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追查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追查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汪城带着几分嘲弄的目光看着陈升。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陈升阴沉着脸色看着汪城。

  “陈家老爷子去年回国的时候,找了个算命的算命,说是陈家有大劫,然后就把资产转移到国内,如果陈家人全死了,那么这笔钱就会全部捐给国家,如果还留个一鳞半子,第一顺位继承人将会直接获得继承权,不过,如果是未成年的话,则需要等到成年后,才会获得继承权。”

  “原来如此……不过那又如何?这和你还是没关系。”

  “谁说没关系,你知道陈家老爷子是如何把家产转移到国内的吗?”

  “不外乎变卖国外的产业,购置国内的产业,还能怎么转移。”

  汪城摇了摇头:“……当然不是,陈家老爷子是把资产替换成了一百份契约,而这一百份契约则是代表着一百个人,这一百个人又分别操控着十份资产,只要陈木兮成年后,她就能从银行保险柜里拿出这一百份契约,而这一百个人就必须将手中经营的资产交给她,不管这一百个契约人愿不愿意,因为从法律上来说,这一百个人只是代为经营。”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陈升铁青着脸色看着汪城。

  “因为我就是其中一个契约人。”汪城笑了起来:“只要我拿到银行保险柜的钥匙,到时候这陈家的家产,就归我所有了,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陈家大小姐已经回到国内了。”

  陈升冷笑一声:“原来如此,国外的那些产业只是个幌子,原来真正的产业已经到了国内了,不过这也没什么,汪城。你真以为我和你合作,没一点防备吗?”

  陈升当然不会一个人都没带,而且他的手上本来就有点钱,所以这些人可都是国际佣兵。可不是国内的这些黑帮混混能够比拟的。

  突然,仓库外枪声大作,不多时,一个大胡子老外满脸血淋淋的跑了进来。

  “陈……跑……该死,哪里来的深渊兽!”

  汪城的脸上写满了笑意。他当然不会贸然动手,而是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陈升的脸色一变,一只有成人大小的红色怪物,从仓库的墙壁上攀爬而下,一把捞住那个大胡子老外,直接将他提在半空中,然后撕咬起来。

  那老外惨叫着,可是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这红色怪物的袭击。

  不多时,已经血肉模糊。那只红色怪物似乎是吃饱了,随手将那大胡子老外的尸身丢在地上。

  陈升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陈莲娜和何书明同样一阵恐惧。

  “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我从达坎世界买来的宠物,它叫血兽,它们是达坎世界的狼群,并且正常的伤害是无法杀死它们的。”

  这时候,门口开始聚集起密密麻麻的血兽,放眼望去,至少有百余只。

  而外面的枪炮声早已平息。显然,胜负已定。

  陈升的表情非常的僵硬:“汪城,这事我认栽了,放我一马吧。”

  “放你一马?你觉得可能吗?我可从不留活口。”汪城的笑容里。带着冷酷与阴狠。

  这是他的行事风格,他深皆斩草不超过,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陈升突然跪到汪城的面前:“汪城,汪大哥……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何必赶尽杀绝,只要你愿意放我一马。我便甘当犬马,为你效劳。”

  陈莲娜鄙夷的看了眼陈升,冲着陈升吐了口口水,她以前还觉得陈升只是讨厌,可是现在却是厌恶。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就饶你性命,你走吧。”

  陈升并不确定汪城是不是真的放过自己,汪城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大手一挥:“让开。”

  那些堵在门口的血兽,立刻让开一条路。

  陈升立刻就大喜的跑出去,开始的时候,他还担心这些血兽会突然袭击他。

  可是,跑出了血兽群,也没受到攻击,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

  突然,陈升一脚踩空,大半个身体陷入地下。

  紧接着,陈升突然感觉地下有什么东西,心中不禁升起一丝不安。

  陈升看向汪城,汪城对着陈升露出一个笑容:“我不需要对我两面三刀的狗。”

  陈升的恐惧感瞬间侵袭整个身心,紧接着身体一痛,在地下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然后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开始席卷全身。

  而周围的土层正在一点点的坍塌,终于露出了地下隐藏的怪物的真面目。

  陈升发现,自己的半个身体,正陷入一个怪物的口器里,这个东西像极了传说中蒙古死亡蠕虫,臃肿的身体,比起他所知道的最大的蛇还要大,口器里就像是绞肉机一样,里面一排排锋利的獠牙,任何被塞入它口中的东西,不管是活物还是石头,都会被绞碎。

