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降妖除魔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降妖除魔

  “老师,我们听说,蛮子他爸对手术,是你做的?”

  所有的学生都看着白晨,每个人都想听到白晨的亲口回答。

  在蛮子跟他们说的时候,他们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教学和医学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他们实在是难以相信,白晨还会医术,而且医术还不差。

  “会一点医术。”白晨笑了笑。

  “会一点?蛮子都要把你跨上天了。”

  “他那是感激我,自然要卖力的吹捧。”

  “老师,你也会谦虚啊。”

  所有学生都笑了起来,不过他们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骄傲。

  自己的老师真的是无所不能一样,似乎没什么事情能难的倒他。

  ……

  在wz军区内,一个别院外站着两个站岗的士兵,这两个真枪荷弹的武装着,别院内不断的传来阵阵的吼声。

  别看这两个士兵面无表情,可是额头的汗迹却在不断的淌落。

  仅仅只是站岗半天,就给他们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而这种压迫感,正是来源于里面的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东西。

  在这里面囚禁着的,是一个真正的怪物。

  那只怪物已经被囚禁在这里三天了,可是三天里,它没有一刻停止过那充满魔性的咆哮。

  而在院子里,是几个巨大的钢板,排列成八卦图案,中间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到。这女子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丝线在皮肤下蠕动着。

  这女子被几条粗大的锁链捆绑着。锁链又被几个石钉固定。让这女子无法脱困。

  可是这女子依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放开我!你们是在找死!找死……待我脱困之时,我要将你们碾碎!吼……”

  这女子自然就是被上古妖灵附体的姚丛,姚书记、仇鹤还有何伟生,以及军区司令周年山,全都满头大汗,他们四个当年都是从一个部队出来的,如今也都算是混的风生水起。

  可是此刻却是战战兢兢,眼中惊疑难定。

  在场地周围。还有一个手持桃木剑的老者,这老者不断的挥舞着桃木剑,身手极其矫健。

  “天罡正气,黄道五奎,八卦阴阳,借我神力,降妖伏魔,乾坤破鼎!着……”

  这老者手中桃木剑指向天际,只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在桃木剑上。那桃木剑仿佛被金漆浸染过一样,立刻变得通体金光闪闪。

  “不愧是从首都请来的大师。”

  “这手段。确实不是那些江湖术士能比的。”

  看着这犹如魔术一样的手段,可是又比魔术更加真实,也更加匪夷所思,众人的心情都稍稍的有些放松下来。

  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个行家,也亏的姚书记有门路,从首都请来这位道斋大师。

  老者口中急促的念着法咒,手中桃木剑向着天空一掷,桃木剑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桃木剑,那桃木剑盘旋着,老者大喝一声:“孽障!还不速速投降,本座饶你性命!如若不然,定将你打的魂飞魄散,神消意灭。”

  “老匹夫……桀桀……你要我投降,总该放开我吧,不然我如何投降?”‘姚丛’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

  “我看你是冥顽不灵,今日本座便收了你!”老者双指指天,那盘旋头顶的桃木剑立刻定住,紧接着老者双指向下一挥指向姚丛。

  桃木剑也跟着俯冲而下,直击姚丛而去。

  却见姚丛嘴巴一张,一口咬住桃木剑,那桃木剑立刻挣扎起来,可是被姚丛死死的咬住,根本就挣脱不得。

  “孽障,还不松口!”老者大叫起来,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

  “嘿嘿……御灵钹剑,不过是最低级的附灵法,就这等道行,也敢在本王面前献丑!找死……”姚丛突然一用力,刹那间,桃木剑断为两截。

  老者立刻喷出一口鲜血,向后仰去,脸色煞白无比。

  御灵钹剑其实也和现在姚丛身上的上古妖灵附体相似,将自己的神念分出一部分,操控桃木剑,看着玄乎其玄,可是实际上与一个普通人拿着桃木剑砍杀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因为可以凭空御剑,看着的确是有些玄乎。

  “大师……道斋大师,您没事吧?”

  众人立刻大惊的上去扶起老者,老者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嘴角还挂着血丝。

  “老朽无能,不能为诸位斩妖除魔,此妖乃旷世巨孽,当今世上恐怕无人能够降服,我劝诸位还是为苍生考虑,趁着他还被禁锢束缚,速速的将之肉身灭掉,只要肉身一毁,他的妖魂必然无所遁形,受这锁灵阵所困,这样才能除掉此患。”

  “不行,绝对不行,她可是我女儿。”姚书记立刻叫起来。

  “姚书记,当断则断,不要儿女情长啊。”老者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莫要等到事态失控,到时候悔之晚矣。”

  “她是我女儿,又不是你女儿,你当然这么说,绝对不行,绝对不行!!”姚书记非常坚决的说道。

  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连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大师,姚书记护女心切,请大师勿要见怪。”仇鹤说道。

  “姚书记的心情,老朽能够理解,可是有些事非人力可以改变,姚书记还是要三思慎重,不要误人误己。”

  “大师,姚书记的女儿,真的没人救的了了吗?”

