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手术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手术

  莫医生刚把白晨领到手术室门口,白晨直接就挡住了莫医生的脚步。

  “白……白老师,你不需要助手吗?”

  “不需要……还有你们,全部出来。”白晨指着手术室内的那些助理护士。

  白晨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手术室外,然后大门一关,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白晨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蛮子父亲,两条腿都已经一片瘀黑,肿胀了两倍不止。

  因为神经受损,再加上血液无法流通,导致流入双腿的血液不能及时的返送回去。

  如果这时候一刀切下去,绝对会跟喷泉似的。

  如果能一刀切的话,倒是简单许多。

  不过现在麻烦的就是,双腿汇聚了太多的血,如果直接截断腿,那么蛮子父亲肯定会失血太多。

  如今大腿内汇聚的血,也因为没有及时的流动,已经逐渐坏死。

  并且因为感染了病菌,病菌和病毒不同,它们很多时候,并不会随着血液流经全身,只会在感染处扎根,这和人体的免疫功能功能有关。

  不过,如果不能及时的阻止伤口的感染,让坏死的部位不断的扩大感染面积,那时候就需要截肢。

  白晨的手掌摁在蛮子父亲的大腿上,先以内力活血,不让淤血进一步的结块。

  蛮子父亲的大腿颜色略微变得正常,不过依然是肿胀的不行。

  如果不能疏通脉络。让血液循环正常,那么刚刚好转的伤势还会再次恶化。

  白晨拿出金针,开始在蛮子父亲的大腿上扎下去。以金针再送入真气,以此来修复损伤的神经。

  这才是最复杂的部分,就算是白晨,也需要十万分的小心,不能有丝毫大意。

  相比起来,受病菌感染的伤口,就不是那么的麻烦了。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白晨全身心地投入这个修复的工作之中。

  总算是将这个精细并且复杂的工序处理完毕,白晨这才开始收尾。手中拿起手术刀,一刀刮去大腿伤口处受感染的皮肉,紧接着又将手掌摁住伤口,将其中病菌杀死的同时。也将这层创口修复。

  过了十几分钟,白晨才轻轻的松了口气,这个过程不是费劲,而是费精力。

  这可比白晨以前治疗那些绝症麻烦的多,最后白晨又用手术刀在蛮子父亲的大腿上划出一道口子,将残留的淤血放出来。

  渐渐的,蛮子父亲的呼吸变得顺畅起来,不过依然很虚弱。

  白晨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打开手术室的门:“去测一下他的血腥。给他输。”

  白晨走出了手术室,蛮子立刻冲到白晨面前:“老师,我爸怎么样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他先前的感染伤口呢?还有他的肌肉坏死部分怎么没了?”莫医生站在手术台前。惊呼的叫着:“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才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你是怎么把他治疗到这种程度的?这不科学?这太不科学了。”

  白晨回头看了眼莫医生,耸了耸肩:“去看看你爸,这两天你不用来学校了,陪你爸恢复恢复,你爸的伤没大碍了。不过还是留在医院,医院比家里更方便照顾。”

  “老师。谢谢您,如果不是您,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了,我给你的那瓶药……其实如果你应该更信任一点,不然也不用把你爸送医院来,那一瓶药下去,没两天你爸就能生龙活虎。”

  “老……老师,您说真的?”

  “你真以为那是普通的跌打药?那是光明医院出产的东西。”

  “不是吧?那不是很贵吗?”

  如果是什么野医生,肯定不能让蛮子全都相信,可是如果说是光明医院,那就不得不信了。

  毕竟光明医院如今已经成为医学界的权威机构,而与光明医院沾上边的,也都成了知名企业,至于挂着光明医院招牌的药物,那也绝对是灵丹妙药。

  “不贵,那东西不用钱,好了,我走了。”白晨拍了拍蛮子的肩膀,转身离去。

  “你等等……白医生……白老师,你等等……你能不能回答一下我,你到底是怎么将病人的损伤神经接上的?而且一点创口都没有,而且也不是用微创手术,这个手术室里可没有微创手术仪器。”莫医生执着的追问道。

  莫医生现在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怎么与光明医院扯上关系的了。

  恐怕也只有这种医术,才能够得到光明医院的认可吧。

  “针灸。”白晨淡然说道,金针度穴、银针续命,就算自己说了,估计他也不懂,所以白晨直接给了一个笼统的答案。

  “白老师,我为先前的态度向你道歉。”

