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截肢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截肢

  ;“仇鹤?谁啊?我们认识?”白晨很是莫名,对于这个名字,实在是没有印象。

  难道是哪个学生的家长?对了,他既然叫自己白老师,那应该就是某个学生家长。

  “额……我是市长,我们见过的。”

  仇鹤很是郁闷,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自己好歹也是市长,到底是多没有存在感啊?

  而且上次也是自己把他从大牢里捞出去的,这才两个礼拜,这家伙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好吧,市长先生,有什么事吗。”白晨的语气略显尴尬的回应道。

  他的确是没把这位市长先生记在心上,白晨一向不喜欢政客,不过是这位仇市长的政绩还算不错,才没上了白晨的黑名单。

  “我想请您帮个忙……”

  “对不起,没空。”白晨二话没说,直接挂断电话。

  仇鹤拿着手机,听着手机里的挂断电话后的盲音,一阵的愕然。

  这家伙的脾气也太坏了吧,完全就不让自己把话说完。

  仇鹤心中有些气愤,怎么说自己也是市长,能不能给点面子?

  仇鹤再次拨打白晨的电话:“白老师,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我一向不喜欢与官员打交道。”白晨的话非常的直截了当。

  “白老师,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是不会请您帮忙的。”

  “你是市长,我是老师,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你无法解决,而需要求助到我头上的事情。”

  “如果是政事,我就不劳您费心了,实在是这事非您不可啊。”

  “那好吧,你说说看。”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省的姚书记……”

  “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不喜欢和政客打交道,更何况又冒出一个书记来。”

  “别挂电话。听我说完。”仇鹤连忙叫起来:“不是姚书记,是姚书记的女儿。”

  “姚书记的女儿多大了?要给我介绍对象?”

  “不是不是,白老师,你别打岔啊。”仇鹤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吧。你继续。”

  “是姚书记的女儿被鬼上身了。”

  “呵呵……市长先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是拿我消遣是吧,再见。”

  “别别,我是认真的。认真的,白老师,您要是真有能力,麻烦您出手,帮帮忙吧。”

  仇鹤对白晨的称呼已经从你改成了您,可见这件事上,他是非常的认真。

  “市长先生,你也说了,我是个老师,不是大师。”

  白晨挂上了电话。随后手机又响了几声,不过白晨没有再接电话。

  过了许久,铃声才终于停止下来。

  不过没过多久,手机又响了起来,白晨终于怒了,拿起电话:“你有完没完!?”

  “老师……我怎么了?”

  “额……蛮子?”白晨愣了一下,又看了眼时间,这都晚上九点多了,这时候怎么给他来电话了。

  “老师,我明天要请假。”

  “哦。你有什么事吗?最好是你爸妈跟我说一下。”

  一般的校规白晨并不会去强制要求学生遵守,不过小部分还是必要的规定与约束的。

  比如说学生请假,最好还是由其父母来请假,而不是学生自己请假。

  “我爸打猎受伤了。现在在医院了,我要在医院守夜。”

  “哦,你爸受伤了啊,伤的重不重?我上次给过你一瓶跌打药吧?你没给你爸用吗?”

  “当时是120直接过来的,到了医院后,医生说我爸伤势不轻。最好不要乱用地方的土方子。”蛮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其实他对白晨给的那个跌打药也没什么信心。

  而且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受伤了,他也必须谨慎对待。

  “嗯,这倒也是。”白晨并不生气:“你现在在县医院吗?我过去看看你爸。”

  “嗯,我爸现在在医院里,不过现在天黑了,老师,还是不麻烦您了。”

  “不麻烦,我也刚从市里回来,正好过几个站就到医院了,好了……到了医院再聊。”

  说完,白晨就挂断电话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白晨赶到了医院。

  结果一到医院,蛮子就满脸眼泪的跑到白晨面前。

  蛮子在班里一直都是那种挺横的人,怎么这会儿就哭成这样了。

  “蛮子,怎么回事?我刚才听你语气,好像你爸伤的不是太严重啊,怎么回事啊这是?”

  “老师,医生说我爸要截肢。”

  “什么?截肢?”白晨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你爸怎么伤的这么重?”

