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恶劣的老师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恶劣的老师

  热门推荐:、 、 、 、 、 、 、

  “小毅啊,这个是何书明,以后他就是你同班同学了,他刚进学校,你多照顾着点。”

  姚书记和何伟生带着何伟生的儿子,几天之前,何伟生已经办理好了入学手续。

  不过何伟生的儿子何书明硬是拖了几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学校报道。

  周毅看了眼挎着挎包,染着一头黄发的何书明:“你好,我是周毅。”

  “周毅是吧,我何书明,以后在学校里,你就叫我老大,我罩着你。”

  “在我们班上,只有我们班主任才是老大,在学校里见到我们班主任,你最好老实点。”周毅非常不喜欢何书明。

  啐……

  何书明吐了口口水:“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是吧?我和你不一样。”

  “何书明,在学校里给我老实点,听到没有。”何伟生看着自己儿子吊儿郎当的样子,心中就是一阵不满。

  “我都答应你来这破学校念书了,你还要我怎么老实?”

  “老何啊,书明年纪还小,不要这态度。”

  “还是姚叔明白事,不过姚叔,我年纪不小了。”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在这跟斗鸡似的,书明,在班上别给你爸惹事,进? 了七班,你爸可就帮不了你了,那个白老师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放心,只要那个姓白的不惹我,我是不主动惹事的,我的座右铭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tm不管你了。你别给我死在学校里就行。”何伟生气的转身就上了车:“老姚。我们走。管他死活。”

  姚书记苦笑着,看了眼周毅:“书明就交给你照顾了。”

  看着车子离去,何书明又吐了口口水:“这两个老东西,和他们交流真费劲。”

  “那是你爸,你怎么说话的。”周毅哽咽厌恶何书明,哪里有这种说自己父亲老东西的儿子。

  “我怎么说话要你管啊?你算什么东西?”何书明一甩挎包,转身就走。

  “你在这里给我摆脸色没关系,不过到了班上。你最好收敛点,我们班主任可不会给你脸面。”

  “笑话,我何书明需要别人给我脸面?不过我给不给那个姓白的脸面,那就是两码事了。”

  何书明一进班上,原本嘈杂的声音,立刻安静了下来。

  “你是哪个班的,是不是走错了?”球渣立刻上前来询问。

  “球渣,他是转校生,叫何书明。”周毅立刻上来说道。

  何书明却没理会球渣的询问,在班上转了一眼。立刻就坐到李玲身边:“美女,认识一下吧。我叫何书明,敢问贵姓芳名?”

  李玲一见何书明的样子,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这里有人坐,请你让开。”

  “我不管这位置以前谁坐的,现在归我了。”何书明理直气壮的说道。

  “在我们班上,只有白老师可以安排我们的座位,而你的位置,需要等到白老师到了,才能够决定。”

  “又tm姓白的,我一个早上都听腻味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词?”何书明的声音很大。

  可是他的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何书明。

  “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蛮子立刻就冲上来,那鼓动的胸肌,站在何书明的面前,脸上写满了愤怒。

  “大傻个?怎么想打架?别说我没提醒你,我爸是市局局长,你只要动我一根寒毛,我分分钟让你吃牢饭。”

  蛮子根本就没管何书明什么身份,一个拳头,直接甩在何书明的脸上。

  何书明一下就给打闷了:“你tm敢打我?你……”

  “我cnm……”球渣直接就一个冲锋外加飞踢,就给何书明来了个生动的教育。

  何书明直接就一口老血,让也翻到地上去了。

  何书明怒极,刚要起身,脑袋就被人踩住了,侧眼一看,居然是李玲冷着脸看着他。

  “我不管你爸是谁,如果你敢再在我们面前放一声厥词,我就让你横着出去。”李玲冰冷的目光。

  她最不能容忍别人说白晨坏话,哪怕是抱怨也不行。

  别看她的成绩是全年段第一,从开学到现在,她已经参与过三起打架了。

  一次是男生,一次是女生,还有一次是打老师,全都是因为听到说白晨坏话的。

  其他同学同样是冷着眼看着何书明,就算是周毅,也没有帮他,每个人的目光,都是带着冰冷。

  “好了好了,都回座位上去,要上课了。”李妍开口道,她毕竟是班长,要是何书明刚来上课第一天,同学就把人打进医院,估计着白晨又要被校长请去喝茶。

  “你们给我等着!”何书明起身,可是却发现自己没地方能够落脚,那种被排挤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他的自尊心第一次受到如此的羞辱。

  以前他在的学校,他知道很多人看他不爽,却没有人敢当着面和他做对。

  可是如今,自己初来乍到,还没来得及立威,居然就被整个班级排挤。

  何书明气的咬着牙,转身就要出教室,可是脑袋却直接撞在一个人的胸口上。

  “滚开!”何书明一把推在那胸口上。

  结果,那人没推动,反而把自己摔了个狗吃屎。

  “你tm也敢欺负我是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白晨看了眼地上的何书明,将教材放到讲台上:“我还真不知道,你谁啊?”

