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课间的闲聊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课间的闲聊

  尹经理自然是感激白晨,不过先前的那位普雷斯酒店总经理,就没那么心胸广阔了。

  “姐夫,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普雷斯酒店就这么把我们开除了,这算什么?玩我们是不是,我要让他们开不了业。”

  这位小舅子名叫郝龙,在当地有不少的人脉,不过都是上不了台面的。

  郝龙他姐夫黄芩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有些学历,不过却是满脑子的歪门邪道,这两人真可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不过与郝龙不同的是,黄芩可是有些见识,相对来说,手段也高明不少。

  “你是活的不赖烦了,普雷斯酒店你要是敢动一下,分分钟就是抄家你信不信,你真以为普雷斯集团是什么善男信女,在美国他们可是把持着全美最大的黑帮,虽然明面上是干正经生意的,可是他们的产业遍布黑白两道,这种势力你也敢惹?”

  “这里可是国内!怕他干蛋。”

  “国内?有钱人可不分国界,他要想让我们死,分分钟我们就要泡西湖。”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姐夫,你就甘心被他们刷一把,一脚踹开?”

  “普雷斯集团我们碰不得,不过那个姓白的和那个姓伊的,就不在话下了。”

  “姐夫,那姓白的连普雷斯集团的总裁都那么尊敬,你确定我们动的了他?”

  “这你就不懂了,这些有钱人对一些有能力的人,都是非常尊敬的,他们老外管这叫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那个姓白的或许是个能人,可是未必就是个有势力的人,你没看那小子,两次进出酒店,都是一身素衣。手上能有什么钱?这年头连个行头都没有的人,能有什么势力?”

  “还是姐夫你有眼界,我听你的。”

  “去找几个人,先查一查那个姓白的是干什么的。”

  ……

  一节课结束。课间时间,白晨坐到李妍身边。

  “公主,你今天怎么一节课都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喜欢哪个男生,不好意思开口?要不要我帮你传达一下?根据我的成功次数。我去帮你表白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一般来说这时候的老师都会回办公室休息一下,不过白晨还是喜欢在课堂上和学生聊天互动。

  李妍白了眼白晨:“老师,你少胡说,我的眼界可是非常高的,目前我们学校没一个能符合我的要求。”

  “哟,还挺傲的,跟我说说你的择偶标准。”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李妍现在已经不如最初那么怕白晨了,白晨喜欢和他们开玩笑,她同样也喜欢和白晨随口胡说:“这还是最基本条件。年轻有为,有上进心,有千万存款,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同时对感情专一,舍得在女朋友的身上花钱,年龄不能超过我五岁。”

  “公主,你这是找男朋友还是找金主啊,你这条件,估计世界毁灭都找不到吧。”前座的陈莲娜笑着说道:“不是啊。老师就很符合条件,除了年纪大了点,不过我可不喜欢师生恋。”

  “公主,你是不是太抬举我了。我可不觉得我有符合条件的,我现在是没车没房,就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工薪阶层,社会阅历我承认挺丰富的,对感情专一,这个嘛……我不觉得自己是这种人。舍得给女朋友花钱,这个怎么说呢,我谈过几段感情,从来没花过一分钱,而且我的年龄不多不少,正好比你大六岁。”

  “骗人,老师你这么会赚钱,存款肯定不少,我们的班费都已经五十万出头了,你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明显是见过大钱的人,你看我们班的人,当初我报告五十万班费的时候,一个个兴奋的跟吃了药似的。”

  “公主,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这是在说我们是土包子是吧?”高个球渣凑过去,非常不满的说道,球渣的家境也是相当不错,他觉得自己肯定不在李妍所说的吃药那一类人里面。

  “你就是,还不愿意承认,不过如果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我就当一辈子的老姑婆,女人就要靠自己,靠男人永远靠不住。”

  “你这话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老师,你说说她。”

  “虽然我对公主的某些观点并不认同,不过最后那句话,我倒是觉得有道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就算是夫妻,也不存在谁必须养着谁,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要对方养着?说句不好听的话,将来人老珠黄了,你们就知道这句话的可贵了,所以我的观点是,就算是婚后,就算是对方是有钱人,也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

  白晨看了眼李妍:“不过我们是不是跑题了,刚才你上课走神了,在想什么呢?”