  “我也弄不懂,就是医生说的,他就说我爸这个那个,反正就是腿保不住了。”蛮子抹着眼泪说道。

  “你带我去见见医生,我来听听是怎么回事,你别急,也许事情还没那么糟糕。”白晨安慰道。

  “好好……”蛮子看到白晨的目光,心头不由得升起几分希望。

  来到医生的办公室,蛮子立刻给办公室里的那个中年医生鞠了个躬:“莫医生,你好。”

  “哦,你来了,你赶紧签字吧,我们好安排你爸的手术,你爸那腿是保不住了。”这个莫医生说道。

  “我想知道蛮子他爸的伤势,也许没那么严重。”

  莫医生一听白晨的话,立刻就不高兴了:“你谁啊,不懂情况就不要乱说话,我做了三十年外科医生,会不知道伤患需要什么治疗吗?”

  “莫医生,你不要生气,他是我的老师,是来询问病情的。”

  白晨也耐着性子,毕竟蛮子是如今的主事人,他也不方便过多的插手。

  “莫医生,我就想知道蛮子他爸的情况。”

  “没必要,你是老师,又不是医生,而且也不是病人家属,我不需要向你透露病人的情况。”

  “莫医生,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我听不懂,所以我还想再听一遍,也让我老师参考一下。”

  “你听不懂就听不懂,难道他就听的懂了?外行就是外行。我说一遍两遍,都改变不了事实,而你再拖延下去,你爸就真有性命危险,到时候就不是要不要截肢的问题。是能不能保命的问题。”

  白晨已经快没耐心了,脸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老师,怎么办啊?”蛮子现在也已经六神无主了。

  一方面是自己父亲的腿,毕竟他不知道病情到底是否需要严重到截肢,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莫医生说的,如果再拖延下去,就会威胁到自己父亲的生命。

  白晨看向莫医生:“你们医院有加入医联保障吧?”

  “有,怎么?”

  所谓的医联保障就是目前正规医院或者诊所,都有加入的一个联盟,判断一个医院或者诊所是否正规。只要查询是否在医联保障机构中就可以了。

  医联保障就是为一些小诊所或者技术较为落后的小医院提供医疗技术支持的,或者是一些需要转院的病人,通过医生的建议,针对病情而转到相对技术完善的医院去的一个组织。

  白晨看了眼莫医生,然后拿着手机出了办公室。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莫医生一看电话号码,是内线的电话。

  “喂,莫医生,我是胡勇。你现在立刻给一个叫做白晨的人安排一个手术室,他需要为我们医院的一个病人进行手术,同时,你需要配合他的所有要求。”

  “啊?这什么情况?这个白晨谁啊?”

  “我怎么知道是谁啊。刚才sh市的光明医院院长给我来电话,就是让我安排,反正这事办好了,我们医院就能送五个医生去光明医院深入学习。”

  “我们老师……我们老师就叫白晨。”蛮子愕然的说道。

  “什么?就那小子?”莫医生错愕的看着蛮子。

  这时候白晨走了进来,看着莫医生:“现在可以给我说说病人的情况了吗?”

  “你真是医生?你不是老师吗?”

  “老师就不能是医生吗?快点,我没功夫陪你浪费时间。”

  白晨看向蛮子。拍了拍蛮子的肩膀:“蛮子,你放心,你爸的腿不用锯,就算锯掉了,我也给他接上去。”

  “你和光明医院很熟?”

  莫医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医生。

  哪怕是学过医的,这种年纪,能有什么经验?

  更何况,那可是医学圣地,光明医院!

  任何一个医生都向往的地方,任何一个医生,都必须尊敬的地方。

  “老师,你真会医术吗?”蛮子同样有些难以相信。

  白晨笑了笑:“你还是不信我。”

  “不,如果是老师的话,我就信,老师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白晨欣慰的点点头:“快点给我说一下病人的情况。”

  “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病人是被一头野猪撞了,伤了大腿神经,而后伤口感染了病菌,已经有部分肌肉坏死的迹象,就算不截肢,他那条腿也用不了了,而且截肢相对来说,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阻止肌肉坏死继续扩散的办法,当然了……也是最经济的方法。”

  莫医生看了眼蛮子,他基本上能看的出来,蛮子的家境并不算太好。

  白晨接过莫医生递给他的病历表,看了几眼后,微微点点头,正常来说,这个治疗方案的确没问题。

  “我要一间手术室,越快越好。”

  “现在就有空闲的手术室,我已经安排人进去清理了。”

  “把病人推进手术室。”

  “请问……您的治疗方案是什么?需要什么工具?”

  “这你不用管,工具我自带,只要一个没有人打扰的手术室就可以,还有,蛮子父亲在医院的费用,你递给光明医院的账上,就跟他们说是我的意思。”(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