  “不……不……”陈升的上半身还在挣扎着,可是他一挣扎,下半身被咬住的部分就更加的痛苦不堪。

  “你最好放弃挣扎,地虫可从来不会让到嘴的猎物逃走,你的挣扎只会加速它吞咽的速度,怎么样?这是好东西吧,这可是价值五百万美元,而在这之前,它已经吃了超过二十个人了,看起来它对人的味道情有独钟。”

  汪城摸了摸手上的戒指:“为了把这些家伙运过来,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汪城收回目光:“陈大小姐,你也看到了,如果你痛快点,把银行保险箱号和钥匙交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如若不然,我的这些宠物,可是非常的喜欢期待新鲜可口的美味。”

  “左右是个死,我为什么要给你?”陈莲娜强硬的看着汪城。

  虽然她现在是怕到极点,可是却依然坚定不移。

  “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汪城笑呵呵的说道,同时将目光转向何书明:“把他弄过来。小子,你还想英雄救美,给我把他的指头一根根剁下来。”

  “你们别过来……你们要干什么……汪城,我cnm……”

  何书明哪里抵得过这些五大三粗的大汉。而且这些大汉个个都是身手不凡,直接就把何书明拉到汪城的面前。

  “小子,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你小子还真有点骨气,不过我这人。最喜欢你这样有骨气的人,我会一点点的把你的骨气碾碎。”

  汪城蹲在何书明的面前,烟头扎在何书明的手背上。

  何书明惨叫一声:“汪城……我cnm……汪城,我cnm……”

  怕死不代表没骨气,人就是这样,当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时候,哪怕是面对死亡,他们也会坚定不移自己的立场。

  汪城勾了勾指头,手下递给汪城一把刀,紧接着一道寒光。何书明的一根指头已经断掉。

  何书明整个身体都在抖,眼睛死死的盯着汪城,这时候他反而不叫了,而是咬着下唇,都已经咬出血了。

  汪城捡起断指:“哟,流了这么多血,给他包一包,别弄死了,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要玩呢。”汪城随手一抛,将断指丢入血兽群中。

  突然。丢弃在一旁的陈莲娜的背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白晨正焦急的打着陈莲娜的电话,这都已经上课时间了,可是陈莲娜却无故缺席。

  陈莲娜虽然性子跳脱。不过却从不无故缺席。

  白晨先是回家里看了,以为是不是陈莲娜身子不舒服,可是陈莲娜并未回家。

  这让白晨担心起来,听其他在中午留校的同学说,陈莲娜中午去外面买饮料。

  开始的时候,陈莲娜的电话还是未接通。可是打了两次之后,提示音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让白晨立刻断定,陈莲娜出事了。

  不然的话,她不会不接自己的电话,而且还把手机关机了。

  白晨立刻在学校周边寻找起来,因为一中的规定很严格,校外一百米内是不允许有商店,所以周边都没商店。

  白晨便到大街上,一个个店铺问过去。

  “大妈,今天中午有没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到你这买饮料?”

  “没有……”

  白晨得到的都是这样的回答,或者说是回答很多,毕竟这附近就是学校,来往的学生肯定不少,不会有人特别注意一个学生进来买饮料。

  陈莲娜只是买个饮料,不可能跑的太远,而且这附近每家店铺的饮料价格都一样,陈莲娜不可能跑的太远。

  白晨就在这附近转悠起来,白晨听到路边坐着的两个清洁露面的大爷闲聊声。

  “我和你说真的,是那个男的推了把那个小孩,那小孩就吐血了,绝对是那个男的推的。”

  “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推一下,怎么可能就吐血。”

  “是真的,那男的我看着就不像是好人,你看这地上还留有血迹,那男的还假惺惺的说要送那小子去医院。”

  “那你当时怎么不报警啊?我是想报警,不过那男的好像是注意到我,瞪了我一眼,我就没敢去报警了,那个男的绝对是个歹徒,那眼神就跟要杀人一样。”

  白晨立刻走上前:“大爷,你刚才说的男的长什么样?”

  “你听到我的话了?”扫地大爷疑惑的看着白晨。

  白晨也坐到路边:“是啊,我正在找个小孩,你跟我说说,那个男的什么样。”

  “看起来挺有派头的,穿的都是大牌子,不过坐的车子就很一般了。”

  “那个小孩长什么样?”

  “听精神的一个小子,不过染了一头黄毛,他们看起来像是认识,说了几句话,然后那个小子就要走,结果那男的推了把那黄毛小子,那黄毛小子就喷了口血瘫地上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