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魔降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魔降

  “这不合适吧?”白芯雅羞涩的看着白晨。

  白晨则是从容的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没什么不合适的,要不今晚大家都别睡,等什么时候我把那个碟仙找出来了,你们再睡觉。”

  如果没有熬夜习惯的人,想要度过一个漫长的夜,显然是非常难受的事情。

  开始的时候,三女还很坚决的不睡觉,可是渐渐的,先是陈莲娜睡过去,而后白芯雅和周亦如也困的不行。

  白晨始终的坐在椅子上,凝视着睡梦中的三女。

  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多的时间,突然,一丝黑色的光在陈莲娜的心口升起。

  这黑光带着几分透亮,此刻又是晚上,若是眼神不好的人,根本就难以察觉。

  白晨眼中冷光一闪,指头射出一道红光,直接将那黑光射穿出去。

  啪啪啪——

  白晨拍了拍手掌,直接将三女吵醒过来。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三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披头散发的看着白晨。

  “我想知道,这个碟仙是谁要玩的?”

  “都这么迟了,你这时候问这个问题做什么,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啊。”周亦如有些起床气。

  毕竟谁在半夜三更被吵醒,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我啊。”陈莲娜挠了挠头发,此刻依然是睡眼惺忪。

  “那那个碟纸也是你的?”

  “是我的。”陈莲娜现在只想早点回答完白晨的问题,然后躺下去继续睡觉。

  “你哪里来的?”

  “今天街上买的。”

  三女都在不断的打哈欠,没有一点点的淑女形象。

  “好了,你们安心睡,没事了。”说完,白晨转身离开了屋子。

  白晨见过最残忍,最暴虐的生物与族群,可是即便是这些族群,他们的杀戮,也是有原因的。

  为了利益、仇恨或者是生存。可是绝对没有谁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所谓的杀戮嗜好,也是建立在某种目的上的。

  就好像我们拍死一只蟑螂,也是具有着目的性的。

  可是这个碟仙的目的,却让白晨非常的疑惑。

  白晨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碟仙是因为让这个房间里有鬼,才会去杀这几个女人。

  而白晨考虑过所有的可能性,有什么东西,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发现的?

  那就只有她们本人,或者说是本心。本心勾动了内心的心魔。

  一般人的心魔,其实就是负面情绪,不过这种负面情绪,只能影响人的行为意志,而不会主动的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

  可是如果负面情绪滋生出了心魔,那就不一样了。

  心魔是应劫生的,就是为了危及宿主的生死而存在的。

  而心魔是旁人无法察觉到的,因为心魔就是宿主本身滋生的。

  而先前陈莲娜睡觉的时候,身体散发的黑光,也证明了白晨的猜测。

  或者说是白晨看到黑光。才会想到心魔。

  之前白晨完全就没考虑过这方面,因为他不觉得,以陈莲娜如今后天一两级的修为,能够滋生出心魔。

  现在白晨完全确定,陈莲娜是被心魔所困。

  不过这个心魔却不只是她一个人的,而是三女一起滋生出来的。

  三人的恐惧与不安,将这个心魔滋生而成。

  不过这个心魔却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那个碟仙游戏勾动诱发的心魔。

  从陈莲娜先前的回答中,白晨更加确定,有人要害陈莲娜。

  如果仅凭陈莲娜一个人。是不可能滋生的出心魔,而如果人多的话,就不好说了。

  心魔是由负面情绪生成,人越多。越是惶恐不安,惊慌失措,那么心魔也就越是强大。

  不过这个心魔显然不是很强大,并且它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现世。

  白晨之所以推测是有人要害陈莲娜,而不是其他两女,主要是因为陈莲娜首先遇到危险。并且两次都是陈莲娜。

  同时这个碟纸是陈莲娜的东西,或许陈莲娜买这玩意的时候,以为只是凑巧,自己又有这兴趣才买的。

  可是白晨可以很肯定,这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结果。

  不过,白晨现在还是没有更多的线索,所以白晨需要等,等着对方再次出手。

  ……

  而在一座大厦的楼顶,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围着一个戴着斗篷坐在地上的人。

  这斗篷客露出斗篷的手掌干枯发黑,突然,斗篷客的左手中指突然爆裂掉。

  斗篷客抖了抖身子,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立刻紧张起来。

  “大师,您怎么了?”

