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患难真情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患难真情

  张清远虽然是校长,可是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完全独裁。

  有些人他控制不了,有些事他也左右不了。

  就像校篮球队的事情,如果他强行要求更名,白晨直接来个撒手不管,校篮球队就直接散了。

  到时候拿到这校篮球队的控制权,也就剩下一个空壳。

  白晨甩下张清远就去上课,到了课堂,白晨发现何书明今天倒是很老实,只是他的头发已经剃光了,完全就是个光头。

  “黄毛,你怎么把头发剃了?”

  “报告白老师,你说过不喜欢学生染发。”

  “染回来不行吗?”

  “我爸说要做出表态,要表现出诚意。”何书明很认真的说道。

  “行了行了,坐下吧,现在通知大家一个事,这周末我们班集体活动,周日早晨九点,在校门口集合。”

  对于白晨的通知,众人早已习惯,而且他们也最为喜欢集体活动。

  毕竟白晨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带大家到处玩耍。

  下课后,白晨就去了医院看望陈莲娜。

  “陈莲娜,今天恢复的怎么样了?”

  “白大哥,那天是不是你救的我?”

  “不是,是警察救你的。”

  “你怎么会和警察一起来的?”

  “是我报警的,当然跟着警察一起找你。”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对了,你到底为什么被那些歹徒绑架的?”

  “我爸妈原本有点小钱,不过早就破产了,那些歹徒还以为我有钱。就绑架我,结果发现绑错了咯。”

  陈莲娜且说白晨也就且听,至于信与不信,白晨也没去质疑陈莲娜的回答。

  汪城那些人可不是普通的绑匪,会为了几个小钱。大老远跑这来绑人?

  不过陈莲娜不愿意说,白晨也就不多问。

  “不过那些人都是高手,而且他们老大还有深渊兽,就凭县城里的警察,能赢的了那些歹徒?”

  “说起来,你还要感谢黄毛。他老子是市局局长,还是他老爸亲自带人来救的你们。”

  “不过我还真有点感谢他,这小黄毛看着吊儿郎当的,还挺有正义感的,就是可惜了他被那几个歹徒剁了指头。”

  “早就接上了。现场找到了他的断指,我做的手术。”

  “还找的到?我看到他的指头被丢进那些深渊兽兽群里去了。”

  “估计那些深渊兽对黄毛的手指头没兴趣吧。”

  “算那小子命大。”

  其实事后陈莲娜醒来的时候,还是对自己的幸免于难而感到庆幸的。

  “白大哥,我的头盔呢,你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拿去。”

  白晨把头盔递给陈莲娜,陈莲娜这次伤的不轻,如果不是白晨暗中治疗。估计她这条命都悬。

  “这次是我学艺不精,我觉得下次要是再遇到这种人,我就有办法打倒他们了。”

  “你在游戏里多少排名了?”

  “进一百万名了。”

  其实陈莲娜这种排名。在神源游戏内属于不上不下的类型,不是最顶尖的那一类,也不是最弱的那一类。

  因为随着神源游戏的公布时间,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了游戏,神源游戏的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亿人。

  而注册玩家超过了五亿,在这种庞大的基数下。出现了不少真正的高手,或者是天赋极佳的少年。

  特别是在这种近乎完全拟真的游戏中。天赋与现实中的实力,也得以体现。

  平均一个服务器超过五百万玩家。一百万名之内已经算是较为出色的玩家。

  而在七班中,游戏排名最高的就要属四眼周毅了,他的排名已经入了赛区一万名。

  能够进入赛区一万名的玩家,那绝对算是高端玩家。

  神源游戏的出现,已经开始渐渐的影响到全社会,乃至全世界。

  当然了,这种影响并不全是好的方面,一些少年犯罪率明显的增高。

  这种负面影响也是无奈的,毕竟如今全世界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个比地球更加强大的文明对地球虎视眈眈,所以人类必须做出改变。

  改变总会有好与坏两个方面,如果全然是好的方面,这显然非常的不现实。

  这时候,谢敏从外走了进来,依旧那么的青春靓丽,雪白的护士装,让她显得尤为动人。

  “白老师,你来看望你的学生吗?”