  “唉……”老者长叹摇头:“也不知道这位姚姑娘,到底是从何处招惹的这种上古妖灵,现世之中。不该有如此旷世巨魔才对。”

  这时候何伟生开口道:“大师。你知不知道诅咒?”

  “诅咒?我略有所知。埃及的法老术、东南亚一带的鬼种法、降头术,rb的阴阳术,以及我们国内的茅山术,都有涉及这方面的术法。”

  “那用一句话,把十几个人意外身亡,这是什么流派的?”

  “不可能吧,我所知道的那些术法诅咒,都需要一些特殊的仪式。而且这种这些术法并不稳定,也很少会是意外,绝大部分都是通过特殊的媒介,然后让其惨死,基本上就算是普通人,也看的出不是自然死亡。”

  “可是我就知道一个人,仅凭一句话,就把十几个诅咒死,而且除了最后一个看起来是非自然死亡,其他所有人都是意外身亡。有被车撞死的,有的是电线杆砸死的。还有一个就是被雷劈死的。”

  “哦?这倒是稀奇了,能够操控天雷的,应该不是诅咒吧,这可是玄门上法,释道密三宗都有正统的玄门上法,而操控天雷则是最上等的秘法,若是此人出手的话,倒是有些许的把握。”

  “老何,你认识这种人?你怎么不早说啊。”姚书记立刻大喜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他能不能救小姚,而且他根本就不肯出手。”

  “他是什么人?我亲自去请他。”

  “老姚,我已经请过他了,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我也说不动他啊。”

  “你也不行?他到底是何方的高人?”

  “他就是一个高中老师。”

  “高中老师?”

  “是啊,而且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不可能,御雷法是玄门上法,没有百余年的根基修为,怎么可能修的成御雷法?”老者立刻说道。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此人一直都是高深莫测的,我们和他有几个照面,每次都觉得此人邪乎的很。”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请到他。”姚书记非常坚决的说道。

  “老姚,恐怕不容易,此人虽然只是个高中老师,可是他的能量却很大,行事一向随心所欲,而且手段又邪门。千万别用强的。”

  “放心,求人办事,我倒也不至于硬来。”

  “我们陪你走一趟吧。”何伟生道。

  “嗯,趁现在吧,越快越好,我想尽快见到他。”

  一个省级领导,一个市级领导,还有一个市级公安一把手,外加一个地区军区司令,直接就杀到县一中去了。

  当时看到这阵仗的学校门卫,直接就吓的趴下了。

  这几位可都是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的,张清远一听说,几个大佬跑他们学校来了,立刻就带着教导主任跑到大门口迎接。

  “姚书记、仇市长,你们怎么跑我这学校来了,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好让我们有个准备不是。”

  “我不是来找你的,也不是来视察工作的,我想找你们学校的一个叫做白晨的老师。”

  “白老师?他今天没在学校,好像是他们班有个学生的父亲出了点事,他带自己班上的学生去县医院看他了。”

  “怎么这么巧不在。”何伟生皱眉道:“张校长,不会是你故意把他藏起来吧?”

  “何局,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故意不让那小子见姚书记一样,不过那小子的确是不省心,要是可以,我还真怕他见到姚书记,又发什么疯。”

  “那个白老师在学校经常乱来吗?”

  “是挺乱来的,那小子的教学水平那是没话说,而且什么都会,我还听说,昨晚他们班的学生家长伤的很重,那小子居然亲自跑去给那个学生家长动手术,现在县医院的院长都打电话来,说能不能请白老师去他们医院挂个职,你说这小子是不是不务正业,而且还把校篮球队变成他们七班的篮球队,不过打出的成绩确实是相当的漂亮,如今和市里几个学校赛过几场,把人家打的屁股尿流的。”

  “哦,那个白老师还挺多才多艺的嘛。”姚书记微笑道。

  “是多才多艺,可是性子就坏的很,谁的面子也不给,上次还把体育老师给打了,他在我们学校一直都是很特殊的存在,只要是老师,都没有喜欢他的,只要是学生,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这不,那小子回来了。”

  张清远指着校门口,白晨正带着一大波的学生回来。(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