  斗篷客掀下头罩,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脸庞,一个眼球完全没了,空洞洞的,看着非常的渗人。

  “有人杀了我的一个心魔。”

  “那那个陈木兮死了吗?”

  “没有,有高人保护那个女孩,你们可没告诉过我,她的身边还有高手。”

  “我们也不知道啊,茶母大师,您可是收了我们钱的。”

  “既然收了钱,我自然会履行诺言,而且每个心魔,都是我耗费无数精力培养出来的,居然在这里折损了,这仇我一定要报。”

  茶母是泰国的降师,不过他可不是一般的降师,一般的降师都是毒降、虫降、鬼降,不过茶母则是个魔降,他养的是魔。

  而且他并不拘泥于养魂术,他精通西方的黑魔术,召唤混乱地狱、烈焰地狱或者是黑暗地狱的各种邪魔恶灵,然后通过契约或者束缚,将它们当作自己的宠物圈养。

  圈养邪魔恶灵的饲料,不外乎就是血、肉食、灵魂,或者是负面情绪。

  而魔降茶母的名号,也让他成为了全泰国最富盛名的降头师,乃至在东南亚一带,他也具有着很高的名气。

  当然了,找他帮忙的人也不少,即便是他的收费已经达到天文数字,可是愿意支付这笔酬劳的人依然不在少数。

  茶母摸了摸断指,心魔的一丝魂就是存在这断指之中的。

  还有其他的邪魔,分别存放于他的另外九根指头中。

  心魔与其他的邪魔不同,心魔是不会变强的,而是根据目标来变化自己的实力。

  对手的实力越强,那么心魔的实力也会越强,如果目标只是普通人,那么心魔的实力充其量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怨魂级别。

  心魔或许不是最有用的邪魔,可是对于茶母来说,却是心血的宠物。

  心魔有多难孕生,这是需要通过内心的负面情绪来吸引外魔,然后在心中催生,还要时刻防备着,不被心魔所控。

  而心魔就相当于另外一个自己,它们的智慧,完全就不比宿主差,并且更加的阴险,更加狡诈。

  茶母很少会用到心魔,如果不是这次的酬劳很高,他都不愿意用心魔。

  而且这个是中国,如果用其他的邪魔,所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了,非常容易引起中国ZF的注意。

  心魔就没这问题了,虽然也会死的不自然,不过影响却非常小,就跟正常的暴毙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次却让他损失了,最为看重的心魔,这让茶母的心情变得恶劣起来。

  现在的心魔看起来用处不大,可是实际上心魔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甚至是茶末的一个翻版,可是现在却被消灭了。

  茶母目光闪烁着:“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不会就这么算了!”

  “茶母大师,只要您能解决那个陈木兮,我们愿意出多一倍的价钱。”

  茶母眼前一亮,双倍的价钱?

  心魔的损失,立刻就淡了不少,对茶母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而他以往的所有修行,与魔为伍,也不过就是满足金钱欲。

  这次的这单生意,可是足足抵得上往年大半年的收入。

  茶母思索了一下:“一亿美元!!好……那我就下血本。”

  茶母拿出一根黑针,一针扎入左手大拇指,紧接着大拇指立刻渗出黑血,黑血滴落在地上的晦涩图阵上,那图阵开始闪烁起黑光。

  一支大手从图阵中穿过,那是一个比人还要庞大的手臂,而图阵的直径不过半米左右,这个大家伙想要从阵中爬出来,显得非常的吃力。

  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这个大家伙终于挤出了阵中。

  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这个黑乎乎的,身高达到四米的巨大怪物,而它那张巨口森然可怕,黑色的皮肤下,显露出一丝暗色的纹路。

  “它叫做贪食暴君,是个地狱魔王的分身,在我成为魔降后,它只出手过一次,知道十二年前,墨西哥小镇的那场神秘的大屠杀事件吗?就是它干的。”

  那几个人拳头冷汗直冒:“茶母大师,让这种家伙出手,会不会……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我要让那个杀了我的心魔的人知道,这世上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那它会不会伤及旁人……毕竟那地方可是人口密集的住宅区……”

  毕竟这事并不光彩,如果事情闹大的话,很可能会暴露他们。

  所以这几个人还是希望,事情能够悄无声息的进行,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

  “放心吧,那次之后,我也知道这个家伙太难控制了,所以就给它头上和四肢都套了金箍,这金箍能限制它的活动时间,一个小时后,它就必须回到我的身边,不然它就会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