  “不然呢?难道是来看你的吗。”陈莲娜一看到谢敏进来,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

  陈莲娜的敌意毫无掩饰,谢敏只是轻笑抿嘴。

  “白老师,我们医院的几位医生,都想请你去给他们上上课,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他们都已经有行医执照了,我一个毛头小子,跑去给他们上课,那不是为难我自己么,还是算了吧。”白晨笑着摇了摇头。

  “陈莲娜,我下午还有课,有空再来看你。”

  白晨随意找了个理由开溜,白晨可没空去教这些老医生医术,这些医生缺的并不是医术,而是医德。

  教给他们更高的医术,他们只会收取更高昂的价格,让更多人看不起病。

  白晨还没出医院,就看到一个熟人。

  那个曾经收过白晨瓜果蔬菜的尹经理,不过他是陪着一个女人来的,看那女人的脸色苍白,应该是病的不轻,从两人的举止来看,他们应该是夫妻。

  “尹经理,你还记得我吗?”白晨上前去打招呼。

  “哦……你是那个菜农吧?”尹经理对白晨的印象很深。

  “这位女士是你的妻子吧?”

  “你好,我姓赖。”尹经理的妻子微笑的和白晨点了点头,看起来她非常的疲惫。

  “你是来看病的吗?”尹经理问道。

  “哦,我是来看一个朋友的。”白晨笑道:“嫂子这是生了什么病?”

  “我老婆早年得了乙肝。吃了几年抗病毒的药,结果现在吃出毛病了,肝功能开始衰竭,唉……。”

  “其实这也不是那药害的,我身子本来就虚。什么药吃多了,都要出毛病。”

  “医生没嘱咐过赖女士,不能多吃吗?”

  是药三分毒,这话可是一点不假,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对于身体都有一定的副作用。

  所以一般的小病。都不建议吃药,让其自动好。

  如果是乙肝这种潜在危害大,难以治愈的病,需要长时间与医生保持联系,而且定期抽验血和肝功能检查。一旦出现副作用,就需要及时的停药,或者是换成保肝药。

  乙肝算是一种很特别的病,因为乙肝的时候,其实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小的,病人和正常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不能喝酒之外,其他的食物基本上也没什么禁忌。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对其置之不理。

  可是乙肝会诱发多种病症,最严重的就是肝癌。所以抗病毒与保肝又是必不可少。

  只是抗病毒药对于肝脾的伤害也是不小,毕竟这些药物很容易造成正常细胞的‘误伤’。

  “都是我,我这两年想着要个孩子,可是我老婆又得了这病,不吃药容易反弹,生孩子的话。又需要停药半年到一年左右,我和我老婆年纪都不小了。都想早点要个孩子,结果我老婆也不知道哪里遇到个小诊所的医生。给她开了一副偏方,初期的确是有很显著的效果,可是上个月一检查,肝居然出现了严重损伤。”

  白晨不禁皱起眉头,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偏方,而如今不少医疗纠纷,也都是由偏方引起的。

  很多野医生就是把正常的药加大分量,然后冒充偏方,结果病患吃了之后,野医生就消失了,这种事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这病也就这样了,你犯不着把工作都丢了。”

  “尹经理,你现在不在那家酒店上班了吗?”

  “请假次数太多了,被老板开除了。”尹经理苦笑的说道:“不过这工作可以再找,老婆总不能再找一个吧。”

  对于尹经理的这种观念,白晨倒是很佩服,毕竟能够成为一个高级酒店的经理,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努力,付出很多的精力,才能够坐稳的,如今却能够为自己的妻子,而舍弃这个得来不易的职位,也是需要不小的魄力与勇气。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白晨一看手机号,是英普利斯打来的电话。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白先生,你忙去吧,我这还要排号呢。”

  “好,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白晨与两人告别后,赖女士看着白晨:“老公,这个年轻人真是个菜农?看起来不像啊。”

  “他是真的菜农,不过他卖的可是天价菜,最近在市里流通的那种名叫‘七班菜’,就是他手上流出来的。”

  “哦,是个菜商啊。”

  菜农和菜商本质上有区别,菜农多是自己种自己卖,剩下的自己吃。

  而菜商则是属于中间商,赚取的是差价。

  “算是吧,不过能够拿到七班菜的人,也是本事,如今七班菜的价格实在是高的离谱,要不是太贵了,我都想多买点来给你养养身子。”

  “那个七班菜好是好,不过实在是太贵了,而且如今你工作也丢了,我们家存款又不多,每个月还要供方供车,哪里有钱去买那种奢侈蔬菜。”

  “唉……我知道是我没本事。”尹经理的脸上露出一丝失落,对于自己的妻子,说不出的愧疚。

  “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这身子,你也不用整天费心照顾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