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又被堵门了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又被堵门了

  当何伟生接到自己儿子电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欣喜。乐-文-

  不过,当何伟生、姚书记和张所长带着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立刻就被现场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具被完全凌迟折磨至死的尸骸,还有将近三十个死相各异的尸体,以及遍地的尸体,全都让所有前来的警察都被吓傻了。

  这里简直就跟地狱似得,何伟生连忙跑到自己儿子面前,拉起何书明上下看了眼:“儿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何书明显然是被吓的不轻,不过他还是指了指不远处躺着的陈莲娜,然后用小声的声音道:“白老师让你把她送医院去。”

  “她……”

  “她是我同班同学。”

  “这里都是白老师……”

  何书明立刻挑着眉头,使劲给何伟生使眼神,似乎是在让何伟生不要再追问下去。

  “张所长,这里就先交给你了。”

  “啊……好……”张所长哭丧着脸,这里怎么收拾啊。

  自己才刚上任半个月,就闹出这么恶劣的事件。

  何伟生和姚书记带着何书明,以及昏迷不醒的陈莲娜上了自己的车子。

  一上车,何伟生立刻就追问道:“儿子,你真的没事?”

  “爸,你看我这三根指头,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是不是吓傻了?”何伟生摸了摸儿子的脑门。担心的看着何书明。

  “我这三根指头原本被汪城那狗杂种剁了。”何书明说道。

  “那怎么……”

  “白老师就这么抓着我的手,然后我的三根指头就长出来了。”

  何伟生和姚书记对视一眼:“你说的是真的?”

  何书明连连点头:“你是没见白老师那可怕的样子。那些杂碎连靠近都靠近不了白老师,然后就一个个被弄死了,太恐怖了,我还没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景象,爸……你知不知道汪城最后把什么东西弄出来了?”

  “什么东西?”

  “达坎世界的魔神。”

  “胡说,汪城充其量也就是个地方的黑H老大。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真的弄出来了,可是那个魔神压根就不是白老师的对手,直接被白老师抓在手中,硬生生的把整个身体拽出来,跟玩似的。”

  “你说真的?”

  “真真的,比真金还真,老爸,那个白老师到底什么来头?”

  “你现在也知道怕了吧。”何伟生没好气的说道。

  “哪能不怕啊,那家伙杀起人。完全就不眨眼,连汪城那种人,在他的面前,也跟蚂蚁一样。你看他最后的死相,直接就被削的皮肉都不剩。”

  “那个血骷髅是汪城?”

  “是啊,就是汪城,你是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解气,可是越看越恐怖,那家伙从头到尾都在笑。就拿这一张银行卡……不,没有拿,那张银行卡自个儿在那飞,飞来飞去,就是一块肉下来。”

  “那这女孩呢?白老师应该可以救的了她吧?”

  “白老师说,陈莲娜性子太跳了,所以给她点教训,不立刻治好她。”

  “这事你可别乱说,知道么?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别说你了,你老子也跟着你一起玩完,你那白老师要杀你我父子,估计连指头都不用动,一句话就能让我俩死无全尸。”

  “爸,白老师刚才夸我了。”

  “夸你?”何伟生眼前一亮:“夸你什么?”

  “他说他有点喜欢我了。”

  “老何,我说过小何这孩子,平日里的确是叛逆,可是要是遇到是非,还是分的清楚好坏的。”

  何伟生不由得一阵欣喜:“小子,这次你的表现是真的不错,敢去保护同班同学。”

  “其实我当时就后悔了……”何书明羞涩的说道。

  原本何书明并不清楚其中的牵连,以为凭着自己的面子,汪城应该会给自己面子。

  如今回想起来,却是一阵后怕。

  他也不确定,如果再经历一次,是否还会挺身而出。

  回到县城里,白晨便往李玲家去。

  到了李玲家,李老头正在给菜园子浇水。

  “李老头。”

  “白老师,你怎么有空来?”李老头立刻迎了上来,满脸的笑意。

  “李老头,我这路边捡了只大狗,没地方养,你有没兴趣养着,看家护院绝对没问题。”

  “好漂亮的大狗,这应该是名种吧?”

  李老头看着白晨身边的警犬,虽然警犬已经变小了,可是依然比普通的大型犬要大上一圈,而且通体雪白,看着始终是漂亮神骏。

  “什么名种不名种的,该刨坑还是一样刨坑,该拉shi还不照样拉shi,不过是看着你这爷孙俩住,没个壮年护着,实在是没什么安全感,你别看它这憨样,要是见到小蟊贼,能咬下一块肉。”

  “行,玲儿平日上课,我正愁没人赔……对了,它叫什么?”

  “额……这个……”

  一想到要给狗起名,白晨就是一阵头痛:“要不你起个?”

  “那哪成,我取名就是土名字,白老师您有文化,还是您来起名。”

  “那就叫‘七班’,就这么定了,以后你就是‘七班’。”

  汪——

  七班立刻叫了声,似乎是会意了,李老头立刻伸手去摸七班的脑袋。

  “好聪明的大狗,白老师,您还真舍得放我这啊?”