  白晨不喜欢莫医生先前的那种态度,诚然,他是觉得就算解释了,病人家属也未必弄的明白,而且也浪费时间。

  可是这也是一个医生必须面对的问题,病人家属有权力知道自己家人的病情,而不是一味的威胁,去让家属去妥协,最后接受手术。

  而蛮子现在是对自己的老师彻底的服气了,自己的这个班主任,真的好像是无所不能的一样。

  在学校里在班上,他就像是一个绝对的统治者,不容许学生和他唱反调。

  可是,只要带着学生出了校门,他又给了学生绝对的自由。

  而对学生的照顾与保护,更是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前几天,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了,前段时间,白晨为了保护李玲。直接就把一个流氓的手臂砍了。

  如今班上的女生,一个个看着白晨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而男生更是将白晨视作偶像一般,包括蛮子在内。

  翌日。七班的学生全都知道了蛮子父亲受伤,如今住院。

  中午全体向白晨请了半天假,然后在街头买了不少东西,集体的跑去看望蛮子父亲去了。

  当场就把蛮子感动的泪流满面,只觉得能够成为七班的学生,此生无憾。

  白晨没进去看蛮子父亲,只在医院大堂中坐着。因为今早听蛮子和他说,他父亲醒来后。死活要见自己。

  白晨担心如果见了蛮子父亲,直接给自己来个跪地磕头,那就麻烦了。

  毕竟自己是老师,他是家长。自己说什么都不能接受家长的这种大礼。

  “请问你是白老师吧?”

  这时候,一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走到白晨的面前,上下的打量着白晨。

  “嗯,有什么事吗?”白晨抬起头,看了眼小护士。

  “我们院长想请你过去一趟,请问你方便吗?”

  “我好像不认识你们院长。”

  “不过我们医院现在不少人可都知道你哦,听说你昨天为自己学生的父亲做了一个不可能的手术,如今莫医生可是把你夸的跟神医似得。”

  “哦,是吗。”

  “还真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好的医术,你是医科大学出来的?”

  “不是,我是本科生。”

  小护士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坐到白晨身边,和白晨闲聊起来:“那你的医术哪里学的?”

  “光明医院。”

  “光明医院?我听说现在进光明医院实习比考进医科大学还要难一百倍,你一个本科生,怎么能在光明医院学医?”

  “走后门。”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你这人把歪门邪道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要么就是厚颜无耻,要么就是信口开河。”

  “那你觉得我是哪种人?”

  “我觉得两种都是。”小护士伸手到白晨面前:“认识一下吧。我叫谢敏。”

  “白晨。”

  白晨突然感觉这个叫做谢敏的小护士,在握自己手的时候。居然使出了不小的力气。

  “护士小姐,你把我的手捏痛了。”

  “嘻嘻……我现在的力气可是我们医院最大的,厉害吧。”

  “嗯嗯,很厉害,你玩神源游戏?”

  “你也知道那个公开的秘密吧?没错,我就是练了里面的武功。”

  “很厉害。”白晨点点头道。

  能够以成年人的年纪,以最简单的炼气法门练出内力,并且还是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的确是有些资质。

  “我们院长叫你,你真不去?”

  “不了,对麻烦事,我一向是敬而远之。”

  “你都不认识我们院长,而且都不知道我们院长找你什么事,你怎么就说是麻烦事?”

  “我这人一向先知先觉,你们院长八成是找我托关系,跟光明医院那边拉关系。”

  “那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吧?”

  “举手之劳,不过我找不到帮你们院长的理由。”

  “我们院长就是想多申请几个去光明医院实习的名额,这算是好事吧,对病患也是好事。”

  “多给你们医院名额,就等于是剥夺其他医院的名额,所以并没有所谓的好与坏,机会是平等的,而且给予你们医院名额,已经是破格了,现在能够进入光明医院实习的,应该都是至少有三年行医经验,有行医资格证的医生,并且还需要有市级医院推荐才行,你们医院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达标的。”

  “是啊是啊,光明医院就是门户高,我们这小小的县城医院哪里比的上。”

  对于这种激将法,白晨只是随性的笑了笑,也不与谢敏争论。

  谢敏看白晨不接话,立刻又道:“你晚上有空么?”

  “没空,不好意思,我的学生出来了,我要走了。”白晨很直接的回绝了谢敏后面的请求。(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