  “我是市局局长的儿子,你最好给我小心点,还有你们,谁也别在这得意。出了这校门。我就让你们笑不出来。”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居然威胁他们?

  这小子居然当着白晨的面,威胁他们……

  “你再说一遍。”白晨微笑的看着何书明。

  “再说一遍又怎么样,我要……”

  何书明话没说完,突然白晨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然后就拽着出了教室。

  “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何书明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通理,这些人根本就不讲理,特别是这个老师。

  他居然敢动手。自己可是局长的儿子啊!

  白晨就那么将何书明一路拖着下了教学楼,一路上何书明都在惨叫。

  毕竟这可是水泥地板,被一路拖着走,皮也要脱一层。

  白晨抬头一看,四楼的栏杆上,自己的学生全都伸出脑袋看着他。

  “全都下来。”

  那些学生一溜烟,全跑白晨身边来。

  “老师,他是新生,稍微教训一下就算了。”

  “我现在不是在教训他,是在教育他。我讨厌我的学生染一头的黄发,穿的吊儿郎当的样子。你当你是陈浩南啊?”

  白晨一路拽着何书明到了操场:“去校仓库拿点工具,挖个洞。”

  “白老师,你要干什么?”

  “埋了他。”

  “姓白的……我和你没完……没完……”

  “你和我没完,我让你现在就完蛋。”

  那些学生也是勤快,直接就在操场上挖出一个一米多深的洞。

  白晨直接把何书明丢了进去,何书明还不罢休的叫骂着:“今天有种你就把我给埋了……不然我要你血债血还。”

  “说个话都用错词,你真失败,给我埋了!”

  白晨一声令下,周围的学生开始铲土,往坑里掩埋。

  何书明心中有些害怕,可是又不肯服软,死死的瞪着白晨。

  不过,等到这土越来越多,他就真的慌了,立刻就要跳出坑。

  结果白晨一脚又把他踹回坑里:“别停,继续。”

  “疯子……你们全tm的是疯子。”何书明这下是真怕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大清早遇到个疯子,不……是一群疯子。

  随着众人填土越来越多,何书明已经动不了了,几次想要逃上来,都被白晨踢回来。

  渐渐的,何书明的身上已经被土压住,他开始大喊起来:“你们想杀人啊……你们是不是真想杀人啊?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

  这一刻,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这群人是真的要杀他。

  “小毅……周毅,你快救我啊……你快点救我啊,我爸让你照顾我的。”

  “放心吧,你死不了的。”周毅扶了扶眼镜:“不过你要明白,这里谁说的算。”

  “我错了,我错了,白老师,我错了……你快让他们停手啊……”

  何书明立刻知道了,在学校里自己斗不过他们。

  “好了,够了,停手。”白晨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有种你以后都别踏入这所学校,只要你进来,就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分分钟让你当花肥。”

  这时候的何书明,脸上是眼泪鼻涕混合着泥土,说不出的狼狈。

  “这节课不上了,过两天就是校运动会了,你们就在这给我练练看,我看看你们的成绩。”

  白晨又看了眼洞里的何书明:“少给我装蒜,给我爬起来,是不是真想在里面睡觉?”

  何书明立刻推开身上的土,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恐惧的看着白晨。

  他是真的没见过这种老师,真的没见过这种野蛮的,不讲道理的老师。

  “都各自活动起来,松松手脚,等下我检查你们的各自项目的成绩。”

  白晨没管狼狈不堪的何书明,而是叫来陈莲娜:“去大门口给我买一份早餐,早上没吃。”

  众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白晨也不是第一次当着他们的面吃早餐。

  他们的这个老师什么都好,就是早晨一定是掐秒进的班级,听说他早上,一定要等到最后时刻才会起床。

  周毅走到何书明的面前:“我警告过你,在学校里,在班级里,白老师才是老大,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上次有人欺负李玲,白老师砍了那个人的手臂,你要是自以为比别人多几条胳膊,你只管嚣张。”

  何书明心中就算是有百般的委屈与愤怒,此刻也不敢发作。

  只能把所有的苦闷与怨气藏在心里,心中想着,在学校里斗不过你们,难道出了学校,还怕你们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