  “这事你们就当没看到。”白晨搭着阿呆的肩膀就往外拽。

  出了派出所的门,阿呆就直接哇的哭了,沙哑的声音哭诉道:“白老师,我对不起你。”

  “把眼泪擦干净,带我去你家。”

  “老师,你还要去啊?”

  “去,不去怎么给你妈看病?”

  “老师,谢谢你。”

  “今天发生的事,千万别给你妈说,特别是你在派出所里干的事情。”

  “老师,警察不会抓我吧?”

  这时候阿呆开始害怕了,白晨瞪了眼阿呆:“现在知道怕了?你想干什么事,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你要真想让那个王八蛋死,也是我来动手,你要是动手,这辈子都毁了。”

  “老师。你动手还不是也是……”

  “行了行了,你一个小屁孩,讨论什么谁来杀人放火。”白晨翻了翻白眼:“走,先去一趟医院。”

  “看吴老师吗?”

  “不是。这时候吴老师估计在休息,不好去打扰她,是去拿点给你妈的药。”

  “可是你还没给我妈看病,现在拿药?”

  “虽然没看,不过那些不干净的病大致也就几种。”

  阿呆有些蹉跎。犹豫的说道:“老师,我没钱……”

  白晨又好气又好笑:“我这么大个人在这,用得着你给钱么。”

  “老师,我听说这个病要不少钱吧。”

  “要不这样,我花多少钱,就算成你的学习成绩来还,平均成绩提高一分,就抵一百块钱,上次月考你的平均成绩是四十一分,如果你下次月考平均成绩到六十分。再往上一分,就抵一千块钱。”

  “老师……这……这不合适吧?”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还是说你宁可自己老妈受罪,也不想好好读书?”

  阿呆彻底不说话了,一路都低着头闷声不说话。

  阿呆的家住在一个破旧的居民小区,楼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小楼,而且楼层非常的破旧,道路也是狭窄,到处都是坑洼,环境非常的差,几栋小楼大部分都没有亮灯。应该是大部分的居民都已经搬走了。

  到处都是垃圾堆,空气中混杂着一股酸臭。

  “妈,我回来了。”阿呆先是喊了声,然后就拿钥匙进门。

  屋内同样是一片昏暗。阿呆进了房间打开灯。

  白晨看了眼房间的,是个小套房,大概了三四十平的面积,非常的狭小。

  “妈……你怎么不开灯,我班主任来看您了。”

  这时候主卧的门开了,一个披着毯子。面色憔悴的女子走了出来,看到白晨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慌乱。

  “立刚,你们老师要来,你也不提前通知我,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家里乱……”

  白晨微笑的摇了摇头:“大姐,我听立刚说你生病了,就过来看看你,我学过几年的医。”

  “不用不用……我这是老毛病了,没什么大碍……”阿呆的母亲躲闪着,显然是不愿让人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特别这个人还是自己儿子的老师,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以后会用什么眼神看自己儿子。

  “大姐,其实我听立刚说过你的病了。”

  阿呆的母亲脸色立刻变得更加慌张,连忙解释道:“白老师,这……我不是干那种不干净的行业的……”

  “大姐,没事的,坐下来慢慢说吧。”

  阿呆的母亲看起来大概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如果用白晨的话来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妈,我们白老师是个好人,而且医术非常好,放心吧,有他给你看病,没问题的。”

  “白老师,这怎么好意思,我这病……”

  “我理解,其实这病不难治疗,而且我也带了点药过来,大姐,把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老师,我这病会传染的。”

  “大姐,什么病摸一下就传染的啊?我以前在光明医院实习过,就算是埃博拉患者也见过,也没有说碰一下就传染的。”

  其实这类的病,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非常的敬畏的,甚至医生也不是很愿意接触这种病,因为这种病的病变反应非常恶心,而且多是在下体。

  阿呆的母亲还是有些畏缩,白晨伸手拉过她的手腕,稍稍的把脉后,再看她的面色,已经可以完全断定她的病情。

  md,而且是初期,如果去医院的话,注射青霉素,大概几次注射即可痊愈,对身体的危害相对小,中期会对内脏造成损伤,后期有死亡的危险,不过这种病其实只要及时的接受治疗,死亡率并不高,不过最主要还是sex的时候,稍微注意点防护措施。

  当然了,白晨没有给阿呆的母亲做注射治疗,主要还是因为白晨不是医生,大部分都会对非医护人员进行注射治疗有所抗拒,所以白晨还是将从医院取来的药,然后混合一些自己多加的成分留给阿呆的母亲。

  “大姐,你这病问题不大,我这正好去了趟医院,带了点药过来,这些要吃完,你的病就好的差不多了。”

  “老师,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阿呆的母亲心中只觉得暖暖的,眼眶有些微红:“我这家里太穷了,恐怕是拿不出什么谢谢老师您。”

  “大姐,我认识市里一个酒店的经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去他那里上班,正好他们现在在招人。”

  “这是不是太麻烦您了。”阿呆的母亲根本就没想到,白晨居然还要推荐工作给她。

  她没什么学历,以前为了维持家计,一直靠着打点临工,大部分时间还是拾荒,赚取家用的,不过一半都要被自己老公拿出去吃喝玩乐。

  不过,她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现在正在派出所蹲着。

  “老师,我没什么文化,恐怕干不了。”

  “保洁员需要什么文化,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就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朋友了。”

  “不反对,不反对,只要你那朋友肯要我,粗活累活都没问题。”

  “瞧您说的,酒店的工作环境相对干净一些,而且薪水福利都不错。”(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