  “我是没办法,就租的地,不方便养着。”白晨无奈的说道。

  “来。七班,跟我进来。今天正好炖了一锅肉,白老师,您也一起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

  白晨和李老头混熟了,倒也不推辞。

  翌日,白晨来到学校,今天是早晨的三四节课。所以白晨来的比较迟。

  可是一进校门口。张清远又在大门口候着白晨。

  “白晨,早啊。”

  白晨翻了翻白眼,一看张清远这嘴脸,准没好事。

  “张校长,您又来这套,换个新鲜的行不?”

  “白晨啊,最近校篮球队的成绩不错啊。”

  何止是不错两个字可以概括的,简直就是逆天了都。

  省电视台都被惊动了,在市里打了三场比赛。在省内打了一场,全都是以碾压式的比分结束。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今校队的实力简直是惊为天人。

  就跟放飞的雄鹰一样,挥翅一振。一飞冲天。

  而就连浙大的校队都被惊动了,和他们的队伍来了一场切磋友谊赛。

  所有人都以为浙大必胜,毕竟大学生的篮球和高中生的篮球可不一样,大学生篮球已经非常接近职业篮球队的实力,并且大学生基本上是最有精力,也最有时间,同时也是兴趣最浓的时候。与高中生截然不同的训练方式。

  所以如果浙大校队赢了,所有人都不觉得奇怪。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赢的居然是他们学校的球队。

  而且同样是碾压式的胜利,浙大彻底被打的没了脾气。

  就在昨天,浙大的校长打电话给他,直接要求这几个球员等高中毕业了,直接进浙大。

  并且如今他们学校的这队伍,不止是在市里,在省内乃至在全国都已经小有名气,他们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拉风的称号,最强高中篮球队。

  至少在国内就是如此,他们强的已经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是,球队的所有球员,全都声称只听白晨的话。

  白晨的命令才有用,张清远那叫一个郁闷。

  如果当初他知道校篮球队能有这实力,别说球队经费了,就算是学费都给他们免了。

  毕竟以如今的教育氛围,高中能够培养出这样一只实力超群的球队,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张校长,这事我们好像讨论过好几次了,有必要就这问题继续谈下去吗?”

  基本上每次校队赢一次,张清远都会来和他谈一次,白晨的态度很坚决,如今没什么校队,是叫‘七班队’,就连对外宣称也是如此,虽然报名的时候,他们依然是以县一中的名义报名比赛的,可是有些大小的采访,他们都会说自己是七班队。

  前面那几场比赛,张清远虽然心急,还是能稳的住,可是这次不一样。

  这次赢的可是浙大校队,浙大校队可是公认的高校篮球的顶尖球队。

  如果自己学校的这些学生进了浙大,再闯出点名堂,到时候他们学校可就真的扬名了。

  可是如果自己当初不给经费的事给爆出来,反而要一个班级的班费凑,那自己的老脸估计也要丢光掉。

  “白晨,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让篮球队更名?”

  “我没要怎么样,当初我就说过,你不出经费就改名字,你总不能当初他们没打出成绩,你置之不理,如今出了点成绩,你就来吆喝,不带这么玩的,锦上添花谁都会,可是雪中送炭,可不是谁都可以,篮球队的队员,同样是我的学生,所以我对他们就如对我的学生一样,校长当初不认同他们,就等于不认同我的能力。”

  “白晨,对你的教学能力,我还是很信任的,不过术业有专攻,我也不知道你能把篮球队带的这么好。”

  “这样吧校长,你多抽点经费出来,把全校爱好体育的学生全资助了,这校篮球队我也改回来。”

  “这怎么行,这得多少钱啊?”

  “为什么不行?我们学校高一高二高三每个年段七个班,愿意来练体育的一个班能出一两个就不错了,加起来总共多少人?数来数去,最多也就五十个人,我就让你负责他们的训练费用,一些必要的器材和功能饮料,如果有些愿意去参加比赛的,再给他们报销了,一年下来一万块要不要?这点钱你还舍不得?还跟我谈什么资助篮球队,你不想想一年一万块,要是有谁能在一个项目上比出好成绩,那也不是一万块钱能比的。”

  白晨不是出不起这一万块,可是白晨要做的是授人以渔,而不是授人以鱼。

  长久的支持才是现在最该做出的改变,而不是先让学生拿出成绩,再决定要不要支持。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没有良好的训练环境下,能够拿出好成绩。

  如今的体育教育,完全就是本末倒置,国家的口号一直都是体育强身,体育强国,可是学校却把体育课设为偏科,而且其他科老师可以随意的要求本来就为数不多的体育课占用。

  白晨希望县一中能够做出版样,白晨的要求不高,以一个模范作用,带动县里其他学校跟风,然后是全市、全省,乃至全国。

  其实这种投资是非常小的,至少比起拿着几十亿几百亿弄个大型运动会来的靠谱。

  国人的体育不是靠几枚金牌支撑起来的,只有全民都愿意健身了,那时候才有资格谈体育强国。(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