  “还不是李铭。”

  “李铭?谁啊?”

  “我哥啊,你不是早就认识我哥的吗,怎么不知道他名字。”

  “哦……你哥啊,我以前只听过他的英文名,而且还未必是真的英文名,至于他的真名,我还真不知道。”

  那个杀手,如果李妍不提起,白晨都快将他遗忘了。

  “他又怎么了?”

  “他回家里这半个月,天天和我爸吵架,这不,昨天就和我爸大吵一架,然后就出去了。”

  “吵架?怎么吵架了?”

  “还不是他整日里游手好闲,好像是在国外赚了点钱,然后回国内就什么工作也看不上,我爸就说了他几句,在国外攒的再多的钱,也有用完的时候,他这么吃喝玩乐,早晚要败光,就为这事吵了好几次了。”

  白晨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李妍,毕竟李妍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是干什么的。

  而且白晨反而觉得,李铭游手好闲总比他认真做事强,毕竟他要是认真做事,多半就是开始接活了。

  “什么时候给我约个时间,我和他谈谈。”

  “老师,你愿意帮我劝我哥?”

  “没问题,谁让他是你哥呢。”白晨笑着说道。

  “老师出马肯定没问题。”

  “老师,你也帮我劝劝我爸,我爸现在打到什么獐子豪猪,就整天说,留着半只给你送过来,我和我爸都感激你,不过我的意思是,整天给你送礼,影响总是不好的。”蛮子也在一旁说道。

  “对了,我给你爸联系了一个酒店,以后你爸打到野味也别在大街上卖了,容易被城管收了,卖给酒店,一方面也方便,而且价格又不低,你不还有个妹妹么,给你妹妹攒着点学费。”

  “老师,您帮我们家联系了酒店?这太麻烦您了。”蛮子惊喜的看着白晨。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顺手的事,对了,阿呆,明天我要去你家做家访,你和你父母通通气。”

  阿呆是班上最呆的人,平日里任何人说什么,他都是唯命是从,是个完全没有自己主见的人,所以白晨给他取了个外号,阿呆。

  而且阿呆的成绩,在七班来说,就是拖后腿的一个。

  不过白晨不在乎,拖后腿就拖后腿,阿呆不是个能够学习的人。

  “啊……老师,你要家访……我爸妈不在这里,他们出去打工了。”

  其他学生都没说话,只是目光里似是有什么话,没说出口。

  阿呆最是着急,脸色非常的难看,似乎非常担心白晨去他家里。

  “阿呆,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是已经看过你的资料,你爸你妈都在县里,是不是他们感情有什么问题?还是说你怕家里穷,被同学鄙视?你看我们班家里穷的不少,一个个不都自信满满的吗,我去你家也就做个了解,又不干涉你家的事。”

  “阿呆,你看我家穷成那样,我也没觉得自己和其他人差哪里了,你有什么好说的。”蛮子附和的说道。

  “不是的,我爸脾气不好,我是怕他和老师起冲突。”阿呆脸色很是为难。

  “你是怕你爸打我?还是怕我打你爸?额……好像是有这么点问题……那我保证,就算你爸脾气再差,我也绝不动手,我保证。”

  阿呆还是很不情愿,脸色依然非常的为难。

  不过,白晨做出的决定,就绝不更改。

  白晨如今已经把这些学生,当作自己的每一个孩子一般,白晨希望他们过的好。

  如果有能力,白晨希望他们能够家庭美满,尽己所能,在所不惜。

  第二节课下课后,李妍找到白晨:“老师,您真要去阿呆家里吗?”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阿呆他爸真不是什么好人,老师您最好小心点。”

  “怎么?怕我吃亏啊?”

  “我可不是怕老师您吃亏,上次在城管大队,老师可是把那些城管都快欺负哭了,您会吃亏?我是怕到时候起了冲突,阿呆夹在中间为难,您是拍拍屁股走了,阿呆他是个学生,到时候你要他怎么样?阿呆他爸到时候还不是拿他出气?”

  白晨皱了皱眉头,李妍既然这么说,那阿呆他爸估计真的是不好应付。

  而且李妍说的也没有错,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的喜怒,导致阿呆里外不是人。

  可是,如果真如李妍说的那样,阿呆的父亲不是好人,那自己就更不能置之不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